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177、 我的爱好是装人(5)
    “卫明言……”

    明明眼前的场景该害怕的,可卫柔看着少年遮住半张脸笑着望向自己, 心里却一点也害怕不起来, 只是下意识的叫着他的名字。

    卫明言微微抬起眼, 看向外面的天色, 原本在学校上方黑沉沉的云好像也散了一些, 附近没有那么黑了。

    “我要走了。”他说。

    背后的郑画和蔡默默早就被之前他的一番动作给震惊的动都动不了了, 只看着那个穿着羊毛衣的少年背对着她们, 正在和卫柔说话。

    “给。”

    卫柔手上被塞了一个牛奶瓶子,她愣愣的接过了, “你要去哪里?”

    少年垂下眼,手始终捂住自己的半张脸, 没有回答她的话,“这个瓶子你带在身边,可以保护你。”

    他说完站了起来, 从卫柔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少年的两条腿修长笔直,就连走路的模样, 都像是从前听老师讲过的一些贵族, 无论什么时候, 何种境地, 都是慢条斯理的走着路,丝毫都不着急。

    等到卫明言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蔡默默和郑画才反应过来,连忙互相搀扶软着腿站起来来到了卫柔身边。

    “那是谁啊?好厉害。”

    “卫柔, 是你的朋友吗?他是不是捉鬼的?”

    少年右眼底下滴着血的模样又出现在了卫柔脑海中,她握紧了手中的牛奶瓶,“对,他是我朋友。”

    不管怎么样,卫明言好歹救了她。

    ***

    三个女孩子收拾好了残局就回去了。

    蔡默默与郑画经过这次重归于好,又变回了从前关系好的样子,她们都请了假,参加亲人的葬礼,寝室里只剩下了卫柔和另一个姑娘,那个姑娘从头到尾没见过什么可怕的东西,一点也不害怕,卫柔则是抱着牛奶瓶子睡,也没那么害怕了。

    她带着个牛奶瓶子进进出出,因为身上总背着个小包也没人管她,只是每次经过寝室外面的路灯时,卫柔的视线就忍不住在上面绕个圈。

    深夜的时候,她也会想着那个突然出现,又莫名消失的少年。

    卫柔找了认识的学姐帮忙,查了美术系的学生名单,没有一个叫卫明言的。

    他应该是个鬼,但是个好鬼,否则不会帮她。

    卫柔总是想起那一天,卫明言伸出左手,覆盖住了左边的半张脸,不让她看到伤口的模样。

    那时候只顾着震惊,可那天少年挡住脸的样子,莫名的让人有些心酸。

    可无论卫柔多少次专门路过那个路灯,卫明言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生日的这一天回了家。

    卫爸爸和卫妈妈特地腾出了时间来,一家人好好地给她过了生日。

    卫妈妈做的菜都是卫柔喜欢吃的,卫爸爸还从外面给她买了个小蛋糕,一家三口坐在桌子上吃完小蛋糕,父母还都给她买了礼物。

    卫爸爸直接包的红包,卫妈妈则是送了女儿一身漂亮的小裙子,等卫柔高高兴兴换上衣服出来,他们三个又坐在一块聊天。

    卫爸爸说起了他们公司老总出了车祸,现在暂时是老总弟弟接管公司,但老总弟弟没什么经验,把公司搞得一团糟也就算了,还一连开了好几个元老。

    卫妈妈立刻担心的问起了会不会影响到他,卫爸爸笑着挥手,“那都是神仙打架,跟我们这些人没什么关系。”

    “不过那个公司的张经理被开了。”

    卫柔正剥着花生,听到这里一愣,“张叔叔吗?”

    “是啊,他女儿不是和柔柔是初中同学吗?我记得以前那个小姑娘还挺喜欢来我们家玩的。”

    那是卫柔初中最好的朋友,叫张静,后来张静要跟着妈妈出国,她们还依依不舍了好久,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了,但卫柔现在还记得张静走的时候眼圈红着,说如果能回来一定第一个来找她。

    卫妈妈又问是不是张经理被殃及池鱼了,卫爸爸犹豫了会才说,“也不算是吧,张经理手底下落了好几笔错账,上面才决定开了他的。”

    之后他又带了点疑惑的随口道,“但是张经理这个人一向为人缜密,在公司呆了十几年都没有出过错,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看着就没什么精神,之前因为柔柔这层关系张经理对我也挺关照的,我想着明天提点东西去看看他。”

    “是该去。”卫妈妈赞同道,“一会你去我那拿钱,明天买点好的送去,好歹也帮过你。”

    两个人的话题渐渐发散到了带什么礼物过去,卫柔实在听不懂,索性就进了屋准备休息。

    他们家不算是富裕,当初买房子的时候卫柔几岁大,卫爸爸和卫妈妈手上的钱只够买个小一点的房子,所以卫柔的房间是有些小的,但她收拾的干干净净,看上去也挺温馨。

    卫柔正坐在桌子前掏着书包里的东西,突然发现楼下好像站着一个人,她下意识瞥了一眼,却发现是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了路灯下,也正抬头望过来。

    是卫明言。

    她连忙打开门出去,借口下楼丢垃圾,匆匆忙忙披上外套拿起门外准备第二天的垃圾就往楼下跑。

    “你看着点路!”

    卫妈妈和卫爸爸喊了一声,只听得到女儿匆匆下楼的脚步声。

    “真是的,这么大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都长不大的。”卫爸爸笑着叹了一声,完全没有责备的意思。

    在他眼中,当然是女儿什么样都好了。

    “对了!我上次买回来的小衣服,你烧了没有?”

    “烧了,今天带去墓地那边烧的。”

    两人说完,想起那个刚落地就死去的孩子,心情又沉重起来。

    他们两个也不富裕,但当初还是咬咬牙给这个孩子买了一小块墓地,用来放骨灰坛,那里放着的都是一些夭折小孩子的墓,因为占地小,所以价格还算公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当初失去孩子的哀伤也几乎要被时间冲淡了,只是卫妈妈比较感性,每次给女儿买了什么,就总要想起夭折儿子干干净净走的,逢年过节的,也就会去买些东西烧掉,只当是个念想了。

    这次卫柔生日,其实又何尝不是夭折孩子的生日呢。

    卫柔高高兴兴下了楼,提着垃圾也顾不上丢,就直接到了刚才看到的位置,果然,树下站着卫明言的身影。

    看见她穿着裙子跑过来了,脸上露出个笑来,“你慢点跑,也不怕摔着。”

    卫柔很快来到了他身边,等到走近了才发现卫明言换了身衣服,白蓝相间的毛衣穿在他身上,衬的那张俊俏的脸又好看了几分。

    “你换新衣服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卫明言救了自己,卫柔看见他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心里有些亲近,此刻看着他这副模样,下意识的就问出了口。

    “是啊。”

    少年脸上露出了个浅浅的笑来,眼中看起来也有些高兴,他微微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新毛衣说,“爸爸妈妈烧给我的。”

    卫柔一怔,这才想起来卫明言是鬼,他的衣服,当然都是活人烧下来的。

    “你是来找我的吗?”

    “嗯。”卫明言点了点头,“我来看看。”

    等卫柔丢了垃圾,一人一鬼一起坐在楼下的长椅上时,卫明言先开了口,“你猜得没错,我早就死了。”

    就算是卫柔心里早就猜到这个答案,心里也还是忍不住一惊,但奇异的一点害怕也没有,可能是因为,她知道卫明言不会伤害自己。

    卫柔偏过头看向卫明言,少年脸色正常,身上衣服也是干干净净,和那天见到的所有残灵都不一样。

    “你那天……为什么要救我啊?”

    卫明言靠在长椅上,“正好路过,就顺手救了。”

    居然是这么简单粗暴的理由。

    还不等卫柔愣一下,少年先转过头看着她一脸迷茫的样子噗嗤笑了。

    “逗你的,其实我是想交朋友。”

    “交朋友?”

    “嗯,我会装成人的样子,在各个教室里面和人搭讪,说上一两句话,也算是给自己打发打发时间。”

    “上次学校里的残灵都被香火吸引了过去,我就跟着一起去看了,之后的事你也知道了。”

    卫明言仰着头,望着卫家那栋楼的方向,叹了口气,“你知道吗?做鬼真的挺寂寞的,尤其是只有我一个鬼的时候,所以我一直喜欢把自己伪装成人。”

    “可是上次学校那么多……”

    卫柔刚开口就反应了过来,有些讪讪的住了口,“对啊,它们是残灵。”

    “那个,你要是想找人聊天的话,就来找我啊,我也挺喜欢聊天的。”

    “你不怕我吗?”

    少年眼还望着卫家的方向,轻轻说着,“我只能短暂的维持现在这个样子,只要一用上力,这边……”

    他伸出手,点了点一边的脸颊,“就会露出原来的样子,丑陋不堪。”

    “哪里丑了?”

    卫柔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失落,连忙安慰,“就那么短短的一小块而已,一点都不丑。”

    卫明言这才转过头看向她,见面前女孩眼中的真挚,唇边扬起了浅浅的笑,“谢谢。”

    “我一直在想办法遮住这块痕迹,但是也只能在晚上勉强盖住,你还是第一个说这样不难看的。”

    卫柔小心翼翼看着他的脸色,生怕戳到他的伤疤,迟疑的问,“你很想遮住这块伤口吗?”

    “我死的时候身上没有伤口,但是刚成为鬼不懂事,晒了太阳,这里就受伤了。”

    少年点了点那边,露出几分苦笑,“现在我也不怕太阳了,可伤口也留下了,我想和人一样,但是只要这里露出来,只会把那些人吓跑。”

    “而且我也接受不了这样丑陋的自己……”

    卫柔忍不住脑补了少年想要交朋友,又小心翼翼遮盖着自己伤口的模样,就像是那天,他捂住一半脸颊,让自己保密。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他有天然的亲近,光只是这样想想,心里就忍不住心疼起来。

    突然想到什么,卫柔眼睛一亮,“是不是只要烧给你的东西,都能穿在你身上?”

    少年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

    卫爸爸卫妈妈正在聊天,突然女儿风风火火上了楼,卫爸爸刚叫了一声,“柔柔,你跑什么……”

    卫柔伸出手,“爸你打火机给我用一下。”

    卫爸爸一脸迷茫的给了。

    卫柔又跑到自己房间,夫妻两个疑惑地对视一眼,“这孩子,干什么……诶,柔柔,哪去啊你?”

    二十分钟后

    卫柔小心的将烧干的灰烬踩灭,转头望向了身后的少年。

    他正有些新奇的摸着自己脸上的半边面具,见卫柔看过来了,露出了个开心的笑来。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晚了,前十位小天使发红包,再随机二十位

    还有一更,大概十点左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