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110、神棍(1)
    因为是度假世界,这次卫明言接收到的记忆有些模糊, 只能看个大概。

    这个世界照例是个小说世界。

    女主卫七, 从出生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

    她出生的日子是中元节, 也就是七月半鬼节, 按理来说现在是科技世界, 早就不搞封建迷信那一套, 但谁让她的爷爷是个神棍呢。

    这个小孙女出生那天, 作为她的亲爷爷,原主就明确的表示了不喜欢鬼节出生自带煞气的她, 他拒绝去医院探望,也拒绝帮助儿子儿媳照看这个小孙女。

    如果单单是这样也就算了, 原主虽然不喜欢这个孙女,他的儿子儿媳却对这个可爱的女儿爱到了心里去,虽然没有长辈照看会有些辛苦, 但他们也还是平静的接受了父亲这个决定。

    毕竟原主闹幺蛾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也早就习惯了。

    然而就是那么不巧,卫七出生后的第三天, 医院居然藏了一个通缉犯, 恰好当天有个警/察来照顾怀孕的妻子认出了他, 一番闹腾, 警察妻子一尸两命,卫七父母全部被牵连杀害,只剩下还是一个婴儿的卫七,被认为她是天煞孤星的原主接手。

    就连卫七这个名字, 都只是随便的按照月份起的。

    被满心不喜自己的爷爷带大,卫七的日子过得可想而知,原主一生痴迷玄学,每天就到处晃悠着忽悠人,卫七小时候几乎是被邻居拉扯大的,后来长大了一点,自觉“自学成才”的原主直接说她十六岁必须离开家里,否则就要克死自己这个爷爷。

    卫七就这么被委屈的赶出了家门,好在她一直都是放养长大,也磕磕碰碰的活了下来。

    她没有钱交学费,只能到处□□工,在一个打工中,被富二代看中,带回家做了金丝雀。

    前期虐心虐身,流产被小三,一通折腾后,富二代幡然醒悟,浪子回头,圆满大结局。

    卫明言看完,倒是理解了为什么卫七会出现在度假世界了。

    她前期过的惨,后期倒是被宠的甜蜜蜜,这本书里面也详细描写了卫七是如何爱上那个富二代,甘愿为了他去死的。

    在卫明言看来,这哪里是爱,无非就是被禁锢了所有,要么痛苦一生,要么催眠自己接受罢了。

    他合上书,看了看这一屋子的乱七八糟物件。

    道家,佛家,还有网络上一些乱七八糟的道具,完美的呈现了一个半桶水不到神棍的全部修养。

    这个家里穷困潦倒,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原主将钱都用在了购买这些‘法器’上。

    他少年还算正常,和青梅竹马结婚奋斗,后来青梅意外去世,竹马也就半疯了,一开始,他只是想要找出沟通阴阳的方式,和妻子见上一面,后来,就彻底陷入进去,再也不能自拔了。

    因为亲眼目睹了妻子的去世,原主开始畏惧死亡,疯魔一样的寻找长生的方式。

    儿子?那就跟钱一样,身外之物,不过他要修道,不能再和人啪啪,儿子到底是这世上唯一的血脉,还是好好的把人养大了。

    当然,他这么魔怔一样的寻找长生方式也是有一些好处的。

    为了与传说中的仙人保持一样的层面,原主坚持不接触电子产品,每日清晨六点就要出去采集朝气,因为他根据卦象算到的最佳适合修道打坐采集朝气的地点在距离家里一公里以上,而他为了修道散尽家财又不愿意与浑浊世人接触,是不可能坐公交的。

    每天六点起床,徒步行走一公里,又徒步走回来,身体不好才怪。

    晚上,他会早早的吸收晚间的灵气,但因为华国早期污染严重,天空星星太少,吸收不到一会就得洗洗睡觉。

    早睡早起,几乎不吃肉食,还不接触有辐射的电子产品,四十五的年龄,硬是长成了三十五岁的长相,穿上道袍,再加上面容俊秀,皮肤白皙,配合上高深莫测的表情,还真有一种仙骨飘飘的感觉。

    原主走出去是真的很能唬人,他和一般的江湖骗子不一样,他是真心地相信自己能掐会算,也视金钱如粪土,一个连半桶水都算不上的家伙,如此坚信自己是个世外高人,连悲剧都不足以概括了。

    他还不如江湖骗子,那些骗子知道自己的斤两,行事都会留后路,做着的是拿钱让人安心的买卖。

    原主呢,他不要钱,他单纯给人算命。

    人家夫妻好好的,婆婆来算子孙,他翻翻本子,一通乱算,说妻子天生克夫,闹得一家人大打出手,妻离子散。

    一家人过的和和美美,他算男主人不适合现在这份工作,结果好好地工作辞了职,丢了西瓜也没芝麻给捡,穷哈哈的过了一辈子。

    这周围年纪大的大部分都信原主,年纪小一点的年轻人,则是认定了他就是一个骗子,这个年轻人,也包括原主自己的儿媳妇。

    因为当初她和自己丈夫两情相悦,结果原主掐指一算,说他们水火不相容,绝对没好下场,勒令儿子跟儿媳妇分手,还好儿子坚定,死活撑住了没有松嘴,还瞒着原主去领了结婚证。

    因为这件事,原主大怒,将儿子赶出家门,还扣留下了他工作后上交的工资,对待儿媳妇一向是像是见到一个隐形人,他儿媳妇也是个火爆性子,你不待见我,我还不待见你呢。

    夫妻两个租了个小房子,日子虽然过得艰苦,但也算是美满,平常原主儿子会时不时来探望父亲,送点吃喝,儿媳妇是能不来就不来的。

    说起来,原主自诩大师,结果算的最准的一次命,居然应在了儿子儿媳上。

    【叮!您的福利已到达,请宿主查收。】

    卫明言放下手中的八卦镜,闭了闭眼,看着一屋子的隐晦暗气,决定收回自己刚才想的话。

    这哪里是他算准的,原主乱七八糟的什么东西都往家里招,他自己倒是每天一日三顿念经不带拉下的,总来探望他的儿子可没有念。

    夫妻两个,纯粹是被原主招回来的晦气拖累了。

    卫明言在抽屉里翻了翻,翻了一本经书出来。

    正对着一屋子的黑气念了不到小半页,整个屋子就清净了。

    通晓阴阳还是这么好用。

    他又在抽屉里面掏了掏,掏出一个龟壳来,正准备算算,目光一撇,看到了挂在墙上的日历。

    七月半啊。

    卫明言默默地把龟壳揣在了兜里。

    ***

    钱妙是个护士,本来今天休息,她怀着孕,应该早点睡觉的,但好友今天恰巧家里有事,拜托她帮忙值夜班到十点。

    十点也不算很晚,再加上她这个朋友平时帮了她很多忙,钱妙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小心的扶着肚子查完房,钱妙坐在护士站开始打毛衣,现在虽然才七月份,但她值夜班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打算早点把冬天的毛衣打出来,到时候洗过几次,又好好晒了太阳,穿在丈夫身上暖洋洋的多好。

    打着打着,她想着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就忍不住幻想这个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她是男孩女孩,是长得像爸爸,还是像妈妈,长大了会不会很乖,学习会不会很好。

    准妈妈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发自内心的高兴,对于这个爱情结晶,虽然她还没有出生,但钱妙的爱意绝对少不到哪里去。

    正在想着,眼角余光突然发现护士站外站着一个身影,钱妙连忙放下手中毛衣,“有什么需要我……”

    她礼貌的话在看清站在护士站玻璃外的男人后戛然而止。

    顿了顿,才有些僵硬的站起身,“您怎么过来了。”

    虽然她十分不待见公公,但为了丈夫,还是要维持表面的体面的。

    那个穿着道袍,面容英俊,外表年轻的简直不像是一个45岁即将当爷爷的男人淡淡道:

    “我孙女十点一刻出生,我过来看看。”

    “啊?”

    钱妙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只觉得又是烦躁又是无奈,“爸,我预产期还有一个月呢。”

    如果是周围一些老头老太太还相信卫明言的话,那么钱妙是绝对不信的,别的不说,就说当初他连八字都没拿,就那么拿着龟壳摇了摇,就非说她和丈夫没有好下场,已经足够让钱妙对这个公公好感值为负数了。

    后来他又直接将丈夫赶出家门,吃相难看的扣下他全部积蓄,又理直气壮要求每个月给养老金,天天不工作满城市的瞎晃,算错了命就报儿子的名字,上次险些害的她丈夫丢工作。

    这样一个极品公公,钱妙会相信他的话才怪。

    见儿媳妇不信,卫明言眼皮子一耷拉,“孩子名字取好了没有。”

    他不肯走,钱妙也不好赶人,只好僵硬的应对,“还没,阿金说生下来再决定,还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的。”

    “是女儿。”

    又来了!

    钱妙嘴角抽了抽,这一刻甚至期盼自己肚子里面这个是个男孩子,好好的打一打公公的脸。

    “爸,您要不先回去吧,我这值班呢。”

    卫明言脸上还是钱妙所熟悉的面无表情,仿佛全天下的人在他眼中都是一个蝼蚁一般,他眼眸动了动,落在了儿媳妇凸起的肚子上。

    他开了口,冷冰冰的一点情绪也没有,甚至还有点嘲讽。

    “今天是鬼门关大开,晦气大盛,你挑这个日子生孩子,我怎么走?”

    钱妙嘴角抽搐的更加厉害了。

    她只觉得,公公是不是脑残病更严重了,别说她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就说这个什么鬼门关,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封建迷信这一套。

    但是谁让这是公公呢,就算是他睁着眼说瞎话,她也只能敷衍着:“那要不您在我们护士站坐一会?还有一个小时我就下班了。”

    卫明言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充分表达了对这个儿媳妇的不满:“你下不了班,还有五十分钟你就要生孩子了。”

    钱妙翻了个白眼,“您随意吧。”

    等看着那个穿着道袍的中年男人坐在对面的长椅上,双手掌心朝天放在膝盖,闭上眼一副‘我在打坐,别吵我’的样子后,简直忍不住心中一万个吐槽。

    恰好丈夫打来了电话,钱妙呼出一口气,接了。

    “妙妙,一会我加完班去接你吧,正好我也是十点钟,这么晚了,打车不安全。”

    “正好,你赶紧过来把爸带走,他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非说我今天生孩子,还说今天是鬼门关他得看着,现在赖在外面不走了,你赶紧过来接人。”

    打完电话,知道丈夫一会就过来,钱妙心气顺了点。

    她努力忽视掉外面一动不动稳如老松树的公公,查房巡视换药,挂在墙上的闹钟一点一滴的过着,时间很快到了九点四十五。

    电梯门打开,她的同事兼好友风风火火赶了进来,一边往身上穿护士服一边道谢,“谢谢你啊妙妙,你这赶紧走吧,都这么晚了。”

    “我等我老公,他十点过来接我。”

    “那行,你先把衣裳换了,我给你带了夜宵,本来说让你带回去吃的,那就在这吃吧。”

    好友换好衣服,刚坐下就看到了对面的男人,看清五官后眼睛顿时就是一亮,“卧槽!!好帅啊,好有型,咱们医院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个帅哥。”

    钱妙抬眼一瞅,这又是一个被公公外表迷惑了的家伙。

    “看这样子,有三十岁了吧,也不知道有女朋友没有,长得这么帅,身上衣服好特别啊,仙气飘飘的,诶,妙妙,你知道他是哪一床的家属不?真的长得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啊,心里痒痒,想撩。”

    “别想了。”钱妙无情的打破了好友的幻想,“那是我公公,今年都四十五了。”

    “啊??!!!”

    她身边的人简直要把下巴给吓掉了,“你公公??你逗我呢吧,他怎么看,都不像是四十了啊!”

    “我骗你干什么,他长得比较年轻而已,你不觉得他和我老公长相很像吗?”

    “……真的啊,但是你老公和他站在一起,说兄弟差不多,父子???天啊,这么一个帅哥,居然……”

    “诶,你公公在这干什么?接你回去?”

    “哪啊!”说起这个,钱妙就一肚子火气,“我公公喜欢算命,今天非说我要生,还说今天是什么鬼门关,我预产期还有一个月呢好吗?他平常胡闹也就算了,闹到孩子身上来了。”

    “还非说我九点五十就要生孩子,十点一刻孩子出生是个女孩,这次我非要戳穿他,我……”

    “妙妙???”正一脸迷茫听着的好友眼睁睁看着钱妙捂着肚子,痛苦的往椅子后面倒,吓得把筷子一扔:“你怎么了??”

    “肚子,肚子疼……好疼……”

    钱妙白着脸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费力的想要抬起身子,又使不上力。

    她被疼痛折磨的浑身无力,手死死抓住了椅子,“芸芸,现在……几点……”

    付芸芸下意识抬眼看向墙上挂钟,那里,秒针刚好落在12上。

    “现在……九点五十整???”

    作者有话要说:  儿媳妇:真香

    抱歉大家,又晚了

    本章随机一百五十位小天使发红包,还有一更,十二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