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90、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沈青阳悔恨值95.]

    当听到这个提示音之后, 楚宴就知道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

    沈青阳算是他攻略之中最麻烦的一个了,这取决于他的本性,能够到这一步已经算不容易。

    [这次没直接刷满, 可就麻烦了。]

    系统也很担心:[沈青阳已经坠入凛冰崖了, 难不成还要把他接出来?]

    废了这么大的周折,才亲眼看着沈青阳受到惩罚,要把他接出来楚宴心有不甘。

    不过理智上来说, 沈青阳就不可能被困多久。

    [放心好了,他对我尚未死心,只是借着仙盟会审为我澄清恶名, 沈青阳没打算一辈子留在凛冰崖的。]

    系统这下子才放心, 任务还差最后一点就完成了, 总不能功亏一篑。

    风儿在耳畔呼啸, 久站此处只觉得罡风刮得骨头都生疼,楚宴站在崖上, 任由那些风而吹乱自己的发丝。衣带也同样飞舞起来,于风中轻轻朝前走了几步,似乎要朝崖下望去。

    仙盟弟子立马拉住了楚宴:“清寒, 沈青阳已经坠下凛冰崖了, 是我们亲眼所见, 回去吧。”

    “是呀, 这里的罡风如此厉害,你们都不觉着疼吗?”

    楚宴眼神微闪:“不及在崖下十分之一的疼。”

    他们顿感尴尬,想起楚宴在崖下受过那么多苦, 自然不会介意这些吹上来的罡风。

    “等到了晚上,此处还会结冰,每一滴冰霜都犹如刺骨的剑。马上就要天黑了,我们得赶紧离开,想必魔尊也在等你回魔宫的。”

    一听到苏墨垣,总算是奏效。

    楚宴抿着唇,最终和他们一起离开了凛冰崖。

    他恍惚间看见了凛冰崖入口处,长着一片嫩白的花朵。

    这酷刑之地,对于旁人来说宛如地狱。而也是此处的路边,却盛开了柔弱的小花。那细小的白色花瓣上沾满了露珠,在夕阳的折射下染成了橙色。

    “这纯净之花,竟也开在欲孽之上。”

    仙盟的弟子已经离去,崖口就剩他一人罢了。

    正当此时,从暗处忽然走出来一个人。楚宴的眼神从那些花上,逐渐落到了夏轩身上:“你怎会在这里?”

    夏轩没有立即回复他的话,而是笑着问:“师叔那句话是在以物拟人么?”

    他在小心翼翼的试探,想要确定楚宴到底是跟谁一边的。

    对方想试探,可楚宴也要有这个想法给他试探。

    楚宴现在正心烦,并不想应对夏轩:“妄自揣测。”

    夏轩笑道:“我的确是妄自揣测,既然师叔不想说那就算了。不过我今日来可是有一件大事。”

    楚宴淡淡的看向了他,似乎在等着他后续的话。

    夏轩一直都挺喜欢楚宴这副容貌的,夕阳洒在他的身上,阳光给他的睫毛渡上一层薄薄的橙黄,仿佛平日的高冷都融化不少。

    不过惊艳归惊艳,这到底不属于他,而夏轩只是一个旁观者,偶尔窥得他的容颜,伫立一阵儿罢了。

    “我是来交还师叔的半副灵骨。”

    “交还灵骨?”

    夏轩早就知道楚宴会不信他,毕竟自己刚才还在试探他:“我拿这半副灵骨,并不是为了威胁师叔,而是想让沈青阳主动找我。”

    “……什么意思?”

    “我的仇人是沈青阳,如今大仇得报,自然得将师叔的东西还回去。”

    “你的仇人是沈青阳?可你一直跟在沈青阳身边。”

    夏轩今日来,就是想把事情都解释清楚了:“那天我跟着师叔一起进了时光镜,看见林奕做的那些事,便明白我和沈青阳根本无解,必须要让他付出点代价,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你看见了什么?”他能精准的叫出林奕的名字,引起了楚宴的戒备。

    夏轩看着楚宴,心道这等容姿难怪让沈青阳念念不忘。

    就连戒备的看着他的时候,也如此令人沉醉。

    “沈青阳能够记起前世,并非是偶然,乃是将云仙宗的宝物融入魂魄。而正是因为我的引狼入室,才将他带到了云仙宗,他背叛了我的信任。”

    “我还以为沈青阳能记起那些,只是偶然罢了,没想到还有深层的理由。”

    夏轩眯着眼,掩盖住自己的憎恨:“师叔说笑了,这世上哪有什么偶然?不过因果轮转,一切自有运数罢了。至于魔尊大人为何会记起前世,这个我便不知了。”

    [……苏墨垣能记起前世,莫非是因为我?]

    [不是主人是谁?]

    [哈哈,我第一次有这个自觉。]

    “云仙宗的宝物……是说玄羽枝的事吗?”

    夏轩微怔:“没想到师叔也对此事有所耳闻。”

    “宗主之前曾提过一两次。”

    夏轩垂下眼眸:“云仙宗的护山大阵再怎么弱,也不至于被魔尊一手捏碎。若不是失却玄羽枝,萧存剑不会一直闭关,而云仙宗也不会无人看扶。”

    玄羽枝原本该长在灵脉,做镇压灵气之用,被夺走以后,云仙宗的灵脉日复一日的削弱下去。

    现在,乃是化神期的萧存剑在充当玄羽枝,镇压云仙宗灵脉。

    萧存剑的寿数按理说早该到了,之所以千年未亡,乃是因为他现在几乎要和灵脉融为一体。

    夏轩憎恨沈青阳利用了自己的信任,让他亲手伤害了云仙宗和萧存剑。

    “我已经将全部都说与师叔听了,师叔这下子不怀疑了吧?”

    夏轩脸色苍白的将玉盒递了过来,里面正是装着楚宴的灵骨。

    楚宴拿到了这半副灵骨,合着苏墨垣手里的半副,以后终于不用再受艳骨的影响和磋磨了。

    “你利用我对付沈青阳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但下次再被我发现一次,就别怪我不客气。”

    夏轩淡笑:“能让沈青阳受到应有的代价,又把东西还给了师叔,我便没什么牵挂了。”

    说完这一句,他便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夕阳照在身上如此暖人,楚宴仰起头望向远方,天空被晚霞染透,就连一旁湖光山水也倒映着一层波光粼粼的橙黄暖色。

    “回魔宫吧……”

    这一刻,他忽然很想见到苏墨垣。

    当楚宴回到魔宫的时候,天色彻底暗淡下来,只徒留一片阒黑。

    远方闪烁的星星也如此暗淡,没多久就被飘来的乌云所遮盖。

    兴许很快就要下雨了。

    落沉宫中,铺满了红绸。楚宴略微疑惑的走到了上面,一步步朝里面走了进去。

    微微的酒香从鼻尖传来,他四处寻找起苏墨垣。

    正当此时,有人从身后抱住了他,楚宴还以为是苏墨垣,立马回过头去,却见到了玄缈。

    “怎么这样看着我?以为我是小墨?”玄缈笑得天真。

    那一瞬间,楚宴真的觉得是苏墨垣的气息。

    “嗯。”楚宴没什么顾虑的承认了,“你是师尊的灵兽,或许身上的气息同他太相似,所以我才弄混了。”

    玄缈笑得落寞,一直抱着楚宴的腰身撒娇。

    “玄缈,放开我。”

    “不要。”玄缈似乎小孩儿脾气。

    楚宴觉得头疼:“等下师尊来……”

    “反正小墨也拿我没办法。”玄缈嘟囔了两声,“我手里可捏着他的把柄呢。”

    把柄?

    楚宴不知他说这话什么意思,不过看玄缈的态度,也的确有恃无恐。

    之前玄缈对他做亲密举动的时候,师尊的态度也完全不像是对其他人,要是旁人那么做,早就被师尊给劈了,到底是为什么?

    楚宴之前从未在意过这件事,今日突然就在意起来了。

    “玄缈,我还未问过你……你究竟是什么灵兽?”

    “自然是很厉害的灵兽!”

    楚宴无奈极了:“不是说这个,是说你的原型。”

    玄缈干笑了两声,企图用撒娇卖萌躲过去:“我的原型小墨知道,你问他就好了。”

    楚宴打定了主意,等苏墨垣过来的时候一定要仔细问问。

    落沉宫内就剩下了玄缈和楚宴两人,玉石做的低矮小桌上还拜访了灵酒和灵果,楚宴走到那边,席地而坐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玄缈站在这边看他,心想清寒这些天果真瘦了太多,坐下去的时候那纤细的腰身就更加明显了。

    玄缈走了过去,看着楚宴正巧倒了一杯酒想喝,他凑过去拉住楚宴的手腕,唇瓣印在白玉杯上轻抿了一口:“真好喝。”

    只是这句话,就不知道是说的楚宴,还是说的这杯酒了。

    楚宴微微愣住,自从和苏墨垣交换了心头血之后,他就很容易感受到苏墨垣的气息。眼前的玄缈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楚宴却被这个动作给撩了下,像是猫爪子轻轻一挠。

    [我肿么觉得……玄缈和苏墨垣关系不简单。]

    不过就算是这么问,系统也不会给他答案。

    楚宴眯起眼:[那就试试看吧。]

    还没等玄缈反应过来,楚宴也拿起酒杯轻抿了一口,只是他**的动作可比玄缈熟练得多。楚宴完全不介意这杯酒是被玄缈喝过的,甚至故意挑他碰过的杯沿抿了上去。

    在喝酒之中,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玄缈看,里面透着慵懒的打量,却犹如带着勾子那样漫不经心。若不是他的表情依旧冷静自持,玄缈都要觉得眼前的楚宴在妖冶的盛开,朝周围洒下了甜蜜,让人为他倾倒。

    他也的确为止倾倒,心神也被他所夺。

    玄缈是苏墨垣最真实的想法,他不像苏墨垣,根本不懂得隐忍。

    想要什么,就表达得淋漓尽致。

    “清寒……”玄缈的声音已经沙哑。

    [呵,小屁孩儿。]

    楚宴垂下眼眸,不再勾着他,而是将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在**的游戏里,他从来都是主宰之人。

    玄缈方才做的,还都太嫩了点儿。

    若不是要维持人设,不能做得太过,楚宴真的想利用这次机会,来试探一下玄缈和苏墨垣之间的关系。

    他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着急。

    “玄缈,师尊去哪里了?”

    玄缈回过神来,第一次感受到了酸涩的感觉。

    明明被融合回去也没关系,他本就是苏墨垣分裂的一缕神识。可今夜是他最后的时间了,楚宴还在念着小墨的名字。

    “他很快就来。”

    玄缈看着楚宴,眼神专注而认真,“清寒……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嗯?”楚宴洗耳恭听。

    玄缈却突然耍赖的凑到他身边:“在告诉你之前,我想抱抱你。”

    他比楚宴矮一个头,玄缈还有些郁闷,当时苏墨垣做他的身体的时候,怎么做得就只有十五岁。

    明明他也想和小墨一样,强势的把楚宴锢在自己的怀里。

    这个样子,就只能一头撞到楚宴胸口处,哪里还能做那样的动作。

    所以抱着他的时候,也只能以这样的动作。

    楚宴哪里知道跌在他怀里的这个人,对自己抱着这种想法?

    就像他同样无法知晓当初自己去抢亲,为何到最后被江淮这个受给公主抱了一样。

    “到底是什么事?”闹得跟生离死别一样。

    玄缈终于从他怀里出来,依旧笑得没有任何阴霾:“这个等小墨过来,我们再一起告诉你吧。”

    还要扯上师尊?

    楚宴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

    “清寒,我真的好喜欢你。”玄缈搭怂着脑袋,“明明以前没那么喜欢的,可某一天就觉得特别特别喜欢,连头发丝儿和脚趾都好喜欢。”

    楚宴听得发烫,好端端一个可爱少年,怎么说话突然就这么变态了?

    等等,还特别像苏墨垣!

    他惊疑的盯着玄缈看,之前在时光镜里的事情俨然浮现在脑海里。虽然苏墨垣说之后会告诉他的,可这中间发生了那么多事,两人还没有交谈过这件事情。

    “玄缈……”楚宴抿着唇,“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和师尊这么……”

    “像?”玄缈把他没说出来的话说出了口。

    楚宴沉默了下去,总觉得太不可思议。

    就连他也无法相信。

    玄缈满足的笑出了声:“清寒看出来了啊。”

    当玄缈说出这句话后,楚宴震惊极了。

    他尚未问出什么来,外面的苏墨垣终于走进了落沉宫。

    “和玄缈玩儿得开心么?”苏墨垣浅笑道。

    这画面就像是被丈夫捉奸似的,楚宴整个脸色通红,一时头脑混乱,不知道怎么解释。

    哪知道苏墨垣看向玄缈:“仅限这一次。”

    玄缈乐呵呵的弯起眼眸:“知道。”

    他们似乎达成了什么交易,楚宴脑子又乱哄哄的,被苏墨垣给揽入怀中,捏住他的下巴狠狠亲吻。

    这个吻就不像是玄缈之前的**了,带着热烈的爱意,仿佛要拉着他一起沉沦那般。

    一杯酒不足以让楚宴醉倒,可与苏墨垣唇齿相交,对方不断的和他的舌尖缠绵,楚宴觉得自己的酒气也被苏墨垣给摄去一半。

    当两人终于分开,楚宴还眼神迷离的微微喘了起来。

    还没缓过神来,下一秒就被玄缈给吻上了。

    他脑子顿时炸开,下意识的推开了玄缈。

    玄缈有些委屈:“小墨就可以,我就不行?”

    明明他们是一个人。

    楚宴似有些动怒:“平日你胡闹就罢了,这种事情怎么可以随便乱来!”

    没想到听了楚宴的话,苏墨垣和玄缈都很高兴。

    最明显的是苏墨垣,在心里窃喜。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楚宴没看出来,反而还很生气:“自然。”

    苏墨垣闷笑出了声,猩红的眼眸如同红色的宝石,在灯火之下熠熠生辉。

    “师尊也不骂骂玄缈!?”

    苏墨垣轻咳了一声,装模作样的锤了下玄缈的头:“下次别这样。”

    玄缈倒也不疼,还装得一副被打得痛极了的样子。

    “哎哟。”

    苏墨垣:“……”

    妈的这个戏精,真是他的分/身?

    丢人现眼!

    “清寒,你刚才那样说,我很开心。”说这句话的反倒是玄缈。

    楚宴:“……”

    “这说明你很喜欢很喜欢我们。”

    苏墨垣纠正他:“是我,不是我们。”

    玄缈哼了一声:“有什么关系?反正不都一样?”

    楚宴被他们这完全弄得一头雾水:“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苏墨垣知道事情瞒不住,本来也想说的。

    只是难得看见楚宴这种模样,让他愉悦至极,便想要更加欣赏。

    他凑到楚宴耳畔,眼眸里满是愉悦:“我很高兴,安儿。”

    每当他这么叫自己的时候,楚宴就觉得心悸。

    心头仿佛有电流划过,低沉的低昵声夹杂着暧昧和宠溺。

    等苏墨垣离开的时候,他的脸颊已经沾染了红晕。

    “我和玄缈是一体的,所以不会那样排斥他对你做这些动作。”虽然还是有些嫉妒,但今日是最后一次,苏墨垣才忍了下来。

    “什么一体的?”楚宴问得艰难。

    苏墨垣却看着他,轻声说道:“我在凛冰崖下无聊时做出来的,以神兽之身为躯体,加入了自己的一缕神识,他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

    玄缈是苏墨垣在凛冰崖下做出来的分/身……?

    楚宴满是震惊的看向了苏墨垣:“玄缈是……你?所以那次时光镜里,你也是用玄缈的身体陪我进去的?”

    所以苏墨垣的修为才是金丹期而不是化神期!

    苏墨垣想起那件事,眼底有些无奈:“你不准我陪着你去迷雾林,我才出此下策。”

    否则以他分神期修为进入时光镜,再怎么也不会这么弱,一点也无法保护他。

    初初知道这些,楚宴还未能回过神来。

    而玄缈就直接凑了过来:“清寒,这下子你不排斥我了吧?”

    楚宴被他亲了下嘴角,而对方就像是偷腥的猫似的,笑得狡黠,就差舔舔爪子聊表想法了……啊,还真的舔了!

    这世界可真魔幻,楚宴如是所想。

    “玄缈的神兽之躯可是白虎一类?”

    “不算白虎,但也是白虎的血脉。”

    果然是猫科动物!

    “玄缈方才亲了你,我也想亲。”

    楚宴惊恐的看向了苏墨垣,他的吻真的落到了另一边,就像是吃醋之后故意这么做似的。

    楚宴忽然恼怒:“你们还有完没完!”

    “没完,别忘了我和玄缈的想法是一体的,他的想法,全都是我的想法。”

    玄缈无辜的看向了他,并表示这一切都是苏墨垣的错:“小墨心里还有很多想法,我都没彻底动手来做呢。”

    楚宴脸色全黑了:“够了你们!”

    玄缈忍不住笑出了声,很少能看到楚宴被逗炸毛的样子。

    看上去他一个人应付不了楚宴,加上小墨就完全能够应付过来了。

    落沉宫内烛火摇晃,海棠花在一旁懒懒的开着。玄缈朝那边望了过去,眼底虽带着落寞,却轻柔的笑了起来。

    只可惜,过了今夜他就要被融回去了。

    原本觉得没关系,可说到底还是有几分不舍。

    “小墨,什么时候举行双修大典?”

    “过一段时间。”

    “快些……”玄缈朝他们二人说。

    楚宴微愣:“其实举不举行也无妨……”

    “不成!”

    “不行!”

    两人纷纷表示不赞同。

    楚宴微愣,还不大明白他们两人的反应怎么这么激烈:“我们已经交换了心头血,也跟仙盟的人说了此事,双修大典也……”

    苏墨垣颇为不悦:“双修大典必须举行。”

    玄缈笑了起来,主动为苏墨垣翻译:“双修大典就像宣誓所有权一样,告诉仙盟和魔宫的所有人,你是我们的,所以双修大典一定要举行。小墨是这个意思~”

    苏墨垣皱紧眉头:“多管闲事。”

    玄缈也只是无辜的笑着。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感觉自己撒了一整章的糖!

    这章简直要甜到掉牙了。

    今天的第一更~晚上七八点还有一更哦~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地雷-33-,能收到这么多真的超级感谢,只能努力多更点文了~爱你们!

    唉,呀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16:04:39

    皇甫十一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16:11:33

    不穿秋裤好清新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16:17:13

    冷墨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16:44:05

    冷墨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16:45:11

    阿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16:45:52

    阿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16:46:19

    阿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16:46:39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20:21:36

    凤墨兰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20:52:14

    凤墨兰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20:54:17

    长夜未央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22:39:00

    喵生一条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2 23:28:18

    喃喃复喃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3 00:43:20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3 01:26:37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3 01:26:43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3 01:26:55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3 01:27:01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3 01:27:30

    皇家屠宰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3 01:55:38

    小怪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3 04:56:51

    ==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3 08:53:20

    灯灯灯灯灯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3 12:03:27

    读者“蛋包饭最好次”,灌溉营养液+20

    读者“桀笙”,灌溉营养液+10

    读者“我擦我日”,灌溉营养液+10

    读者“云逸”,灌溉营养液+9

    读者“”,灌溉营养液+70

    读者“青菜虫”,灌溉营养液+5

    读者“美人依稀”,灌溉营养液+10

    读者“皇家屠宰场”,灌溉营养液+30

    读者“无伤优雅的放肆”,灌溉营养液+2

    读者“漠卦”,灌溉营养液+5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好美丽的一朵小花”,灌溉营养液+100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三弓长”,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八声甘州”,灌溉营养液+5

    读者“风景”,灌溉营养液+5

    读者“太子和小狗。”,灌溉营养液+10

    读者“逸兰”,灌溉营养液+1

    读者“咯咯”,灌溉营养液+5

    读者“狸茗”,灌溉营养液+1

    读者“嗯”,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安沐”,灌溉营养液+18

    读者“绯祭司罗”,灌溉营养液+10

    读者“不务?d??的萌”,灌溉营养液+5

    读者“彼岸的流年”,灌溉营养液+20

    读者“lance”,灌溉营养液+5

    读者“别拉我,我要入坑!!!”,灌溉营养液+10

    读者“28426946”,灌溉营养液+10

    读者“我爱修罗场”,灌溉营养液+1

    读者“再来一百张卷子,我还能浪”,灌溉营养液+1

    读者“情佬”,灌溉营养液+1

    读者“虞渡”,灌溉营养液+20

    读者“他山之石可以攻”,灌溉营养液+20

    读者“古巷~霁颜”,灌溉营养液+5

    读者“vl。。”,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吃枣药丸”,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季”,灌溉营养液+10

    读者“九酒”,灌溉营养液+30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罄竹”,灌溉营养液+10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巴基bucky”,灌溉营养液+10

    读者“”,灌溉营养液+60

    读者“”,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卿梳聆”,灌溉营养液+1

    读者“竹叶青青”,灌溉营养液+1

    读者“催更”,灌溉营养液+5

    读者“零点映雪”,灌溉营养液+5

    读者“请叫我皮皮虾”,灌溉营养液+2

    读者“小鱼儿”,灌溉营养液+2

    读者“”,灌溉营养液+10

    读者“纶”,灌溉营养液+1

    读者“卫颜箬”,灌溉营养液+5

    读者“东依澜”,灌溉营养液+30

    读者“云逸”,灌溉营养液+5

    读者“mq”,灌溉营养液+10

    读者“汤圆”,灌溉营养液+100

    读者“不穿秋裤好清新”,灌溉营养液+10

    读者“时墨”,灌溉营养液+1

    读者“唉,呀”,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墨成往事”,灌溉营养液+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