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163、土匪皇帝(9)
    原主的姐姐,名叫卫青娘。

    两人自幼丧父, 一直靠着卫母勉强支撑着家里, 青娘大了原主几岁, 却比他懂事的多。

    还小的时候就学着照顾弟弟, 自己做饭洗衣, 努力的想要帮一个人维持生计的卫母减缓一些。

    因为没了爹, 青娘从小就受村子里的孩子嘲笑, 卫家村基本上全村都姓卫,明明是一个宗祠的该要互相帮助才对, 可当初晋国瘟疫,男人们身强体壮还好, 只是死了一小半,女人们却是几乎死的干净。

    原主家与别人家不同,卫父身体一向弱些, 他被瘟疫带着着丢了性命,只剩下了妻子与一双儿女。

    当时卫母年纪轻轻,还有几分姿色, 村子里又死了大半男人, 村中长辈便要她带着孩子改嫁给同族男人。

    毕竟卫家村本来就穷困, 现在更是死了大半人, 没什么女人愿意嫁过来,想要娶妻生子,就只能在本村寻摸。

    卫母不愿意,她一个女人, 过的辛苦,如果能够将两个孩子拉扯大,自己委屈就委屈了,可那宗祠长辈的意思是她的孩子带过去,女孩要帮家里干活早早嫁给那户人家的侄子,男孩则是到了年纪分家出去一个人独过。

    她若是嫁过去,那就是自己当牛做马,两个孩子也没什么好日子。

    更何况当初是宗祠信誓旦旦说一女不嫁二夫,曾经有一卫家女定了亲,还未嫁人未婚夫便染了疾病去世,她的父母想要让她重新再寻个汉子嫁人,还被宗祠的长辈们堵了回去。

    信誓旦旦女子就该一生都守着一个丈夫。

    现在村子里女人死的差不多了,他们需要女人来延续后代了,便又逼着守寡的女人二嫁。

    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倔脾气,宗祠越是这样,她越是不肯。

    卫母死扛着不嫁,被逼急了,直接当着那想要娶她的汉子面将这些全都抖搂了下来。

    别的不说,想要她带着丈夫留下来的田产嫁人,至少也要出聘礼吧。

    一分钱不给,还不养她的两个孩儿,她又不是傻子。

    事实证明,这年头的女人大多身不由己。

    就算知道是苦海,还是扛不住长辈的压力,纷纷嫁了人。

    卫母运气好,她娘亲支持她,就算宗祠的人来说,也不肯松口,最后那些人只好悻悻放弃了让卫母二嫁,只是这梁子也结下了。

    卫母本姓程,娘家离村子虽然不是很远,但绝对不可能天天守在边上帮她,于是渐渐的,在卫家村,她的人缘便差了起来。

    男人们记恨当初她那番话,女人们则是自己嫁了过得不好,看着虽然辛苦但至少没有人打骂的卫母嫉恨,在这样的环境下,少有几个有良心知道对错的也不敢站出来帮她。

    原主能成为混混而宗祠不出来管制,也和他们有着报复心理有关。

    因此这一次,卫青娘被无故休妻,宗祠的人知道却也没打算帮她出头。

    卫母要带女儿去那江家理论,路上碰见同宗,还有人冷嘲热讽。

    “六年了连个儿子都没生,还有什么脸去找人家江家。”

    “更何况那江家还是读书人家,听说马上就要进京赶考了,到时候做了官,你们招惹的起吗?”

    卫母老了,走路都有些颤,青娘又是从小性子文静,听了那些话,没忍住哭了一场,等到了丈夫家门外,被婆婆指着鼻子骂了一通根本不存在的事,心中更加难受。

    母子两个去讨说法,说法没要到,反而还被羞辱了一通。

    等到回了她们破败的家,想着一去不回的儿子,和被亲爹卖去青楼的外孙女,卫母险些病过去。

    这几日母女两人一直勉力支撑着,但在今早,便有人来幸灾乐祸的上门,告知了她们云州被攻破。

    而青娘的女儿,便是被卖到了云州最大的花楼。

    村子里的人倒是不怎么担心这次会连累到他们,他们卫家村虽然在云州境内,但因为破败,加上地形复杂,整个村子都在大山中,平日里官府只有在要收钱的时候才会想到他们。

    苗城打下云州,想必很快就能被朝廷打回去,而他们这段日子便安安生生待在村子里就好。

    除了家人在云州城里的,其他村人都很快放心了下来。

    这件事对于青娘来说,不亚于是一道雷击。

    从前她好歹知道女儿被卖到了哪里,虽然担忧她大了要被逼着接客,可至少现在年纪小,花楼里不会对她做什么,但现在苗城军入城,云州城内一定早就乱了。

    她可怜的女儿才五岁,还什么都不懂,哪里还有命都活的下去。

    青娘此刻与母亲在这小屋里痛哭,便是因为明日一早,她就要背着包袱赶去云州城了。

    她知道自己可能遇见什么,也知道这次去了性命可能不保,可她的女儿在云州城啊……

    就算找不到,至少,也要找找才好。

    “娘,女儿不孝,女儿不孝啊……”

    青娘哭的泣不成声,眼中满是愧疚。

    娘亲现在身边只剩下她,可她却为了寻找自己的女儿,丢下娘一个人在这村子里……

    “娘不怪你。”

    卫母老的很快,双手已经布满了皱纹,她轻轻摸着女儿冰凉的脸,老泪纵横,“青娘,你这一去,可能再也不能回来,你真的想好了吗?”

    “娘,我知道的。”

    青娘擦了把泪,一向柔弱的脸上难得带上了坚毅,“当初是我懦弱无能,眼睁睁看着夫君与婆婆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发卖,那是我欠她的,我必须把她找回来。”

    “是娘没用……让你嫁了那江家……”

    “不怪娘,是我自己瞎了眼,怪将恶人作良人。”

    青娘努力抑制住泪水,哽咽着声音道,“娘,您快去歇息吧,明日,还要起早呢。”

    卫母含着泪,心中越发苦涩,“若是虎成还在,那江家也不能如此欺辱你。”

    想到弟弟,青娘眼泪掉的更凶了。

    “是我们姐弟不孝,娘你将我们带大,临了,却还是没有受到我们的孝。”

    母女二人说着说着又要哭一场,外面突然传来了铁骑声。

    她们心里顿时慌了下来。

    不是说,村子荒凉,那些官兵们不会来她们这吗?

    卫家村的村民们也纷纷醒了过来,却没有一家点灯,汉子们抹黑将孩子藏在了米缸里,屏息听着外面的动静。

    那铁骑一路直奔去了卫家。

    就在母女两个缩成一团躲在柜子里时,马匹都停了下来,卫明言翻身下马,敲了敲院子门。

    “娘!孩儿回来了!”

    “娘!”

    柜子里的老太太不可置信的听着外面的声音,想也不想推开门便跌跌撞撞去了院子里开门。

    青娘也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跟在了后面一起。

    “娘,娘你等等我……”

    卫母颤颤巍巍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男人。

    他穿着威武的铠甲,面容英气俊美,身材高高壮壮。

    这是……她的孩子啊!!

    “虎成,虎成……虎成你回来了虎成……”

    老太太颤着唇,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双手颤抖着去碰他。

    卫明言也红了眼,直直跪在了地上,涩声道,“娘,孩儿不孝,这么长时间才来接娘。”

    卫母颤着手半响,张着嘴却没发出声音,几乎像是哑了。

    青娘来时,她这才仿佛从心间喊了出来,“儿啊……娘好想你,好想你啊……”

    “我的儿啊……”

    “娘……”

    卫明言眼眶更红了,他脸上满是愧疚,“是儿子不孝,以后,儿子接了您和姐姐去享福,我们母子再也不分开了。”

    卫母情绪激动,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被扶到了屋子里,看着儿子点上油灯,这才有些疑惑地望向了他这一身盔甲。

    “虎成,你这是?”

    “娘,我这不是想着要来村子里接您,穿的好点吗?”卫明言看着母亲那双还在抖着的手,将造反的事实咽了下来。

    他现在要是敢这么说,卫母真的能直接吓晕过去。

    怕卫母再问,他连忙转移了话题,看向坐在了一边小心照顾着母亲,脸上也带着高兴的青娘。

    “我都走了这么长时间了,姐姐可出嫁没有?”

    “当初是我走的早,若是姐姐嫁了,我可要好好看看姐夫,再将我备下的聘礼送过去,虽然晚了些,但当初我可是说过,要让姐姐风光出嫁的。”

    青娘眼还红着,本来自觉已经哭干了的泪,在听到弟弟这番话后,忍不住又落了下来。

    卫明言脸上的笑容落下了,一双剑眉深深皱起,“怎么回事?”

    半个时辰后

    江家,还在睡梦中的江书生突然听到了一阵巨响,他身子一颤,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往外面看。

    刚刚看到一群火把,自己房间的门便也被踹开了。

    江书生身子一颤,接着,看到了一张在火光下被印照的阴森森的脸。

    “江才!”

    “敢卖我侄女,休我姐姐……”

    卫明言起了身,冷冷挥手,“给我打!”

    “你们做什么!你们是谁,啊——”

    江才下意识的逃着,却被按住一顿好打,另一个屋子的江母也被抓了来,被捂住了嘴五花大绑丢在那被迫看着儿子挨打。

    卫明言在江家花了不少钱买的书桌上洋洋洒洒写下一页字,丢在了被打的不停嚎叫的男人面前。

    “签了。”

    江才甚至不敢问那是什么,战战兢兢地连忙抖着手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你,你是卫虎成吧……”

    卫明言看都不屑看他一眼,他拿起了这张纸,冷笑一声。

    “你记住,不是你休了我姐姐,是我姐姐休了你这个百事无用,连自己亲生骨肉都护不住的没用男人。”

    他丢下了一锭银两,“送给你的赶考花费,不用客气,谁让我曾经也是你的妻弟呢。”

    说完,一直沉默跟在身侧的莫大上前,让按住了江才的人松了手,就在他以为自己逃过一劫时,莫大抬手,径直打在了他腿间。

    “啊——”

    惨嚎响彻了周围,有村人惊醒了,偷偷往外看,在看到外面站的密密麻麻穿着盔甲的官兵后,连忙吓得连滚带爬的缩回屋子里躲了起来。

    一直战战兢兢等着外面的火光没了,天又蒙蒙亮起,这才小心翼翼推开门谨慎的左右望了望。

    等确定那些人的确是走了后,村人小心推开了江家的门,看到的只有已经昏迷过去的江才,与五花大绑唔唔叫着的江母。

    “大人,为什么不杀了他?”

    莫大想着自己听到的那些,都替卫明言恨得牙痒痒,“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卖了,真是畜生不如。”

    最可恨的是,刚才他们在江家看到的情况,根本就不是必须要卖女儿才有钱的样子,就光是那张桌子,抬出去买,怎么样也能得些钱。

    那男人自诩为读书人,笔墨纸砚用的全是好东西,却眼睁睁看着母亲发卖女儿,真是让人看不起。

    “杀了他,然后他一死了之?”

    卫明言在桌山写着什么,神情淡漠,“姐姐嫁给他六年,就受了六年的苦,他想一夕之间便还了,哪有那么容易。”

    莫大想不通,“那我们就他们抓起来,送到牢里折磨六年!”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做事要攻心,江才一看就是个懦弱性子,将他丢到牢里折磨,他转头自尽,那还有什么意思。”

    站在桌前的英俊男人添了墨水,露出了一丝嘲讽笑意,“你说,他最看重什么?”

    莫大想了想,“功名!”

    “他能为了上京赶考卖了亲生女儿,一定很在乎功名。”

    “是啊。”

    卫明言放下了笔,轻轻挑了挑眉,将手中列好的单子拿了起来。

    “我这个便宜姐夫既然喜欢功名,那我就成全他。”

    “你去安排个人,将今儿这件事往外头散一散,他一个读书人,卖了自己女儿,休了操持家中六年的妻子,我这个做弟弟的回来,接走自己姐姐,还送上了五两银子,啧。”

    “这事一出,他的名声在那帮读书人眼里可算是臭了,但因为我这个乱臣贼子,朝廷不会对他如何,这次上京赶考,他就算是半桶水,也要让他给我考中了。”

    莫大不解的望向卫明言,“大人,为什么我们还要帮他?”

    “蠢不蠢。”

    卫明言笑了声,“赵将军既然已经应了我们,这江山十拿九稳。”

    “那江才吃尽了苦头,好不容易考上了功名,结果江山易主,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会是什么心情?”

    莫大恍然大悟,还不等称赞卫明言几句,就被他往手里塞了个单子。

    “派人去将这些买来,你看看,要是想给你女儿买上,就一起买上一份。”

    看着单子上女子要用的东西,莫大喜滋滋的应了。

    “谢大人。”

    他还正愁着要怎么和女儿打好关系呢。

    卫明言拍了拍身上,去了母亲的屋子里。

    卫母正在喝药,青娘在一边照顾着,她昨夜情绪激动太大,今天就有些咳嗽,头也晕沉沉的。

    虽然身体不舒服,但只要看见威风凛凛的儿子,卫母这心里便怎么样都舒坦了。

    “娘,姐姐被无故休妻,宗祠没有出面吗?”

    卫母脸上神情顿时暗了下来,“没有,都怪我,当初得罪了宗祠……”

    “儿啊,娘知道你现在出息了,但是你千万别学着娘当年那样,他们本来就记恨我,你若是再因为这件事和他们起了冲突,说不定族长直接就把你的名字在卫家族谱上面划去了。”

    “娘,你放心,孩儿当然不会惹事了。”

    卫明言温和的笑,哄着卫母躺下合眼入睡了,笑容立刻转冷。

    “虎成……”

    青娘看着他长大的,怎么会不知道他这个表情代表着什么,脸上神情顿时焦急起来。

    “姐姐。”

    卫明言带着她出了门,伸出手轻轻将青娘头上绑着发的木簪扶正,双眼中满是认真,“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让人欺辱你和娘。”

    “曾经欺负过你们的,我也都要讨回来。”

    青娘眼眶顿时红了一圈,看向已经长大成人,不再需要她背着哄着的弟弟,“可是那是宗祠……”

    “宗祠又怎么样。”

    卫明言脸上露出了几分嘲讽来,“我们二人年幼时,不是亲眼看着他们以宗祠的名义逼迫娘亲交出爹爹的地吗?”

    “若不是外祖母帮着,我们没了地,哪里能活到现在。”

    “可是宗祠明面上没有落着错,你对宗祠出手,不是要让自己落得个不仁不义吗?”

    “谁说我要对宗祠出手了。”英气男人露出个笑来,“姐姐,你看着。”

    “曾经欺负过娘和你的人,我都要让他们自己将自己活活困死。”

    ***

    宗祠的人现在也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急着。

    他们大多部分人都曾经对着卫家冷嘲热讽过,再加上前段时间青娘被休,他们也落井下石,没少嘲笑。

    现在那卫虎成一看便是出了头,他们可该怎么办。

    “着什么急。”

    一群人中,只有族长丝毫没有着急,他喝了杯茶,慢条斯理道,“你们怕什么,就算是卫虎成发达了,那也是我们卫家的人,他还能对我们做什么?”

    “他到底是我们卫家出来的,就算当初有些间隙,他也不能动我们同族一根指头,反而还要恭恭敬敬的把我们供起来。”

    “可,可是毕竟我们当初差点看着他们死……”

    “除非他卫虎成不想继续高进,不想死后没了宗祠香火,否则他就得对着我们低声下气。”

    族长说完,看向这群人,“行了,你们也别转悠了,一会我就去看看,他要是不安分,用除宗吓一吓就好了。”

    他这句话刚说完,卫明言爽朗的笑声便从外面传来进来。

    “族长,我可是来报喜来的。”

    见他这副见人三分笑的模样,族长满是皱纹的脸上立刻显出几分得意来。

    古往今来,宗祠地位崇高无上。

    他费尽心思到了这个位置,也看的清楚,那些大官做的再怎么大,还不是要好言好语的讨好宗祠。

    “虎成啊,好久没见了,是什么喜事?”

    见族长端着一副长辈慈祥姿态,卫明言笑容更大了。

    “族长知不知道云州城被打下的事?我说的喜事,便是和这相关。”

    族长喝了口茶,眉眼也染上了喜意,“难道你剿灭了那群苗城军立了大功?”

    “差不多。”

    卫明言看着他脸上的笑,朗声道,“我灭了云州军,拿下了云州。”

    “族长,咱们族,可就要出一个姓卫的皇帝了。”

    刚刚还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老头僵直的睁大眼,手中茶杯抖了抖,摔在了地上。

    “你……你……”

    “是啊,我造反了。”

    穿着白色盔甲的男人轻笑,“族长不高兴吗?若我登基,我们卫家,以后便是皇亲国戚,族长你就是王爷了。”

    ——“乱臣贼子!!!”

    “乱臣贼子!!”

    族长颤抖着手,指向了他,“你,你这是大逆不道!这是谋反啊!!”

    “族长何必这样生气,我是谋反了,但我若是当上了皇帝,受益的可是我们整个卫氏。”

    “你……你输了……我们卫氏就完了!你知道造反是什么罪名吗!诛九族啊!!”

    族长瞪大了眼,原本还想分一杯羹的心彻底垮了。

    “除族!!立刻除族!!”

    “以后,你卫虎成,和我们卫氏,半分关系都没有!!”

    卫明言轻轻抚了抚这宗祠里的柳木桌子,唇微微勾起。

    “那便除族吧。”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二更,前十位小天使发红包。

    吐个黑泥,因为有些激动有些语句混乱,小天使们多多包涵:

    本来今天心情一直很好的,坐在电脑前写的也特别顺,但是在查资料的时候看到了一条评论,原话是,【网友:傻逼作者 评论:160

    你他妈有病,不能早点更新啊,再这样弃文】

    老实说看到之后我就懵了,然后就是生气,我以为能够看到这里的读者都是我的小天使,都是喜欢我的文才会留下,我写文以来因为剧情被骂过,因为防盗被骂过,也被打过负分,可是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恶意满满,让人看了就难受的评论。

    我更新时间一直都不怎么稳定,但每天都保证了最少六千更新,v了之后从来没有一天断更过,前段时间也爆更过一万二一万,每天坐在电脑面前那么长时间,我又不是铁人不可能不累,右手大拇指下面也一直持续疼痛,之前也提过我的颈椎有问题,坐的时间长了就连腰都有些不对,我码字期间的娱乐方式就是停下来看看评论,看着看着心里就高兴,但是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遇到这样一条恶意满满的评论。

    只想请求陪我到了现在的大家,如果有一天你们因为种种原因弃文了,请悄悄地走,我比我自己想象中的要玻璃心,我接受不了一直陪着我的人破口大骂,谢谢大家

    以及,那位订阅率百分之七十五点三六的读者,我发完这章就把你订购的章节换算成晋江币以红包形式给你发过去,希望你别再来看我的文,谢谢。

    抱歉给大家看到了我的负能量,本章随机一百位小天使发红包,鞠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