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21、第二十一章(捉虫)
    第二十一章

    楚宴的精神越来越差了。

    每一日,则更加严重。

    咳血日渐严重,想必自己已经时日无多了。

    不过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在还清醒的时候便留下了诏书——命信王,成下一任的皇位继承人。

    朝中升起轩然大波,却没有人敢怀疑这一点。

    毕竟之前陛下就已经下旨让信王监督朝政,再加上陛下的兄弟都死光了,皇室血脉除了信王还有谁呢?

    信王住进了皇宫,看着日日忘却一切的楚宴,心里难受至极。

    而林瑾之却在此时请命,想让楚宴住在宫外,找个清幽的院子比较适合他养病。

    信王知道此处对楚宴来说犹如笼子般,他虽然不舍,还是同意了林瑾之的话。

    新的院子的确清幽,是信王挑了好久才挑中的,也算是为楚宴这个皇兄尽一份心意。

    林瑾之不再入朝,而是日日伴在楚宴身边。

    他想起以前的事情,这一日便给楚宴带来桂花酒,交于楚宴。

    “这酒好喝吗?”

    楚宴却仿佛与世隔绝,林瑾之喊他,他也只是看着别处。

    林瑾之内心痛苦万分,忽然想起以往年少时,曾见一少年风姿绰绰的站在垂丝海棠之下。

    他买来桂花酒,与他痛饮。

    少年的眼始终柔和,带着丝丝儒慕。

    可现在……他却心死如灰,什么也不上心了。

    林瑾之紧咬着牙关,眼泪轻轻滑下。都是他的错,才会让陛下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似乎见他哭,楚宴转过头来盯着他:“为何哭?”

    “陛下不是不想理我吗?”

    楚宴:“……”

    林瑾之微怔,身体轻颤着,最后……笑容加大。

    不管痛苦与否,都得笑啊。

    因为,有个人纵然这幅样子,也在乎着他的喜怒。

    “陛下,再饮一杯吗?”

    楚宴盯着那个杯子,并未说话。

    春雨如酒,连绵的雨丝很快就下了起来。天边呈现一片青色,林瑾之连忙拉着楚宴去了亭中,那些雨丝打在身上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凉。喝酒原本暖身,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暖意却被春雨散去。

    林瑾之第一时间看向了楚宴,悄然问他:“陛下,冷吗?”

    楚宴手里似乎一直捧着什么东西,林瑾之想去看,却发现那是一个杯子。

    他就这样举着,捧到自己的面前:“……喝。”

    林瑾之终于忍不住眼底的泪水,接过混合了春雨的酒水,一饮而下。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任务完成,正在抽离。]

    [是否选择世界存档?备注:宿主总共有三次世界存档的机会,先前已经用过一次,这个世界是否存档?]

    [否。]

    [收到。]

    楚宴不小心打翻了桂花酒,酒水就这么流了下来。

    林瑾之无奈,只好给他擦干净。

    “陛下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楚宴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纵然林瑾之可恶,他也想再看看他的脸。

    这种感情,多么可笑。

    楚宴忽然很想问清楚:“你知道林侯爷做的事情了吗?”

    “知道。”

    楚宴的脸色苍白如纸,最后那一点希望破灭。

    林瑾之望着他:“我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以前?”

    “嗯。”

    楚宴多年来的心结终于解开,他最终笑了起来,庆幸自己在死之前问了林瑾之这样一个问题。

    原来……他不是有意骗自己的?

    原来,都是林侯爷一个人做的。

    楚宴的眼底缀满了眼泪,为何他们会闹到这种地步?

    不过无论如何,他时日无多了:“瑾之,你知道皇兄去了哪里吗?”

    林瑾之语气一顿:“……怎会这么问?”

    “他说过……说过不会入黄泉,要生生世世缠着朕,你说……死掉的人倘若不入黄泉,会去哪里?”

    林瑾之知道着俨然成了楚宴的心结,抱着他默默不语。

    楚宴朝他露出一个惨白的笑容:“瑾之……朕害怕。”

    林瑾之心痛无比的抱住楚宴:“臣日日夜夜陪着陛下,陛下若是害怕,就抓住臣的手可好?”

    听见林瑾之的话,楚宴忽然就不说话了,神情重新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春雨斜斜的飘落,楚宴看着外面的雨出神。那些雨丝全都拍打在他身上,楚宴淋了雨,精神却好了些。

    许久之后,林瑾之才听楚宴轻柔的说了一句:“林瑾之,朕不恨你了。”

    爱也好,恨也好,都太累了。

    林瑾之的结局如何,楚宴已经不知道了。

    他被抽离出了那具身体,重新回到了虚无的空间之中。

    [结算分数,林瑾之成功攻略奖励分数一万,韩铮成功攻略两千。]

    [……才两千!]

    [两千就不错了,那根本就是任务之外的人,还是你原先的情敌!]

    楚宴嬉皮笑脸:“我知道我知道,赶快开始下一个任务呀。”

    [不急,我要跟主神下载点儿教育心理学来看看。]

    楚宴嘴角一抽:“……您有孩子了?”

    [想读给你听!]系统重复了一遍。

    楚宴:“……”

    [还有我下了几本心理学的书,我给你念念题目。《论皮的心理是如何产生的》、《自我表现欲强烈的人格分析》。]

    “等等!我哪里自我表现欲强!”楚宴不服。

    [‘我要死得美美哒’,‘这么美的画面他一定终身难忘’、‘就因为美而珍贵,失去的时候才痛不欲生。’、‘你不觉得美很让人有破坏欲吗?’]系统对楚宴的话如数家珍。

    楚宴忽然就不敢说话了,捂住脸。

    [……怎么了?]

    楚宴一本正经的回答:“没想到我这么有思想觉悟!”

    [……]忽然皮了是吧?

    “快进入下个世界吧,我等不及了!”

    [你就不在乎……凌王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吗?]

    楚宴啧了一句:“我是替原主完成心愿的,管他做什么?”

    没心没肺!

    系统忽然好奇:[若是凌王和林瑾之之间,你会选谁?]

    “……怎么问这么无聊的问题?这不该是萧宸的事吗?”

    [若是你呢?]楚宴的话勾起了系统的好奇心。

    楚宴沉思了片刻,轻笑道:“我选凌王。”

    [!!!]

    楚宴嘿嘿的笑了起来:“不要那么震惊嘛,我喜欢浓烈到极致的爱,甚至扭曲也没关系,因为那在我眼里是美的。”

    系统:[……]

    楚宴眼神微闪:“你不觉得,那种嘴上的喜欢太单薄了吗?什么东西都会被改变,所以对于我来说,越浓烈,就意味着越真实。”

    系统忽然想到了和楚宴的初识,忽然之间没有再说话了。

    楚宴又急忙的喊了句:“首先声明!我不是受虐狂啊,如果穿到萧宸小时候,我是绝对不会选凌王的。不过凌王幽禁了……或许有可能选他。”

    [为什么?]

    楚宴无奈:“这还不明白?当然是因为……我也是男人,喜欢掌控主导权。算了不说太多了,反正跟我没关系,快点下一个世界吧。”

    系统默默的瑟缩了回去,把想说的话都咽了下去。

    算了算了,还是等适当的机会,再跟楚宴说吧。

    [正在启动,进入下一个世界中——]

    随着耳畔的电子音响起,楚宴缓缓的闭上了眼。

    熟悉的黑暗涌来,他的意识本该在转移之中一片迷糊,却因为极致的疼痛而立马醒了过来。

    楚宴艰难的睁开了眼,发现周围的场面让人吃惊。

    天气奇冷,雪花一片片的纷飞而下,外面早已是一片素白之色。

    大地一片银装素裹,光秃秃的树枝结了冰,显得格外萧条。

    这是一个牢房,底下的稻草湿漉漉的发着恶臭。里面的空气极不流通,到处都有死老鼠的味道,楚宴不由皱紧了眉头。

    “我希望,你能替他去死。”

    [宿主正在连接。]

    [系统更正,美貌值增幅100%]

    楚宴抬头望向那个人,他外表十分清隽,犹如青竹那般站在上方。借着为数不多的光线,楚宴看清楚了他那张脸,俊美清贵,浑身散发着士人的书卷之气。

    楚宴睁大了眼,下一刻,他就被人喂了一杯毒酒下肚。

    楚宴不敢多想,立马入了戏:“我对先生最后的作用,竟是替他去死?”

    纪止云忽然沉默了下来,一言不发。

    看着他这个模样,楚宴凄厉一笑:“我知晓了。”

    看着纪止云离去的身影,楚宴心中郁气抒发不得,仿佛包裹着一团火焰,烧也烧不尽。

    他忽然觉得很恨,一种莫名的悲戚敢涌入心头。

    楚宴眼神微闪,咬住了嘴唇,直到那个地方忽然流出了鲜血。

    他连忙扣着自己的舌头,想要自己把刚刚咽下的毒酒吐出来。他藏了半口在嘴里,剩下的都没入到了胃部,楚宴扣得十分难受,几乎连黄胆水都快吐出来了,却依旧自残似的这么做。

    ——不想死。

    可对于纪止云来说,有用的并不是他,而是他的尸体。

    一杯毒酒下肚,肚子里疼得犹如火烧那般,楚宴的身体不自觉的抽搐了两下,此刻当真是痛不欲生。

    他的心底唯有纪止云说的那一句话:“我希望,你代他去死。”

    楚宴的眼神冷了下来,紧咬着牙关:“做!梦!”

    明日就要上邢台了,他得扭转乾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