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79、第二十章(修)
    第二十章

    在场所有人都有了一种扶额的冲动。

    妈的, 最近前世道侣就这么不值钱了?

    他们对苏墨垣的话显然是已经信了大半。

    沈青阳心头升起酸酸涨涨的滋味,都是前世道侣,可同样的事情摆在他身上的时候, 他才体会到了楚宴的感觉。

    心口在发酸, 还充斥着愤怒和嫉妒。

    沈青阳发狠的说:“不管你和他是不是前世道侣,若不交出碧落草,灵骨我是不会给你的。”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可不是分/身了吧?我有一百种方法, 能让你吐出他的灵骨在何处。”

    沈青阳露出一个假笑:“魔尊大人该不是还真的以为我会这么傻,会将那东西带在身边?倘若我没有得到碧落草,不消片刻那东西就会被毁掉。”

    听闻这话, 苏墨垣两指之间的符纸被揉成了团。

    沈青阳这么说, 他还真的无法动手了。

    封珏更是恨铁不成钢:“你还有同伙?”

    四周静悄悄的, 所有人都僵持了起来。

    直到最后, 还是楚宴脸色苍白的朝苏墨垣说:“师尊,把东西给他吧。”

    此言一出, 惹得几人刷刷的看向了他。

    谁也没想到,最后说出这句话的人会是楚宴?

    苏墨垣紧蹙眉头:“你可知道不吃第三次碧落草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楚宴几乎祈求的看向了苏墨垣:“我能承担,也求师尊将东西给他。”

    苏墨垣怒气攻心, 以为楚宴还在维护沈青阳。

    “不成!”

    楚宴却说:“他交出灵骨, 我也不需要碧落草了。”

    “那你的容貌!?”

    “已经恢复至此了, 没关系了!”

    苏墨垣紧抿着唇, 十分不悦:“既然我徒儿都说给你,本尊也不会食言,将他的灵骨还来!”

    沈青阳恍惚着, 还犹如处在梦境似的。

    他手里只有一半灵骨,剩下的一般在夏轩手中。

    楚宴一口答应……甚至为他求情,让苏墨垣把碧落草给他。

    可反观他,却处处小心,为自己留活路。

    沈青阳内疚自责了起来,甚至楚宴这种做法,让他有了一种自己被狠狠打了几拳的感觉。

    当苏墨垣把碧落草交给沈青阳这边的时候,沈青阳捏着那瓶子,手用力得微颤:“……你竟然愿意把碧落草交给我?”

    “既然你想要碧落草我便给你,我身上再没有什么东西让你执着了的吧?”

    的确,拿回碧落草后他本应对楚宴再没有兴趣了。

    可为什么?

    沈青阳青筋凸起,竟不想斩断这最后一丝联系。

    “灵骨呢?”

    沈青阳原本打算从怀中拿出来,正当此时,云仙宗宗主终于姗姗来迟。

    “青阳,不许给。”

    众人朝那边望去,眼见宗主身后还有一人。

    那人通身雪色,就连发丝和眼睫也都是白色的,从这么远就能感受到威压极深。

    这就是他们云仙宗的第一任宗主萧存剑,如今已是化身巅峰修为。

    封珏和宗玄机立马朝那边低头行礼:“参见老祖。”

    萧存剑朝此方望去,冰冷通透得不像是凡人:“今日之事我已经听顾言提起。”

    顾言就是宗主的名字,只是数年来很少有人提起,现在也仅有这位能叫宗主的名字。

    宗主眼底来了怒气,走到了那边:“苏墨垣毁我云仙宗至此,青阳你怎么这么糊涂,难道还要把灵骨交还给这孽徒,让魔修更有一名助力吗?”

    苏墨垣皱紧了眉头:“什么意思?本尊已经将碧落草交给了沈青阳,你们却想赖账了?”

    这样说来的确是云仙宗背信弃义,当初剥夺楚宴灵骨可是自己亲口允诺,宗主并不想还回去。

    沈青阳紧紧捏着玉盒,直接将东西扔了过去:“宗主,抱歉,恕我不能遵从了。”

    “你违抗命令?”

    在接到玉盒的同时,苏墨垣缓缓一笑,东西终于到手了。

    不过让他觉得烦闷的是,竟是原以为卑鄙的沈青阳给了他东西。

    当苏墨垣打开,却发现只有一半。

    “这是怎么回事?”

    “还有一半并不在我身上。”

    “……沈青阳,你跟我使诈?”苏墨垣被激怒。

    沈青阳眼底满是痛苦,他望向了楚宴,嘴里已经尝到了血腥味。

    眼见着苏墨垣要动手,楚宴神色苍白的拉住了他,朝宗主看去:“师……宗主,为何你会知道沈青阳剥了我的灵骨?”

    面对自己曾经的得意弟子,他转过头:“因为当年就是我命青阳这么做的。”

    楚宴睁大了眼,嘴唇发颤。

    他原以为所有的事情只是沈青阳一个人做的,没想到……他的好师尊也参与了。

    楚宴惨笑了一声:“我到底是什么地方惹得您不痛快,为何……”

    “你当初屠杀渔村,已有入魔的征兆。”

    “那是因为……!”楚宴话说到一半,就全都吞了回去。

    他身体微颤,脆弱的看向了苏墨垣,“师尊,那半副灵骨我不要了,我们回魔宫吧。”

    楚宴看上去极不对劲,苏墨垣握住他的手腕,发现他体内的灵气狂乱。

    苏墨垣神色一凛,原本还想抢回那半副灵骨,无奈之下只好先带着楚宴离去。

    “今日是我徒儿不追究了,并不是本尊不追究了,但凡你们云仙宗再来惹事,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这些,苏墨垣就拉着楚宴离开了。

    等这里只剩下云仙宗几人,宗主才松了一口气:“多谢老祖出山相救。”

    萧存剑问:“顾言……我记得那是你的大弟子,为何跟着魔修走了?”

    宗主额头滴下冷汗:“容我之后再向老祖禀告。”

    萧存剑‘嗯’了一声,便御剑回了禁地。

    等他走后,宗主转过头来,厉声朝沈青阳说:“你太让我失望了,苏墨垣那种性子,仙魔大战迟早要到来。你却将灵骨还了回去,不是让魔宫多了助力?”

    沈青阳抿着唇,绷直了身体站在原地。

    “我只是兑现了诺言。”

    今日云仙宗的劫难完全是沈青阳惹来的,他还把灵骨交还了回去:“去天峰崖禁闭十日,等你和江淮的双修大典再出来。”

    说完这句,宗主也离开了此处。

    沈青阳站在远处,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将半副灵骨给了楚宴后,他的心情竟这样的畅快。

    他不由的勾起了一抹笑容,像是长此以往压在他身上的东西都消失不见。

    天峰崖……看来宗主是真的动了怒气。

    他早在多年前就把前世道侣的事情禀告给了宗主,而宗主之所以那么执着于他和江淮的双修大典,乃是因为江淮此生乃是紫霄剑派剑主之子。

    至于如何流落渔村,又如何没有紫霄剑派的人来接江淮,这些事情他并没有听江淮提起过。

    宗主是为了云仙宗和紫霄剑派,所以才那样执着于这场大典。

    沈青阳之前禀告给他,不过是想顺水推舟的利用,没想到此刻却成了他的桎梏。

    宗玄机深深的望了沈青阳一眼:“你当真觉得我们都是受到了艳骨的影响?”

    “……难道不是吗?”

    宗玄机淡漠的说了句:“沈青阳,我到现在才觉得你可怜。修仙几百年,你从未弄懂过自己。”

    沈青阳眉心紧蹙,手抚摸过他那颗苍凉寂冷的心,感受着胸口处的心跳。

    我从未弄懂过自己?

    “不是艳骨,难不成还是林清寒这个人让我受到了影响?”

    他竟……动摇了?

    不过不管动不动摇,的确是他欠了楚宴。

    沈青阳将碧落草服下,走向了竹林那边。

    [沈青阳悔恨值:40.]

    当楚宴和苏墨垣朝魔宫那边御剑而去,一路上苏墨垣一直板着脸。

    虽然如此,他还是想到早上风大,为他拿出了一件暗红华贵的外衣:“你的衣衫破损,换上这件吧。”

    “谢师尊。”

    看见他穿上自己的衣物,那衣服有灵自动缩短成楚宴的尺寸,苏墨垣的心情才略微好了些。

    不过楚宴的心情似乎一直不大好,他在云仙宗欲言又止的样子,自己也不好过问。

    等飞行了一截,不断有呼啸的风从耳旁传来,他们穿梭于云层之间。

    方才还只是微微泛起鱼肚白,现在天就亮开了。

    苏墨垣问楚宴:“你还对沈青阳存有感情?”

    楚宴原是不想把自己的计划说出口的,看他这么幽怨的问自己,心莫名软了一截。

    “当然不是。”

    “那为何要把碧落草交给他?”

    楚宴漫不经心的说着:“我不能让他就这么轻易的死了,当年所受过的苦,我要一样样的报复在他身上。”

    众叛亲离、挖去灵骨、打下凛冰崖。

    一样不多,一样也不能少。

    苏墨垣听后,便再也没有问他这些。

    等御剑回到落沉宫处,月冥正等在宫外。

    她也不知这段时间魔尊去了哪儿,没想到一晚上的时间,他竟然把楚宴给找回来了。

    月冥脸色僵硬,深知自己迎面和楚宴撞上,已经逃不掉了。

    “还杵在这里作甚?叫郁宁过来。”

    魔尊还不清楚?

    月冥连忙离开:“是。”

    楚宴看向了她:“等等。”

    月冥肝胆皆颤,一切都出乎了她的预料,她怎会知晓魔尊这么快就醒来了?还不管不顾的背弃正派和魔修之间的协议,擅自闯入云仙宗!

    要知道,稍有不慎就会引发仙魔大战!

    “她怎么了?”

    楚宴朝苏墨垣说:“师尊能放过她,可我却不能。那天晚上我被围堵夹击,就是月冥擅传了命令,说要关押我废掉我修为的人乃是师尊!”

    苏墨垣一听此言,脸色顿时阴沉下去:“本尊怎会这样做?”

    月冥直接伏跪了下去,身体狠狠颤抖。

    是她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又受到沈青阳的蛊惑。

    “尊上恕罪,皆因我看见云仙宗的江淮在倾欢宫。那天原本打算跟尊上禀告,可尊上陷入了沉睡没有办法。我就先斩后奏……”

    “你所谓的先斩后奏,就是要污蔑本尊的徒儿?”

    月冥说话都开始微颤:“我们最开始也只是想抓江淮罢了,是林清寒不肯……”

    楚宴没有接她的话,只对苏墨垣说:“这件事情师尊已经在云仙宗看见了,想必我不用在自证我的清白了吧?”

    云仙宗的人的态度,已经彰显了一切。

    苏墨垣沉沉的说了一句:“本尊不想听你胡扯,既然做错了事,就得承担代价。”

    月冥死死的闭上了眼:“若、若尊上非得废掉我的修为……”

    “不。”

    一个简单的字,让她陷入了恐惧之中。

    “不废掉你的修为,只是得让你去一趟凛冰崖,三天。”

    月冥全身无力的跌坐下去,去凛冰崖三天,比废掉她的修为还要痛苦。

    凛冰崖下罡风犹如凌迟,就算以灵气抵抗,也坚持不了多久。

    她宁愿被废掉修为,也不要去凛冰崖三日。

    就算是被废掉修为,好歹也有灵骨和灵根在,还能重新修行。

    可去凛冰崖三日,就相当于被人凌迟三日,痛到极致只会导致神志不清,以后再也无法修炼了。

    因为魔尊命令,很快就有人将她用法宝锁住,月冥终于从那份恐惧之中回过神来:“尊上,求你看在我跟了你那么久的份上……”

    然而这些话,全都伴随着一个禁言咒,消失在空气之中。

    月冥眼底闪过痛苦,倘若她不那么傻听信沈青阳的话,也不会落到这种田地!

    她的心头被悔恨充斥,很快就被人给带到了凛冰崖。

    等楚宴和苏墨垣一起回到了落沉宫里,心里还想着这次的事情。

    楚宴一拂身上的衣衫,华贵暗红的衣摆便迤逦一地。

    他还真没怎么穿过这种艳丽的衣衫,这衣衫还是苏墨垣的。

    楚宴微微抬眸看向苏墨垣的侧脸,灯火摇曳之下,他的容貌显得尤其俊美。

    若是他来穿,兴许比自己穿更好看吧。

    感受到楚宴的目光,苏墨垣回过头来,他倒是看到了一处绝美的风景。

    苏墨垣满怀笑意的朝他说:“过来。”

    楚宴便乖巧走进,一如以往那般,他对苏墨垣的强势并不抗拒。

    苏墨垣将他抱了个满怀,因为有楚宴在身边而倍感满足。

    没等多久,一直等在落沉宫的玄缈哭唧唧的从外面走来:“清寒!”

    他一扑就上来了。

    苏墨垣立即脸黑,他从正面抱着楚宴,而玄缈就从背后抱着他,像块狗皮膏药似的弄也弄不掉。

    楚宴微微转过头:“怎么了?”

    “我那天也沉睡了,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好担心你!”

    玄缈哭得厉害,朝楚宴蹭了好几下。

    苏墨垣:“……咳。”

    玄缈泪眼朦胧的看了苏墨垣一眼,满头雾水。

    苏墨垣:“……咳咳咳!”

    玄缈顿时就懂了:“你不也担心清寒,就不许我哭了?”

    苏墨垣脸更黑了,心道早晚把你给融回去!这般不能控制自己,若被楚宴知道这是本尊一缕神识所化,准儿丢脸死了。

    不过楚宴被这样抱着,还真觉得难受。

    在两者之间,楚宴酌情选了一人:“师尊,能否请你先放开我。”

    苏墨垣身体僵硬了,特别吃醋:“不行。”

    “可玄缈……”

    “让他哭去。”

    楚宴也尴尬了,不知如何应对。

    谁知玄缈还美滋滋的:“我喜欢和小墨一起抱着你。”

    楚宴:“……”

    这灵兽恋主又恋他,什么鬼?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完毕~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地雷: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24 00:06:02

    腐竹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24 00:09:15

    花开无叶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24 11:28:55

    花开无叶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5-24 11:29:30

    读者“佞修(社会你修哥)”,灌溉营养液+3

    读者“青彧子”,灌溉营养液+1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不穿秋裤好清新”,灌溉营养液+10

    读者“浅”,灌溉营养液+1

    读者“肆玖”,灌溉营养液+1

    读者“”,灌溉营养液+52

    读者“lance”,灌溉营养液+1

    读者“腐竹子”,灌溉营养液+10

    读者“纶”,灌溉营养液+1

    读者“拉卡拉拉”,灌溉营养液+10

    读者“皇甫十一”,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征返”,灌溉营养液+20

    读者“暖暖”,灌溉营养液+1

    读者“彼方”,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弥君”,灌溉营养液+10

    读者“泽阳”,灌溉营养液+5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

    读者“背景板”,灌溉营养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