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150、学渣or小奶狗(17)
    卫父引以为傲的美须,最终还是没有摆脱得了脱离主人的下场。

    当他看着那一根根跟随自己那么长时间的胡须落在垃圾桶里时, 心几乎要痛到窒息。

    但谁让他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呢, 就算是再怎么不舍得, 也要给孩子留下一个好榜样。

    等到卫母回来的时候, 首先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 背对着自己, 浑身透露出了一种萎靡气息的丈夫。

    她疑惑地伸出手拍了拍丈夫的肩膀, “老卫,怎么了你?”

    卫父满眼悲伤的, 缓缓转过了身,“我……”

    “你把胡子刮了?!!”

    卫母简直是惊喜的喊了一声, 看着面前的丈夫,高兴的不得了。

    她上上下下打量着,最后确认道, “我之前就说了,你把胡子刮了肯定帅,你还不相信, 非要留着, 看着多老气, 现在好了, 咱们两个走出去,也没人回觉得你是我舅舅了。”

    卫父脸上的神情一会高兴一会复杂,“舅舅?”

    “是啊,上次我不是和你一块出去吃饭吗?有人说我看着年轻,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舅舅呢。”

    “不过现在好了,你这胡子刮了,人就显得格外的好看,下午我再带着你去买几身衣裳,老卫啊!”

    卫母脸上的欣喜笑容止都止不住,“我就说你年轻的时候那么帅,怎么越来越还越长残了,之前也一直没好意思跟你说,没想到原来是胡子的原因。”

    “刮个胡子而已,看上去居然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太帅了。”

    卫父很久没有被妻子这么夸过了,他咳嗽一声,微微坐起身,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脸颊,有些不自在又有些小高兴的问,“你真的觉得我这样好看?”

    “当然了,你以前啊,就是因为这张脸我才看上你的,要不然你那时候要什么什么没有的,我怎么能看上你。”

    虽然这是大实话,但是也太伤人了吧。

    卫父笑容一僵,随即又高兴起来,有好看的脸,总比没有好啊。

    “快点快点起来,我上次不是给你买了一身衣服吗?就放下夹层柜子里面了,走,我们快点去试试。”

    卫母像是一个春心初动的小姑娘一样,兴奋的拉着丈夫上楼,而一向自诩儒雅稳重的卫父也咳嗽着,嘴上说着,“都多大年纪了,还打扮什么。”

    脚下倒是一点都没停下,看着比卫母还要着急。

    都多久没听到妻子这么夸他了,今天得好好地享受一把。

    ***

    卫明慕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像是以前一样,先好好把自己收拾干净,对着镜子确定身上所有一切都是妥妥帖帖的,这才穿着擦得亮蹭蹭的皮鞋去了公司。

    一进了公司,卫明慕就收到了堪比十万伏电压的媚眼。

    “卫总,我帮你带了早饭,要吃点吗?”

    英俊男人僵着脸往后退,“不吃,谢谢,再见。”

    “诶,卫总,卫总……”

    还不等这位人未到香味就先飘过来的女孩子过来,卫明慕已经迈开两条大长腿,快速进了电梯。

    还好,他一向来得很早,现在电梯里面是没有什么人的,到了安全的环境,卫明慕才放松下来,他呼出一口气,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可能是上次找那位久经沙场的姑娘问恋爱经验让她产生了误会,最近卫明慕总能感受到这种火一般的热情。

    也是怪他嘴贱,之前明明那姑娘没什么反应的,结果明言说成功之后,卫明慕就顺便谢了一句那姑娘,还说请她吃饭。

    但是天地良心,他说的请吃饭,就是包个红包,里面装着现金,让那人自己去吃。

    一直以来,卫明慕都是这么奖励下属的。

    但是那天他没带手机没带现金,只好带着姑娘去了楼下水吧吃了一顿,想着是可以记账。

    结果那姑娘突然一下子对他爆发了热情,虽然没有明说,但早上中午晚上,公司食堂门口,只要是卫明慕总是出现的地方,那姑娘就能‘顺便’路过,然后再顺理成章的邀请他去做各种事。

    卫明慕是很想拒绝的,但关键是,姑娘不愧是江湖经验丰盛的姑娘,虽然一直都表现的含情脉脉,但从来不主动说要追他,也根本没有向任何人吐露她对卫明慕有好感。

    人家没说,他怎么拒绝。

    卫明慕苦着脸看自己当初记得小本本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这一招怎么用,用了有什么好处,欲哭无泪。

    关键是当初的确是他先去招惹这位姑娘的,而且卫明慕虽然是个单身狗,但从小父母都教导他要照顾女孩子,在父母的教导下,平常也不失为一个绅士。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很多天了。

    虽然姑娘人很好看,性格脾性都好,身材更是没的说,品味也甩了徐欣然一条街,但是卫明慕就是不来电啊……

    嗯?徐欣然?

    卫明慕坐在办公桌后面,突然发现了新的解决方法。

    徐欣然很爱工作,工作也很爱徐欣然,她正在兢兢业业将自己全部热情挥洒到工作中时,卫明慕突然在外面敲了敲门,“徐欣然,上来一下。”

    正在为公司抛头颅洒热血的漂亮女人一脸迷茫的抬起头,看到是掌握着自己经济命脉的老总,只好依依不舍抛弃了工作,跟在了卫明慕后面。

    “珍珍?”

    徐欣然还以为上司叫自己是为了工作,结果居然听到了同事的名字。

    “为什么要让我去跟她说?”

    看她一脸的疑惑,卫明慕咳嗽一声,“我之前不是第一个问的你吗?你去说,比较好一点。”

    徐欣然皱了皱眉,“可是你也没来谢过我啊。”

    “珍珍不就是因为上次你要请她吃饭这件事,觉得你对她有意思吗?”

    卫明慕一愣,“你知道?”

    “这多简单,一个英俊多金的上司请漂亮女下属吃饭,关键是,这两个人还都是单身,你们在水吧坐了五分钟,谣言已经满天飞了。”

    “不就是吃了一顿饭吗?”卫明慕神情有些僵硬,“又不代表什么。”

    徐欣然耸耸肩,“谁让您之前从来没有单独请人吃过饭呢,一向都是发红包,突然到了珍珍就变成了陪着她吃饭,她想多也是挺正常的。”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就在卫明慕若有所思时,徐欣然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卫总,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手头上还有一堆事呢。”

    “行,下去吧。”

    卫明慕随意的挥了挥手,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诶,徐欣然!”

    漂亮女人疑惑地回了头,“卫总?”

    卫明慕看着她,漂亮,还是女下属,而且是不婚主义者,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下班吃个饭吧?”

    “啊?”

    “我请客。”

    “卫总,我必须跟您说清楚,一切与工作无关的事情……”

    “等到吃完饭,我就把你上次说的那批电脑换成新的。”

    徐欣然停顿了几秒,眨眨眼睛,立刻点了头,“谢谢卫总,那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我帮您挡桃花,您给我换电脑。”

    卫明慕点头,微笑,“下班见。”

    漂亮女人也跟着笑,“下班见。”

    等到转了身,她立刻朝天翻了个白眼。

    磨磨唧唧,真的不喜欢直接说就好了,还不是怕说了珍珍不承认面上挂不住,切,男人就是肤浅。

    英俊男人保持着微笑看着下属出去,等到门被关上了,笑容立刻变成了撇嘴。

    还以为多么坚贞不屈呢,一批电脑就被收买了,这女人就是肤浅。

    ****

    “我哥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不给我找个嫂子,估计以后啊,咱们孩子出生了他还是个单身狗呢。”

    杜泽玉收好针线,将手上的衣服抖了抖,还给了卫明言,“缝好了。”

    “诶呀,看我女朋友这手艺,巧夺天工,简直就是艺术品。”

    女孩忍不住被他逗笑了,“你胡说什么呢,一听就知道是在瞎夸。”

    “没有,我是真心实意的。”

    少年坐在炕上美滋滋的翻来覆去看着自己的衣服,看着看着,一双猫眼就落在了恋人脸上。

    “泽玉,你今天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啊,我们不是说好一起复读的吗?”

    一想好能和女朋友再次一起上学,他可是一直高兴到了现在。

    “我大伯来我家借钱。”

    杜泽玉垂下眼,将针线盒放好,手下不停的继续打着毛衣,神情淡淡的,“我爸答应了,找我要钱要借给他。”

    卫明言一愣,“你大伯,就是撞了你爸的那个?”

    “恩,之前他撞了人,钱也没赔,上门来找我爸说不能给钱的时候,连奶都没有提一箱来。”

    “我们住在村里的时候,我被大伯家的堂姐欺负着长大,我爸的工资都是寄给我奶奶,那笔钱我和我妈是一分钱没见着,就这样,他还相信我大伯,觉得他们是好兄弟。”

    杜泽玉冷笑一声,“之前我们家那么困难,怎么不见他兄弟出来说一句话,我爸连药都买不起的时候,我妈回去找他们借钱,我大伯母硬是把她挤兑了回来,害的她旧病复发,现在还没好全。”

    “出事的时候我在学校,他们不想让我担心什么都没跟我说,等我回去的时候,不追究的协议也签了,他们要不是怕我找上门,干什么要签那份鬼协议!”

    杜泽玉平时再怎么强势也只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说着这么多年来受的委屈,想起自己满心开心的回了家,结果看到的是伤了腿只能生生疼着的父亲和旧病复发的母亲时的那种害怕和担心愤怒,此刻眼圈忍不住就有些红了。

    “我就知道,我就不该告诉他们我赚了钱,他们就像是不知道疼一样,被人打了左脸还要伸出有脸去递上去给人打!”

    “我才不会像是他们那样,别说那家人根本就不需要急用钱,就算是真的急用,我一分钱也不会借给他们!”

    听出她的声音里面已经有了哭腔,卫明言默默从床上下来,坐在了杜泽玉旁边小板凳上握住了她的手。

    “别难受了,你不是不喜欢你大伯吗,不给钱不就行了。”

    杜泽玉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是气他,他还不值得让我生气。”

    真正气的,是自己的父母,从她记忆里,就是任人搓扁,她拼命护着他们,努力的想要让他们过得更好,可为什么,他们就不能争气一点呢。

    面对着曾经欺负过自己的同学,堂姐,甚至是大伯一家,杜泽玉都可以撑住,用自己的方式,报复回去。

    可面对着爱着她,她也爱着的亲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泽玉,你饿了吗?”

    一旁安静看着她的少年突然问了一句,杜泽玉这才想起来到了做饭时间了,她摸了摸一旁在她看来从来没有经历过风雨的少年,柔声道,“我去做饭,想吃什么?”

    猫眼少年露出了一个软软的笑,坐在小板凳上仰着脸看着自己的恋人,“想吃烧茄子。”

    “好,我现在就去做,你先看会书。”

    面对着小男朋友,杜泽玉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藏了起来,她想着,明言从小被宠着长大,一定不清楚这其中的内情。

    本来,就算是再怎么难受,杜泽玉也没想着要告诉男友的,她已经习惯了忍耐,习惯了将所有事都背在肩上,但今天,想着父亲因为她不肯借钱而用着那种她不懂事的眼神看她时,杜泽玉真的几近崩溃了。

    她可以用最坚硬,最让人害怕的一面去面对着所有的恶意,可是对上想要守护的人,他们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她心里像是被戳了一刀一般。

    刚才,是她忍不住了。

    杜泽玉努力让自己在脸上挤出了一个笑,仿佛还是原来那个什么事都无法击倒的女孩,“我去啦,你别偷懒啊。”

    少年坐在板凳上乖乖点头,看着恋人掀开帘子走出去。

    ***

    杜泽玉正切完茄子,突然感觉到空气有些闷热,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她想起来父亲的窗户没关,连忙放下刀洗手准备进屋。

    杜爸爸正靠在床边生闷气,他手上拿着之前女儿为了给他打发时间用的报纸,可却根本一点看进去的心思都没有。

    只要一想到他血浓于水的兄弟正在受苦,而明明他们家有能力去帮助泽玉却不肯,杜爸爸就一声声的叹着气。

    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兄弟两个要互帮互助,你帮我一把,我帮你一把,这样才可以走的长远。

    尤其是他只生了一个泽玉,他和妻子的身体又不是很好,万一哪一天他们走了,泽玉也没个兄弟姐妹帮衬着,还不是要靠她大伯。

    “诶。”杜爸爸又叹了一口气。

    “叔叔。”

    卫明言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本来正愁眉苦脸的杜爸爸看见了他,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来,“明言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过来没一会,和泽玉在外面聊天呢,她做饭去了,我就来看看您。”

    杜爸爸笑着摆手,“你们不是要开学了吗?看书去吧,我有什么好看的。”

    看得出来他是很喜欢卫明言的,也是,这么乖乖巧巧又懂礼貌的小少年,放在谁身上谁不喜欢,尤其是他来到他们家的时候,正是家里最困难的时候,每天看着这么个一看就是被人宠大的孩子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的里里外外忙活,杜爸爸心里头怎么可能不热乎。

    杜泽玉没有隐瞒父母两人的关系,如果说一开始还因为他们年龄太小夫妻两个还有些犹疑的,那么在经过卫明言不懈的努力后,杜爸爸和杜妈妈看少年的目光已经和看未来女婿差不多了。

    他们也不是瞎子,从两人纯情的神态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个人虽然关系好,但身体绝对没有太大亲密的。

    “没事,我跟您聊会天,还有,我想求您个事……”

    卫明言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白皙脸上很快红了,看的杜爸爸刚才失落的心情一扫而空,只剩下了乐呵。

    他也是年轻过的,卫明言这样,肯定是因为自家女儿。

    难不成是两个小的吵架了?想要让他帮着说说?

    杜爸爸好笑的想着,非常有岳父风范的问,“说吧,只要叔叔做得到,肯定帮你。”

    “就是,您能不能帮我说说泽玉,我说她,她不听我的……”

    看着少年满脸的不好意思,杜爸爸哈哈哈笑,“泽玉这孩子,性格就是倔强,谁也不听,你跟我说说什么事,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还不是赚钱那个事,一开始她说做小生意的时候我就偷偷观察过,是在街上摆摊,凌晨四点就要出门,晚上更是十一二点,有时候一两点回去,她长得又好看,万一要是有个什么事……”

    “泽玉虽然出门都带着刀,但是她一个小姑娘,要是真的遇见坏人,那个刀变成谁的还真不好说,还有就是时间问题,泽玉四点出门坐两个小时的车去进货,回来就要立刻做饭收拾家里,一直忙到晚上七八点又去摆摊,忙到一二点再回来,晚上饿了连个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只能买了馒头,就坐在那吃,一整天下来,每天只能睡觉四个小时不到。”

    卫明言一口气说完,杜爸爸的神情已经变了,他刚要开口,少年就又说了,“当然了,我知道您不知道这些,泽玉一直都跟我说,你们性子软,又容易心软,怕你们知道了这些心疼她,带的晚上也睡不着,所以她晚上都是悄悄走,早上也是悄悄回。”

    “我猜她一定告诉您和婶婶,那钱是股市赚的吧。”

    杜爸爸点了点头,声音有些颤抖,“不,不是吗?”

    “泽玉说她在股市买了一只股票,然后股票涨了,就赚了很多钱。”

    “哪有她说的那么简单,别的不说,她只说买了股票赚了钱,那钱是从哪里来的?”

    杜爸爸脸上的神情已经有些灰了,他颤声道,“不是,拿的家里的钱吗?”

    “家里?”

    少年问,“您被撞了之后,一分赔偿没有,婶婶去泽玉大伯家一分钱没借到不说自己也病了,泽玉还是个学生,叔叔您的药钱,婶婶的药钱,已经入不敷出了,还从哪里拿钱去投股票。”

    “而且,据我所知,泽玉在之前上学的时候,除了要照顾父母和上学之外,还会在晚上去打小时工,我估计,那个时候,家里就已经没钱了吧。”

    “怎么……怎么会这样呢……”

    杜爸爸神情恍惚,又是难以置信,他的女儿,居然一直都承担着这些吗?

    “反正泽玉就是因为这些才没有考到想去的学校,如果不是这一次她拼了命的去给自己找出路,几乎是用时间换了钱,没钱复读,她就只能去上一般的大学。”

    “叔叔,泽玉成绩多么好,您应该知道的吧?”

    “刚才她在我面前哭了,其实我真的没见过她哭,她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孩子了,她哭不是因为您逼着她要她给钱,而是因为,您根本就不会保护她。”

    “所有人都以为泽玉性格强势,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都要掌握着一切,您之前跟我聊天,还觉得自己能把家里的事这样放心的交给泽玉,是您的一种放心,觉得其他家里不会有人给孩子这么大的权利。”

    “但是您想过没有,泽玉想不想要这样。”

    “她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所有的一切您和我婶婶根本就不管,她想要让你们好,就只能站出来。”

    “您把一切都交给她,不管是之前没生病之前,和人起了冲突,还是其他的人际,都交给十几岁的泽玉,您就不觉得,这样做是在逼迫她吗?”

    “她小的时候被她大伯父一家欺负的那么惨,您的工资到了泽玉奶奶手上,可她还是吃不饱饭,之后又被堂姐扔到山上去,那时候她才多大?”

    “一般的家庭,就算不是千娇万宠,也绝对是心肝肉吧?”

    “泽玉呢?一个人在山上待了整整一夜!”

    “一个成年人都不敢,她一个小娃娃,该多害怕?”

    杜爸爸整个人都已经混乱了,“泽玉,泽玉那时候是被她姐姐带上山的?可是她为什么没跟我们说,要是她跟我说了,我……”

    “您也只会息事宁人。”

    卫明言直接截住了杜爸爸的话,坐在床边上,淡声道,“经历了之前那些,被堂姐抢衣服抢吃的抢玩具您都无动于衷后,泽玉怎么可能还会相信您会为她做主呢?”

    “我甚至都猜得到,如果当初泽玉说了实话,您会怎么说。”

    “您会说,她还是个小孩子,没有坏心的,就是被宠坏了,反正女儿也找回来了,也没有什么事,就不要为了这件事情影响家庭和谐了。”

    少年挑眉,目光落在满脸僵硬的杜爸爸脸上。

    “可是如果,当初泽玉没找回来呢?”

    “那时候的山里,还是很危险的吧?一个只有几岁大的孩子,被丢在山里,如果不是她聪明,如果她没有爬上树不声不响的等着你们找过来,只要随便走几步,她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您自觉自己爱女儿,可是您的爱,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负担。”

    “就像是这一次吧。”

    卫明言点了点杜爸爸的腿,“您的腿被泽玉大伯给撞伤了,他求您,说家里实在没钱了,能不能不赔钱,也不照顾您。”

    “先不说泽玉那个家里有两套房养着十几头猪的大伯到底有没有钱,就光说当时您心软,觉得他是你亲兄弟,你不能逼他,直接就给答应了,连一声都没告诉泽玉。”

    “您的伤腿,需要吃的药,家里没了进项,所有所有的负担,都落在了您自认为爱着的女儿身上,您是兄弟情深了,成全她大伯了,泽玉呢?”

    “她高三,马上高考,这个时候,把这一切都给了她,她才多大?我就比她小两个月,先别说我家里情况怎么样,至少我爸妈不会把所有的压力负担都丢给我,泽玉这样,我光看着就心疼!”

    少年猛地站了起来,平和的情绪变成了激动,“您呢?她起早贪黑!她累死累活!好不容易赚回来了养自己,养你们的钱,你还要逼着她把这笔钱给从小苛待她的大伯,差点害死她的堂姐父亲!”

    “别说什么借钱,您陆陆续续都借出去多少钱了,您的亲兄弟,还过一次吗?”

    “高尚可以,爱兄弟也行,泽玉爱您,尊敬您,我也跟着她做,但是真的,您让她难过,我真的受不了了!”

    “您不疼她,也别让她难受行吗?您要是真的想帮那一家子,等您腿好了,赚的钱爱给谁给谁,我保证泽玉绝对不会说一个不字,但是您拿着她辛辛苦苦用命换来的钱做人情,还是别了。”

    杜爸爸脸色发紫,颤着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缓了好半响,才结结巴巴的说,“我,我真的没想那么多……”

    “我没想逼泽玉……”

    “我只是觉得,他是我兄弟,能帮就帮,我不知道泽玉赚钱这么辛苦,明言,你帮我跟泽玉说,我如果知道了,我肯定不会……”

    卫明言神情渐渐平静下来,他站在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未来岳父,将自己的砖头手机递了过去,说“您现在,就给泽玉大伯打电话,问他,说泽玉炒股把钱都亏进去了,跟他借钱,不多借,他家十几头猪,您就借一头猪的价钱,看看他借不借。”

    “他要是肯借,今天这话就当我没说过,我跟您道歉,以后您要怎么帮他家都行,我也会帮着劝泽玉。”

    “他要是不借,您就说再没有钱,泽玉就要出事,您家就要垮掉,说的越严重越好,如果这样还是不借钱,叔叔,您应该知道怎么办了。”

    “他家不是装了电话吗?您应该记得电话号码。”卫明言眼中有着嘲讽,杜爸爸看懂了这丝嘲讽。

    的确,一个家里有电话,养着十几头猪的人,需要找他借钱,是该嘲讽的。

    “十几头猪,只借一头猪的价钱,您问吧。”

    这是一个明谋,杜爸爸知道,可曾经坚定不移的心,在接过那个板砖后,开始犹疑了。

    他脸上早就满是泪水了,抖着手按下了号码,那边传来他称之为大哥的人的声音,“喂?”

    “大哥,是我。”

    开了口,杜爸爸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沙哑到了什么地步,他颤抖着声音,用着鼻音厚重的声音,按照卫明言教的说,“泽玉炒股亏了钱,现在还欠了债,我们家实在没办法了,再没有钱,这个家就要散了,大哥,你能不能,把我之前借给你的钱还给我,好让我还债……”

    他没有借钱,而是直接说还钱,毕竟,这笔钱是他自己的。

    大哥总不能看着他家里散了的,杜爸爸这样想着。

    可很快,电话那头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想法,“不是,之前不是还说泽玉赚了钱吗?妈可是亲耳听说她给你们买了新衣服的,小弟啊,你要不问问这丫头,她是不是骗你的?”

    杜爸爸神情僵硬,“没有,她没有骗我,大哥,你把钱还给我吧,再没有钱救命,我就要被打死了。”

    “催债的到你家了?”那边的反应,几乎像是一桶冷水,对着杜爸爸从头浇下。

    “你没跟他们说咱们关系吧?小弟啊,你也知道我家里情况,两个孩子要吃要穿呢,我哪里拿的出钱来啊你说是吧,不是大哥不帮你……”

    眼泪顺着黝黑的脸上落下,中年男人痛苦的沙哑着声音,“你家里,十几头猪,只要卖一头……”

    “那猪还没养好呢,现在卖太亏了,再说了,小弟,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你嫂子那人你也知道,还有那个丫头,嫁了人还每天来家里蹭吃蹭喝,我都打了好几巴掌了都没用……”

    “要不这样,上次有个人跟我打听泽玉来着,说是肯出二十万的聘礼,就是西村王家,特别有钱的那一家,要不我帮你说和说和?你让泽玉嫁过去,这笔钱不就有着落了吗?”

    杜爸爸几乎已经麻木了,他用着机械的声音道,“他家的孩子,不是个傻子吗?”

    “嗨,傻不傻的,这不是可以还钱吗……”

    他还想再说几句,杜爸爸已经挂了电话。

    这个明明年龄不是很老却已经满头白发的中年男人痛苦的捂住脸,鼻涕眼泪都顺着流了下来。

    “我竟然,为了这样的兄弟,去逼我自己的女儿……”

    “我竟然,为了这样的兄弟……”

    卫明言拿过自己的板砖,扯着衣服擦了擦上面沾到的泪水,“叔,我看您也想清楚了,我就去厨房帮泽玉做饭了。”

    “您也别太伤心,以后啊,对泽玉好点,别给她太大压力就行,还有我跟您说的这些事您别告诉她是我说的,她这人爱面子……”

    杜爸爸哭的满脸泪,却还是对着面前的少年感激点头,哽咽着道,“你放心,我不说,明言,谢谢你……”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嗨,谢什么,以后不都是一家人嘛,您赶紧把腿养好,等到我和泽玉结婚了,帮我俩带孩子就行。”

    少年挥着手,不再看还沉浸在伤心与痛苦中的未来岳父,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卫父心中又是懊悔,又是愤怒。

    懊悔那样逼迫女儿,愤怒自己居然这样的没用。

    他一向得意于自己的和善性格,可今天被明言一提醒才发现,这个所谓的好性格,对泽玉到底造成了多么可怕的影响。

    他对不起女儿……

    正在想着要怎么把钱要回来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少年僵硬的声音。

    “泽玉?”

    “你,你怎么来这了……”

    卫明言有些心虚,看着面前一言不发望着自己的女孩,生怕他生气,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查你家的,你知道郑亭他叔叔是个私家侦探,正好推出友情价活动,我又有那么点闲钱,所以就顺便……”

    他说着说着,在杜泽玉定定的视线下编不下去了,小心翼翼扯了扯女友的袖子,猫眼可怜兮兮的看着杜泽玉,“泽玉,你别生气,我下次不会了……”

    杜泽玉一个用力,抱住了他的脖子,一滴滴滚烫的泪水,滴在了卫明言身上。

    少年愣了,“泽玉?”

    女孩哽咽着声音,红着眼轻声道,“明言,谢谢你……”

    谢谢这么多年来,只有你为我出头……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晚啦,写的刹不住车,就二合一啦!

    么么么哒大家晚安,前十位小天师发红包,再随机十位

    不知不觉,我又攒了这么多红包了【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