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33、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当楚宴走出了房间, 燕离仍旧忘不掉那心悸之感。

    若是之前那个楚宴,他或许还瞧不上,柔弱得犹如小白花, 没人拂照就要死去。

    而现在的楚宴……香醇甜蜜, 随时驻足嗅一嗅他的香气,就能让人神魂颠倒。

    他便喜爱这样子的。

    窗外的风雪有的吹了进来,燕离径直的走出了这个房间, 嘴角带着一抹迷人的笑容。

    等到了阁楼之上,燕离懒洋洋的看向了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心却沉浸到了一些事情上。

    分明这么久了, 还是忘不掉——

    他的母亲虽然尊贵, 却并不受前燕王的宠爱。前燕王喜爱美色, 时常临幸美貌的宫人, 导致后宫人数众多,许多人还时常对王后不敬。

    这些事情, 母亲都为了他忍耐下来,勉强保持着平静。

    然而年幼的他还不太会体谅母亲,总觉着母亲身为王后, 也太懦弱了些。

    燕离永远记得那年的夏天, 母后去行宫避暑之后, 便秘密带回了一个太监。

    那人是齐夫人推荐给她的, 说是上妆的手艺很好,太监的名字叫做齐敛,齐国人。

    燕离没有太在意, 可后来却知道,齐夫人给母亲推荐的乃是一个假太监,为的就是接机接近王后,让齐夫人来个捉奸正着。

    然而事情却不若齐夫人所料,王后虽对齐敛倾心,却并未和他有什么肌肤之亲,甚至想齐敛真的净身留在宫中陪她。

    而在此期间,王后又怀了身孕。

    至于那个弟弟,便是燕王说燕离掐死的那个。

    年少的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个齐敛竟也有私心,他不甘心让齐夫人捉奸,这样他一定会死。只是他的把柄就捏在齐夫人手里,不能投靠他人,便另想出了另外一招,设计让所有人都以为是他掐死的弟弟。

    这样一来,齐夫人的目的也会达到,而他的母亲看见自己的儿子相残,不疯也得病着。

    后来燕离因为此事当了十年质子,受尽折磨,而王后郁郁寡欢,临死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的大儿子害死了自己的小儿子。

    那个假太监齐敛,也借着齐夫人的势力到了齐国,还成了齐国有名的使臣。

    可笑的是——他那时年幼,不知情为何物,她母亲是真的对齐敛倾心。

    燕离深吸了一口气,再苦再难,他都要替母后报仇!

    现在他总算是能从周国回来了,王兄生辰将至,他打探到齐王一定会派那个人来庆贺王兄的生辰。

    外面的风雪时不时的吹拂进来,吹得人心也越冷。

    他永远忘不掉这深仇大恨,当初在紫鸾宫里看到婴孩的尸身,就是那个人带着母后赶来,诬陷是他掐死了自己的弟弟。

    燕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蓦然将窗户开得更大了。

    他不介意更冷一些。

    反正,他早已经行走在冰天雪地里那么多年,身体也早就冻僵了,所有人他都利用,心狠手辣也无妨。

    这么多年来,支撑他的唯有那滔天滚滚的恨意。

    “母后,我很快将那个人碎尸万段。”

    他等着,一根根把那个人的血管用小刀刺破,把他绑在母后灵位前,直到他鲜血流干死亡为止。

    以他之鲜血,来祭奠母后亡灵。

    楚宴和燕王一起回了行宫,当他躺在床上的时候,还在想今天的事情。

    原来纪止云早被他攻破了一角,系统一直没有发出提示音,还让楚宴觉得攻略方式不对。

    “既然已经攻破了一角,很多事情就好办了。”楚宴笑得如蜜。

    [主人打算什么时候告诉纪止云,那日纪止云守灵的时候,见到的人是原主?]

    楚宴觉得奇怪:[你该不是同情纪止云了吧?认错人不是他对叶霖做那些事情的借口。]

    [呸、谁说我同情那个渣渣了?]

    楚宴勾起唇角轻笑:[那就好,不过这件事情,需要燕离在场当面戳穿才行,懂吗?]

    [……也对。]

    楚宴捂着肚子,余毒未清没办法,那个地方还在疼。他的发丝被冷汗染透,还有工夫在这里跟系统闲聊调侃。楚宴露出了一个稍冷的微笑:[我日子不久了,死之前纪止云才知道真相。若他看见我和燕离在一起了,肯定加倍的疼。]

    毕竟,双重绿帽啊。

    系统打了个寒颤,当初虐林瑾之的时候都没这么狠,看来主人尤其讨厌这个纪止云啊。

    楚宴却没心思在同系统说话,他流了很多冷汗,那毒可真够厉害的,原本平日就是装作不疼。如今疼起来,就连他也快要受不住了。

    系统虽说人性化,为了保护宿主,能屏蔽的只有情/事上受的疼,这种却无法屏蔽。

    他只能生生的受着。

    “今夜不能睡了。记忆编织,我得入梦。”

    这记忆,若不说出口,便用梦境来编织。

    楚宴闭上了双眼,等记忆编制完成之后,他看到了一片美丽的桃花林。

    花瓣飘飘而落,洒在自己的身上,粉色带白的花瓣落在地上,也让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花瓣。

    泥土之间满是松软,踩在上面还能落下浅浅的脚印,似乎要下雨了。

    “小公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快跟奴回去吧,否则老爷要生气了。”

    楚宴看着他,轻柔的绽放起一个笑容:“就来。”

    “听说那边乡间有人下葬,奴今日也去看了热闹,那位公子怎么都不肯离开亡母的坟,和当日的小公子一模一样。”

    楚宴的母亲死在一月,当时便把她葬在了桃花林之中。

    父亲同母亲感情极好,自母亲死后,便在桃花林里建了一个木屋,日日酗酒。

    父亲沉浸在母亲的死里拔不出来,酗酒也有两月了吧。

    听到奴才的话,楚宴轻轻的嗯了一声,这件事情他早就知道了,昨天他还拿了糕点去看望他呢。

    兴许,他今日也在。

    等到了晚上,楚宴又偷偷摸摸的溜了出来,乘着夜色很快就到了纪止云那里。

    夜黑风高,月亮也被层层的乌云给遮住。

    借着为数不多的光,楚宴看向了那边。

    原本以为今日的纪止云还会跪在母亲坟前,没想到他身边已经有人作陪。

    楚宴小心的望了过去,纪止云看他身边少年的神情满是温柔。

    那少年背对着楚宴,楚宴完全无法看到他的脸,可纪止云的神情,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怀里的糕点已经被压扁,楚宴在桃花林里住了两月,难得有同龄的伙伴,便自然而然的对纪止云上心。

    可看他现在对别人这般好,楚宴心底满是疼痛,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楚宴重新回去了,他后退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树枝,惹得那边的纪止云朝此处一望。

    “怎么了?”

    纪止云答:“那边似乎有人。”

    “兴许是你听错了?”

    纪止云也不想反驳燕离的话,毕竟他难得交了一个朋友。

    “也许是吧。”纪止云满心温柔的看向了燕离,“昨天真的谢谢你。”

    燕离淡笑:“只是糕点罢了。”

    “你还给了我一把伞,今日早上也下了微微细雨,我舍不得再用。”

    “……为何?”

    纪止云:“怕用坏了,就找不到伞还给你了。”

    原本想要离开的,可小心离开的途中却还是听见了这一切。

    楚宴脸色苍白,身影最终没入了黑夜的树林之中。

    纪止云正朝燕离说着话,可没过多久,那边竟又发出了声响,他看了那个方位许久,眼神微闪。

    他放心不下,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跟上来了?]

    [嗯嗯!]

    [也多亏我这么故意诱导。]他得让纪止云知道,那天的人不是燕离,而是叶霖。

    楚宴心伤的穿过了桃花林,不知后面纪止云已经跟了上来。

    他十分伤心,因此也走得不快,纪止云越跟越近了。

    夜色越来越浓,摸着黑走,视野十分狭窄。鼻尖也只剩下了泥土的腥气和桃花溢出来的香味。

    纪止云看见楚宴抽噎着走到了木屋旁的坟前,将怀里的糕点放到前面。

    “阿娘,爹近来一直在喝酒。”

    “我认识了一个人……听说他的家在很远的地方,却舍不得留下母亲一个人长眠此地,和我一样……”

    “他身边的那个人,和我长得好像,他是不是把我给认错了?”

    “算了,认错就认错吧。总是这样,所有人到最后都会离我而去,就不该奢求什么。”

    因为爹总是酗酒的缘故,家里逐渐开始缺银钱了,虽然不至于东西也买不起,可能这只是最初的征兆,等以后会更加严重。

    糕点他舍不得吃,小心的摆在了坟前的碟子里。

    “阿娘……我好想你。”

    黑夜越深,楚宴的眼角渗满了晶莹的泪珠。

    他身上萦绕着深深的孤独,在这片寂静的桃花林里,也许谁也不回来。

    纪止云的呼吸颤抖,他不知道……他真的认错了?

    那一瞬间,原本被梦境困住的纪止云忽然苏醒了全部的记忆。

    这是梦?还是真实?纪止云分不清。

    可如此真实的梦境他还是第一次见着,甚至连细节,那些桃花的触感,都能感受到。

    纪止云想把它当成真的,否则怎么解释得通?

    望着年幼的楚宴,他还在那边亲昵而伤感的抱着他娘的墓碑,说着想他娘的话。

    这是他年幼时的场景,这是他认下燕离的第二天!

    他在和燕离说说笑笑的时候,楚宴是赴了约的!

    纪止云忽然痛到极致,仿佛千万只毒虫在啃咬着他的心,那他……到底做了什么?

    将他的感情视若无睹,让他代替燕离去死,还在他身上鞭打出相同的痕迹?

    那杯毒酒……

    纪止云嘴唇颤抖了起来,想要走过去将楚宴抱住:“霖儿……”

    可画面一转,又来到了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

    楚宴被他下令打伤,自己眼睁睁看着他跌倒在雪里,爬也爬不起来。

    “送他回房吧。”

    “可要找医师来医治?”

    纪止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露出残忍的微笑:“治了,不就白打了吗?”

    下人不敢多言,连忙把快要昏迷的楚宴送了回去。

    纪止云想要痛骂自己,为何如此狠心?可他就像一个旁观者,身体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而这个梦,只是再现当时的场景罢了。

    他回到了书房,看着自己幼年画的那幅画,只是一片纷飞的桃花林,上面没有一个人的痕迹。

    纪止云记得,那天晚上他看着这幅画良久,根本没有管楚宴的事。

    纪止云青筋凸起,想要去看看楚宴,可身体完全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没过多久,一个丫环急急忙忙的来禀告:“大人不好了,公子发烧了!”

    “烧了来喊我作甚?”

    “大人不准喊医师……这样下去,公子会死的!”

    纪止云的心痛到撕裂,那一日他是怎么说的,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去跟他说,他撑不过去,家中老仆的性命,也会陪他一起去死。

    楚宴的父亲在他救下他之前就死了,只剩下那位从小照顾着他长大的老仆。

    自己不让治,一心想让他……代替燕离。

    纪止云紧咬着牙关,不想再说一遍那种话。他发现自己终于可以控制身体了,纪止云悲喜交加,连忙和丫环一起去了楚宴的屋子。

    一推开门,满是血腥味传来。

    原来他竟伤得这么重?

    纪止云连忙走到楚宴身边,似乎闻到熟悉的味道,楚宴恍惚之间睁开了眼:“先生?你来看我了?”

    他烧得厉害,脑子也糊涂了:“不对,先生怎会来看我……他要让我死。先生看我的眼神是冷的,半点情意也没有,我现在一定是在做梦。”

    纪止云喉咙哽住,像是压了千斤的重物,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这个寒夜,外面都是风雪,他竟是这样过的么?

    这个梦说到底和现实不大一样,那个时候的他,让丫环这样对楚宴说,是不是把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的楚宴推入了深渊?

    “我好疼,浑身都在疼,可是不及心里的疼。”

    “早知是这样,我就不该飞蛾扑火,就不该放不下……”

    “这次不是我没去找他,是他不要我了。”

    “明明欠了我的,明明那一日是我,他把我弄丢了。”

    纪止云忽而惊醒,在床上冷汗直流。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做这样的梦。

    纪止云只觉荒诞,却又不敢轻易的放下梦里的一切。

    要想求证,唯有一个办法。当日伺候楚宴的丫环这一次跟他一起来了,纪止云披上了外衣,连忙将她唤来。

    他的黑眸如寒星,气压极低的望向了那个丫环:“当初你伺候公子的时候,那一日他被打伤的晚上,可有说什么?”

    丫环瑟瑟发抖:“奴婢按照大人的吩咐,在公子面前说了那句话。公子惨笑了一声,说自己一定会撑下去,不会让家中老仆枉死。”

    纪止云心里一通,几乎能想象到楚宴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什么心情:“还有吗?”

    丫环赶紧将自己所知晓的事情吐了出来:“下半夜的时候,公子说起了胡话。奴是真的害怕公子撑不下去,就用了家乡的老办法,拿烈酒擦拭公子身体,希望公子能够撑过去。可公子身上那么多伤,我每次擦的时候,他都会颤抖着。等痛醒了,公子似乎把奴认错了……”

    “认错?”

    “是,公子把奴认错成了大人,还说什么‘明明欠了我的,明明那一日是我,他却把我弄丢了’之类的话。奴听不懂这些,只觉得公子说这话的时候伤心欲绝,可怜极了,所以才照顾了公子一晚……”

    纪止云睁大了眼,眼底闪过不可置信。

    可无论怎样不信,他今日所做之梦,竟然都是真的?

    是他错了!错得一塌糊涂!

    若不是楚宴侥幸活下来,甚至……差点连弥补的机会也没了。

    纪止云抿着唇:“你做得很好,若不是你那日善心照顾他,想必那个晚上,他就撑不下去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虐纪渣了~前面的情节差不多铺垫好了~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地雷,么么-33-:

    兔啾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4-12 00:49:16

    兔啾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4-13 01:38:13

    弥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4-13 06:52:32

    林锦之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4-13 16:53:32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4-13 23:00:55

    读者“肆玖”,灌溉营养液+1

    读者“”,灌溉营养液+9

    读者“szf”,灌溉营养液+1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茌箐不是荏箐”,灌溉营养液+5

    读者“白裘”,灌溉营养液+30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灌溉营养液+10

    读者“sh.”,灌溉营养液+2

    读者“夜璇”,灌溉营养液+1

    读者“”,灌溉营养液+5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红烧茄子”,灌溉营养液+30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茌箐不是荏箐”,灌溉营养液+5

    读者“小白的白白白”,灌溉营养液+20

    读者“肆玖”,灌溉营养液+1

    读者“太子和小狗。”,灌溉营养液+10

    读者“束星✿”,灌溉营养液+5

    读者“百合季”,灌溉营养液+20

    读者“受受”,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庄花美美哒”,灌溉营养液+1

    读者“秦情清浅”,灌溉营养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