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95、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苏墨垣一步步走得极缓, 远方的落沉宫也坍塌了半个宫殿。

    目之所及之处,夕阳的晚霞像是快要燃烧起来,落沉宫所处位置在半空中, 这些晚霞看上去就如同萦绕在四周那样。

    瑰丽的霞彩与周围的断瓦残垣形成鲜明的对比。

    而苏墨垣怀里的楚宴更是沉沉睡去, 仿佛连呼吸也微不可闻,看上去无比的虚弱。

    他的脸上还有淤青,是刚才摔倒在地面上的时候造成的。

    沈青阳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楚宴越是这样虚弱的紧闭着双眼,他的心越是犹如揪起来那般疼。

    当苏墨垣终于抱着他进了里面,楚宴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傅云萧才将目光落到了沈青阳身上。

    “师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又是你?”

    沈青阳脸色泛白, 并没有答话。

    傅云萧之前受他凌/辱, 和沈青阳是有仇的。

    他朝前走了几步:“不许走。”

    沈青阳失魂落魄,像是自虐般的并不解释。

    傅云萧低沉的声音里藏着愤怒:“别以为刚才帮了师尊, 之前的事情我就会一笔勾销!”

    傅云萧抓起他衣领的动作太用力,沈青阳吐出一口鲜血来:“我本就不想一笔勾销。”

    “什么意思?”

    “你要打要杀,随你。”

    傅云萧震惊的看向了他, 一时之间竟忘记松开他的衣领。

    “沈青阳, 还记得你在迷雾林的时候吗?当时我是筑基期, 而你是金丹期巅峰;如今我们的立场完全换了过来, 我是化神期,而你的修为已经倒退到了筑基期。”

    “一报还一报,理应的。”

    他这副什么都认的样子, 反而让傅云萧觉得火大。

    他一回来,就看见师尊半死不活、修为尽废,又是这样……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做不了。

    傅云萧内心充满了痛苦,红着眼说:“为什么你们全都弄得像师尊不久之后就要死了的样子?他不是好生生的活着吗?”

    沈青阳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我也想让他活着!”

    傅云萧微怔。

    沈青阳和之前变化得太大,他之前完全不顾师尊死活的,现在竟然会为了他如此痛苦。

    傅云萧隐约察觉到了事实,脑子轰的一声,脸色开始变得难看。

    “师尊……”

    沈青阳抓住了他:“别进去,现在的苏墨垣只认得清寒,你进去他会动手的。”

    傅云萧痛苦的捏紧了手,眼底的悲伤快要溢出来。

    沈青阳失魂落魄的朝那边望去:“你是化神期,唯一能报答他的,就是替他护住这个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朝他伸出手的魔宫。”

    经此一战,相信正派的人,不敢再轻易进犯。

    当楚宴听到提示音的时候,才刚小憩了一会儿。

    [沈青阳悔恨值99.]

    他实在太累,感觉这具身体在一点点崩坏,像是个装不住沙子的漏斗。

    楚宴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便是苏墨垣空洞的红眸。

    他将手放在苏墨垣的脸上:“师尊?”

    然而苏墨垣完全没有回话,只是这样守在他身边。

    楚宴心里被深深刺痛,想要用灵气探一探苏墨垣的丹田如何了,却想起自己根本无法使用灵气。

    刚才明明对自己的话有反应的,纵然只是说了一个‘嗯’字。

    楚宴尽量的想同他对话:“我睡得太久了,你这一个月是怎么过的?”

    苏墨垣是有反应的,只是紧紧的抱住了他而已。

    楚宴心里发酸:“你是不想让我离开?”

    有温热的眼泪滴到他的后颈的肌肤上,楚宴才发现是苏墨垣的眼泪。

    他这样无声无息的落泪,更让楚宴觉得心疼。

    就在此时,还是郁宁几人进来打破了两人之间快要凝滞的悲伤。

    郁宁方才站得比沈青阳和傅云萧远,只看见了大概。

    魔宫伤亡和今后如何做,还需要禀告苏墨垣。

    当他走进一步的时候,却感受到了来自于苏墨垣冰冷得快要刺伤人的威压。

    楚宴急忙说了句:“别靠近!会有危险!”

    郁宁站在了原地,并没有再进一步。

    “今日正派联盟,已经被我们全部击退,魔宫今后……需要同正派为敌吗?”

    原来他是来禀告这个的,这事的确刻不容缓。

    楚宴沉默了下去:“不,今后魔宫由云萧坐镇。”

    郁宁很是惊讶:“傅云萧?”

    楚宴嗯了一声:“云萧如今是化神期修为,他会保护好魔宫的。”

    “可魔尊……”郁宁话说到一半,想到现在的苏墨垣简直是无差别攻击,只除了一个人,那就是楚宴。

    他只得沉默了下去,今日魔宫的伤亡也算不少,若以后都要和正派为敌,只怕会元气大伤。

    楚宴的决定,恐怕目前来说对魔宫最好不过了。

    “属下明白了。”

    傅云萧一直站在一旁,沉声说:“师尊,我怕自己担不起这重任。”

    楚宴看向他:“你担得起,你是我的徒弟,就凭这一点就担得起。”

    傅云萧心头酸涩:“可我今天没能保护师尊,还让师尊护着我……差点让卫显宏……”

    “说什么傻话。”楚宴勾起一个浅笑,“师父保护徒弟,不是理所当然吗?”

    傅云萧怔在原地,这一句话几乎要烫到他的心里面去。

    他的外面还照着一片霞光,逆着光让楚宴看不见他的表情。

    “魔宫是师尊重要的东西吗?”

    “这是我唯一的容身之地。”

    傅云萧抿着唇:“我知晓了。”

    然后,傅云萧微微撩起衣摆,朝楚宴跪了下去。

    傅云萧的背脊挺得笔直,朝楚宴伏跪下去:“多谢师尊教导、保护之恩。”

    他磕不知道多少个,一下下的还能听见他和地板接触的声响。

    楚宴心绪复杂,却没有阻止傅云萧。

    夕阳终究落下去,外面的光线晦暗不清。傅云萧站起身,和郁宁一同离去,既然魔宫是师尊看重的东西,那他拼尽全力也要护住魔宫。

    他走得潇洒,仿佛要朝着一条荆棘之路前去。

    楚宴转而看见了刚才的傅云萧跪着的地方,那个地方有血迹和眼泪,混杂在一起,逐渐有些分不清。

    心中纵有酸涩,楚宴却扬起了笑容。

    他真心将傅云萧看做徒儿,如今徒儿出师,如何不高兴?

    屋内终于只剩下沈青阳、楚宴和苏墨垣三人。

    沈青阳看向了他:“我会去找夏轩。”

    “……报仇么?”

    “不。”沈青阳眼神微闪,“我会把他带到你面前。”

    外面星空璀璨,沈青阳早已不是金丹期,受不住万年寒冰的冰冷,走到了外面坐下。

    他和里面的楚宴仅一墙之隔,夜风吹在他的脸上,带起几分冰冷。

    “夏轩是金丹期巅峰修为,你怎么带他来我面前?”

    沈青阳笑了笑:“别担心,我自有办法。”

    楚宴沉默了下去,并没有说话。

    寒夜凄冷,沈青阳的话从墙那边一点点的传来——

    “清寒,你可有消气?”

    “清寒,你还恨我吗?”

    “清寒……”

    楚宴早就想清楚了,他没资格为原主原谅什么,因为他伤害的对象注定不是他。

    纵然通过时光镜,让过去改变了一些,在他心头种了一束光。但倘若他没来这里,沈青阳未来会成为第三个化神期,登到顶峰,成为云仙宗宗主。

    外面的沈青阳惨笑了一声:“哥哥,我很高兴幼时你救了我。”

    “……高兴?”

    “嗯,因为若不是你救下我,我可能还是会是以前的模样。”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从不会为自己所做之事感到后悔。

    “……我走了。”

    他给他的痛,他也想珍藏。

    沈青阳弯下腰,将岚湘佩放在了门口。

    最后,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仿佛是决绝。

    [沈青阳悔恨值100.]

    [宿主还剩三天时间脱离此世界。]

    楚宴脸色沉了下去:[我知道了。]

    周围萦绕着萤火虫,幽幽的发起了光,此刻的宁静,只是暂时。

    楚宴看向了苏墨垣,他如今这个样子,让楚宴害怕离开:“苏墨垣。”

    这是他第一次叫出苏墨垣的名字,任务完成后,系统对人设的把控就没有那么严格。

    “我好像,从未真的说过喜欢你?”

    苏墨垣终于有了反应,看向了楚宴的脸。

    楚宴吻向了他的唇角:“我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你了。”

    这些话,刺在苏墨垣心里。

    若是往常他听到这些话,或许会欣喜万分,可如今痛苦之中又夹杂着甜蜜。

    不会再有人给他这样的感受了,如此牵动他心神的人,只有楚宴一个。

    “清寒。”

    苏墨垣发出了声,终于恢复了正常。

    “别再为我去寻那些灵物了,没有用的,终究会……”

    “不行!”

    “这几天……我想和你待在一起,别离开我。”

    苏墨垣身体紧绷,呼吸都颤抖了起来。他最害怕的就是,去寻找灵物的途中发生了什么意外,就连他死的时候,都不能陪伴在他的身边。

    楚宴那句话,戳中了苏墨垣最痛的地方。

    苏墨垣终于妥协:“我陪着你,哪儿也不去。”

    楚宴浅笑,脸色依旧苍白。

    苏墨垣伸出手,将灵气覆盖在他脸上的伤口处:“很疼吗?”

    “你问我的时候很疼。有人心疼的时候,也很疼。”

    当灵气撤去,楚宴脸上的伤全都恢复如初。苏墨垣沙哑着声音:“以后别一个人强撑。”

    “嗯。”楚宴依旧在笑,只是沉重得撑不起眼皮,“我累了。”

    “睡吧。”

    他对世界都充满着戾气,唯独将柔软留给了怀里的人。

    没有一个人不害怕失去,就算他修到了化神期,也同样如此。

    苏墨垣望向楚宴,他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仿佛死去那样沉。

    黑夜之中,只剩下他拥着怀里的人。

    “你说得对,我只是害怕了。”

    作者有话要说:  解释一下:

    之前的世界楚宴都没喜欢上攻,他是个没心没肺很难动心的人。

    因为每个世界做任务只是个过客,所以很少有对小世界里面的人留下感情,对他来说任务就像是游戏一样(当然这种态度是有原因的,以后再说。)

    写到这个世界才算是动心,真的喜欢上就会发糖,他必须要真的喜欢上攻才会做牺牲(伤害自己之类)的来保护攻。

    现在只是动心,程度不够。

    以后的世界可能会明显一点,楚宴宠谁也是无法无天的宠。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地雷-33-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5 00:00:05

    冷墨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5 00:12:37

    皇家屠宰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5 18:01:04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05 18:32:35

    读者“巧思”,灌溉营养液+30

    读者“【黯】”,灌溉营养液+1

    读者“爱上胡萝卜的红兔子”,灌溉营养液+10

    读者“肆玖”,灌溉营养液+1

    读者“”,灌溉营养液+30

    读者“小鱼儿”,灌溉营养液+5

    读者“风景”,灌溉营养液+1

    读者“背景板”,灌溉营养液+1

    读者“催更”,灌溉营养液+1

    读者“云归处”,灌溉营养液+1

    读者“望舒”,灌溉营养液+5

    读者“遥零”,灌溉营养液+21

    读者“离尘鞅”,灌溉营养液+15

    读者“风景”,灌溉营养液+5

    读者“”,灌溉营养液+10

    读者“漠卦”,灌溉营养液+95

    读者“【黯】”,灌溉营养液+6

    读者“雨山之瑶”,灌溉营养液+1

    读者“纶”,灌溉营养液+1

    读者“崽崽”,灌溉营养液+1

    读者“竹叶青青”,灌溉营养液+1

    读者“”,灌溉营养液+2

    读者“泽阳”,灌溉营养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