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2、第二章
    第二章

    一夜无眠。

    寝殿里准备了最松软的床垫,踩在上面并不疼。

    林瑾之充满报复性的欣赏着楚宴光/裸着身体的模样,眼底透着恶意:“这是你给我打造的寝殿,你以前还说这是用来关禁脔的,今天我用它来关你了。”

    楚宴咬紧了牙冠,胸口上下起伏。

    楚宴抬起头,看向林瑾之,冰冷的吐出了一句话:“……骗子!”

    林瑾之微怔。

    楚宴原本该死寂的眼瞳里折射出愤怒,让那双眼眸熠熠生辉,配合着楚宴现在满是青紫的身体,不得不说……有一种让人凌/虐的美感。

    林瑾之的心底升起一股巨大的快/感来。

    他报复到他了,把天底下最尊贵的人压在身下,让他也尝到了自己当初一样的滋味。

    可是为什么楚宴会骂他骗子?

    林瑾之的眉头一皱。

    很快韩铮就要回来了,林瑾之只能先退出了这个地方。

    他不允许太监给他华衣,就让楚宴穿着犹如优伶一样的纱衣,薄得能看到透出来的肌肤,让他也尝一尝耻辱的滋味。

    林瑾之推开了门,正想出去,他却鬼使神差的看向了后方一眼。

    那个从不哭泣的人,竟然把头栽到地上,蹭着地上的毛毯,狠狠的发出悲鸣。那是一种悲痛到极点的声音,一副再也无法支撑下去的模样。

    望着这样的画面,林瑾之的心口竟然一颤。

    林瑾之皱紧了眉头,自己分明是恨他的。

    这个人偶尔的示弱,只是为了麻痹他,等他同情的伸过去的时候,再露出最锐利的毒牙。

    他不是一向最擅长的就是这种事了吗?

    林瑾之心底沉了下去,推开门走了。

    [大坏蛋!做了也不清理!]

    [别闹,我刚刚的戏还演得像吗?]

    [林瑾之的悔恨值增加了10.]

    楚宴眯起眼:[很好很好。]

    [主人为什么不拆穿林侯爷?那样林瑾之的误会解除,悔恨值不是一下子就上来了吗?]

    [子不语怪力乱神,说林侯爷重生回来的?他怎么可能相信!]

    还好原主因为林瑾之没有杀林侯爷,他还是有机会洗白的。

    得让林瑾之疼,痛不欲生。抓心挠肺的悔恨,才能消解原主的心头只恨呐。

    怀疑的种子他已经种下,且看看绝顶聪明的林瑾之如何做吧。

    没想到,楚宴第二天等来的不是林瑾之,反倒是韩铮。

    当韩铮走入屋子里的时候,楚宴发出了一声嗤笑。

    韩铮的脸色铁青:“你笑什么?”

    楚宴抬起头,身上的锁链发出清脆的声响:“我笑你。”

    韩铮的脸色更加难看。

    一个阶下之囚,竟然还敢嘲笑他?

    韩铮的牙齿咬得紧紧的。

    楚宴的眼底带着同情和怜悯:“你那么喜欢林瑾之,还帮他囚/禁了我,到现在他的眼神不还是全都落到我的身上?”

    韩铮看见楚宴身上那青青紫紫的痕迹,不由想到了什么。

    “瑾之和你做了?”

    楚宴似乎自嘲似的轻笑:“又如何?”

    又如何……又如何?他现在只想杀了楚宴!

    事到如今,为何瑾之还是被这个狗皇帝所欺骗,还看不清形势!

    韩铮的表情更冷,他的五官十分冷硬,气势更犹如一把染血的冷刃一般。这样默不作声的样子,充满着杀气的看着楚宴,十分可怖。

    [主人你为什么又激怒韩铮!!他可是你情敌!!!]

    [别着急。]楚宴眼底的冰冷尤甚,[任务对象是我的,情敌也是我的。]

    [……主人你是想?]

    [勾引他。]

    [!!!]

    系统的小心肝吓得不轻,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它分明只是一串数据而已啊!

    勾、勾引情敌?

    这脑回路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给我家小林同学带点绿帽,他就不知道我有多抢手。]

    [……]

    [-v-]

    主人大大你开心得竟然拿表情卖萌了!

    韩铮站在远处,用极其可怖的语气低沉的看向了楚宴:“下贱!”

    骂君王下贱?

    楚宴身体颤动了两下,可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做出任何脆弱的事来。

    “下贱?那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难不成还想仔细观摩林瑾之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不成?”

    韩铮心头一噎,分明想挪开眼眸,可他就是挪不开。

    楚宴的身体很美,他从不知道这样残暴的君王,竟然拥有这样漂亮到极点的身体。屋内并不算冷,那白色的肌肤上海透着被暖气熏出来的粉,宛如含苞待放的桃花似的。

    尤其是白玉无瑕上面,沾染了爱/欲的模样。

    韩铮的呼吸一抖。

    昨天林瑾之发狠似的羞辱他,并没有清理他体内的东西。

    当触怒的韩铮走进来,掐住他的下巴时,楚宴脱力的没能忍住,体内的东西划了出来。

    楚宴的眼底升起几分慌乱,最终满是羞耻的沾染上水雾,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里,忽然出现了薄雾。

    真美。

    刚才还咄咄相逼的人,此刻竟然改变了模样,韩铮有些下不去手,还觉得口干舌燥。

    尤其是,这个总是一脸高高在上的君王变成如今的样子。

    “滚出去!”

    “你现在都这个样子了?还想命令别人吗?”

    楚宴紧咬着,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滚!”

    “你不是喜欢男人吗?我就让你喜欢个够。”韩铮拿起了身边的盒子,打开了里面的东西,装满了都是玉/势。他报复楚宴的方式,就是用这些东西羞辱他。

    楚宴倒吸一口凉气,身体抖得不像话。

    那如丝缎的黑发落入韩铮的左手心,韩铮轻轻的掬起一缕,竟然又悄然的蜿蜒至下。

    韩铮着迷了,痴怔的看着楚宴。

    这个人不是抢走了瑾之吗?他该厌恶楚宴的。

    可为什么……?

    正当此时,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韩铮,你在干什么?”

    韩铮如梦初醒,转过头去,却看见林瑾之的脸色冷淡极了。

    因为韩铮的举动,林瑾之的态度果然变了。

    林瑾之原本是矜贵的翩翩君子,高雅淡薄,时不时露出的温柔更让人着迷。自从被楚宴强迫留在宫里以后,那种气质偏向于冰冷。

    如今,更是刺骨。

    就仿佛长满了倒刺的某种艳丽之花,一旦靠近就会被戳得流血不止。

    而楚宴却知道,这种转变俗称——黑化。

    “瑾之,我……”

    “出去。”

    韩铮心底慌乱起来,恍惚间看见了楚宴的表情,他朝自己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他是故意的?

    韩铮心底大骇,随之而来的是对楚宴越发的痛恶。

    韩铮深吸了一口气,心底意难平。等他最终出去以后,仿佛看见林瑾之到了楚宴身边,狠狠的捏住楚宴的下巴,朝他吻了过去。

    韩铮睁大了眼,脸色发白。

    这算是什么?

    林瑾之不该厌恶那狗皇帝吗?

    可为什么,皇帝仿佛成了瑾之的禁脔那般?

    韩铮很想把心底这个想法抛之脑后,可看着林瑾之亲密的吻向了他,那画面深深的刺入了脑海之中。原本该全部放在林瑾之身上的眼神,不知道为何放到了楚宴身上。

    他黑发如墨般的滑落,胸口被吻得青青紫紫,一副疼爱过度的模样。

    楚宴的脸色总是苍白的,可他的嘴唇不点而朱,宛如雪地红梅一样,颜色对比得极为强烈。

    这幅画面透着靡丽,旖旎,韩铮仿佛被迷惑那般——

    瞬间,韩铮就喘着粗气的退出了屋内。

    他睁大了眼,脑海里仍旧浮现着那副画面,简直太可怕了。

    他是怎么了?

    而这边,楚宴被林瑾之强行吻住。

    “嘶——”

    林瑾之低声耳语:“很疼吗?”

    他这个样子,仿佛回到了当初,那个温暖聪明的武安侯公子。虽然生在重权的侯府,林瑾之的性子也如松柏淡薄,亦如幽兰高洁,光华内敛。

    楚宴一瞬间被迷惑,想要伸出手去触碰他的脸。

    啪——

    一声,直接被拍开。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楚宴回过神来,心底宛如针扎那般。

    楚宴的手终究无力垂下,在心底对林瑾之——再无爱意。

    这样欺骗于我,凭什么我还爱你?

    林瑾之将玉势拔了出来,楚宴这个模样简直犹如被锁链缚住的精怪那样,林瑾之只是望了一眼,呼吸便一窒。

    林瑾之想起昨日楚宴的话,原本想查查为何楚宴会叫他骗子,可林瑾之却是一无所获。

    昨日之后,他到底对楚宴开始牵肠挂肚了起来。

    林瑾之挣扎着,还是回到了这个地方。

    没想到一推开门,就看到了令他嫉妒发疯的事。

    韩铮竟然在用这个东西玩弄楚宴?

    那一瞬间,林瑾之迁怒了韩铮。

    而楚宴碰他的脸时,林瑾之竟然控制不住自己说出了吃醋的话来。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楚宴低垂着眼眸,淡然的说:“现在不想让我碰你了?以前不是被朕弄得很爽吗?”

    林瑾之脸色一阵扭曲。

    “我看你需要知道,昨天晚上艹你的是谁。”

    他吻住了楚宴,然后重新进入那个地方。

    楚宴在激怒他,就算是这种时候,也没有折断他的骄傲。

    那么,就有他——亲自来折。

    [主人快别闹了,你每天激怒林瑾之到底是为什么啊?还有主人怎么确定林瑾之会和韩铮闹翻?]

    [毕竟是个男人都忍不了自己被带绿帽。]

    系统:[……]好像挺有道理?

    楚宴啧了一声:[他不动怒,谁动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