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开挂恋爱系统(快穿) > 122、嫡子续弦15
    嫡子续弦15

    陶愿好不容易哄睡了曲励后, 将他放到床上, 让他好好的睡。看着曲励还带着泪痕的小脸, 陶愿心疼极了。

    一想到他才刚照顾曲励两天,就差点让他受伤, 陶愿这胸口有一团气, 堵的他不上不下的,十分难受。当时要不是他反应快,及时发动灵力振开那只灵狐, 让曲励被那只灵狐所伤的话,他就没脸见淼尘了。

    降雨走了进来, 小声的说道“王君,桑国的那两位王卿求见您。”

    “哼, 我正要见他们呢。”陶愿吩咐道“让他们进外间等候。”

    陶愿喝了杯茶,又守了会儿曲励,故意拖延了一阵时间, 才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桑云和桑文见侍从掀开帘子,陶愿从里面走了出来,立刻站了起来。

    陶愿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走到上方的椅子上坐下。

    “刚才雪姬差点伤了世子, 还请王君不要和一个畜生计较, 我已经吩咐人回王宫取一些珍宝和补品过来,给世子压惊。”桑云态度不亢不卑,很是温和的说道。

    “那孩子不是我跟大王的儿子。”陶愿面无表情的看着桑云说。

    “是吗?”桑云的心里松了口气“虽不是世子,但是到底是雪姬让那孩子受惊了, 便请王君将赔礼代为转交吧。”

    桑云心里想着,既然那孩子不是世子,那么这赔礼可以少上几分了。

    而桑文的心里则是想着,既然那孩子不是雷渊的孩子,那么雪姬说不定能讨要回来了。

    “那孩子是我亲弟弟,是我曲家唯一的继承人,我父亲和阿爹期盼了多年,后不容易盼到这么一个儿子,而他现在还不到半岁,就差点丧命在一只畜生的嘴下。”陶愿目光冷冽的看着他们。

    桑云看着陶愿表情,知道他是真的动怒了,想着这赔礼是少不了。他刚才因为知道那孩子不是世子而放下的心,现在又提了起来,因为没有想到那孩子会是陶愿的亲弟弟。曲沧的名声在北境的小国之间,如雷贯耳无人不知,雪姬要真的伤了他的孩子,那是跟伤了雷武王世子是差不多严重的事情。

    “真是对不起,那畜生就交由王君处置,只要王君能消气,便是活剥了它的皮,也是它活该。”桑云道。

    桑文低下头,知道雪姬要不回来了,心里有些难过。

    “这只畜生我自然是不会轻饶了它,但是畜生到底只是畜生,它就算是再通人性,也是需要主人好好管教的。它要是没有主人也就罢了,偏偏是有主的,却还如此胡乱伤人,那只能说明,他的主人没有管教好它。”陶愿冷声说道。

    “王君说的是,都怪我们一时疏忽,没有及时发现它偷溜了出去,差点酿成大祸。万幸小公子平安无事,否则我们这辈子都会自责内疚的。”桑云一脸内疚的说道。

    陶愿在桑云和桑文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看,突然笑了起来,心想这两人虽是双胞胎,但是明显性格完全不同,智商也有着差距。不过看桑文一直低头不说话的样子,也不算蠢的太厉害。而一直在说话的桑云,看着温润尔雅性格温和的外表下,实际是个非常有心机,而且心机还深藏不露的人。

    陶愿经历了这么多世,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就算不通过系统,他也能看穿这两人本质上是个什么样的人。

    桑国的两位王卿,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因为有目的的。陶愿想着,看来接下来的对手,就是这两个人了。说实话,焰昊和曲枫这两个人,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反正雷渊会帮他去解决,至于这两个人,虽然他也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的必要,但是跟他们玩一玩,就当是打发时间了也不错。

    营帐的门帘被掀开,雷渊从外面走了进来,桑远就跟着他的后面。

    雷渊一进来就感觉气氛不对劲,他走到陶愿的旁边坐下,转头看着陶愿问“怎么了?”

    “两位王卿,是来做客的?”陶愿也转头看着雷渊问。

    “他们马上就要走了。”雷渊说。

    陶愿笑着说“既然是来做客的,自然要好好招待才是,怎么能这么急着赶人走呢?”

    “多谢王君款留,我们二人因在王宫中实在是无聊,所以才跟着三王兄来逛逛的。若是王君不嫌弃,我们可以留下来陪王君说说话,消磨些时间。”

    “王卿身份尊贵,我又怎么会嫌弃,两位王卿既然想多留两天,那就留下吧。只是我今日才将弟弟带来照顾,又还要照顾大王起居,精力实在有限,两位王君非要留下的话,我可能会有招待不到周的地方,还望不要见怪才是。”

    “怎么会,”桑云笑着说道“不敢让王君多费心力招待我们,我们只是想留下陪王君说说话,若是王君有空闲了就找我们来,若是没有空闲,也不必理会我们。”

    “大王,狐狸肉好吃吗?我还没有吃过呢。”陶愿转头问雷渊。

    “不太好吃。”雷渊眼中满是宠溺的看着陶愿说“不过你要是好奇的话,我让人去捉一只来,给你尝尝味道。”

    “不必让人去捉了,这里有只现成的,是两位王卿送给我的。”陶愿指了一下旁边的笼子说。

    桑远低头一看,立刻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是……,雪姬?”

    “降霜。”陶愿叫道。

    “在。”降霜上前一步。

    “把这狐狸交给厨子,让他尽量做的好吃些,一会儿分一些用来招待两位王卿。”

    “是。”降霜提起笼子往外走。

    “雪姬!”桑文一听陶愿要吃雪姬的肉,立刻激动的要去抢,被桑云一把拉住,用力的瞪了他一眼。

    “等等。”陶愿叫住降霜说道“这狐狸的皮毛看着不错,告诉厨子,要把皮毛完整的弄下来。”

    “是。”降霜转身,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两位王卿不必舍不得这畜生,像这种驯化不了的东西,留着也是祸害。若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畜生肯定不是第一次伤人了吧?”

    “你被那狐狸伤到了?!”雷渊立刻紧张的看着陶愿,并搂住他的肩膀,想抱他去里间检查。

    “没有,”陶愿按住雷渊的手说“我没有被伤到,那狐狸突然冲出来,差点咬到曲励,好在及时被我用灵力弹开了。”

    “当真没有受伤。”雷渊忍不住皱眉,心里还是不放心。

    “真的没有。”陶愿用手挡住嘴,无声的说道“一会儿让你检查。”

    雷渊这才松开陶愿,狠狠的瞪了桑云和桑文一眼,狠厉的说道“既然管不住那畜生,就不该带着它来,若真咬伤了本王的王君和小舅子,你们担待的起吗?!”

    “大王说的极是,都是我们的过失,没能看好那畜生。好在没有伤到王君和小公子,王君又宽容大度,不同我们计较,这畜生杀了给王君出出气也是好的。”桑云这几句话,即顺从了雷渊的话,又说明了那狐狸没有到伤人,看似是在说陶愿宽容不同他们计较,实际是在说因为没有伤人,陶愿无法与他们计较,只能拿一直畜生撒气。

    雷渊如此紧张陶愿的样子,让桑云桑文意外的同时又无比的羡慕,虽然来之前桑远就跟他们说过雷渊很爱他的正君,但他们今日见到雷渊,立刻被他的外貌和气势折服,以为他是个喜怒无形于色的人,没想到他居然一点都不掩饰对陶愿的紧张。而他们的心里,也非常的希望,有一天雷渊也能如此的紧张他们。

    “我看那灵狐冲出来就咬的架势,是相当的熟练啊,肯定是咬死了不少人练出来的。两位王卿身份尊贵,自然是不在乎人命的,只是谁不是人生父母养的,人固有一死,可是不管怎么个死法,也要比死在一只畜生的嘴下要强。所以我要劝两位王卿一句,以后还是养些温驯点的动物在身边的好,也免得那些兽性难驯的畜生,伤了你们自己。”

    “王君说的有道理,我们以后,一定养些温驯的动物。”桑云一脸温和的样子,说完这话后,还看了眼雷渊,眼中波光流转。

    桑远已经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转头瞪了眼桑云和桑文,然后对雷渊和陶愿拱手说道“让王君受惊了,我这就带他们回去好好管教,省的他们在王君面前丢人现眼。”

    桑云和桑文一听他说要马上带他们回去,都看向他,桑文眼中是明显的不愿意,而桑云的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

    “他们既然想要留下来,我又同意了,怎么能反悔呢?太子要是有急事要赶回去,就只管去吧,两日后,大王自然会安排人,将两位王卿平安的送回去。”陶愿转头快速的给雷渊使了个眼色“对吧,大王。”

    雷渊看了会儿陶愿,他根本不想留下这两个人,但也不想驳回陶愿的话,只能转头对桑远说“太子可先回去,两位王卿便留下吧。”

    桑远知道现在留下他们肯定不妥,便坚持道“要是就将这么留在这里,被父王知道了,肯定要责怪我的。还请王君见谅,等下次禀告了父王,再让他们留下陪王君说话。”

    陶愿笑了笑说“既如此,那就不多留几位了。”

    “告辞。”桑远拱手对雷渊说完后,转身对桑云桑文道“走吧。”

    看着他们离开后,雷渊看着陶愿问“你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吗?”

    “知道,”陶愿笑着说“桑国大王,想要将那对双胞胎王卿嫁给大王,好稳固两国关系,所以桑国太子,特地带那两个王卿来给大王相看的,我说的对吧。”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留下他们?”

    “我要是不留下他们,又怎么能让他们知道,大王你有多爱我呢?”陶愿看着雷渊,对他眨了眨眼睛,眼中有勾人的魅惑。

    雷渊一把将他抱起往里间走。

    雷渊把陶愿放倒在床上,压在他身上用力的亲吻,吸吮着他嘴里的香甜味,搅弄着他软嫩的舌头。

    陶愿搂着他的脖子回吻他,在雷渊扯开他的衣襟,把手探进去揉捏的时候,躺在大床另一边的曲励突然哭了起来。

    陶愿连忙推开雷渊坐了起来,把掉下肩膀的衣服拉上来后,赶紧过去抱起曲励轻哄着。

    雷渊低头往自己大腿间看了一眼,他现在是怎么也忍不住了,他也不想忍。

    “大王你看,”陶愿又走到雷渊的旁边坐下,笑着向他炫耀宝贝似的说道“这是我弟弟。”

    “让降霜进来,把小舅子抱走。”雷渊板着脸说道。

    “干嘛抱走啊?”陶愿说“我哄哄他,他很快就会睡着了,待会就让他睡在坐床上,咱们小点声不就行了?”

    “降霜!”雷渊大声的叫道。

    “别叫!”陶愿赶紧捂住雷渊的嘴,用求饶的眼神看着他说“求求你了,就让他睡在这里吧,好不好?”

    “大王,有何吩咐?”降霜已经在外面应道。

    “没事。”陶愿用力捂着雷渊的嘴答道。

    “你看你看,他已经睡着了。”陶愿小声的对雷渊说。

    雷渊看了眼曲励的脸,想着家里那个小圆脸没跟来他还挺高兴的,但是现在又来了个圆脸的小舅子,是不是脸圆的都克他。

    陶愿把已经睡着曲励放到坐床上,用他的小被子盖在他的身上,然后跑回雷渊的身边,用力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陶愿把雷渊推倒,放下帷帐后,脱掉自己的裤子,垮坐到雷渊的大腿上。

    雷渊摊开手看着陶愿自己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