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80、好老师(8)
    孩子的尸体发现地点距离祁静叶家不远,毕竟他们这边比较偏远, 人也少, 还有一片小树林方便埋尸体。

    这一次被发现是有个初中生带狗出来遛弯, 这也是他第一次来这个小树林,狗对着一个地方不停地狂吠, 还用爪子刨土, 他好奇的用树枝戳了戳,发现土是软的。

    再后来……

    反正那个初中生现在正被吓得在医院抢救。

    祁静叶接触过很多尸体,可这么多年来, 接触到孩子尸体,真的是头一次。

    都是刚刚上小学的孩子, 有的孩子被挖出来的时候,身上甚至还背着小书包。

    现在是夏天, 尸体腐烂的很快,虫子围绕着这些小小的尸体飞舞, 臭味很明显。

    祁嫂嫂一向是队里的招牌,巾帼不让须眉, 可现在看着那些和女儿差不多大小的孩子,还是承受不住的抓过了头,不忍再看下去。

    法医在取证, 这里发生命案的事也传了出去, 周围有人在好奇的看,祁静叶揉了揉掺杂着白色的头发,只觉得头一阵阵发疼。

    他见过很多尸体, 腐烂的,没有腐烂的,还有各种各样奇葩的死法,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承受一切,可是等看到这些才几岁大的孩子,心中愤怒与悲伤,就像是喷泉一样的倾斜了出来。

    杀人,多是为了求财,为了报仇,可是这么小的孩子,他们懂什么?

    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尽快抓住凶手,也免得,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

    今天又是一个加班日,结果很快出来,这些孩子都是被活活闷死的。

    不幸中的万幸是,孩子们不是在被发现的地方活埋致死。

    如果是的话,那些孩子该有多么绝望。

    家长也很快赶了过来,局里面满是哭声。

    祁静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根本就不敢出去听那些人的哭声。

    他自己也是一个父亲,他的女儿也是这么大,在看见那些孩子的时候,共情已经让他足够难受了。

    所有的线索出来之后,警方很快列出了嫌疑人。

    因为罪犯太穷凶极恶,他们在必要时刻,可以开枪。

    抓捕很快实行,祁静叶带头去的,祁嫂嫂殿后。

    嫌疑人看上去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学生,调查出来也没有什么不良前科,可是搜索发现他之前曾经被举报虐待动物。

    当然,因为没有证据,再加上华国根本没有关于这方面的条例,这件事很快不了了之。

    这人继续当着他的学生,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自己的租房里。

    搜索监控的时候,那几个小孩子失踪的地方都有他的身影,只是因为要么都是背影与侧影,再加上画质不够清晰,没有引起重视。

    这些孩子被找到之后,从其中一个小女孩嘴中发现了一小块皮肉。

    应该是她在挣扎的时候咬下的凶手血肉。

    祁静叶他们率先去的地方就是那个出租屋,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嫌疑人就在屋里,看见他们来也表示很迷茫,但很顺从的表示可以跟着他们一起走。

    就在几人放松警惕的时候,他突然袭击了旁边人,跳窗逃跑。

    祁静叶开了枪,打中了他的腿。

    他回头看了一眼举着枪在窗边的祁静叶,拖着腿,一瘸一拐的进了小巷。

    到此,这个人也就大致可以判断为凶手了,警方有条不紊的开始发通缉令,全城搜查,现在满城都有着监控网,除非这个人有翅膀,能够飞出去,否则迟早会是警方的囊中物。

    事情告一段落,祁静叶却总觉得心里惴惴的不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看向他的眼神,总让他有种不安的感觉。

    他这些年也算是见了不少凶手,可从来没有见过那样冷静的眼神。

    先是平静的假装迷茫顺从让他们放松警惕,然后果断利落的跳窗逃跑,甚至就连他逃进去的那个小巷子都是没有监控覆盖的,就好像,他早就猜到了这一天一样。

    难道说,这个凶手在犯罪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警方查过来会怎么应对?

    这样的话也太可怕了吧。

    光是想想,浑身的寒毛就忍不住竖起。

    “吃饭吃饭了,快点吃饭,这几天这么忙,总算是可以好好地吃一顿饭了。”

    祁嫂嫂将菜放好,坐下来开始吃饭。

    祁静叶看了看空着的座位,暂且放下了之前的忧心忡忡,“静姝呢?又跟着那小子出去了?”

    “你别总是那小子那小子的,明言又不是没有名字,大舅哥的谱这些天摆的够多了啊。”

    祁嫂嫂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丈夫,“明言是不能打,但是这太平盛世的,要那么能打干什么,人家是教书的,不是教跆拳道的,你就是自己四肢发达,就想要静姝也找个这样的,明言是知识人,用脑子的好吗?”

    被老婆一通怼,祁静叶心里憋屈又委屈,想要反驳偏偏又找不出理由,只能憋着一股气强词夺理。

    “我是担心他遇见事能不能保护静姝,你说咱们家本来三个女的,我一个男的保护你们,现在他来了,结果那小拳头,啧啧,连只鸡都杀不了吧。”

    “得了你,要吃鸡肉不会去菜市场买啊,干什么要自己杀鸡,再说了,保护家人又不一定要武力,明言虽然不能打,但是那嘴是真能说,我上次跟你说的,活生生把那个老太婆给吓得好几天没敢在咱们门口晃悠。”

    祁嫂嫂一想起这件事就觉得神清气爽,她还跟卫明言学了好几手,以后那个老太婆再敢在他们静姝跟前嚼舌头,吓她个半身不遂!

    “要不怎么说当老师的就是有文化呢,静姝以后啊,享福着呢。”

    怨不得祁静叶偷偷鄙视卫明言的行为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老婆每天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就算那个男人是妹夫,他这心里也不舒坦啊。

    还说什么知识就是力量,要是真有力量,和他打一架啊。

    真的出了事,还怎么保护家里人。

    哼!

    ***

    温和笑着的男人将手中的冰淇淋递给祁静姝,看着她脸上郁闷,轻笑着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面试又没通过?”

    “是啊……”

    祁静姝接过冰淇淋,有些失落的咬了一口,声音低低的,难受极了,“我一直以为,我在学校还算是挺厉害来着,而且我的专业能力老师也说过不错,可是为什么,那些公司就是不肯录取我呢。”

    原本的踌躇满志,在现实的打击下变成了重负。

    祁静姝一直拼命地努力学习,就是为了可以早点赚钱工作,好给家里减轻负担,可现在,她也毕业了,却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工作呢。

    卫明言微微垂着眼,看向满脸失落的恋人,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别担心,还有我呢,我最近打算做一些小买卖,到时候赚了钱,你安心在家里做全职太太也好啊。”

    知道恋人是为了她好,可祁静姝还是高兴不起来。

    她苦学这么多年,最后,却是一场空。

    嗯?做生意?

    “明言,你不当老师了吗?”

    听见恋人的问题,卫明言脸上带了几分苦涩,声音也低沉下来,“你也看到了,学校的老师都是按照校长的话办事的,遇见个霸道的学生家长,用老师的身份根本制约不了,以前我一个人也就算了,现在既然都决定我们在一起,我总也要为你,为我们以后的孩子考虑考虑。”

    “而且当初我选择做老师,是为了可以教导学生,能够让每一个学生都在我的手上得到光明的未来,可现在教育学生太难了。”

    “静姝,等到我赚够了不会让别人瞧不起我们,那些人不敢随意欺辱我们未来孩子的钱,我就买个学校,重新当老师,你说好不好?”

    祁静姝从没想到男友平时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原来心里憋了这么多的想法。

    她之前也从来没有问过卫明言为什么要做老师,可现在,她想她懂了。

    “明言,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我支持你!”

    虽然对于一出校门就做了老师从来没谈过生意的恋人不抱希望,可希望,不就是一点点摸索出来的吗?

    反正,他们现在还没有要孩子的打算,两个大人,吃什么苦不是吃,大不了以后一起努力,总能熬过去的。

    这也是换成祁静姝,刚刚出校门,还很天真,否则任何一个女友听见自己的恋人辞了职要下海,恐怕心里都要忐忑几分吧。

    “前面有个彩票站,陪我去买张彩票吧。”

    正在想着自己要不要再降低要求,尽快找到一份工作帮助家里分担,就听到身旁恋人的声音,祁静姝一愣,“彩票?”

    “是啊,每天投资两块钱,说不定哪天中奖了,那可是几千万呢,到时候啊,我就有钱买房买车,还有,养你了。”

    祁静姝刚要开口的话又被恋人这番话给噎了回去。

    明言他真的,说话怎么这么直接。

    彩票站老板看见老熟人,脸上露出笑,“还是买那组数字?”

    “对,还是买那张。”

    卫明言将买好的彩票递到女朋友面前给她看,“要是这章彩票中了奖,我那个小公司也可以开起来了,来,放你兜里。”

    哪有那么容易就中奖啊。

    祁静姝有点想笑恋人的稚嫩,但是看着他眼中充满希望的样子,又默默地咽下了自己的话。

    她肯定的点头,“好!等你中了奖,就开家大公司!”

    卫明言好看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拉着女友的手往学校的方向走。

    “到了佳瑜放学的时间了吧。”

    “是啊,今天还是我接佳瑜。”

    祁静姝点点头,看了看手表,“这还有半个小时呢。”

    “没事,半个小时也不多,我们去等一会,顺便聊聊我们以后的孩子啊什么的。”

    “你别总是孩子孩子的,还没结婚呢。”

    “不是马上就要结婚了吗。”

    两人说说笑笑着来到了学校门口,却见一个带着连帽衫的男人抱着孩子正在上一辆面包车。

    后面有人在追着喊叫,“抢孩子,抢孩子,快点报警!!”

    祁静姝下意识的看向那人手中的孩子,眼猛然睁大。

    那是……

    “佳瑜!!”

    身边的男人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猛地冲了过去。

    “快点报警!!!有人进了学校抢孩子,来人啊!!”

    “在那在那,拦住他!!”

    在周围乱哄哄的呼喊中,面包车横冲直闯,进了人群中。

    人们惊慌的躲避,身后追来的老师保安,居然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车离开。

    不,不只有那辆车。

    “明言!!!明言!!!”

    祁静姝从没有跑的这么快过,她疯狂地跑在车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男人扒着车门,脸因为疼痛涨红,跟着车辆快速离开。

    卫明言赶在那人关门前扒住了门,可他到底是个没怎么锻炼过的普通老师,扒住了门,也就再也没有力气再往上一步了。

    车上的人将车门猛然关住,他的手一阵剧痛,从未吃过苦头的白净老师死死咬住后槽牙,一声不吭的抓的更紧。

    “艹!!”

    那人骂了一句,一边开车一边分心拿起烟灰缸往卫明言头上砸去,卫明言咬牙,撑住腿,一点点的顺着车门爬进了车。

    “滚下去!!”

    有人在踹他,他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缓慢而又坚定地,爬了上来。

    够到了被丢在车中,昏迷着的小女孩。

    “你还来劲了是吧你!!”

    有人在踹他,打他,卫明言艰难伸出手,抓住了祁佳瑜小小柔软的手。

    他想要把这个孩子救出去。

    车极速行驶着,罪犯见怎么打这个男人也没有反应,气急之下,双手松开了方向盘,要把卫明言推下去。

    ——轰!!

    车摇摆着,与别的车相撞。

    ****

    祁佳瑜今天一直都很开心,爸爸妈妈说今天不加班,要给她做大餐,姑姑还送了她一个礼物,还承诺她,下个星期她过生日,要送一个好大好大的玩具熊。

    她好喜欢玩具熊,一直都想要,但是一直都没有告诉家里人。

    她知道,爸爸妈妈赚钱很辛苦了,她不能给他们增加负担。

    但是姑姑好厉害,姑姑知道她喜欢玩具熊,还说要送给她。

    卫老师也好厉害,他说,等到佳瑜过生日,也要送她一个好大好大的玩具熊。

    祁佳瑜总觉得对不起卫老师,卫老师对她那么好,她还在心里偷偷地害怕他,讨厌他,她不敢告诉卫老师自己害怕,她怕卫老师会难过。

    之前在原来的学校,被很多同学讨厌的时候,她就很难过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来了新的学校,这里的同学们都对她很好,她还交到了好朋友。

    知道她下个星期过生日,还说要送给她礼物。

    祁佳瑜从来没有收到过朋友的礼物,她开心又期盼着下个星期的到来。

    爸爸妈妈一定会给她买个好吃的蛋糕,她要和大家分享。

    这里的同学都好好,老师也好好,简直,就像是在天堂一样。

    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老师带他们做了好多好玩的游戏,祁佳瑜玩的好开心,等到休息的时候,她和好朋友坐在树底下,互相说着她们的小秘密。

    坏人出现了。

    她被捂着嘴,发不出声音,头不知道为什么一阵阵发晕,她看见自己的好朋友哭着追上来,她想要救她,可是有危险啊。

    之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祁佳瑜做了很多可怕的梦,梦里,爸爸妈妈在哭,姑姑跪在地上,哭的满脸都是眼泪,妈妈抱着一个很大很漂亮的娃娃,浑身都在颤抖。

    是痛的颤抖吗?妈妈是不是很痛?

    虽然不懂爸爸妈妈为什么在哭,姑姑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她还是想过去安慰大家。

    怎么了啊?

    不要哭。

    佳瑜亲亲你们,不要哭了好不好。

    “佳瑜啊,我的佳瑜……”

    “是爸爸错了,求求你,回来吧,佳瑜……”

    佳瑜不是在这里吗?

    爸爸没错,爸爸很好的。

    “佳瑜……”

    虚弱的声音响起,祁佳瑜微微睁开眼,像是被拉了回来一般,她觉得自己头有点疼,想要看看周围,看见的却是一片漆黑。

    “佳瑜……”

    上方的声音沙哑,不知道就这样喊了多少遍,“醒醒,佳瑜……”

    小小的孩子反应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正在被抱着,她有点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语气疑惑,“卫老师?”

    “佳瑜,你身上疼吗?有没有伤到哪?”卫明言紧张的问。

    祁佳瑜迷茫的回答,“没有,我就是头有点晕。”

    抱着她的人像是松了一口气,祁佳瑜有点害怕黑暗的环境,“卫老师,我们在哪啊?”

    “我们……”卫明言咳嗽一声,语气还是那么温和,声音却嘶哑极了,“我们在玩游戏,躲猫猫,佳瑜玩过吗?”

    “玩过!今天老师还教了我们的!”说起自己新学到的游戏,祁佳瑜又开心起来。

    “那好,佳瑜,你现在开始数数,佳瑜最多可以数到多少?有没有三百?”

    祁佳瑜动了动自己的身体,手触碰到黏糊糊的什么,小小的脑袋也没有多想,回答着卫老师的话,“可以的,姑姑教了我的。”

    “好,我们现在开始玩躲猫猫,这段时间,老师不能发出声音,你就数数,听见外面有声音,就大声的数,要慢慢数,数到三百了,就可以睁开眼了,好不好?”

    “好!”

    上方的男人果然不再发出声音,祁佳瑜乖乖的闭上眼睛,开始大声而又缓慢的数数。

    “一……二……三……”

    数到五十的时候,外面有人的说话声,祁佳瑜回想起卫老师的话,还保持着闭着眼睛的姿势,声音更加打了几分,“五十二!五十三!五十四!”

    “里面有人,是个孩子的声音,快点,快点把砖头推开!”

    “是个小孩,小孩被大人护着,没受伤,快点抱起来……”

    亮亮的光线晃来晃去,周围人的声音嘈杂不已,祁佳瑜忍不住,悄悄睁开了眼,触目,却是一片鲜红。

    她吓呆了,往上看,却只能看到男人满脸血迹,紧紧闭着眼的样子。

    “老师……老师……”

    祁佳瑜吓出了哭音,伸出手去摇晃着上方昏迷的男人,却被自己双手的粘稠鲜血吓得更加厉害。

    她这才发现,自己被卫明言紧紧抱着,身上一丝伤口也没有,而保护者卫明言,却浑身都是鲜血。

    “老师……”

    祁佳瑜被哭着抱了起来,警车到达的声音响起,她被一个熟悉的怀抱抱住。

    “佳瑜,我的佳瑜,你吓死妈妈了……”

    是妈妈的声音……

    像是找到了依靠,小女孩紧紧攥住母亲的衣角,抽抽噎噎着道,“老师流了好多血,老师说,玩躲猫猫,我闭着眼,数数,他,好多血……”

    她被吓坏了,语句混乱,甚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着些什么。

    甚至,她小小的脑袋根本就理解不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长大后,她才明白,自己这条命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祁嫂嫂看着那个浑身鲜血,闭目的男人,眼中充满感激与泪水。

    如果不是他,佳瑜早就……

    祁静叶也没了之前的挑剔,小心翼翼的挪着人到了急救车上。

    卫明言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他眨眨眼,看向趴在床边的恋人。

    “静姝……”

    祁静姝几乎是下一秒就红着眼睛跳了起来,“明言,你吓死我了明言,你睡了一天一夜了,医生说再不醒就……”

    她的眼泪顺着脸颊落下,还不等更多的眼泪掉落,卫明言虚弱的咳嗽一声,看了看外面天色:“八点没,该开奖了。”

    作者有话要说:  前十位小天使发红包!

    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