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205、末世寻亲路(1)
    卫明言望向这个窄小档案室里被关住的门,准确的说, 是被锁住。

    这个时间点, 末世危机刚刚到来, 整个世界还活着的人类都在适应, 要么淘汰, 要么生存。

    原主就是被淘汰的一批。

    【叮!本次世界任务, 守护梁明萱, 寻回所有亲人,阻止人类灭亡, 目前任务度:0,请宿主尽快完成。】

    这同样是一本小说, 女主向题材,事业奋斗文,但是写到后期的时候也不知道作者受了什么刺激, 突然来了个大反转,末世来了。

    在本文末世还未开始前期,就跟大部分的设定一样, 女主梁明萱长相漂亮, 性格洒脱, 有一个同父异母虽然关系不好但勉强能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弟弟, 还有一个疼宠两个人的父亲。

    梁明萱家境好,学习成绩也一直不错,在学校里很受欢迎,但她有个青梅竹马, 两人从刚考上大学就宣布在一起,双方父母也没有表达过反对意见,直到末世初期,都已经在计划开始结婚。

    虽然同父异母的弟弟性格古怪,对待她这个姐姐也根本毫无尊敬,每天只知道和一群狐朋狗友到处玩,但梁明萱是被这个弟弟的母亲,也就是她的继母带大的,两人感情深厚,因此她自觉要负担起长姐的责任,整日里担忧弟弟走上歧途。

    梁明萱生母早逝,后来父亲再娶,继母是亲手把还在襁褓中的她好好带大,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的教养的,梁明萱十岁的时候,继母怀孕,她被班上有仇的女生嘲讽,当时的她正好是听说继母怀孕的脆弱期,她到底还是个孩子,害怕如果继母肚子里这个孩子出生,以后她所爱的,所关注,就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孩子。

    再加上父亲家那边亲戚的添油加醋。

    “明萱啊,你妈妈生了弟弟,以后就只疼弟弟,不疼你了,你家里的东西都会留给弟弟的……”

    “我们就是开个玩笑,这孩子怎么这么禁不起玩笑,这心胸不行啊。”

    “不过真的,嫂子这胎要是男孩,明萱一个女孩子怎么争得过。”

    说是玩笑,却比冰冷的刀还要扎人,更何况听到这些的还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梁明萱和那个女生打了一架,回了家一向温言软语的父亲训斥她不该打架,本来心里就委屈,这么一弄,她当场就冲着父亲吼了回去,之后冲上了楼,躲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

    之后她发了几天高烧,继母就担心的守在床边照顾了几天,等到再醒过来,就听父母说,这个孩子出生了,就跟着母姓。

    小小的梁明萱只知道高兴这说明父母都是爱她多一点的,等到弟弟出生了,她看着软软的小小的婴儿,也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在继母的教导下,梁明萱教他念姐姐,扶着他走路,又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玩具给弟弟,她彻底忘了之前自己的委屈和担忧,对待小小软软的弟弟满是喜爱。

    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直到继母因病去世,十几岁的少年被人挑拨,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跟着母姓的原因。

    在梁家这个枝繁叶茂的大家族,孩子不姓梁,和失去继承权没有什么两样,甚至还有一些恶意的同龄人,会故意大声喊,他得不到父亲的姓,是因为他根本不是梁家的孩子。

    姐弟两个,再也亲近不起来了。

    随着母姓的原主憎恶导致这一切的姐姐,认为她是不想让自己继承家产才会这样做,刚刚踏入社会被人际关系弄的焦头烂额的姐姐不明白为什么弟弟态度大变,问他又不说,只能小心哄着。

    而本来应该站出来告诉姐弟两个,只是改了姓,继承权两个人还是一人一半的父亲,还在因为妻子的逝世强行让自己陷入到工作中从而忘记悲痛,根本没有发现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

    弟弟不肯说原因,只是一味的憎恶,姐姐不明所以,只以为是叛逆期,随着时间推移,身为弟弟的原主,对这个姐姐已经彻底没了感情。

    原剧情中,按照作者的设定,应该是梁明萱一边打拼事业,一边和男友亲亲爱爱,一边又掰回走上歧途的弟弟。

    但是写到了后期,梁明萱来学校开家长会,姐弟两个不欢而散,就那么突然的,末世来了。

    是的,在原文光写商业打拼剧情就写了五十万字的情况下,作者在第六十万字写出了末日。

    原本无论从哪个方面都该是天之骄女的女主梁明萱在短短二十章内,经历了被弟弟捅刀,伤痕累累,艰难找到了父亲,却又经历了男友闺蜜双重背叛,头戴绿帽就算了,一直表现的温柔爱她的男友当着她的面,杀了她的父亲。

    她拼死向父亲的好友求助,却被告知了一个让她崩溃的消息。

    父亲派出去回老家接爷爷奶奶的人早就背叛,他们去,只是为了斩草除根。

    昔日也是被自己喊着叔叔的父亲好友露出狰狞面容,曾经浓情蜜意的恋人面目可憎。

    世界的恶意,全部朝着她倾斜而来。

    从被弟弟背叛的那一刻,她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只有满满的恶意。

    梁明萱被扔到了流浪者聚集的集市,一个漂亮女人在一群如同饿狼的男人中会发生什么,她清清楚楚,于是她亲手毁了自己的容颜,然而这个世道的男人们,哪里还在乎这个。

    最后,在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的情况下,梁明萱觉醒了异能,罕见的植物异能。

    可和别的植物异能不同的是,梁明萱太恨了,她失去了所有爱的人,只剩下了仇恨。

    最终,她吞下了地上的一颗野草,只是一瞬间,整个集市都被比人还要高的草丛包围,叶子是比刀还锋利的武器,根茎将人缠绕捆绑在原地,集市化为了屠宰场,没有一人生还。

    梁明萱已经死了,可她留下来的这些野草好像继承了她的憎恶,它们密密麻麻,繁殖力极强,火烧不死,水淹不死,就好像长了眼睛一样,一直在跟随着人类的脚步繁衍,身上又同时发出吸引丧尸的香味,即使人类藏在地窖里,地窖上方长着的野草也会让丧尸准确的找到这些人类。

    不到一年,无论人类再怎么躲避,也还是灭绝了。

    谁也不知道,这一切的源头都只是因为一个绝望的女人。

    卫明言之所以接到任务,是因为梁明萱在后来清醒过来了,如果她没了思想,只是一个被仇恨驱使的杀戮机器,也许还好一点,最可怕的是,她醒来了,亿亿万甚至更多的野草的视野,她都可以看到,却无法控制。

    她只能看着自己带着丧尸找到一个又一个绝望的人类。

    那些,根本素不相识的人。

    尖叫,求饶,哭嚎,最终被啃噬干净,或者成为新一个丧尸。

    人类,是灭绝在她手上的。

    梁明萱接受不了这一点,她一开始,只是不想再活,她是想报仇,可她没想过要害死其他人。

    但无论她怎么痛苦,都只能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死在了野草下,她每天最常看见的,是无数的视野,无数的鲜血。

    最后一个人类死去。

    梁明萱还活着,她成为了一根根野草,只要还有一根草活着,她的思维就不会停止,她想死,却连说句话,动一下,都做不到。

    她想,她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得到惩罚呢?

    可后来又想,她怎么会没做错,人类灭绝,不就是她干的吗?

    她将会一直活在数不清的野草中,看着这颗星球上只会一步步走着的干尸,终日活在悔恨中,得不到解脱。

    略过前面那些事业打拼看完了这本书,卫明言呼出一口气,带着想打作者的冲动,合上了书。

    他现在的身份就是梁明萱的同父异母不同姓弟弟,卫明言。

    在原剧情中,梁明萱开家长会时丧尸爆发,还好她学过一些散打,打碎了窗户从一片混乱的教室逃出去后想到了弟弟,当时手机信号还在,梁明萱打了电话过去,被告知弟弟在天台,硬着头皮拿着灭火器边上的斧子一路砍了上去。

    原主本来是趁开家长会这个自由活动的时间和他那些狐朋狗友躲在天台抽烟,没想到末世来了,三个人变异,他们合力将人从楼上推下去之后就发现校园变了样子,楼梯口都是丧尸,他们被困住了。

    之后就是梁明萱靠着发现了丧尸会被声音吸引这个弱点,用手机引走了丧尸,成功找到天台救出了原主。

    她靠着自己的人脉,在军队撤离时带着弟弟一起上了车,之后为了吃的,从出生就被捧在手心上的她不得不跟着军队一起杀丧尸,而十七岁的原主,则是躲在车上心安理得的吃着姐姐拿命换来的食物。

    如果光是一个米虫也没什么,但之后,军队遇到了丧尸潮。

    他们坐着的其实是一辆大巴,上面都是一些靠着人脉坐上车的普通人,军队自顾不暇,各种车失控,他们乘坐的大巴也被丧尸包围,原主吓哭,梁明萱拎着自己的武器下车,和同车几个能杀丧尸的一起杀出了一条血路,大巴终于可以正常开起来,几个人却被困在了车外。

    车中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有人认为这些人被那么多丧尸包围,就算身上穿着防护的衣物也肯定被感染了,何况打开门万一丧尸冲进来,他们就完了。

    有人认为他们刚刚救了一车人,明明还活着,为什么不开车门让他们上来。

    底下的人一共有七个,四个已经没了踪影,只剩下梁明萱和另外两个人还在一边杀丧尸一边拍打车门,车中他们的亲人都拼了命的去开门,而坐在车门边的原主,却丝毫没有动静。

    车门最终还是打开了,梁明萱是最后一个上车的,原主坐在车边,看着她身后扑过来的血盆大口,吓得一手将人推了出去。

    梁明萱虽然一直在保持警惕,但对着这个一心保护的弟弟,还是十分放心的,就是因为这个放心,让她毫无防备的被推了下去。

    原主推了人后就慌乱的关上了门,看都不敢看一眼被自己亲手推进丧尸中的姐姐一眼。

    他没有愧疚,有的只有刚才差点没咬到的害怕。

    这是梁明萱第一次直面背叛。

    她险些死了。

    还好之前为了保险身上穿着从学校带来的防护衣,躲进了旁边的一家小超市里。

    而原主,亲手将一直护着他的姐姐推下车,让另外两个活着回来的人对他有着恨意,他们做不到像是原主一样狠心将人赶下车,但也不会像是梁明萱一样保护他。

    他被迫下车杀丧尸,即使吓到腿软也不会有人拉他一把,最终丧尸病毒感染,被同车人砍下了头颅。

    这是一个没有心肝,死的也很快的炮灰,可却是梁明萱悲剧结局的□□。

    卫明言过来的时间段十分不巧。

    一天前,原主将一直保护自己的亲姐姐推下了车,亲手送她去死。

    而现在,他被丧尸抓伤,同车的人将他关在房间内,一旦感染成丧尸,就地格杀。

    当然,本来这具身体是挺不下去的,卫明言到的这个时间段,他已经死了。

    不过现在嘛……

    他这次伸出了两只手,聚集的水团如同河流汇入大海一般听话的到了门边。

    水流细无声的挤进了门缝里,一点点就本来被堵着的门,往外撬开,外面的声音也渐渐传了进来。

    “他能亲手把明萱推下去,还有什么好救的,就算没有变成丧尸,我也不会带着他一起上路的。”

    这是一个暴躁的男声,应该是之前和梁明萱浴血奋战的人其中一个,在原主记忆中,自从梁明萱被推下去,这个人看他的眼神就冰冷的让他害怕。

    另一个比较温婉的女声劝道,“好歹也是一条人命,更何况昨天的情况那么危机,明言还是个孩子,会害怕一时失手也正常,他现在还不知道死活,我们就这样走,万一他没有感染而是觉醒了异能呢?”

    “不如我们大家再等等,要是明言真的……再走也不迟。”

    说出这番话的是a城大学大三的学生白湘,她长得好,性格温柔,虽然不敢下车杀丧尸,但因为会主动做饭,和各种关心下车的同车人,再加上较好的妙容,车里有不少男性都对她有好感。

    他们的争论起因是找到了一个收音机,里面断断续续播放着军方得到的消息,被丧尸抓咬过的人类,有百分之二的可能性会激发异能,异能者有着各种能力,欢迎激发异能者来军方建立的基地为保卫家园献出一份力量。

    这个类似于是广告一样的东西让在场人拥有了希望,他们都是普通人,都迫不及待想要赶往上面所说的在e城建立的基地。

    原主还在房间里面关着呢,车中杀丧尸的一大主力成淼因为亲眼看到他将亲姐姐推下去,一力主张丢下生死不知的原主直接离开。

    而白湘却坚持要等到结果出来,她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她是一个普通人,虽然空有长相,但没有异能,只能依附男人生存,而这一车的男人,就算大半都对她有好感,也都只是普通人,就算能够勉强生存,也绝对没有异能者来的威风。

    而现在成淼非要丢下房间内的卫明言自己走,她却站出来保住了他,如果这个十七岁的少年真的醒过来变成了异能者,该感激谁,一目了然吧。

    他就算是恨,也是恨孤身一人的成淼。

    就算是卫明言变成了丧尸,她也只是刷了一波善良而已,根本没什么损失。

    白湘主意打得好,成淼却是快要气炸了,“孩子?你见过这么大的孩子吗?白湘,明萱对你这么好,你被丧尸围攻,是她救了你!

    里面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害死了她,你还护着?”

    “你别忘了,他既然可以把自己的亲姐姐推下车,我们这些没什么血缘关系的,难道他觉醒了异能就能护着吗?”

    白湘为面前人不识相而咬牙,是,梁明萱是对她好,可那又怎么样,她对她好,怎么不把找来的食物给她吃,还不是嘴上说说而已,死了就死了,何必弄的好像她欠了梁明萱一样。

    “成哥,明萱在世的时候最疼这个弟弟,明言不是也说了他是吓傻了吗?更何况我们这样光秃秃的去基地,到时候怎么样都是别人说了算,如果明言可以觉醒异能……”

    ——轰!!

    被从外面锁住的门板轰然倒下,发出剧烈的声响。

    白湘的话戛然而止,屋子里站着的人都警惕的望向了那。

    在阳光下微微扬起的细小尘土中,正有一个少年站着,他身形修长,相貌是如梁明萱一般的俊秀,正缓缓收回手。

    满地沾了水的尘土如同一个听话的孩子,随着他的动作腾空而起,卫明言偏了偏头,它们便向着窗外而去,从楼层急速下降的过程中,水滴渐渐成形,化为冰锥,精准刺穿了在底下游走的丧尸。

    白湘震惊的捂住嘴,她站在窗户边,只要一望,就能看到楼下被冰锥击倒,躺了一片的丧尸。

    她好不容易找回了声音,连忙快速调整神情,欣喜的凑了上去,“明言,你觉醒异能了!”

    卫明言退后一步,微微垂着头,脸上神情晦涩不明,他没有理会白湘,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望向了满脸警惕的成淼。

    “你跟我走。”

    成淼神情顿时更加凝重了,他不动声色握紧了手中一直拿着的斧子,沉声道,“卫明言,你想做什么。”

    少年眼动了动,透露出了几分脆弱,神情是几乎让人心疼的愧疚,他涩声道,“你带我,去找我姐。”

    找明萱,他会有这么好心?

    他的确是想过回头去找明萱,但一路走来的艰难,还是让成淼不得不放弃。

    而现在,亲手将明萱推下车的卫明言要去找她?

    成淼不仅没有放松,反而身子崩的更加紧了。

    他坚信,这是一个阴谋。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这只是卫明言找了一个借口而已,之前成淼一直对他冷嘲热讽,他得了异能,来报复了。

    就在他们拿不准自己要不要为了一个成淼和异能者作对时,卫明言开口了。

    “我不认路。”

    一片静默。

    成淼脸上冷硬的神情险些维持不住。

    哦,对了,梁明萱说过,她弟弟是路痴来着。

    作者有话要说:  前十位小天使发红包,再随机一百位小天使么么哒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