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161、土匪皇帝(7)
    攻下云州城的第二天,卫明言坐在太师椅上, 抱着怀中的小女娃, 看着她自己一口一口吃着点心, 一只手吃, 一只手接碎渣的模样, 脸上忍不住带上了笑意。

    “慢点吃啊, 再噎住了。”

    小一穿着嫩绿色的新衣服, 头上扎着漂亮小辫子,埋头吃完了, 抬头用着红肿的眼睛望向他,白白嫩嫩的脸上满是期待, “大人,您找到我娘亲了吗?”

    卫明言柔声哄着她,“爹爹是读书人, 娘亲是下地干活,家里还有个奶奶,你说的这些都太常见了, 我正在寻将你卖来的人牙子, 等找到了她了, 便能找到你娘亲了。”

    小姑娘感激又期盼着点着头, “谢谢大人。”

    卿子羽拿着信件走了进来,恭敬道:

    “大人,我妹妹来信了。”

    “拿过来。”

    卫明言轻轻将怀中小姑娘放在地上,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去找你丫儿姐姐玩吧,别去湖边。”

    卿子羽看着个子小小的丫儿穿着崭新衣服提裙跨过门槛出去的可爱样子,脸上也带上了笑,“大人很喜欢小一?”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心里便喜欢。”

    卫明言轻笑道,“可能因为她长得有些像我姐姐吧。”

    “大人家中还有姐姐吗?”

    说起这个,坐在太师椅上的英俊男人脸上笑容便有些期待了,“是啊,有个姐姐。”

    “现在我根基已稳,是时候,将我的家人们风光接来了。”

    卫明言拆开了信件,看着上面的内容,眼神渐渐柔和了下来,“委屈你妹妹了,为了陪我娘子,独自去京城那么远的地方。”

    卿子羽忍俊不禁,“大人,季小姐根本没答应嫁给您呢。”

    “你不懂,我们已经交换了定情信物,她也定是像我想着她那般想着我。”

    卫明言看着上面记录的纪夏婉的一点一滴,饮食起居,还附加着纪夏婉手抄的一页经文,唇边的笑容就没落下来过。

    他小心将那页经文拿出来揣在了怀中,神情难得有些飞扬。

    “拨些兵,跟我一道回乡。”

    “莫大呢?让他跟我一道去。”

    卿子羽笑了笑,“他找到他女儿的下落了,我一会就要陪他去呢。”

    ***

    云州城被攻破,百姓们心中惶然,纷纷躲在家中,大街上除了苗城军队,居然空无一人。

    大家都躲在家中,无论是老人壮年女人小儿,一家人都带着恐惧的躲在了一间屋子里,家中有汉子的,心中还安定一些,家中无汉子,只剩下女人的,更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宋寡妇家里便是这样,她与丈夫都在一场洪水中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丈夫便是她唯一的依靠,可征兵又将她的丈夫征了去,他走的时候她本来已经怀了孕,结果丈夫走后独自支撑不小心流了产。

    本来就已经很苦了,结果还不出两个月,一同去的人断了一条腿回来,还带来了她丈夫的死讯。

    家中没有男丁,上面也没有长辈帮衬,在这样的情况下,宋寡妇快速从一个温婉的女人变为了沉默寡言,没日里只会闷头做事的女人。

    她成了寡妇,家里也没有长辈,孩子也掉了,邻居都劝她改嫁,可她与丈夫从小一块长大,怎么舍得离他而去。

    后来大家不劝她改嫁了,只是担忧她膝下无子,以后老了怎么办,宋寡妇只是笑,说等到她老了干不动活了,就找根绳子了结了自己,也免得吃苦头。

    人人都说她犟,她就闷头过自己,结果也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了一个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小女孩,用全部积蓄请了大夫为那孩子诊治,抓药,别人问起来,就说以后这就是自己和丈夫的女儿,也免得她汉子每个香火。

    那孩子年纪太小,只知道哭着说有坏人打她,也问不出来历,大家也就不管了,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女就这么生活下来了。

    宋寡妇胆小怕事是在街坊四邻中出了名的,但现在百姓大多淳朴,见她一个女人拉扯孩子可怜也不会欺负,有时候还会帮着一些,只有一个混混,总是对着她口花花,街坊四邻看见混混对着宋寡妇嘴上不干净了,脾气暴躁的女人还会帮着上前驱赶。

    那混混也是小时候父母都被洪水冲走了,被周围邻居接济着长大的,那时候人人都吃不上饭,他还能好生生的活下来,靠的就是邻居从自己口粮中一人扣了一口出来着给他。

    因此这混混虽然长大了不学好跟着别人做了闲汉,但从来不会对街坊做些什么,他这人嘴上爱口花花,实际行动是从来没有过的,被说了脸皮厚的嬉笑两句,也不记仇。

    有次宋寡妇女儿得了风寒,正是憔悴着照顾女儿的时候,混混不知道,看见她了又像是往常一样调戏了几句,一直要么羞愤快步走开,要么闷头不搭理他的宋寡妇突然爆发,拿着竿子一边打一边哭。

    骂他自己本就不容易,他还要这样对待她,真是畜生不如。

    那混混从那次之后便像是被吓着了,再也不敢对着女人口花花,看见宋寡妇了更是远远就蔫头蔫脑的避开,街坊四邻都跟宋寡妇说这小子是心虚了,毕竟是被大家拉扯大的,他自己也知道独自生活多不容易,以后必定不会再来闹她了。

    果然从那之后,那年轻混混再没出现在宋寡妇面前过,就算是出现了远远看一眼便躲开了,她也渐渐放下了心,自己好生过自己的日子。

    哪里想到刚刚宽松了没多久,云州城居然破了。

    宋寡妇带着女儿躲在家中,她家里本来就穷苦,自己又没有田种,没日就是绣花还钱,换了钱再去买吃的,这几天苗城打了过来,不少人都不出来卖菜了,昨天她们就没买到菜,只能吃了之前剩下的。

    昨天一整天就吃了那么一点,今天更是一天没吃,宋寡妇吃过很多苦,虽然难受但也不是不能忍受,可她的女儿还不到十岁,饿了两天,又怎么受得了。

    “乖,再忍忍,娘给你倒点水喝。”

    宋寡妇看着女儿脸色发白的捂住胃部,连忙起身倒着水,几乎忍不住垂泪。

    她的女儿当初被打坏了身子,大夫说要用着好药好好滋补身子,可她没用,没钱抓好药,只能就这么过了下来。

    本来女儿身体就不好,现在两天没吃东西,她真怕……

    无论心中有多少苦难,转了身,宋寡妇还是藏住了眼泪,将水递在了女儿面前。

    女孩接了水,乖乖的道谢,“谢谢娘。”

    她一口一口喝了,清秀的脸上容色发白,胃里绞痛,这疼如同细细密密钢针在扎着,可她还是忍住了一声不吭,不想喊出来让亲人平添担心。

    可她不喊,那惨白的脸色与一点颜色都没有唇,宋寡妇依旧看的清清楚楚。

    她养了这孩子七年,早就当成了自己的亲生骨肉一般,怎么忍心见她吃苦,咬咬牙,决定出去找邻居买些米粮来。

    “娘,别去。”

    女孩冰冷的指尖无力抓住了她的衣袖,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了话来,“现在外面都是苗城官兵,不要去。”

    “我没事的,只是饿几天,不打紧。”

    “可你这个身子再饿下去可该怎么办啊!”

    宋寡妇忍不住掉了泪,“娘只剩下你了啊……”

    女孩摇摇头,还要再说什么,门突然被敲响了。

    两人动作倏然顿住,眼中同时染上了惊慌。

    门又轻轻敲了敲,没反应之后,外面传来了混混的声音,他声音特别轻,“宋嫂子,是我。”

    宋寡妇害怕的抓紧了女儿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看向那门如同看向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我知道你家没吃的了,这有一小袋粮食,我放在门口了,你们拿去吃吧。”

    混混说完,轻轻放下粮食,小心看了看周围,蹑手蹑脚回了自己家。

    他家离的宋寡妇家近,没一会就不见了影子。

    屋里,母女两人都害怕的不敢去,生怕这个曾经调戏过宋寡妇的男人有什么阴谋。

    僵持了一会,看着女儿惨白的脸色,宋寡妇咬牙,将她带进了内屋里让她躲好,不顾她的阻拦,打开了门。

    门外的确空无一人,只有地上的粮食,静静的待着。

    宋寡妇心跳如鼓擂,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拿了粮食回屋的,等女儿问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已哭了一脸的泪。

    那混混回了家,揉了揉饿的疼的胃,舀了一勺凉水扬脖喝了,他静静守在窗外,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看到宋家的门。

    宋寡妇长得挺好看,虽然这几年因为要操劳家务容颜憔悴了,但在女人中还是亮眼的,这样的长相,在少女时可能会很好,可等到男人走了,便很招眼了。

    混混胆子一向大,在百姓们躲在家中不敢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偷偷往街上跑了好几次了,发现城门大开,而且不小心被苗城的士兵看见了,既没有追捕,也没有驱赶,平常的好像他们原本就是云州的守城兵一般。

    但混混没有放松警惕,他从前认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听过不少匈奴打入晋国干的畜生事,知道了兵败方将会受到怎么样的待遇。

    他自己孤身一人,又是个大男人,还好一些,宋寡妇这一家两个漂亮女人,家里也没个男人顶着,在这种情况下,最是危险。

    昨晚他偷偷溜出去,敲了半天门才跟从前交易的人买了这袋粮食,就是注意到了宋家没了吃的。

    混混肚子饿了,他也没当回事,男人,饿就饿了,一双小小的眯眯眼聚精会神的看着宋家的房门。

    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想睡觉,他合上眼,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突然听到了整齐如一的脚步声。

    混混在梦中打了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看了过去,结果这一看,却惊悚的发现,一队穿着苗城衣服的士兵停在了宋寡妇家门口。

    前面为首的一个高高壮壮像是领头的人在敲着她们家的门。

    混混心里寒了下来,女人落在兵手中会发生什么,他听不少人说起过,管了,可能小命难保,不管……

    最终,他咬牙,打开门走了过去。

    正在听着外面敲门声,害怕的抱在一起的母女两个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官爷,官爷……您找这户人家是有什么事吗?我对这熟,您有什么找我就行。”

    莫大皱紧了眉,审视的看向面前突然冒出来的人,“你认识这户人家?里面是不是住了一个妇人和一个十岁大的孩子?”

    混混眼神变了变,额间渐渐起了汗珠,面上还腆着脸笑着,“官爷,瞧您说的,这里面多久都没人住了,哪里有什么女人和孩子。”

    “您是有什么事吗?我在这长大的,您直接找我就行。”

    莫大上下打量着他,“里面没住人?”

    “来,给我把门撞开。”

    “别别别!!”

    刚才还强作镇定的混混顿时慌了,下意识的冲了过去挡在了门前,“官爷,您有什么就跟我说……”

    “我再问你一遍,这里面有没有住着一对母女。”

    “有!有!”

    宋寡妇听到这句话,眼中满是绝望,小心将女儿在怀中护了护。

    若是……

    那她宁可死,也绝对不会让那些人得逞!

    可随即,外面再次传来了混混的声音,“官爷,那对母女长相丑陋,我怕您见了寒碜,您要找她们做什么,跟我说就行!”

    他脸上带着讨好的笑,身子却一直守在了门边,死死撑住,随时提防着面前的人破门而入。

    莫大心里本来就急切,看他啰里啰嗦还是不肯让路,干脆直接走上了前,“你让她们出来,我有话要问。”

    “官爷!!官爷!!”

    混混声音立刻紧张起来,“您要是喜欢漂亮姑娘,我们云州花楼里的姑娘好,我这里有些银两,您拿去吃酒,这里面的是个寡妇,我怕您见了晦气啊……”

    什么跟什么的。

    莫大眉皱起,正要强闯,跟着的卿子羽悄声道,“莫大人,他以为您看上里面的妇人了。”

    “我?”

    莫大睁大眼,接着也反应了过来,他上下打量着面前的混混,衣着邋遢,相貌一般,眼神闪烁,居然肯豁出命去护着和他没什么关系的人。

    “行了,我直接问你,里面的妇人,是不是七年前捡了个女娃回来。”

    混混正警惕着,没想到他开口居然直接跳到了这里。

    他心中疑惑,想着那小姑娘被捡回来时打的只剩下一口气在,有些怕面前的人是仇家,嘴上就有些谨慎,“我们邻居都知道宋嫂子有个女儿,两人长得像,应该是亲生的。”

    莫大眼中的光顿时黯淡下来,他握了握拳,神情失落起来。

    卿子羽有些头疼的看了眼根本不怀疑就直接相信的莫大,眼望向了混混,“莫大人女儿七年前丢了,丢的时候只有三岁,现在十岁大了,我们查到的是当初被这家妇人捡了去,你要是知道实情,就快些说出来,你不说实话,我们也照样有办法查证。”

    混混神情顿时迟疑下来,莫大看到了希望,连忙道,“我女儿小名萱娘,她脖子后面有个红色胎记,很小一块……”

    屋子里的女孩还畏惧着,宋寡妇却睁大了眼,她看向怀中的女儿,白皙后颈上,一小块红印藏在了那里。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get,大家晚安么么么哒,前十位小天使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