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152、学渣or小奶狗(19)
    长长的公路上,远远开来了一辆小小的车队。

    为什么说是车队呢, 因为车一共也就五辆。

    仗着这边荒凉没什么人, 他们特别骚包的排成了一列, 明明太阳不大, 还非要装逼的带着墨镜。

    如果不是卫明言嫌音响太吵闹, 那么现在纨绔五人组就是自带bgm的男人了。

    等到中间停下吃饭的时候, 郑亭就开口了。

    “我跟你们说, 那个西北捣鼓房子的张家阿姨,你们还记得不, 她最近亏惨了,当时也不知道是哪个孙子说房价要涨房价要涨, 张阿姨就给买了块地皮,结果到了手里才知道这压根就是人家下的套,那片地皮又远又偏, 附近还有个特别大的垃圾场,买下来第二天发现受骗,再去找, 人都带着钱跑路了。”

    郑亭昨天晚上抓着自己小叔听了一晚上八卦, 此刻心里憋了一大堆的猛料, 就忍不住跟小伙伴们分享了, “她是拿着她老公公司的钱买的房,一直偷偷瞒着家里,这次要不是公司出了事需要大量现金,张阿姨她老公还被瞒在鼓里呢。”

    “刺激啊!!!”

    几个小伙伴顿时一顿吆喝, 隔着个饭桌,喊的还挺来劲。

    “他家现在是好不容易把钱凑齐了,张阿姨她老公逼着她把那片地皮给卖了,说是要是收不回一半就离婚,现在正在到处找人买呢!”

    “那有人买不?”

    郑亭说,“怎么可能有人买,虽然价格不贵,但是张阿姨被骗这件事都传遍了,现在谁买谁是傻子。”

    “你说的是不是城西那块地?挨着垃圾场的那块?”

    他们正八卦着,卫明言突然问了一句。

    郑亭点头,“是啊,就是那块地,我跟你说明言,那个垃圾场是市里建立的,就算那块地再大,垃圾场也移不开啊,你说挨着个垃圾场,每天臭味熏天的,干什么都不行啊。”

    他吃了颗花生米,嚼吧嚼吧觉得挺好吃,开始回忆昨天小叔跟自己说的话,“建个房子吧,臭,做个墓园吧,风水不好,商铺什么的就更别说了,那地方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开了商铺给鬼供货啊!”

    “反正现在张阿姨哭惨了,到处找人借钱想要填上那个漏洞,我妈也借钱了,不过估计不够用。”

    明三喝了口饮料,“你说咱张阿姨,这么英明的一个人,怎么在这件事上就犯糊涂了。”

    郑亭摇摇头,“不知道,我小叔查的话肯定能查出来,但是又没人给他钱,他懒得费劲。”

    卫明言一直默不作声的听着,听着听着,突然把郑亭正要放进口中的筷子给压了下来。

    另外几个正吃着,见此都愣愣的看向发小,“明言,怎么了?”

    “你们说,我们一起把那个地皮买下来怎么样?”

    场面寂静下来,伴随着墙上秒表走动的声音,坐的离他最近的赵因伸出手放在了卫明言额头上,“明言,你脑子没事吧?”

    “你买了那快地也用不了啊,刚才亭子不是已经说了吗?不能建房子,不能做商铺,别的什么的都不行,你买了这块地,不是赔本的买卖吗?”

    明三也跟着点头,“是啊,也没听说你和张阿姨有什么交情啊。”

    “谁说没有。”少年理直气壮地道,“我妈说,我满月的时候,张阿姨还喝过我的满月酒呢。”

    “这算什么交情啊,别闹了,再说了,就算你想买,你有钱吗?”

    少年手啪的拍在桌上,发出了重重响声。

    另外几个吓了一跳,“明言,你不至于吧,生气了?”

    “谁生气了,看这!”

    修长的手慢慢移开,露出了底下的存折。

    赵因疑惑地拿起来,看着上面的数字数了一遍零。

    他数了一遍,又数了一遍……

    “行不行啊你,到底多少钱!”另外三个不耐烦了。

    赵因眼瞪得贼大,“好,好多钱!”

    他猛地转头看向好友,“明言,你这钱哪里来的?卫叔叔给的?”

    “什么啊,这是我自己赚的!”

    猫眼少年得意的抬起下巴,眼中满是自得,“这笔钱,再加上你们的,凑吧凑吧,应该能买下来。”

    “这么便宜的价格,咱们必须得早点下手啊!”

    存折在几人手里争相传看,确定了这是真的不是假的后,纨绔四人组还是不肯答应。

    “便宜没好货,你买了,能干什么?”

    “你们是不是傻,小时候咱们一起挖地道的事给忘了?”

    “地上是臭,不能用,底下不是还好好的吗!”

    “咱们小时候不是总想着要做密室什么的吗?到时候我们可以在这片地皮底下做个密室,上面就开一家养猪场,垃圾场臭,养猪场更臭,看谁臭的过谁。”

    “可是……”

    “反正不管你们买不买,我都要买的,大不了我再去跟泽玉借点钱,凑齐了再买,放心,就算你们不买,我也会算你们一成股份的。”

    四人组面面相觑,卫明言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们作为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也没考虑密室建立需要多少钱,也没想着养猪靠不靠谱,纨绔四人组直接就给答应了。

    反正,大不了,也就是损失压岁钱嘛。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四个人吃饱喝足继续上路。

    又开了一个小时的车,这才算是终于到了杜大伯家住着的村子。

    “一会,咱们就这个样子……”

    “亭子,没问题吧?”

    “没问题,虽然时间久了,但是我叔都给我打包票了,他查出来的绝对没错!”

    在村口下了车,五个人头挤着头商量了半天对策,这才从车上拿下了大包小包,大摇大摆的进了村。

    他们平常都是自诩走在时尚最顶端,虽然没什么欣赏水平,但哪件衣服贵买哪件就对了,再加上骚包的墨镜,嚣张的气势,手上提着的一看就特别贵的大包小包,一路走过来,引起了不少路过村民的诧异好奇视线。

    “诶,大爷,您知道一个姓李的,嫁给姓杜的老太太家住在哪里吗?”

    “大概快要七十多岁的样子了……”

    被问路的村民想了想,“村里就一户姓杜的人家,你们往前走,然后左拐,再往前走走就到了……”

    显然,他这样抽象的指路对于五个年轻小伙子来说是完全听不懂的,带头的少年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大爷,我没来过这,您能不能帮着带带路啊?”

    “诶,行。”

    “谢谢大爷,大爷,我送您这袋子营养品,您这个年纪吃最好了。”

    虽然村民百般推拒,卫明言还是给硬塞了到他手里,“没事,不值几个钱。”

    村民看着手里的袋子,这是电视剧上总在循环播放的广告,就这么一小袋,可就要一千多块钱啊。

    这几个人看着年纪也不大,怎么这么有钱呢。

    他憋了憋,实在没憋住,就问了,“小伙子啊,你们这是来干什么来了?”

    “嗨,来寻亲的,我二大爷刚刚去世,他一辈子无儿无女的,留了一大笔遗产,本来这钱应该给我家的,但是他遗嘱里说自己还有一个儿子,想着让我家帮忙找找,找到了钱就给那个儿子,找不到钱就是我家的。”

    “你看我家也不差钱,这不就找过来了么。”

    村民上上下下打量着戴着墨镜的少年,的确,从头到脚都不像是缺钱的样子。

    他又问了,“你找那个孩子,来杜家干什么?还找他家的老太太。”

    “这不是想把那两千万遗产交给我二大爷的血脉吗?他遗嘱里面说,自己应该有个孩子就在这。”

    “两……两千万??”

    “可不是,我二大爷白手起家的,能赚到两千万也不错了。”

    那可是两千万啊!

    两千万是什么概念,现在村里有人有一万就很厉害了好吗!

    村民也顾不得想为什么找儿子只要找到杜家来了,颤着腿直接跑带着五个穿着华贵的少年来了杜家。

    他抖着手敲门,里面很快开了门,满脸刻薄的白发老太太打开了门,一双小眼睛中充满了不满。

    “干什么啊大中午啊。”

    “杜奶奶,有人找你,说是来寻亲的。”

    “寻亲的?”

    杜奶奶脸上立刻露出了不悦的神情,怀疑是娘家那几个穷光蛋过来打秋风了,但目光一接触到戴着墨镜双手拎着东西的五个少年时,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来。

    “诶哟,这是我哪边的孩子啊?长得真好,快点进来快点进来……”

    卫明言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地上,墨镜摘了,非常有礼貌的问了句,“您好,您是姓李是吧?”

    “是是是,我是姓李。”

    杜奶奶眼睛一个劲的在那些礼物上面打转,像是生怕他们跑了一样的连声应着,“你们找的应该就是我,快点进来吧。”

    猫眼少年却并没有进去,反而是道,“李女士,我想问一下,您还记得四十多年前,跟一个货郎发生了关系吗?”

    杜奶奶神情僵住,“你,你胡说什么……”

    村民眼也瞪大,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杜奶奶今年快七十岁,据说是不到二十就嫁到了他们村里,那也就是说嫁过来了快要五十年。

    五十年,四十年前和货郎发生了关系???

    杜奶奶感受到了村民看向自己的诧异目光,她脸几乎是立刻热了起来,拎起一边的扫帚就要赶人。

    “你胡说什么你!没有!根本没有!我老婆子一辈子清清白白,你再胡说,我报警了!”

    她虽然凶悍,但到底还是个老人,几个少年轻轻松松闪开退后躲过了。

    带头的那个猫眼少年脸色也难看下来,“真的没有吗?老太太,您想清楚了,我二大爷说的清清楚楚,他当货郎的时候,就是在这个村子里和一个姓李的,嫁给杜家的女人发生了关系,他还说当时他走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怀孕了。”

    “您家有适合这个年龄的孩子吗?我二大爷他……”

    “没有!!!没有!!!滚蛋!!!”

    杜奶奶气的唇都在颤抖,拿着扫把一个劲的赶人。

    卫明言无奈,掏出墨镜戴上,拎起自己带来的东西道,“好吧,看来是我们找错了,咱走吧。”

    看着几个小少年灰头土脸的走了,杜奶奶还是气的不轻。

    这个秘密,她守了这么多年,虽然当初对那个人还有情意,但现在都这么老了,要是被戳穿,那她岂不是晚节不保。

    绝对不能承认!

    打死也不能忍!

    “杜奶奶……”村民大着胆子小心问了一句,“真不是你啊。”

    还不等杜奶奶凶戾的眼神望过来,他咽了咽口水,有点羡慕和遗憾的道,“刚才那个人说了,他是来找他二大爷留下的孩子的,他二大爷刚去世,留下了两千万的遗产给那个孩子。”

    “那可是两千万啊!!”

    村民颤颤巍巍的伸出两根手指头,“你可要想清楚了,两千万,够买下十个咱们村子了。”

    杜奶奶眼猛地睁大,“什么??”

    ***

    “她不会不上钩吧?”

    桥子揉了揉脸,“我演的可累了,不上钩那就太亏本了。”

    “放心,我有办法。”卫明言把手里的袋子塞到桥子怀里,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接住了,脸上立刻扬起了热情而又腼腆的笑容,往那边正靠着磨盘看过来的几个大妈们走了过去。

    村子里总有一群这样的人。

    她们会利用一切休闲时间凑在一起,交流着各种真真假假的八卦,村中动静都瞒不过她们的眼中,有什么秘密被她们知道了,也就相当于被全村人知道了。

    刚才那村口的几辆豪车她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听说五个小年轻拎着东西往杜家去了还在羡慕他们有这么有钱的亲戚呢。

    结果一扭脸,这几个居然提着东西又回来了。

    正在盘算着要不要上去问问,卫明言就来了。

    “阿姨们好,我想打听个事,咱们这个村子里,有姓李的姑娘嫁到姓杜家里的吗?年龄到现在大概六七十岁的样子,应该有个孩子。”

    大妈们摇了摇头,“就那边那个杜家一家,我们村就他们一家姓杜的。”

    看着俊秀少年有些失落的神情,其中一个就问了,“你们是来寻亲的?”

    “是啊,我二大爷说当初他当货郎的时候,和这里一个姓李的姑娘有过几次,他走的时候,那姑娘已经怀孕了,当时那个姑娘想跟着他私奔,可是他怕了,连夜离开了这里,现在我二大爷刚去世,一辈子没个孩子,留下了两千万遗产没人继承,这不是,我来找当初他留下的那个血脉吗?”

    “两千万??!!!”

    少年叹了口气,“是啊,我本来以为就是那边那个杜家的李婆婆,可是她说不是她,我就只好拎着东西回去了。”

    “那我就先走了啊,我想着,也许是我二大爷记错了,可能是隔壁村子也不一定,我们去隔壁村子看看……”

    远处,一个老太太飞快的跑着,一边跑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

    “等等——”

    “你们等等,先别走,是我记错了,是我记错了……”

    杜奶奶满脸都是汗水,眼中却充满了兴奋的光,眼底的贪婪遮都遮不住,她快速跑到卫明言面前,“我记错了,刚才是我记错了,咱们回屋子里面说。”

    少年脸上露出了几分疑惑来,“可是您刚才不是说我不认识我二大爷?”

    “认识!怎么不认识,你随便找个村里的老人问问,那个时候,就我最喜欢在他那买东西了!”

    “当初我家那个出去打工,家里没人,我就和他生了儿子,我儿子就是你二大爷的儿子啊!”

    老太太谄媚的笑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几乎要笑的变了形,“你二大爷当初走的时候,可是跟我说赚了大钱就来接我们母子两个的,我可是巴巴的等了他四十多年啊,这笔钱,肯定是他留给我们的。”

    “我儿子可出息了,养了十几头猪,赚的也多,跟你二大爷很像,你看他就知道了。”

    “走走走,咱们快点上屋子里面去,好好聊聊,我把我儿子叫回来给你看看……”

    杜奶奶不是没看见一旁几个女人震惊的目光,她也不在乎,和两千万比起来,名声又算什么。

    到时候让她乖儿子继承了这笔钱,他们就可以搬出这个村子,住大房子,被人骂两句算什么,反正到时候她有钱了,随便骂。

    “感情,杜家老大,不是杜爷爷亲生的孩子啊。”

    几个女人也都回过神来,在短暂的震惊后,神情顿时兴奋起来,她们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更何况杜奶奶平时在村子里得罪的人也多。

    “那在杜爷爷旗下的那些地,可都是给了杜家老大,老二是一点都没沾到,这是什么东西都给了外人?”

    “居然藏了这么多年都没人知道,平常咱们穿衣裳稍微少了点她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整的好像是我们婆婆一样,感情是个破鞋啊。”

    “走走走,把这件事告诉她们,让大家都知道她真面目。”

    “两千万啊,这么坏的人怎么就这么好命,我怎么就摊不上这样的好事呢。”

    “那你也去搞破鞋啊。”

    “哈哈哈哈算了吧,我没那么没脸皮。”

    ***

    “您确定吗?这是我二大爷的孩子?”

    “确定,真的,当初他一走我就发现怀上了,村里人都以为我是早产,其实我是满月产的。”

    杜奶奶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儿子,眼中满是贪婪,“这笔钱,什么时候能给我们?”

    “哦,首先,要认祖归宗,我二大爷留下这笔钱,也是希望要有个子孙可以给他烧香祭拜,如果还带着别人家的姓,在别人家的户口里,那就不好办了。”

    “没问题,我马上改名字!”杜大伯脸上的贪婪神情和自己的母亲如出一辙,“娘,我亲爹姓什么?”

    “以后我就跟着我亲爹姓,把户口也移出来。”

    “嗯。”

    猫眼少年满意的点头,掏出一份文件来,“那你们签了吧,然后跟我去做亲子鉴定,确定是直系血脉,就可以了。”

    “肯定是,绝对是,我记得真真的,我家大二,就是我和那个货郎生的。”

    杜奶奶迫不及待的点着头,正要让儿子签字,卫明言突然伸出手盖住,少年皱着眉问,“你们家有没有宗祠什么的?要是有,必须除名,上我们家的才行。”

    “有,有!”

    “杜家本家搬到了隔壁村子,我们现在就过去……”杜奶奶已经没脑子思考了。

    她只知道,自己要发财了!

    ***

    除名的事情办的非常顺利,毕竟一个不是杜家血脉的孩子,本家怎么可能愿意让他记录在上面。

    但是作为杜家媳妇,搞破鞋,生出了个孽种,还继承了杜爷爷的财产,本家辈分最大的杜老太爷气的直咳嗽。

    “除名!!告诉她,现在立刻,把我们杜家的东西还回来,否则她别想这事就这么过去,继承遗产!闹大了,我让她一分钱得不着!”

    “这种淫/妇,居然让我们杜家替她白白养孩子!!放在以前,我非要把她给扔到尼姑庵里不可!!”

    杜奶奶已经不在乎了,她冷笑着看着老太爷,直着腰骂了个痛快,无非就是自己怎么怎么不喜欢丈夫,怎么怎么不愿意个给他生孩子。

    她现在已经被两千万冲昏了脑袋,杜家的东西丢了就丢了,反正,她有钱,她儿子可是要继承千万遗产的!

    两边都配合,又都互相憎恶的很快办好了所有东西,杜大伯净身出户,所有属于杜爷爷留下的东西全部剥夺。

    就在村子里恨不得一人一口唾沫淹死杜家奶奶,她又丝毫不在意的美滋滋等着自己成为老封君的时候。

    那五辆早晚都要被村民围观的豪车,在深夜,悄悄的开出了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痛快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

    长长公路上,五个笑成鸡爪疯的少年丢了身上闪亮亮的衣服,肆意带着笑声一路开远。

    深藏功与名。

    作者有话要说:  前十位小天使发红包,大家晚安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