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52、第九章
    第九章

    挂断电话的人不是别人, 正是是楚宴自己。

    他沉静的望着门口那边,眼前的几缕发丝遮住了自己的视线:[我真的生气了。]

    他的气压一瞬间低沉了下来,这样的楚宴看上去危险而冰冷。

    系统蓦然有些心惊, 楚宴总是没心没肺的应对着所有的事。倘若真的哪天代入太深, 和周围的攻略对象一样黑化……

    系统根本不敢想下去,因为楚宴若是黑化绝对是个极其危险的货。

    [你冷静些……]

    [许枫比另外两只更让我生气。]楚宴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面色冷淡的托着腮看向外面, [把自己的人生全都寄托在别人身上,抱歉……我这里是地狱,不是天堂。]

    这句话莫名让系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它颤巍巍的说了一句话:[崩人设扣点数。]

    [别啊, 我就想装个逼!!]

    系统:[……]

    [统大钊, 刚刚你吓到了?]

    系统:[呵呵, 你完了,你知不知道我们这种系统的权限是很大的, 当心我只给你最基础的分数!]

    楚宴突然石化,万箭穿心。

    [叫你皮!]

    楚宴捂住了心肝,他这个世界都已经痿了, 人间惨剧, 没想到还有更惨的——只给最基础的点数!

    楚宴深吸了一口气, 从椅子上走到门口来。

    “学长, 你怎么能逃走了呢?我可是找了你好久。”

    楚宴脸色变得慌乱,朝后退了一步,同门外的许枫一墙之隔。

    “别进来……”

    “能不能给我开门?”外面的声音十分温柔, 宛若恶魔的低语。

    “不。”

    “不开门,我就撬了。”

    一大颗冷汗从额头滴落,楚宴直直的看向了那边:“为什么你总是缠着我?就因为程耀说我是他儿子?”

    门那边的人沉默了:“这只是最开始的原因。”

    “一开始的原因?”

    “学长,我喜欢你。”

    楚宴脸色惨白,深吸了一口气,朝外面的许枫说道:“你所谓的喜欢,就是逼迫、囚/禁、对别人步步紧逼?”

    许枫眼底闪过沉痛:“我是想补偿你。”

    “什么补偿?你又不欠我什么,我不需要你的补偿!”楚宴急匆匆的说道。

    许枫眼底的痛苦更甚:“我……害死了你。”

    楚宴睁大了眼,又不可置信的笑了起来:“许枫,你是在梦里害死的我么?我分明活得好好的。”

    “学长,你听我说,里面那个谢清泉绝不可以相信,你赶快出来!”许枫开始剧烈的敲着门,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我上次带你去别墅是想保护你!”

    “你怎么知道谢清泉在里面?”楚宴低下了头,冷冷的吐出了这句话。

    许枫捏紧了手,他总不能说重生之前的这一天……学长一直和谢清泉待在一起吧。

    “我不会害你的,不会害你第二次,请相信我。”许枫一遍又一遍的朝楚宴说道。

    “别进来!”楚宴厉声道,对许枫的态度只剩下抗拒。

    外面的敲门声忽然就停止了,许枫失落无比的站在门口,嘴里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这大约是报应。

    重生之前,他们的关系很要好,他在他面前曾经也笑得十分灿烂。

    然而这一切全都被自己给毁了。

    真是太愚蠢了……

    为什么总是失去的时候,才后悔成这样?

    “谢清泉……别信他。”说到最后,许枫的声音里已经染上了深深的痛苦。

    正当此时,谢清泉从沉睡之中苏醒过来。他从后面抱住了楚宴,几乎全身都挂在楚宴身上:“不相信我,难道信你么?”

    听到这个声音,许枫神色微变:“你果然在里面。”

    谢清泉在楚宴面前乖巧,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

    谢清泉病态的笑了起来:“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若是想敞开谈谈,可以给你开门。”

    楚宴错愕的看了谢清泉一眼,完全不认识这样的谢清泉。

    他正想提醒许枫门口有机器,便被谢清泉捂住了嘴:“呜呜……!”

    谢清泉仍在发烧,靠近楚宴轻声说:“嘘。”

    楚宴睁大了眼,满是震惊的看着他。

    而门口的许枫显然有些动摇了,他认定谢清泉会对楚宴不利,但他真的想进来亲眼看看楚宴。

    “呜呜!”

    “小羽,你别叫了,那可是绑架过你的人,不该铲除掉吗?”谢清泉低下了头,笑容缱绻而温柔,仿佛他说的话不过寻常,并不是什么杀人的话。

    能轻松的手起刀落,还满脸笑容的家伙,楚宴忽然明白了许枫的话是什么意思。

    楚宴脸上满是绝望,谢清泉从怀里掏出了帕子,上面沾满了乙/醚,楚宴被那帕子捂住,很快意识就一片迷蒙。

    谢清泉将他放到了沙发上,亲吻着他的额头:“说了我带了很多工具。”

    楚宴仍在挣扎,努力的想要睁开眼。

    意识的最后,他忽然很想问——

    危险的人,到底是谁?

    他防备了许枫,把许枫隔绝在一墙之外,却没想到输给了房子里的谢清泉。

    许枫说的话,难道是真的?

    再次醒来,楚宴全身无力的躺在床上。

    他的意识终于清醒,望着不熟悉的天花板,楚宴突然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身。

    “这里是……”

    谢清泉很快就端着粥进来了,身上还围着围裙,看着莫名有种反差萌:“我家啊。”

    楚宴戒备的朝后面一缩。

    谢清泉却毫不介意:“这是我给你做的粥,那天去上学的时候,我看见你可喜欢吃了。”

    “里面下了什么?”楚宴喘着粗气,恐惧让他对谢清泉极度戒备。

    谢清泉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小羽真是……你以为我会跟许枫一样吗?就是普通的粥。”

    楚宴眼神发冷:“你吃一口。”

    一听这话,谢清泉还有些慌乱,脸色微红的低下了头:“这不是间接接吻吗……”

    “……吃。”楚宴的态度仍然强硬。

    谢清泉拿起勺子,嗷的一口吞下了碗里的粥。

    楚宴看见他吃了,悬吊的心终于放松了一截。

    没想到没过多久,谢清泉又捂着嘴呜呜了两下,楚宴刚刚放松的心情又紧张起来:“……你真下药了?”

    谢清泉好不容易把粥咽下去,吐了吐被烫红的舌头,眼角渗出生理性的泪水:“好烫。”

    楚宴:“……”你是猫吗?

    不过谢清泉尝了一口,楚宴才彻底相信里面没下药了。

    他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饿得胃部发酸,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等吃完了粥,胃里终于有了暖意,楚宴擦了下嘴唇,呼出了一口气。

    “碗给我就行了。”

    “……嗯。”

    谢清泉欢喜的拿着碗走了出去,看上去非常开心。

    没想到没过多久,谢清泉又走了进来,递给楚宴一跳热毛巾:“擦擦脸,会舒服一点~”

    楚宴古怪的看着他,接过了谢清泉手里的毛巾。

    和上一次完全不同的感受……谢清泉是要把他当祖宗伺候!

    而且这个房间宽敞又明亮,环境看着异常好。

    楚宴内心有些崩溃,一时之间不明白谢清泉想做什么。

    等擦完了脸,楚宴把毛巾递了过去。

    谢清泉似乎捡到宝贝似的,拿自己的脸在上面蹭了蹭。

    楚宴:“……”

    喂你住手,本人还在呢!

    “别这样。”楚宴终于弱弱的开了口。

    谢清泉一愣,随后把毛巾藏到背后,温柔的朝楚宴笑:“我会注意的!”

    注意什么啊?难不成还乘他不在的时候,再拿出来蹭一蹭吗?

    楚宴一口老血没吐出来,又看见西清泉还是一副无害的样子。

    完全和外表不一样好吗?

    这只病娇,相当的凶残。

    楚宴不得不对他戒备起来,尤其是……他被迷晕的记忆还在!

    “许枫呢?”

    一听到这个名字,谢清泉脸色彻底变了。

    他垂下了头:“看来小羽比起我……更想见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

    谢清泉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里,捏紧了自己的心脏处的衣服:“我好难受,分明我那么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谢清泉的嘴唇蠕动了两下,似乎极其小声的在说什么。

    楚宴没有听清,想借助系统的辅助功能。

    [别……]

    [??]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不会想知道谢清泉现在说的什么的。]

    [……你这么说不是勾起别人的好奇心么?]

    系统深吸了一口气:[好爱你,爱到想一口口的吃了你,让你的骨血和我融在一起。]

    楚宴突然觉得有些发憷。

    [而且他已经这么做了,刚才的粥你没吃出什么味道吗?]

    [好……好像有点腥?]

    楚宴脸色泛白,忍不住捂住了嘴,胃部也开始翻涌。

    谢清泉到底给他吃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肉腥!?

    楚宴忽然不舒服的捂住了肚子,谢清泉连忙走了过来:“小羽,你没事吧?”

    楚宴十分虚弱,必须得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刚才吃得太急了,所以胃有点不舒服……”

    谢清泉呼出一口气:“这样啊。”

    话题已经完全被岔开了,楚宴想知道许枫到底在哪里。

    “我不是想见他……是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许枫已经犯了错,我不希望你也……”楚宴尽量让自己的话说得更委婉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谢清泉微微一愣:“就是说……小羽是在关心我?”

    这么理解好像也可以。

    楚宴沉默了下去,并没有反驳。

    谢清泉露出了笑容,一把抱住了楚宴,犹如犬科动物似的在他身上蹭了蹭。

    “……那现在可以说了吧?”

    “嗯!这里是我家,不过暂时就我一个人住。许枫被我关在隔壁,用绳子牢牢的绑着呢,绝对不会伤害到小羽的!”

    能轻描淡写的说出这种话,就足够让人心惊了。

    偏生这只病娇还眼神发亮的看着他,似乎在寻求表扬似的。

    “你把我弄晕以后,没对许枫做什么事?”

    “做了呀。”

    楚宴:“……”

    “两百伏安的电压都对他没事,看来许枫小时候一定经常受这种惩罚,所以身体产生了一些韧性。这次是我考虑不周。”

    楚宴艰难的问:“小时候……受过?”

    许枫曾提过只言片语,他小时候被程耀如何对待了。

    楚宴还以为只是单纯的打一打罢了,没想到他受到的打骂根本像是……虐待。

    楚宴只感觉此刻仿佛有什么东西哽咽在喉咙里,吞也吞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

    楚宴从床上起身:“我想去看看他。”

    谢清泉似乎不大愿意,可看到楚宴这个样子,还是默默的点了下头。

    反正都被他绑起来了,没有威胁性。

    等楚宴走到那个房间的时候,他才突然发现这个房间很黑,根本没有开灯。

    楚宴受不了这黑暗,摸着将灯打开了。

    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楚宴才发现许枫被绑在椅子上,他身上带着被打的红痕。

    “这么对他都不会喊疼,只会喊好舒服,真是个疯子。”

    楚宴诧异的看了谢清泉一眼:“……你对他做了什么?”

    谢清泉笑弯了眼:“小惩罚。”

    楚宴只感觉心惊,背后似乎渗出了冷汗。

    正当此时,门铃忽然被谁给按响。

    谢清泉皱紧了眉头,想去开门,却又惦念着楚宴。

    楚宴朝他摇了摇头:“你去吧,不用担心我。”

    “……嗯。”

    终于只剩下他自己,楚宴才缓缓的走了过去。恍惚之间,他似乎看见了守在许枫身边的许柔。

    “柔姐?你怎么在这里?”

    许柔的眼底满是泪痕:“我想起来了,求你救救我弟弟。”

    楚宴垂下眼眸:“现在我自己都自身难保。”

    许柔哽咽着,哭成了泪人:“你可以不用找我的尸体了,反正我都死了,何必执着于一个死人?可小枫他还活着,救救他!”

    楚宴皱紧了眉头:“……他会对我不利。”

    “不是的。”许柔连忙拉住楚宴的衣服,“他真的是想保护你,只是方法不对!这么多年,没人交给他正确的方法,身边的唯一模板就是程耀而已!”

    程耀……

    楚宴深呼吸了一口气,楚宴看向了许柔:“许枫在那个别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打他会那个反应?

    又为什么他保护别人的方法会这样?

    许柔嘴唇泛白,似乎连想一想都觉得可怕。可为了弟弟许枫,她还是努力的说:“程耀用小枫控制我,让我不能离开他。只要我不乖乖听话,小枫就会受到虐待。若是喊疼,只会被打得更严重。到最后他不喊疼了,只会喊……很舒服。”

    楚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许柔哭得惨烈:“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变/态,是疯子,但只有这样才会少受些苦。你知道吗?小枫每次这么喊,我都会觉得心痛如绞。是我……若不是我遇上了程耀,就不会给他带来这样的伤痛……”

    那并不是舒服,而是幼时留下来的假象。

    他也疼。

    楚宴看向了许枫,那种莫名的感觉缠绕在心上,让他说不出话来。

    许柔哀求的看着楚宴:“救救他……”

    楚宴却狼狈的瞥开了眼,依旧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

    “你不想救他,那能不能拜托你另外一件事?”

    “……你说。”

    许柔鼓起勇气,眼底是支离破碎:“你能把身体借给我吗?”

    “……你拿我的身体想做什么?”

    “我想抱抱他。”许柔眼底沾满泪珠,“我死的时候跟小枫说我们会过上好日子,他总在说大学里合唱社团的事,每天都很开心。”

    合唱社……

    楚宴垂下了眼眸,他也在那个社团。

    只是后来发生了那件事情以后,自己才没有再参加。

    “好吧。”

    楚宴终于同意了,就让许柔见许枫最后一面。

    他放松了身体,却惹来程凛的不爽:“你真的要把身体借给她?”

    “……嗯。”

    “磁场不合,你上她上你的身,会对你的身体影响很大。”

    “但这件事情我想做。”

    程凛黑着脸:“好吧,反正有我看着,她也做不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程凛指的是那种霸占身体就不还了的事情。

    楚宴忍不住笑了出来,程凛在别扭的关心他。

    这样自言自语的楚宴,许柔已经见怪不怪了,之前一直觉得楚宴是人格分裂,没没有想到另一层……他的身体里很有可能住着一只鬼。

    “来吧。”

    许柔点了点头,她走到了楚宴身边,慢慢附身进来。

    再次睁开眼,许柔已经能感受到温度了,不像做鬼的时候。

    只是磁场不合,她附身的时候十分疼痛,每走一步路都是痛彻心扉的。

    许柔没有在意这些,走过去将许枫的绳子解开。

    而那边谢清泉已经带着罗元杰进来了,在看到楚宴这么做以后,谢清泉的脸色一变:“小羽,你在做什么?”

    罗元杰却拦住了他:“他现在的状态很古怪,先看看再说。”

    谢清泉和罗元杰看向了那边——

    只见许柔抱紧了昏迷的许枫,语气里充满着哽咽和歉意:“姐姐是真的受不了了,真的想逃出去。我已经忍了太多年了,害怕自己再住在那个房子会变成疯子,所以才会做了傻事。”

    最开始的时候,程耀的控制欲还没那么重,她外出之类的完全可以。

    而后来,她越来越受到束缚。

    许柔努力的笑着,只是眼里满是泪水:“我原来产生了幻觉,我根本就没有绑什么床单,否则小羽第二次出逃的时候,是从哪里找来的床单?”

    外面的雨滴肆意落下,连绵不绝。哗哗的雨声响了起来,似乎要将许柔的话给淹没。

    许枫依旧没有醒来,许柔只是这样无奈的把他抱在怀里,并没有叫醒他。

    “我以为获得了自由,一跃而下。”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被埋在土里,好冷……好黑……我叫谁都没人回答,只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许柔站起了身,走到了窗前,将窗户打开。

    那些雨丝全都拍打在她的脸上,让她忍不住闭上了眼。

    这一刻,活着的感觉如此鲜明,这是雨丝跳动在脸上的冰凉。

    “你想做什么!把小羽的身体还来!”

    罗元杰诧异的看了谢清泉一眼。

    谢清泉咬牙:“你还看不明白吗?站在那里的人不是小羽。”

    “那是谁?”

    “许柔。”

    罗元杰睁大了眼,却见许柔无奈的朝他们笑,脸上一片温柔。

    “谢谢你一直在找我的尸体。”许柔指着中庭,“就在那个地方。”

    谢清泉的家就在楚宴租的房子附近,是三角大楼的另外一栋,因此从这个窗户看出去,也能看到那个中庭。

    “你真的是许柔?”

    这大概是罗元杰办过的最神奇的一个案子,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总觉得在做梦。

    许柔朝外面伸出了手,接住那些雨丝。

    “把我挖出来吧。”

    “一个人在地下,被虫子咬,被雨水淋,太难受了。”

    谢清泉仍然皱紧了眉头,十分担心楚宴。

    许柔伸出手指摸向自己的脸,轻轻的笑开:“这是小枫喜欢的孩子吧,笑起来的时候很开朗,总是嘴硬心肠却很软,他是个好人。还有长得很好看!”

    许柔补充了一句,“替我说一声谢谢。”

    说完这一切,许柔彻底闭上了眼。

    她的身体摇晃了两下,最终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身体的掌控已经换成了楚宴。

    因为被人附身,楚宴头疼欲裂。附身这个东西其实很奇怪,磁场相合的人就容易附身,磁场不合的人附身便会造成这个现象。

    楚宴捂着头,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却看到了罗元杰和谢清泉。

    “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

    话还没说完,谢清泉飞快的过来将他一把抱住,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小羽,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

    楚宴十分无奈,推开了谢清泉:“别抱我抱得这么紧。”

    他忽然想起许柔,连忙急急匆匆的看向了他们,“对了,我刚才有没有……奇怪的举动?”

    罗元杰点燃了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当然有!真tm灵异。”

    屋内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能听到外面雨声更大了。

    “刚才上了你身的那只鬼,她想跟你说谢谢。”

    雨声越来越大了,楚宴睁大了眼,直直的看向了罗元杰。

    仿佛周围除了这雨声,他们的声音都快被淹没似的。

    “她……跟我说谢谢?”

    “嗯。”

    楚宴低了下头,忽然觉得内心酸涩。

    初初见面,她指着他说社恐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如今别离,竟然来得这么快。

    似乎雨丝随风吹了许多进来,也沾到了许枫的脸上。他从久久的沉睡之中苏醒过来,身后的罗元杰走了过来:“非法拘禁,你得跟我走一趟了。”

    许枫冷眼看着他,似乎并不害怕。

    事到如今,一些事情罗元杰不得不说了:“你姐的尸体找到了。”

    许枫眼底满是震惊,沙哑着声音,揪住了罗元杰的衣领:“找到了?你们怎么找到的?”

    罗元杰指着那边:“就在那个中庭的绿化带。”

    许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找了那么久,竟然在那个地方……”

    罗元杰开始讲起了他查到的东西:“你还记得程耀开始对你姐施加心理暗示是什么时候吗?长达数年的压迫,再加上最后那几个月的心理暗示,她活得很痛苦。”

    “她死之前被折磨精神崩溃,但是她还记得你,你是她唯一的弟弟。”

    “你到底是……”

    罗元杰满眼痛苦:“和她有片面之交,否则怎么会这么关注这个案子?我听她说起过你,却没能救她。要是我早发觉她受了这么多苦,若是能阻止,就不会发生之后的事。”

    许枫似乎有了印象:“我听姐姐说起过你。”

    罗元杰捏紧了手:“许柔一直很害怕,程耀告诉她,就算是死了她也无法逃离他的掌心。她爬上高处跳下去的时候,一定像只蝴蝶……”

    随着罗元杰的话,众人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个画面。

    许柔被折磨得精神脆弱,看见了高处的亮光,满心欢喜的踩着柜子爬了上去。

    当她终于爬了上去,看见外面的景色,仿佛被那些东西所迷惑。

    终于能出去了……

    长久的黑暗让她早就生出了幻觉,许柔看到了一旁连接着的床单。

    只要顺着这个往下爬,就可以自由了!

    许柔小心翼翼的去拽那根希望,却直接掉了下去。

    风吹在自己的脸上,她不由闭上了眼,张开了双手。

    若来世成蝴蝶,我便更自由的……坠落。

    最终,许柔永久的闭上了双眼。

    许枫哽咽起来,满是痛苦的抱紧了自己:“可那只是二楼的高度,摔不死人的,顶多会……”

    “心理暗示听说过吗?她摔下去的时候,觉得自己摔入了万丈深渊,所以死的时候一定跟摔死的症状类似。可纵然如此,她宁愿拥抱深渊,也不愿选择黑暗。”

    许枫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泪水打湿了他的脸颊,这画面谁看了心里都难受。

    最重要的是,程耀变成了个疯子,因为精神疾病根本制裁不了他。

    罗元杰心里满是烦闷:“跟我先回局里,等下我再叫人来挖你姐的尸体。”

    许枫一听这话,忽然站起身:“……不。”

    他飞快的逃离了这个地方。

    罗元杰也是头疼,并没有立即追上去。

    “你不追吗?”谢清泉问。

    “现在先挖出许柔的尸体吧。”

    谢清泉看向了罗元杰:“这么代入私人感情真的好吗?”

    罗元杰烦躁的吸了口烟,随后将烟头掐灭:“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追上去。”

    几人当中,唯有楚宴脸色泛白:“快……要快!”

    “什么?”

    “我刚才听见许枫在叫程耀的名字。”

    罗元杰眼瞳狠狠一缩,连忙迅速的跑了出去。

    楚宴也站起身:“我也去!”

    “可是你的身体……”

    “清泉,你放开我!我必须去!”

    这样强势的楚宴,让谢清泉一时愣住。

    他抿着唇,最终叹了口气:“好吧。”

    三人一同下去,下面就是宽敞的街道,只剩下几个稀松的行人。罗元杰朝四周望了望,才发现许枫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罗元杰烦躁的说:“跟丢了!”

    楚宴忽然想起程耀在什么地方,便急急忙忙的说:“快去那个别墅!”

    罗元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发动了车子。

    “你知道什么,想说什么,全都说出来。”

    楚宴低下了头:“程耀是我的继父,他是外科医生,却精通心理学。别墅的布置、色彩,无处不体现着……程耀的意志。”

    “……什么意志?”

    “不想让珍贵的东西从自己身边消亡逃走的意志。”楚宴抬起头看向了罗元杰。

    这话听得让人发憷,罗元杰的眉头皱得更深。

    “先是最爱的女人离开了他,又是自己的儿子离开了他,最后我母亲又跟他离婚……程耀承受不了再一次的打击。”

    他对许柔的喜欢,就在那所房子里,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太可怕了……

    这种爱。

    车内的人全都沉默下来,罗元杰原本是想抄近路去那座郊区的别墅,车子开到一半才发现那边在修路。罗元杰一直紧紧皱着眉,还是迅速的挑了另一条路走。

    虽然所有人都没说话,焦虑的情绪在蔓延。

    等好不容易走到了别墅,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罗元杰发现门开了,他脸色微微一变:“……完了,那小子比我们先到这里!”

    “快进去!”

    几人根本不知道程耀被关在什么地方,再加上里面这么黑,找起来会找很久。

    罗元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手电筒,约莫就一根手指那么长:“省着点用。”

    谢清泉说:“手机也能照明。”

    “……不要就还我。”

    谢清泉笑眯眯的:“还是不用了,这个比较方便。”

    罗元杰啧了一声,觉得现在的小鬼真难伺候。

    又过了约莫十分钟,楚宴终于在一个房间看到了程耀:“在这里!”

    罗元杰和谢清泉连忙走了过来,生怕许枫会做什么傻事。

    一打开房间的门,就从里面传来一股恶臭味。

    “你怎么知道是这里?”

    “之前许枫说他会喂过期的饭给程耀吃,这么大的臭味,一定是这里!”

    罗元杰又是一愣,觉得楚宴的洞察力出奇的好。

    他别是输给了这小子?

    罗元杰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进去看看。”

    等几人终于走到里面,却忽然看见了一个让他们想不到的画面。

    许枫举着刀子,把拿东西狠狠插入程耀的腹部,而程耀却因为堆积的脂肪让程耀没有立即丧生。

    他们好不容易赶到那边,颤抖的看向了许枫:“住手!你现在进去只是非法拘禁,如果杀了他,你会……”

    许枫垂下眼眸:“好累啊,我为什么还要为这个人渣买单?就连之后我做的那些事,也跟这个混蛋一模一样。”

    楚宴有万般的话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学长,别救我,让我去死好了。”此刻的许枫像一个空壳,“我这个人,早已经烂透了坏掉了,跟在人渣身边长大,能是什么好人?”

    “不是的……”

    这微弱的反驳,却让许枫朝他笑了起来。

    他举起刀子,不顾众人那惊恐的眼神,狠狠的刺了下去。

    一刀又一刀,许枫眼底带着兴奋,鲜血也流了出来。

    程耀终于死了,长久以来的恩怨,再加上他用心理暗示杀死自己姐姐的仇恨,全都……

    许枫仿佛终于解脱,仰着头泪水不断流出。

    程耀给他的影响比自己想得深得多。

    就连上辈子,他也做了同样的事。

    说什么赎罪……真是可笑。

    要赎罪的对象不是早已经死了么?

    眼前这个,不是他那个世界的程飞羽。

    “我用我的命还债。”

    许枫举着刀子,对准了自己的喉咙。

    “不要!”楚宴大喊了一声。

    罗元杰狠狠的撞了过去,许枫手里的刀子一个没拿稳,便被罗元杰给拷住了。

    “现在,你把自己毁了。”

    这句话让许枫终于回过神来,而身后的谢清泉也顿住了脚步。

    “……我早就被毁了。”

    许枫露出了一个笑容,似乎是释怀,长久以来困住他的东西终于烟消云散。

    许枫被罗元杰压制在地上,他们终归来晚了一步。

    “打报警电话。”

    所有人都愣着不动,罗元杰才想起这栋房子被装了干扰信号的设置,连忙厉声对二人说:“出去打,快啊!”

    接下来的事情,楚宴一直觉得仿佛梦似的。

    他们出去打了电话,等了没多久警察就来了。

    这房子被完全封锁,罗元杰抓着许枫走了出来。

    外面的雨在不知不觉间停了,罗元杰给许枫拷上了手铐,临走前,许枫仰起头,任由那些阳光洒在自己的身上。

    他终于不用像只老鼠一样,活在黑暗里。

    “许枫!”

    楚宴气喘吁吁的从那边追了出来,许枫看了他一眼,满是悲痛。

    可许枫现在的脑子清醒极了,不像之前活在梦里那般。

    “你是程飞羽,但不是我的小羽。”

    “我的小羽,早已经死在了那个夏天。他瘦成了皮包骨头,临死前都想逃离我。”

    楚宴依旧这样看着他:“什么……”

    许枫笑得空洞:“我怎么说你大概都不会明白。可能……你身边的那个人最懂,他大概和我感同身受。”

    这个世界有程飞羽,却不再是属于他的那个了。

    重生回来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他宁愿陪着他,死在那个夏天。

    他想如果自己没有重生,大概会抱着那个骨瘦如柴的尸身久久不撒手。

    再也见不到了……

    许枫闭上了眼睛,任由泪水滑落。

    学长,是不是你让我重生到这个世界来的?

    你是不是恨我,连死也不肯跟我同一个世界。

    [许枫爱意值清零。]

    “我不后悔。”

    这是许枫最后留下的那句话。

    楚宴睁大了眼,嘴唇泛白。

    “小羽……”谢清泉在一旁担心的看着他。

    楚宴低下了头,声音沙哑:“让我静静。”

    他独自一人钻进了树林,这里是郊区,所以别墅周围都是树。他只想一个人离得远远的,心里仿佛被压了一块石头,重重的喘不过气来。

    偏偏许枫是释怀了的,他似乎能理解,却又不能理解。

    楚宴跑得很远,抱紧了自己,不安的喊着:“哥……”

    然而向来在他身边的程凛却一个字也没说。

    楚宴睁大了眼,脸上只剩下了震惊。

    程凛……程凛呢?

    不会是许柔附身,所以把程凛挤出去了吧?

    看他慌乱的叫着哥哥,身后的人忽然闷笑了一声,从身后将楚宴抱紧。

    “我终于能这样抱抱你了。”

    楚宴蓦然回过头去,却见一个浮在半空中的男人,将他抱在了怀里。他有着一双犹如红宝石一般的眼睛,猩红的眸子看谁都带着冷。而他的长相却十分俊美,脸色白得不像是正常人类。

    这是厉鬼。

    专蛊惑人心。

    [哇哦,从后面出来的哦。]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程凛走了你就不用控制自己的感觉,可以随便想事了。]

    [我都被你阉了,我能想什么事?统大钊你别污蔑我!]虽然话是这么说,想一想今后的日子,楚宴内心还有点小激动。

    偏偏这个时候,他被程凛触碰勾起了下巴。

    “不用对着镜子吻你了。”

    楚宴:“……”

    [窝草好刺激!]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天日万qwq,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看东西都是带颜色的。

    谢谢大家的地雷和营养液!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01 05:44:34

    逗腊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01 07:27:48

    读者“帝白”,灌溉营养液+20

    读者“包包子”,灌溉营养液+3

    读者“易玖”,灌溉营养液+1

    读者“moumoon”,灌溉营养液+1

    读者“瓜”,灌溉营养液+20

    读者“大鱼”,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将离”,灌溉营养液+3

    读者“赤紫青黄绿黑丶”,灌溉营养液+1

    读者“啊哈哈哈”,灌溉营养液+1

    读者“星辰非咋夜”,灌溉营养液+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