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199、第 199 章
    许辛月会火。

    几乎每一个看完《天道》的观众都这么想,尤其是书粉, 在看完后, 可以说完全挑不出一点瑕疵。

    小姑娘的笑, 小姑娘的泪, 她的坚韧, 脆弱, 善良, 都被这个从前连听都没听过的许辛月展现的淋漓尽致。

    就好像是,这个角色为她而生一般。

    许辛月的微博开始暴涨粉丝, 之前宣布由她演小姑娘后也陆陆续续有书粉关注,苗导示意每天放出照片时许辛月的微博粉丝量已经不少了。

    对于一直以来都只有僵尸粉的她来说, 这样的成就已经让许辛月满足不已,而当上映一天粉丝量就破千万时,这巨大的惊喜饶是许辛月也忍不住高兴的看着小乌龟傻乐了半天。

    她的最新微博下, 全是新生粉丝的评论,许辛月珍惜的抱着手机看着粉丝们对她演技的肯定,不遗余力的夸耀, 看着看着, 就忍不住抿起唇笑了起来。

    原来被这么多人所喜欢关注, 是这样让人愉悦的事情。

    想到现在应该刚好跑步回来的恋人, 她开开心心下床,去隔壁找卫明言分享喜悦了。

    要是放在一年前,这样与别人分享自己心中高兴的事许辛月肯定做不出来,她是一个习惯了聆听而不是倾诉的人, 尤其是一年前就算是她倾诉也根本没有人会听的情况下,许辛月学会了沉默。

    但现在不一样了。

    明言一定会为她高兴的。

    想到这里,许辛月的脚步更加欢快了些,她拉开门,笑容轻松的去了恋人房间门口。

    许辛月正在为自己的成功而高兴,而另一边,她的前男友邱伊臣就没有那么高兴了。

    准确的说,是肠子都悔青了。

    望着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许辛月的新闻,那些大片夸赞她的篇幅,还有她一条微博千万的点赞量和评论。

    这些,都是邱伊臣梦寐以求的。

    他神经质一般,几分钟点开一次许辛月的微博,看着她粉丝量不停上涨,升火箭一样的速度,让人看了眼热。

    越看,邱伊臣心里越不是滋味。

    他其实真的很喜欢许辛月的,温柔,细心,除了保守一点没什么大毛病,长相也是邱伊臣最喜欢的一款,当初如果不是她的家世的话,他也许真的会选择和她结婚。

    许辛月的角色定下来的时候,邱伊臣心里已经染上淡淡悔意了,可当时毕竟刚刚才和陈妙怡微博秀恩爱,就算是后悔,也没什么用。

    邱伊臣只能安慰自己,只是拿到了一个角色而已,许辛月这么多年都没混出头来,就算是拿到了角色,能不能演得好还不一定呢。

    《天道》上映的那天,他全副武装伪装好,去影院看完了整场。

    看完之后,邱伊臣整个人都陷入到了巨大的震撼中。

    那真的是辛月吗

    她的演技什么时候那么好了,就连对她熟悉的自己,都不自觉被代入了进去。

    邱伊臣从那时候起就明白,许辛月就像是一只刚刚开始长出翅膀的凤凰,正在一步步腾飞上天。

    而他,却在凤凰翅膀还未长全的时候,抛弃了她。

    明知道两人之间再无可能,邱伊臣还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他没有被辛月发现自己和陈妙怡的事,那么现在辛月火了,会不会带他一把呢?

    邱伊臣知道,会的。

    辛月对待自己人,一直都是很好的,尤其是他这个男友,更是又贴心又温柔。

    他们当初,真的是很恩爱的。

    邱伊臣克制不住的开始幻想,他没有和许辛月分手,他还是她的男友,那么现在女朋友火了,他这个男友也一定会水涨船高吧。

    陈妙怡最近眼睁睁看着死对头一天比一天风头,心情郁闷,更加喜欢去私密酒吧了。

    她一天比一天回的晚,邱伊臣也没有像是之前那样不悦的说教,陈妙怡心里还是不痛快,这天她分别了一个想和自己一夜情的男人,脸上带着醉酒后涨红回了家。

    结果一打开门,就是一股酒气迎面而来。

    陈妙怡脸色立刻拉了下来,她是爱喝酒,但是她不喜欢在家里喝酒,踩着高跟鞋进了屋,一眼就望到了沙发上烂泥一般摊着的男人。

    “邱伊臣,你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说了不准在家里喝酒吗!”

    沙发上一身酒气的邱伊臣打了个酒嗝,漫不经心的看了过来,“这是我家,不是你家,我喝点酒怎么了?”

    陈妙怡脸上顿时黑了一层,“你怎么说话的!”

    她想到什么,声音阴阳怪气起来,“怎么?看见老情人熬出头了,又嫌弃起我来了?”

    邱伊臣懒得搭理她,随着两人住在一起的时间越久,他就越是受不了陈妙怡的这个公主脾气,也会越来越想念体贴听话的许辛月。

    他拿起酒瓶子又喝了一口酒,陈妙怡没得到回应眼神立刻冷了下来,她带着愤怒走上前,一把抢过了酒瓶子摔在地上。

    “邱伊臣!你给我说清楚!”

    “说清楚?说什么?”

    沙发上的男人脸色也不好看了,他站起身,望着女友的视线不像是在看恋人,反而像是在看什么生死仇敌一样。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约定好只做地下情人,谁让你告诉辛月你和我关系的?要不是你,我们现在还好好的!”

    陈妙怡瞪大眼,神情狰狞,“你还想和那个贱人好好地?我告诉你,她有今天就是因为勾搭上了《天道》的编剧,你以为她许辛月是什么纯洁无瑕的人呢!还不是为了资源卖身……”

    邱伊臣脸色暴怒下来,他眼神阴鸷,猛地一把将陈妙怡拉了过来压在身下,闷声不吭的伸出手去拽她身上的吊带。

    “邱伊臣你放开我!放开!”

    陈妙怡是喜欢上床,但她现在还生着邱伊臣的气,死活不肯配合。

    可在床上一向温柔的邱伊臣此刻却像是变了一个样一样,他双眼赤红,一只手死死掐住了女友的双手,一只手去将陈妙怡的衣服掀起来,直接就开始了冲撞。

    “邱伊臣!你这个没用的男人,废物,你……咳咳咳……”

    还在挣扎的陈妙怡被掐住了脖子,她无力的伸出手去挡,耳边是男友带着渴望与癫狂的声音,

    “辛月,辛月……”

    她费尽心机,从许辛月手里抢来了眼前这个男人。

    可许辛月转眼就找了个更好地,而现在就连抢来的邱伊臣,都满心满眼许辛月。

    如果当初她没有和邱伊臣在一起,现在遭受侮辱的,就是许辛月了。

    陈妙怡手死死扣住邱伊臣的肩膀,眼中充满了悔意。

    ***

    “辛月。”

    许辛月正在和别人说话,耳边突然传来温润的男声,她眼中露出一丝不耐,转过身来看向正拿着酒杯向自己走来的邱伊臣。

    最近邱伊臣像是得了失忆症一样,只要是有她出现的场合,他都会准时出现在她身边,然后再带着温润如玉的笑来接近。

    曾经许辛月被他追求时,的确抵抗不了这一招,可她都看清他为人了,就算是邱伊臣跟一百年,许辛月也绝对不会有半点软化的。

    “今天月亮很漂亮,不如一会散了场,一起去散散步吧?”

    邱伊臣脸上挂着完美无缺的笑,眼神宠溺,“我记得,你最喜欢月亮的。”

    许辛月皱了皱眉,“不好意思,我是喜欢做月饼,对月亮没什么研究。”

    邱伊臣笑容顿了顿,“是我的错,不过我知道有一家月饼很好吃……”

    “抱歉,我不习惯和有女朋友的男人单独相处。”

    许辛月也懒得和他兜圈子,她以前怎么没发现邱伊臣脸皮那么厚呢。

    不过,演技还是那么差就是了。

    “我男朋友一会要来接我,失陪。”

    许辛月礼貌的点点头,毫不犹豫转身离开,只剩下脸色清清白白的邱伊臣还站在原地,眼神阴晴不定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卫明言的确今天要来接许辛月,起因是她吃饭时无意中说了一句邱伊臣跟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总是跟在她身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想借钱。

    就是这句话,让卫明言醋意大发,非要接了司机这个位置,亲自接送许辛月。

    想到一听到邱伊臣脸色就黑漆漆的如同锅底一般的男友,许辛月眼中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甜蜜来,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等到了散场的时间,又脚步轻快向门外走去。

    在她身后,邱伊臣阴沉着脸,跟了上去。

    外面早就停了很多车,许辛月没看见男友的车正奇怪呢,一辆色泽漂亮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车就缓缓行驶在了她跟前,车窗降下,露出了一张帅炸苍穹的俊美面容。

    “怎么换车了?”

    卫明言打开车门下车,看向女友的眼神满满都是温柔,“来接我们的大明星,当然不能开太便宜的车了。”

    “好了,上车吧,今天我下厨,吃海鲜怎么样?”

    “好啊,我给你打下手。”

    如同老夫老妻的模式让两人相视一笑,卫明言绅士的拉开车门,看着女友坐好正准备进去,身后突然传来邱伊臣的声音。

    “卫先生,请等一下。”

    卫明言正对着车门,微微挑眉,给了车中猛然皱眉的许辛月一个安抚眼神,不紧不慢的转过了身。

    邱伊臣刚走到他跟前,就听见卫明言带了点疑惑地声音,“你是?”

    他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本来准备好的说辞也暂时给忘了。

    “你好,我是辛月的初恋,邱伊臣。”

    邱伊臣努力的找回气场,将早就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我刚才听见你说吃海鲜,辛月不喜欢吃海鲜的。”

    许辛月从车窗里探出头,“我不喜欢剥虾而已。”

    卫明言也配合的点头,“是啊,辛月只是不喜欢剥壳,我们吃海鲜的时候,我会帮他把壳剥下来,所以她还是很喜欢的。”

    邱伊臣脸上的笑容更僵了。

    “那,那就好,卫先生,请你一定要对辛月好,她吃了太多苦了,当初和我分手也给了她很大打击,我一度以为她不会再恋爱了,整夜整夜的担心她……”

    “啊,对了。”

    卫明言打断了他的话,表情正经起来,严肃的鞠了一个躬。

    在邱伊臣疑惑的视线下,长相俊美的男人神色感激,“真的很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放手,辛月这么好的姑娘,我也不会追到。”

    “请你放心,我们已经订婚,见过双方父母,马上举行婚礼,到时候,一定给你留一个好位置。”

    卫明言笑的温和,说出的话却像是针一样一下一下的扎在邱伊臣心口。

    “也是为了感谢嘛。”

    “感谢当年你对辛月的不娶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