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109、装逼版富二代(完)
    宣姥姥平时是不爱穿戴这些的,这是她外孙女用第一笔投资赚回来的钱给她买的, 平日里就是珍稀的放在首饰盒里, 每天拿出来小心擦拭不让落灰。

    但在自己的“仇人”面前, 她要让自己时刻保持着压制的态度。

    从下车到进屋, 老太太都没看过一眼简直要将眼睛都瞪出来的村里人, 她拄着自己的龙头拐杖, 被孙女婿和孙女一左一右扶着, 牵着三丫一起进了村长家。

    三人一狗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村长门口了,刚才一瞬间安静下来的村中人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刚才那个人, 她是,宣家的老太婆吧……”

    “那个, 是宣乐乐?”

    “她们怎么跟大老板在一起?不是,而且那个老板的样子,看上去还好像很讨好她一样。”

    “我还以为宣家老太太是失踪了, 原来是去享福去了,不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人群里面有人议论纷纷, 也有人一些女人回想着刚才挂在宣姥姥身上的那些首饰, 眼中一会露出羡慕, 一会露出嫉妒来。

    都那么老的人了, 还那么老不修的打扮,这些项链耳坠要是戴在的是她们身上该有多么好啊。

    这些人对于宣姥姥的记忆还留存在曾经那个被全村人孤立的阴沉老太太上,她总是微微弯着腰,去下地干活, 村里人没有人和她说话,身上总是散发着老人都有的味道。

    村里人对待这个只剩下一个外孙女的老太太是高高在上的态度。

    毕竟无论是家境,还是别的什么,她们都比这个半截身子都要入土的人强多了。

    但现在,这个曾经被她们看不起,当面嗤笑,甚至是欺辱的老太太,居然这样风光的回来了。

    开着一看就很贵的车,穿着她们想买买不起的衣服,甚至还有这么漂亮的首饰,她们拼命想要巴结的人,就这么像是一个乖孙儿一样,搀扶着那双曾经她们连看都不屑去看的手。

    这怎么,怎么可能呢!

    村里人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他们也不敢进屋,就这么守在外面,窃窃私语的交流着刚才宣姥姥那一身要多少钱,男人们则是皱着眉沉思现在这个样子会不会对他们村里造成什么影响。

    时间也没过多长时间,卫明言就出来了,他像是去车里那东西的,有人见曾经被他们欺负的宣姥姥没有跟着出来,大着胆子上前问道。

    “老板,你和刚才那个老太太,是什么关系啊?”

    明明知道他们问的是什么,看着面前双眼闪烁的村人,卫明言露出一个纯良的笑,“那是我妻子的外婆,也就是我外婆,听说曾经也是住在你们村里的,村长对她帮助很多,我们就回来看看。”

    妻子??

    宣乐乐那个小丫头?

    那个问的人几乎快要吓傻了,其实刚才在看到宣乐乐的时候,人们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疑问,但是现在证实了,无疑是让村里人心虚的。

    虽然他们不觉得自己有错,但是当初他们是怎么对待宣姥姥的,心里都一清二楚,现在她发达了,怎么可能不报复他们。

    但是看这个小老板的样子,好像还不知道这件事啊……

    那他们到底还有没有希望从他这里拿到更多的钱了。

    村里人心里又是期盼又是煎熬,正准备再好好打听一下,或者趁着宣姥姥不在好好忽悠一下这个心软好说话的小老板时,却见面前的俊美青年从车中掏出一个又一个的礼物。

    他虽然不识货,但是也看得出来这些大部分都是电视上面的那些,听说吃了可以身体好的保健品,而且最重要的是,特别贵!

    上次他儿子还给他看了这个新闻,说是一家刚刚起步的制药公司研究出来的,还做过专利和检测,小小的一瓶药就贵的要死,对于老年人来说尤其有效。

    上一次他身体不舒服,想要吃这个补补身体,跟儿子打电话说了,却又被为难的拒绝。

    买那么一小瓶就是儿子一个月的工资,而他只是普通的老年病,能熬一下就熬一下吧。

    说心里不失落是假的,可是谁让家里穷,也是坐吃山空的,只能看着人家眼红。

    现在看着卫明言手上这瓶药,他眼睛当即就直了,“这是你给那个老太太买的??”

    他怎么就没有摊上这么一个好女婿呢!

    “当然不是了。”

    听到男人的回答,虽然不给宣姥姥这瓶药也到不了自己手上,这个人还是心满意足的吐了口气。

    他就说嘛,那个老家伙怎么可能有这种福气。

    正想着,却又听眼前这个巨有钱的老板开口了,“这些都是给村长买的,外婆说了,在村子里的时候啊,村长特别照顾她,她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些就是给村长带的礼物。”

    给村长,村长的礼物??

    就因为他之前帮着那个老太婆说了几句话?

    村民狠狠咽了一口口水,“那,那你会买这个药给宣家老太太吃吗?”

    “当然不会了。”

    呼,他就说嘛,这么贵的药,怎么可能……

    “身体不好才吃药呢,外婆她老人家每个月都检查两次,每天都在吃药膳,身体好得很,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

    “好了,大爷,不跟您说了啊,我要进屋了,一会进去晚了,外婆生气就不好了。”

    村民呆愣愣的看着年轻男人提着一袋子保健品进了屋,精神几乎要被打击的缓不过来。

    “诶,老张,他跟你说什么了?怎么宣家那个老太婆也在!”

    “是啊,我刚刚好像还看见电视上那个特别贵的药了,是要给谁的啊。”

    被称之为老张的中年男人两眼发直,“大老板说,他和宣乐乐结婚了,宣家老太太现在过得可好了,吃香的喝辣的,他们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感谢村长之前对宣家人的照顾。”

    他伸出手比划,“一瓶药就要大几千,他买了那么多送给村长,那么多!”

    “啊???”

    村里人震惊了。

    同时也想到了一件事,曾经帮助过宣家的村长得到了那么昂贵的礼物。

    那曾经欺负过宣家人的他们呢?

    那个老太婆,可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些人心里几乎是第一时间染上了恐慌,害怕发达了宣家老太婆要对付他们。

    “怕什么!她要是敢对我们做什么,我们就报警,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天理了!”

    有人义正言辞的这样说着,可看村中人的表情,大部分都是难看的。

    他们以己度人,如果是自己曾经受到了那样的对待,发达了怎么可能不报复回去。

    这样想着,原本就慌乱的心顿时更加空落了。

    到了该干活的时间,人群稀稀拉拉的散了,心里装着事,磨磨唧唧的随便在地里铲了几下,就好像是在敷衍谁一样。

    等到下午大概五点多的时候,村中那个破喇叭久违的响了起来。

    是召唤所有人去集合的。

    邱五正在闷头干活,刚才他发现自家地里的青菜少了两棵,闷着只当是没看见,这段时间已经让他明白了,就算是现在嚷嚷出来,也没有人会承认的。

    喇叭响起来的时候,本来就在心不在焉的村民们直接站在原地讨论起来。

    “你们说是不是要把那座山收回去,要咱们还钱啊?”

    “我看就是这样,肯定是那个老太婆让她女儿吹枕头风,刚才还给村长送礼,现在要收拾咱们了。”

    “那咋办啊,那两千块钱我早就花完了。”

    “还能怎么办,咱们这么多人,他们就那么几个人,不给不就行了!说什么也不给,他们还能把我们打死吗!”

    “就是,当初可是签了合同的,他们要是敢跟我们要钱,我们就死赖着不给!”

    村里人窃窃私语着,很快敲定了计划,脚步像是被什么拖着一样,懒洋洋的去了集合的地点。

    心里打定主意,就算是他们真的反悔,那笔钱也绝对不会还回去的。

    到了地方,他们心里警惕着,村长却是一脸的高兴。

    “大家安静一下,我来通知大家一个好消息,就在刚才呢,卫先生跟我说,他要在那座买下来的坟山上面搞开发,现在需要招人,正好呢,是需要招一百个人的,日结,每天就有不少钱,大家辛辛苦苦在地里种庄稼,就算是辛苦一年也没有这么多钱。”

    “我这里有张纸,一会要报名的村民们就过来找我,你们签个合同,为期一年。”

    村长说完,本来以为这些穷疯了的村民们会上来疯抢,结果底下人们窃窃私语的说着话,就是没有一个人上台。

    他一时有点下不来台,不明白这明明是好事,怎么没人响应呢。

    村长没有欺负过宣家人,当然不知道村民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他们自己是自私自利,有仇必报,没仇还要踩一脚的人,当然不会相信被他们欺负成这样的宣姥姥居然不仅没有报仇,反而还给他们送钱了。

    人们在心中鄙夷,这里面肯定有阴谋,是宣家人想要报复他们,他们才不会上当。

    宣姥姥坐在椅子上,旁边站着自己的外孙女和外孙女婿,看着神情各异的村中人,唇边露出了一抹冷笑。

    她站起身,将卫明言扶着她的手移开,“我自己上去。”

    拐杖落地,穿着一身华贵的老太太上了台。

    说是台,其实就是地下有砖头,她站在村长身边,清清嗓子,“我在村里住了一辈子。”

    “一直都是背朝黄土面朝天,有着吃不完的苦头。”

    村里人有人心虚的低下头,因为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些苦头里面,至少有一半是他们这些人给的。

    “但是,我有一个好孙女,也有一个好孙女婿,所以,我现在也算是吃喝不愁,每天坐等着享福了。”

    “我孙女在搞开发,我是村里人,当然有好事就要想着我们村,这个项目结束,凡是参与了的,每个人至少可以赚到五万,为了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

    她重重强调了这两个字,面无表情的道,“这个项目才特意给了我们村,想要上来的,过来签个字就行。”

    宣姥姥说的是实话,可惜没有一个人相信。

    他们认为,这绝对是一个阴谋。

    当初他们都那么对待宣家了,宣家怎么可能还有好处想着他们呢。

    如果换成他们自己被这样对待的话,不杀了那些人就不错了。

    邱五站在人群最后,他看向站在台上的老太太。

    她穿着舒适的衣服,虽然面无表情,但可以看得出来没有受什么委屈,这样就好,她这么好的人,不该吃苦的。

    在众人诧异仿佛看傻子的目光下,邱五穿过人群上了台。

    他说,“我签。”

    “邱五是不是脑子不正常,宣家最恨的人就是他,他还送上门去,是不是傻了。”

    “对啊,我看他最近越来越蠢了,今天我拿了他地里的菜,他就像是没看到一样,不过也是,他要是敢跟我吆喝,我叫上几个弟兄们打一顿,打不死他。”

    “真的?那一会我也去拿几根。”

    邱五能清晰听到底下那些人是怎么编排自己的,他怀揣着送出性命的心情,在那张白纸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字,这个曾经嚣张,如今却可以一整天不说一句话的中年男人眼中满是愧疚的看向了宣姥姥。

    “当初是我对不起您,对不起宣叔,以后,您对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承担,工钱,我一分不要。”

    就当是,赎罪了……

    “傻子啊,真傻。”

    “他肯定要被整的很惨,还五万,我看他一毛钱都拿不到。”

    “就是,五万那么多钱,怎么可能是一年的工钱,撒谎也不看看形势。”

    宣姥姥沉沉看了一眼表情像是下一刻就要被推到菜市场砍头的邱五,到底什么也没说。

    那张白纸上一直到了散会,都只写了邱五一个人的名字。

    在村里人看来,邱五不亚于是自己去送死,他们感叹着自己的聪明,嫉妒着宣姥姥有一个好外孙,同时对那传说中的五万块钱嗤之以鼻。

    “外婆……”宣乐乐与卫明言搀扶着自家外婆上了山,老人家在看到那亮座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挨在一起的坟墓后,眼圈几乎是立刻红了。

    她踉跄着来到墓前,小心抚摸着上面的碑文,颤声道,“大丫,二丫,娘来看你们了……啊。”

    “娘这么长时间没来,不是不想你们,是身子实在不争气啊……”

    老人家低着头,眼泪不住地往下掉,卫明言叹了口气,轻轻拉着妻子的手,“走吧,让外婆跟岳父岳母他们单独待一会。”

    宣乐乐担忧的看了看外婆,点了点头,跟着丈夫走开。

    墓前,就只剩下了宣姥姥一个人。

    “娘给你们报仇了……”

    老人苍老的手颤抖着擦拭着碑文,眼中满是快意,“他们以为娘有什么阴谋,死活不肯签字,但是什么都没有,那就是一份正常的合同,乐乐和明言会去隔壁村招人,等到隔壁的人一天能拿到好多工钱,这些人心里啊,一定会像是被放在了热油上面煎一样。”

    “他们不是爱钱吗?俺就让他们亲手看着本来可以得到的钱被自己给弄丢!”

    “明言说,最迟不过两个月,国家就要取消保证金。”

    “他们这群人,仗着国家补助,不肯干活,到时候没了保证金,地里又没有个收成,穷的饭都吃不上的时候,隔壁村每天赚着本来应该是他们赚着的前,娘想,他们会很难受吧。”

    “大丫,你别担心乐乐,明言对她可好了,她现在也怀孕了,以后要是个小姑娘就好了,跟你长得一样,又漂亮,又乖巧,俺还记得你小时候总是帮你妹妹背柴,看见俺了,就叫俺。

    你说,娘你累了没,娘,进屋喝口水吧,你结婚那天晚上,跟俺说以后家里有了男人,就不会这么吃亏,等到生了孩子,如果是个女孩,就不让她干活,让她好好读书,写字,考大学……娘都记得,娘记得……”

    “明言是个好丈夫,以后也一定是个好爸爸,他对乐乐好,对俺也好,小卫也对俺好,你们就放心吧,啊。”

    等到对着两个女儿说完话了,宣姥姥又看向了那座年资比较老的墓碑,声还未到,眼泪先刷的下来了。

    “死家伙,要不是你死的那么早,俺们至于吃那么多苦吗……”

    “俺现在也没多少天活头了,孙女婿孝敬俺,每天给俺吃那么贵的东西,你怕是要多等一段时间,俺才能下来陪着你了……”

    “你要是有什么缺的,就给俺托梦,乐乐现在出息了,她有钱给你买好东西,记得保佑乐乐平平安安生下孩子,明言身体健康,知道吗?”

    等到絮絮叨叨说完了,宣姥姥也哭的差不多了。

    她抹了把泪,倒是露出了一个笑来,“你们都别担心,明言和乐乐孝顺,整个小区的老太太都羡慕俺,俺还有三丫陪着,以前腿脚酸痛的毛病也叫明言请大夫治好了,过的开心着呢。”

    “俺有时候就在想,是不是你在地下保佑着俺,让明言这么好的人当了咱的孙女婿,他经常来看你吧,你这老头子,有这么好的孙女婿,就偷着乐吧。”

    “好了,不跟你说了,给你烧点纸钱。”

    宣乐乐和卫明言远远看着宣姥姥在拆纸钱,连忙走了过去,“外婆,这个活我们来就行了,来,我这有纸巾,快点把眼泪擦擦。”

    “我带了垫子,姥姥你坐在这……”

    被两个年轻人围着小心照顾着,宣姥姥眼泪还没干就露出了笑,“没事没事,我没事,就是想着那些人以后眼红又后悔的样子,心里高兴。”

    卫明言也跟着笑了,“外婆您放心,他们肯定后悔。”

    ***

    村里人后悔的很快。

    从第一个月,那些被招来的外村人拿到了工钱开始,他们就已经后悔了。

    当天晚上,几乎每户人家都亮着灯,女人的呵斥责骂声,孩子的哭声。

    “你说你脑子里面是不是有水!这么好的一份工都不去上,现在好了,放着真金白银不赚,让外村人占了便宜了倒是!”

    被骂的人心里也后悔啊,那么多钱,够他们吃多久的啊!

    第二天天还没亮,一群人就跑去了山边,找那个负责人谈,说能不能让他们也加入工作。

    “我听我们领导说,当初第一个找的就是你们村的人,但是都没人答应,这才费劲的去找了邻村,你说现在人都齐了,还从哪里腾出位置来给你们。”

    “快走快走,我们这外人不能进的。”

    村人自然是失魂落魄的,尤其是现在那些外村人已经陆陆续续过来准备上工了。

    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纷纷都用着看傻子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你说他们有病吧,这么好的工作居然不要。”

    “嘘,小点声,我听说他们村子里的人都不干活的,肯定是嫌弃累呗。”

    “这么多钱,累点咋了,脑子里肯定长了瘤子了。”

    “他们不长瘤子这么好的工作还到不了咱们头上呢,听说当初第一个问的就是这群人。”

    “啧啧啧你昨天赚了多少。”

    “足足两百多,我听说那个谁,赚了三百多,那一个月就是一万啊!”

    “哇!!那我今天一定要多干活,有这么多钱,我们家年底就能起个房子了。”

    “是啊,我还想买那个电视上的保健品,听说吃了可管用了……”

    大房子,保健品……

    这些,可都是他们的啊!!

    要不是他们自己不答应,这些钱,这些东西,哪里还轮得着外村人!

    就像是宣姥姥预料的那样,村里人的悔恨像是一个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搞的他们不得安生。

    就像是一根鱼刺卡在了嗓子眼里,甚至到了死前,躺在满是霉气的病床上时,都念念不忘。

    “当年,要是我答应了那份合同,现在肯定不会,不会……”

    村里最后一个参与了欺负了宣家的人含恨而终死去时,卫明言与宣乐乐正在欢快的享受着他们的退休生活。

    宣姥姥走的时候,是笑着的。

    她这一生,早年孤苦,中年受尽□□,晚年倒是被奉养的很好,宣乐乐给她生了一对乖巧的姐妹花双胞胎,她得了她们,就像是得了宝贝一样。

    大一点的那个,长相像宣乐乐的妈妈,小一点的那个,长相像她的小姨,她们从出生就被捧在了手心里,一生都没有吃过苦头。

    卫明言就像是一座永远不倒塌的高山,宠着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直到自己也老了,女儿们都子孙满堂了。

    “你们……记得去跟外婆外公,太姥姥,太姥爷,还有你们姨姥姥上坟,每年都不能断了,知道吗……”

    两个虽然年纪大了,但被父亲丈夫甚至于自己的孩子宠了大半辈子的女儿哭着点头,“爸,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忘的……”

    “诶,乖,乖……”

    床上的老人笑着拍了拍他们的手,微微喘着粗气,费劲的撇过头,看向了那个躺在一旁的宣乐乐。

    “把我的手,放过去……”

    两个女儿抽泣着将父亲苍老的手,搭在了母亲手上,像是年轻时承诺的那样,紧紧的抓住了她。

    宣乐乐戴着呼吸机,她艰难的转动着头,感激又充满爱意的,看向了他。

    他作为河蚌,珍惜了她一辈子,也让她幸福了一辈子。

    随后,两个老人几乎是一同离开人世。

    “爸!妈!!”

    【叮!任务完成,请宿主脱离世界。】

    【请选择:1,度假,2,继续任务】

    卫明言想了想,【度假吧,给我挑选一个s级世界】

    …

    普通民居里,卫明言睁开眼,看了看周围的摆设。

    八卦镜,法术书,道袍。

    这次,貌似是一个神棍啊。

    【叮!度假世界已开启,请宿主要求度假世界福利。】

    神棍的话……

    卫明言拿起八卦镜照了照,看着里面那张英俊的面容,敲了敲镜面,【给我交涉阴阳的能力,把被原主坑过的名单给我发过来。】

    虽然是度假,但原主记忆里面那些曾经或者即将要被他坑的人,还是让卫明言手痒痒了起来。

    度假,不影响洗白嘛。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二更!下个世界,度假世界,骗子神棍

    度假世界就是明言专场,苏苏苏,爽爽爽,专门用来苏爽的!

    抱歉大家,今天晚了这么久,本来说今天去看看的,结果大姨妈来了,痛不欲生,牙疼,脖子难受,肩膀疼肚子疼,我怀疑今天简直把我一年的疼都疼没了,所以我机智的吃了布洛芬躺了一天【捂脸】

    谢谢大家的建议,我都挨个看了,打算都试试,最近天气热,颈椎一吹空调就浑身难受,不吹又热,一把辛酸泪呜呜呜,么么哒辛苦建议的你们,鞠躬感谢~

    抱歉晚了,也没有二更,本章随机一百位小天使发红包,爱你们!!

    (是的,现在我要去发红包了,积累了好多天啊,我真能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