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67、第八章(修)
    第八章

    傅云萧愤恨的看着江淮, 眼眶赤红。

    这笼子十分古怪,蓝莲火根本就使不出来,所有的力量都被封住。

    傅云萧只得嘶哑着声音, 愤恨的望向了江淮:“还来!那本就是我的东西!”

    因为被下过禁言咒, 傅云萧又是强行破开的。他的嗓子犹如被刀割过那般,听在江淮耳朵里都觉得难受。

    江淮向来心软,一直觉得有些对不起傅云萧。

    只是这一次, 他却不想把东西让出去。

    “你虽然冲破了禁言咒,可是抱歉了……还得再多给我一些时间,我得好好查清楚发生在师叔身上的事。”

    江淮重新巩固了禁言咒的力量, 换来傅云萧更加的敌视。

    傅云萧说不出话来, 他此刻只恨自己弱小, 无法告诉师尊真相。

    师尊身边的人不是他, 乃是江淮那个小人!他愤怒又心焦,害怕江淮会加害师尊!

    一想起那发簪的防御法宝, 傅云萧呲目欲裂。

    占了他的位置,师尊的宠爱原本是他的!

    他在心底祈祷——蓝莲火,倘若你真是三大异火之一, 能烧世间万物, 就把这个笼子给我烧掉, 让我能够早些出去, 揭穿江淮这个小人。

    对于傅云萧来说,比起在傅家的那些,江淮的做法更让傅云萧厌恶愤恨。

    因为一旦得到的东西, 突然之间被某人给抢走,那比没得到之前被抢走来得更加痛苦。

    望向那边因为醉酒而沉睡的楚宴,傅云萧紧紧咬牙,无声的念出了两个字——

    “师尊。”

    江淮守在楚宴身边整整一夜,因为最近动用了太多次千幻,他灵气散得很快,竟然直接的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楚宴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

    江淮下意识的寻找起来,可在寝殿根本找不到楚宴的身影。

    他开始变得害怕起来,甚至患得患失。

    师叔不会是知道了他和傅云萧身份互换的事情了吧?

    那他会如何看待他?

    江淮连忙看向了笼子那边,发现傅云萧还好好的在里面沉睡着,便镇定下来。

    不对……若是师叔知道了,一准会放出笼子里的傅云萧。

    傅云萧还关在里面好好的,师叔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莫非是师叔的身体……?

    江淮皱紧了眉头,总归是担心楚宴的。

    他走出倾欢宫后,看见一个童子走来,江淮便连忙拉住了他:“师尊去哪儿了?”

    一见是江淮,童子连忙告诉了他楚宴的下落,毕竟他在别人眼里江淮就是楚宴的徒弟:“老祖去了后院……”

    “什么后院?”

    童子低下了头:“就、就是公子们那里。”

    江淮呼吸一窒。

    倾欢宫可没什么后院,这个后院是指代那些鼎炉的意思。

    江淮知道楚宴收了很多鼎炉,一听楚宴竟然一大早去找鼎炉去了,心里顿感烦躁:“我知道了。”

    童子朝他行礼,便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原本不想去的,可江淮就是坐立不安。

    据他所知……好像这个傅云萧也是被当做鼎炉献上来的吧?

    江淮脸色铁青,自言自语的说:“我那么担心你,你竟然一大早就去找鼎炉……”

    越想越生气,江淮甚至觉得楚宴果然是魔修!

    真是……不堪!

    他终于待不住,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气呼呼的。

    大约是楚宴是第一个说会护住他的人,江淮分明知道那不是对自己说的,却还是生了几分错觉。

    江淮思索再三,还是朝那边走了过去。

    倾欢宫的偏殿种了一大片的灵竹,这是楚宴钟爱之物,一走进这个地方,就觉得十分清幽。清风徐来,空气里也透着一股竹香,使人心旷神怡。

    当江淮走到了里面,看到里面的场景后,脚步就直接凝在了门口。

    他连忙朝屋后躲了起来,只透过雕花的窗户看了过去。

    就连江淮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躲起来。

    楚宴身边跪着一个衣衫微乱的男子,脸上露出痴迷的看着他。而他身旁还跟着两个服侍他的,一人拿着一个酒杯,一人则拿着火烈果放在楚宴嘴边,那样子极其暧昧。

    江淮觉得难堪,这就是楚宴收下的鼎炉们?

    他竟然还一次叫三个人来服侍?

    江淮捏紧了手,看到这画面第一时间觉得的是气愤和不爽,而不是在心里唾弃楚宴。

    “老祖……”其中一人在喂楚宴火烈果的人,看见楚宴的嘴唇边沾染了火烈果的艳红的汁水,心头砰砰的跳动了起来。

    楚宴勾起嘴角:“我记得你初来倾欢宫的时候,要死要活的非要杀我,现在怎么这么听话?”

    他当初来倾欢宫,还以为自己会被强迫做那种事。的确是想杀了楚宴,来个玉石俱焚。

    后来楚宴强迫的确是强迫了……不过是强迫他们陪/睡而已。

    一想到这些,他的脸色还忍不住红了起来。

    “老祖今日要留下吗?”

    此言一出,顿时惹得周围两个人的怒视,这个陈秋翊,之前不是反抗得最厉害吗?怎么现在争宠得最厉害的就是他?

    楚宴的反应很冷淡:“秋翊,你逾越了。”

    陈秋翊结结巴巴的说:“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虽然是三灵根,但修为是大家之中最高的,就算老祖想要火灵气,我也可以……”

    其余两人更加气愤。

    这脸呢!连修为都给比上了!

    欺负他们没有筑基不是?他们也是炼气圆满,很快就能筑基了!届时一定早日超过这个筑基期的陈秋翊。

    楚宴知道他们对自己产生的感情完全是错觉,皆因身怀艳骨之人会自动魅惑身边的人,修为越低,抵抗就越差。

    楚宴的语气变冷:“我说过,若是谁对我真的动了心,就不能留在倾欢宫。”

    他们顿时从争风吃醋中回过神来,脸色煞白的跪在了地上。

    “老祖……请老祖不要赶我们走。”

    “我们的家族已经将我们送给老祖,我们就是老祖的人!”

    楚宴的确没有亏待过他们。

    因为比起家族,楚宴只是每月定期索要一些火灵气罢了。

    再说了,倾欢宫各种资源,比待在家族更好。

    之前有真的被楚宴送回去的鼎炉,他们是见过他的下场的,就更不愿意离开倾欢宫。

    听了这些求情,楚宴依旧没有反应。

    空气几乎要凝固,所有人都刻意压轻了呼吸。

    他们额头滴下冷汗,之前分明做得很好,就因为这个陈秋翊,害得他们也无法留在倾欢宫了!

    可恶!

    “陈秋翊,你快跪下啊,跟老祖求求情!”

    陈秋翊倔强的看着楚宴:“当初是老祖非要强迫我,为何现在又不许我喜欢你?”

    楚宴颇为头疼:“强迫?我何时强迫?”

    陈秋翊脸色微红:“陪、陪/睡。”

    楚宴:“……”

    他还真勉强了几个人陪/睡,全都是陈秋翊这种一脸的屈辱以为自己要被做那种事了,到头来睁开眼只看到楚宴睡在身边,还命令他们一整夜施放火灵气给自己取暖罢了。

    这件事情楚宴完全反驳不了:“你们既然觉得是我强迫你们,便即刻离宫。”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煞白。

    “老祖是不要我们了吗?”

    “我们除了倾欢宫,没有地方可容下我们。”

    “求老祖不要赶我们走。”

    看着他们几乎要落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楚宴忽然心虚。

    等等,自己渣男的既视感是个什么鬼?

    “别忘记你们的身份。”楚宴还是没有赶走他们,还僵硬的提点道,“起来罢。”

    几人脸色个个颓然,仿佛万念俱灰似的从地上站起身。

    在外面看到这一幕的江淮睁大了眼,满是不可置信。

    他从未猜到这些鼎炉竟然是自愿的。

    而且师叔似乎没有对他们做那些事……就只是陪/睡而已?

    莫非,师叔养的蓝莲火也是想解决他体内的寒气?

    江淮越是这么想,越觉得有可能。

    “外面看了那么久的戏,还不进来?”

    江淮身体一僵,果然无法躲过。师叔可是元婴期,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就在外面?

    “若师尊想要火灵气,我刚得了蓝莲火,也可为师尊分忧。”

    此话更说出口,江淮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他怎么这么冲动……

    万一楚宴真的答应怎么办?他可没有蓝莲火!

    楚宴垂下眼眸,鸦羽的眼睫落下些许阴影:“我养徒弟,不是为了这种事。”

    江淮的手心里全是汗水:“知道了,师尊。”

    楚宴看向江淮:“昨天是你守了我一夜?”

    “……嗯。”

    “乖。”

    江淮惴惴不安的望向了楚宴,才看见他眼底的温柔。

    一个乖字……怎让自己如此方寸大乱?

    江淮越发想要沉溺,可他又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楚宴是因为他是傅云萧,才会这么对他。

    自己是江淮的时候……楚宴看他的眼神全是厌恶,没有一点温柔。

    他的心越发的煎熬起来,想要查清楚当年的事情的心情更加急迫。

    越是和师叔相处,他便觉得当年的事情越是蹊跷,觉得楚宴不会无缘无故的屠杀村子。

    “门口移植了一株白棠?”

    “秋翊喜欢白棠,而且那株并不是凡品,说养了静心凝神,老祖来这里的时候,也对老祖有好处,所以就栽种在了窗外。”

    楚宴收回自己的眼神,又变成之前那副孤寒的样子:“毁掉。”

    众人虽然不知道为何,却还是低下头:“……是。”

    唯有江淮知晓,白棠是沈青阳钟爱之物,看来师叔是真的很讨厌青阳……

    江淮不由露出一个笑容,师叔讨厌青阳这件事情,只让他觉得安心。

    “云萧,你说喜欢一个人该有什么反应?”

    楚宴折下那些白棠,放入手心,灵气将上面的花瓣全数剥下,只轻轻一拂袖便让花瓣于空中飞舞。

    白色的花瓣真犹如细雪那般,飘散在楚宴身边,他是真的半点都见不得那株白棠。

    没有人立马去毁掉,他自己也要动手。

    周围的花瓣飞舞在他身边,而楚宴几乎要和这些景色融在一起,一想起之前看到过楚宴还未毁容的脸时,江淮一时微怔。

    “喜欢一个人,大约是助他成就他想做的事?”

    楚宴轻笑了一声:“你还未尝过情,否则也不会这样说。”

    江淮皱紧了眉头,很想反驳楚宴。

    他都要和青阳举行双修大殿了,如何不知道情爱?

    “可若是对方闭关呢?若真的喜欢他,该不去见他,让他专心修炼才是。”

    江淮的话,让楚宴周围的那些公子们也一同笑了起来。

    “不对、若是真的喜欢,会无时无刻想要见到他。”

    “每个人喜欢的方式不同,就算会因为他闭关而克制,也不会生出你那样的想法。”

    江淮更觉慌乱,完全不敢往深思下去。

    他会这么想,都是因为八十年前沈青阳救下他的时候,一直为他灌输这些东西。

    八十年,他从炼气修炼到了金丹,不知有多么辛苦。

    可这些年沈青阳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闭关,亦或外出寻求突破,鲜少有时间同他在一起。

    江淮自己也不在意,觉得若是能助青阳突破,便能报答了当年的救命之恩。

    他原以为……自己也是深爱沈青阳的。

    所以当沈青阳提出他修到金丹就会和他结成双修道侣的时候,江淮并未反驳。

    江淮彻底陷入了混乱之中,不知不觉的跟着楚宴回了倾欢宫。

    白天的倾欢宫光线极佳,阳光斜斜的照射到里面,风吹得红色的轻纱微动。如此美景,江淮还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

    “还在想?”

    “……嗯。”

    “云萧是有喜欢的人了?”

    望着楚宴,江淮几乎都要点头了,却听那边笼子传出激烈的碰撞声。

    他反应了过来,连忙回答:“没有。”

    这可是傅云萧的身份,他不能贸然承认自己有喜欢的人。

    “若是有喜欢的人,尽可抢过来。”

    “……那万一他不愿意呢?”

    “他敢!”楚宴宠徒弟的方式各种离谱,“就算不愿,师尊也有一百个办法让他愿意。”

    用恐吓的方式逼迫对方就范吗?

    江淮无奈的看向了他:“师尊为何待我这般好?”

    楚宴疑惑:“你是我的徒儿,我不待你好待谁好?”

    再说了,楚宴这幅宠徒弟的模样可全是跟着苏墨垣学的。

    他们这一派传下来的优良传统!

    一听是这个原因,江淮的脸色变得煞白。

    他仿佛要陷入业障,楚宴连忙凑了过去:“云萧,你可还好?”

    江淮惊醒,背后都出了身冷汗。

    “抱歉,我方才走神了。”

    楚宴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没事。”

    江淮看向了他,忽然很想知道:“那、如何确认自己喜不喜欢一个人?”

    他八十岁就修得了金丹,是个难得的天才,比楚宴小了太多岁。

    听说楚宴当年更加天才,仅在一百二十岁的时候就修得了元婴,和三百多岁还未突破元婴的沈青阳完全不同。

    在宗门的时候,他时常听人说起楚宴的时候觉得惋惜。

    师叔如果不走入歧途的话,他将是修真界最年轻的化神,引得万人敬仰。

    楚宴慵懒松散的淡然一笑:“虽说师者乃解惑之人,可师尊可不负责教这个。”

    江淮脸色渐红,说出来的话也慌张起来:“谁要师尊教、教这个。”

    楚宴托腮,轻柔的看向了他:“若是不知道,便一辈子不知道最幸福。”

    江淮的心里却因他这句话而感到酸涩。

    什么不知道才最幸福?

    这样……就仿佛他在情爱之中没尝到半分甜蜜似的。

    江淮捏紧了手,莫名有些心疼。

    [真是神助攻,那几句话打破了沈青阳花了八十年给江淮造成的固有印象。]

    [……江淮真的不爱沈青阳?]

    楚宴笑道:[男人的爱大多数时候起源于欲,他们还未举行双修大典,江淮的元阳未失,显然没有和沈青阳做过那种事,此刻自然会动摇。若是以后……江淮对沈青阳的感激很有可能会转化为爱。]

    系统沉思了起来,觉得很有道理:[那你算大多数还是少数?]

    楚宴笑嘻嘻:[我怎么可能免俗!]

    系统:[……]所以你的爱也是可以被做出来的吗?

    无力吐槽。

    距离上次吃下碧落草已经有六天了,很快就要等来第七天——第二次服用碧落草的日子。

    玄缈在这天来找了楚宴,一走到倾欢宫,就凑了上去。

    “清寒~”

    玄缈一直很喜欢楚宴,时常同他撒娇。

    玄缈的鼻子最是灵敏,所以这样凑近楚宴的时候,一直在轻嗅。

    楚宴的脑子有些疼:“怎么了?”

    玄缈坐到了他的腿上,在他的怀里乖巧的笑了起来:“你身上的味道好奇怪啊,不过沾上我的味道就好闻了~”

    楚宴无奈了。

    “你跟在师尊身边久了,身上也有师尊的味道了。”

    玄缈的脸色瞬间僵硬,干笑了两声:“哈哈,是吗?”

    “嗯。”

    “那是什么味道?”

    楚宴抱住了玄缈,闭着眼睛微微露出笑容:“很安心的味道。”

    玄缈脸色通红,偷偷看了楚宴一眼,瞬间靠得他更近了。

    这样靠在楚宴的怀里,让他觉得安心。

    “清寒,你的手给我一下。”

    楚宴微怔,对玄缈没有戒备心,真的将自己的手给递了过去。

    玄缈更加开心了,嘿嘿的笑了起来,用自己的手握住楚宴的手。

    两人十指相扣,楚宴不由无奈:“你是师尊的灵兽,怎么总与我这样亲近。”

    “我喜欢清寒呀!”

    “师尊听了不知作何感受,你可是他的灵兽。”

    玄缈小孩子脾气,才不管苏墨垣怎么想呢。

    他外出寻找碧落草多年,和楚宴相聚的日子极少。

    每次回到魔宫,他都要好生撒娇一番的。

    “对了,你收的那徒儿呢?怎么没在宫里?”

    “我给了一本功法给他,让他出去练练。”

    玄缈哦了一声,脸上气鼓鼓的,有点不喜欢他:“总感觉你被他霸占了一样。”

    楚宴笑了起来,毫无阴霾的揉了揉玄缈的头发:“小孩子一样。”

    玄缈脸色微红,甚至主动去蹭了蹭楚宴的手。

    “对了,你记得明日早些去落沉宫找小墨,第二次服用碧落草的时间到了!”

    “嗯。”

    玄缈又问:“最近的身体怎样了?艳骨还在让你觉得疼痛吗?”

    “若是有些火灵气,还能抑制,可我是水灵根,火灵气在体内聚集得太多,月圆之夜就会因为这个原因,让我觉得身体很热。”

    玄缈更加心疼:“要是能夺回你的灵骨就好了,艳骨毕竟不是你的。水灵气多了又会冰寒疼痛,用火灵气每每抑制,积攒在身体里又会引发欲/望,真是难办。”

    一提到自己的灵骨,楚宴的眼神黯淡下来。

    “我明日会去找师尊的。”

    玄缈知道他不肯和别人说这些,他有什么心事总爱憋在心里。

    玄缈转过身去,抱住了楚宴:“清寒乖~别一个人承担。”

    玄缈比他矮,这样抱着他的时候,整个人都嵌入他的怀里。

    可却因为这个动作,楚宴的心头升起淡淡的温暖。

    他回抱了玄缈:“很奇怪,有时候你给我的感觉很像师尊。”

    玄缈又是一顿尴尬的笑了:“小清寒可真够恋师尊的!这么大了,也不知害臊。”

    原本是打趣,楚宴却默默的嗯了一声。

    玄缈的耳朵都烫了,脸颊通红。

    怎么办……他真的承认了。

    突然觉得好开心。

    玄缈没留在倾欢宫多久,他走回了落沉宫,苏墨垣头疼的将手里的酒盏一扔:“回来了?”

    玄缈嗯了一声,笑得很甜。

    “去哪儿了?”

    玄缈:“去找小清寒玩儿了。”

    “你还真的把自己当成灵兽了?”苏墨垣的眼底涌动着浓重的黑暗,“不过是我在凛冰崖下幻化出来的分/身,竟然还真的拿自己当回事了。”

    苏墨垣被困凛冰崖数十年,若不是这么做,他早就被无穷无尽的孤独给逼疯了。

    只是苏墨垣不愧为天才,沈青阳是因为有前世记忆才能炼化分/身,若不切开神识放进去,还是个傀儡分/身。

    可苏墨垣这个分/身,苏墨垣放入一缕神识之后,他就自成个性,根本不需要他控制。

    玄缈看向了他,眼神十分清澈:“我是小墨炼制的,体内是你的神识,从来没有认定自己是个灵兽过,因为我就是你。小墨最想做的事情,我都帮你做了,你透过我的眼睛没看见吗?”

    ……亲亲抱抱自己徒儿吗?

    苏墨垣有点烦躁。

    “你往日似乎只是对他感兴趣而已。”

    玄缈笑弯了眼:“但最近突然想亲亲抱抱他了。”

    苏墨垣脸色铁青,玄缈代表着他最纯粹的欲,所以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自己还真反驳不了。

    “……下次给我节制些!”

    玄缈的眼神十分无辜:“那小墨就不要每天想这些了呀,你这些想法传递给我之后,我当然会忍不住。”

    苏墨垣:“……”

    当初自己怎就迷了心智做出了一个与自己完全相反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_(:3∠)_真、真的好萌。

    orz说早上更新的,最近真的卡文,写到现在。而且之前在旅游~真的是抽出一切时间码字23333,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现在回家了,会好好梳理一下大纲,争取还是每天晚上凌晨那会儿更新六千,么么啾。

    感谢大家的地雷和营养液,么么-33-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2 09:36:11

    皇家屠宰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2 09:41:43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08:27:25

    长夜未央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10:50:01

    染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17:28:57

    染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17:29:04

    染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17:29:06

    染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17:29:07

    染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17:29:11

    染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20:52:21

    染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20:52:25

    染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20:52:28

    染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20:52:28

    染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3 20:52:36

    紫疏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4 10:54:15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15 07:00:22

    读者“赋闲”,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利威尔的小粉丝|?”,灌溉营养液+1

    读者“泽阳”,灌溉营养液+1

    读者“阿笛”,灌溉营养液+10

    读者“楚辞”,灌溉营养液+20

    读者“利威尔的小粉丝|?”,灌溉营养液+1

    读者“达令”,灌溉营养液+10

    读者“戈苦戈苦”,灌溉营养液+1

    读者“达令”,灌溉营养液+5

    读者“孤落辰”,灌溉营养液+10

    读者“衿年”,灌溉营养液+119

    读者“戈苦戈苦”,灌溉营养液+1

    读者“想成为一个金主爸爸”,灌溉营养液+1

    读者“灯下闹花衣”,灌溉营养液+5

    读者“叫我小可爱”,灌溉营养液+5

    读者“小东方”,灌溉营养液+9

    读者“叶阿提(*~︶~*)”,灌溉营养液+5

    读者“”,灌溉营养液+10

    读者“faith”,灌溉营养液+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