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106、第九章
    第九章

    [再躺躺。]

    楚宴的目的, 就是想让唐俊华看到那串电话号码。

    之前他们对自己的指责,全用证据回击过去。

    当方瑞泽一口咬定水里有东西的时候,楚宴还怀疑方瑞泽是他请来的托儿, 专业为他碰瓷的呢。

    不过这下子, 事实摆在眼前,证据确凿,无法狡辩了吧。

    刘柳还没想明白, 为什么楚宴倒在地上了,她一抬起头便看见那些人对她恶意的目光。

    让她生寒。

    “心机真深……”

    “好可怕,竟然被自己身边的人出卖。”

    “要是我的助理这么做, 我一定让她混不下去。”

    刘柳觉得害怕, 说的话都泛哆嗦:“不、不是我。”

    唐俊华见她还不肯承认:“那昨天拍的视频是怎么回事?还需要我帮你回忆回忆吗?”

    刘柳脸色泛白, 还想要狡辩, 然而周围已经没有人信她了。

    对了……卢小姐会救她的!

    刘柳将希望寄托在了卢雅身上,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正义的, 是那个男人抢走了卢小姐的未婚夫!她们不该指责她!

    “什么视频?我不知道!”

    唐俊华见她不肯承认,也不肯悔改,失了最后一丝想给她机会的心。

    看来这个人, 当真是冥顽不灵。

    但刘柳背后的卢雅, 简直让他遍体生寒。

    “救护车来了!”

    唐俊华一起跟了过去, 这小镇本就偏远, 车子行驶了二十分钟还没到达医院,急得唐俊华快要跳脚。

    等终于到了医院,楚宴被送去做了个全身检查。

    唐俊华站在外面抽烟, 烟雾缭绕之间他的脸色异常苍白。

    等检查结果出来了,唐俊华追着走了过去:“他身体还好吧?”

    “只是低血糖和营养不良,不过我们在检查的时候,看见了他手上的刀痕。你是病人家属,就好好照顾着他,带着他看看心理医生。”

    唐俊华睁大了眼,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

    他手机已经在医院充满了电,不过还是开不了机。

    果然坏掉了。

    他忽然烦躁,现在谁也联系不上,这倒可好。

    唐俊华走到了病房里面,仔细看看,他的脸色有着一种病态的苍白。而他整个人也带着颓然之感,就算是浅笑的时候,也总是带着痛的。

    除了……秦硕来的时候。

    “疯了,我竟然在同情他?”

    病床上的楚宴唔了一声,随后就要清醒过来。

    他缓缓睁开眼:“……这里是哪里?”

    “医院,你低血糖昏倒了。”这么柔柔弱弱,不像个男人。

    然而后面那句话,唐俊华只在心里吐槽,并没有说出口。

    “你缠着顾城那段时间,我也经常听顾城抱怨。还以为你只是看中了顾城的钱……”说到这里,唐俊华的语气一顿,“你手腕的伤是怎么回事?”

    楚宴垂下眼,惊慌的把手往被子里缩。

    他这个样子,俨然已经让唐俊华明白了。

    他之所以缠着顾城,是因为对他有感情。

    可是方法太蠢。

    “不就是个男人吗?值得这样?”

    楚宴有些虚弱的说:“是啊,我也觉得不可思议,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像中毒了一样。”

    唐俊华眼神微闪:“那你和秦硕又是怎么回事?”

    “……我还没同意和秦硕在一起。”

    唐俊华几乎傻眼,秦家身后的财力雄浑。顾家和唐家加在一起都比不上秦家。

    要是秦硕说喜欢谁,那个人一准儿狗皮膏药似的贴上来,这个人竟然说没同意?

    “我……我能问问原因吗?”

    “秦硕说到底是顾城的表哥,而且当年还是他拆散的我们。”

    这话听来真的特别正常,和唐俊华印象中的楚宴完全不同。

    之前楚宴做的那些事,他都要怀疑他脑子不正常了,可现在突然这么正常起来,他很不习惯。

    唐俊华问出了那句他最想问的问题:“那你……到底喜欢谁?”

    而楚宴只是朝他微笑。

    病房的门被打开了,来的人是秦硕,急匆匆的朝病床走来。

    他什么也没做,只是紧紧的抱住了他。

    楚宴并没有拒绝,而是回抱了他一下。

    这个模样,已经给了唐俊华回答。

    他在顾城那里得不到的尊敬和爱,秦硕全都给了他。

    唐俊华从里面走了出去,他拉过了门,看见楚宴拍着秦硕的后背,笑得温柔极了。

    “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打电话给你,是剧组的人接的。他说你在医院,还喝了有问题的水……”

    不用说,这个人肯定是方瑞泽了。

    楚宴皱紧了眉头,总觉得方瑞泽有些奇怪。

    [他喜欢上了主人演的蔺长青。]

    听到了系统的解释,楚宴恍然大悟。

    难怪,方瑞泽是觉得总有刁民在害他吧?

    毕竟剧本里的蔺长青就时常受到刺杀和下毒什么的……

    “他太疑神疑鬼了,我只是低血糖而已。”

    秦硕看向了他:“等会儿顾城和卢雅会过来。”

    楚宴捏紧了手:“……他们过来做什么?”

    “我叫的。”

    “为什么?”

    “我了解卢雅,不给她重击,她还会继续做这些事。况且……”秦硕凑了过去,啄了下楚宴的唇,“要让顾城看清楚,你是谁的人。”

    秦硕松了松自己的领带,用手指勾领带的动作显得格外性感。

    “我们还没在一起呢。”

    “迟早的事。”秦硕露出了极淡的浅笑,“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

    他这话说得,让楚宴忍不住笑了。

    “秦先生,你是求我咯?”

    秦硕有些纠结,还是喊了一句:“求你。”

    楚宴觉得秦硕真是可爱到心窝窝里去了,惹得他直乐。

    之前还说不喜欢他这样的,现在为了一个名分,竟然说出了‘求你’两个字。

    他和他的地位是不是反着来了?

    楚宴眼底带着笑意,在秦硕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不公开的话……”

    秦硕的眼神一亮,直接回吻了过去。

    楚宴无奈了,秦先生,你这个不叫吻技,叫狗啃。

    看来得教教他了。

    等下午的时候,顾城和卢雅就赶到了这里。

    卢雅原本也不想来,可秦硕亲自打了电话,她没办法。

    秦硕比她大六岁,从小就是家人口中的别人家孩子。

    卢雅和秦硕第一次见面让她记忆尤深,那是一场宴会,秦硕被人算计喝了点酒,他走出了屋子到外面的花园,卢雅原本对帅气的秦硕很有好感,也跟着他出去了。

    可她发现,秦硕把一个人踩在脚底下,阴沉的问他:“就是你换掉了我的杯子?”

    纵然看不清前面,可秦硕的姿态还是吓着了卢雅。

    她的身体止不住的发颤,而对方骂了几句:“怪物!”

    秦硕脚上的力气开始加重,后来听说那个人,肋骨都被秦硕给踩断了几根,住进了医院里。

    而这件事情还远远没完,之后没多久,那个人因为自己做错了事,直接被秦家经济封死,逐渐销声匿迹。

    秦硕之可怕,让卢雅心生敬畏。

    她自然不想卢家也变成那样,虽然知道秦硕对楚宴有些特别,但也觉得秦硕只是玩一玩罢了。

    毕竟这种人,区区戏子,又是个男人,秦硕还不懂得分寸么?

    “秦总……”

    秦硕在给楚宴削苹果,头也没抬。

    卢雅觉得尴尬,更让她大跌眼镜得是那个秦硕竟然在给别人削苹果。

    这世界真奇妙。

    等苹果终于削好了,秦硕把东西递给了楚宴:“吃吧。”

    楚宴闷笑了一声:“这苹果的果肉都被你削走了。”

    卢雅瞪大了眼,觉得自己活在梦里。

    她还以为,楚宴在秦硕面前就像是被养的金丝雀,可没想到反倒是楚宴对秦硕颐指气使。

    “你那个给我,我扔了再给你削一个。”

    楚宴抱着手上的苹果:“不给。”

    秦硕的眼睛盯了他好久,竟然觉得楚宴那句不给……很萌。

    当唐俊华走到里面来的时候,两人的打情骂俏才消停了一会儿。

    “那个助理人呢?”秦硕问。

    “等下会过来。”

    秦硕点了下头。

    唐俊华又看向了顾城,眼底颇带几分同情。

    他又径直的走了出去,知道自己还是少参合这件事为好。

    当门关上的那一刻,顾城还被唐俊华这目光弄得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秦硕拿出了手机:“卢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卢雅心口一跳。

    “这手机是谁的?我不认识。”

    秦硕嗤了一声,正想说什么,却是一旁的楚宴阻止了他。

    秦硕朝楚宴望了过去,似乎在询问。

    而楚宴却说:“我想自己解决这件事,可以吗?”

    “你自己解决可以,但我得插手这件事。”

    楚宴明白了这是秦硕的退让,朝他投去感激的眼神。

    “卢小姐,我现在跟你说明白,之前是我瞎了眼还缠着顾城,你放心,以后我都不会去找他。”

    卢雅原本还高兴,可余光瞥向顾城的时候,他就跟失了魂似的。

    卢雅嫉妒得犹如虫子啃咬:“你不去找他,可他要来找你。”

    “我已经跟顾城说得很清楚了,你想怎样?”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楚宴笑了一声,她果然不会善罢甘休:“顾城,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

    此言一出,众人皆有不同的反应。

    顾城脸色苍白,实在是因为楚宴说得太绝情。

    而卢雅则满脸诧异,没想到楚宴真的把话说得这么死。

    “顾城已经不关我的事了,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楚宴话锋一转,拿起了手机,“现在说说这个吧。”

    卢雅身体僵硬,心里暗骂那个刘柳,做事怎么还给人留下了把柄?

    “这里面的手机号码,是卢小姐的吧?”

    “……”

    “我过来拍戏,身边却有许多陷阱等着我。不仅仅是一个刘柳,还有方瑞泽。需要我叫他们两个人过来对质吗?”

    “他们关我什么事!”卢雅有些气急败坏。

    “方瑞泽说,你想让他骗我上床。”

    卢雅脸色一白,没想到布下的两颗棋子都这么没用。

    而且方瑞泽还是一条毒蛇,随口就回咬过来了!

    楚宴的话一落下,秦硕和顾城的表情都变了。

    “卢雅,你真的这么做了?”

    顾城质问怀疑的目光,让卢雅心头发颤。

    “你信我还是信他?”

    “之前我查出你专门给冬遥的母亲打了电话,就在她做手术的前一天,你害死了他母亲,难道这不是事实?你好叫我怎么相信你?”

    狼来了的故事,只能骗三次。

    被骗得多了,顾城就再也不相信她了。

    “我只是把楚冬遥做的事情给她说!谁叫她自己不想活了!”

    两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顾城瞪圆了眼:“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冬遥母亲第二天有手术!?”

    卢雅一时语塞。

    “刘柳和方瑞泽是不是你安排的,待会儿等人来了,你们自己去对质。”

    卢雅低下了头,眼泪盈满了眼眶。

    最后,她竟然笑了起来。

    “是我,都是我做的。”

    顾城见她承认了,心都凉了起来:“我对你很失望。”

    “失望?”卢雅仿佛听到了一个可笑的名词,“顾城,我都没对你说失望,你竟然对我说失望?”

    她终于看清了顾城,冷笑的问他:“你是不是想跟我分手?然后去追楚冬遥?”

    昨天刘柳其实发来了两段视频,一段是楚宴拍戏的视频,而另一段则是顾城和楚宴半夜相谈的视频。

    明明比起第一段,第二段更加能让他名声尽毁。

    可卢雅犹豫了,为了保护顾城,她发了第一段。

    而如今她只觉得自己可笑,竟然会看上这种人。

    卢雅活在自己编织的梦境里,她总觉得顾城这段时间,是受了楚宴的蛊惑。可现在楚宴这么强烈的拒绝了顾城,他还是巴巴的凑了上去,一点儿也没想着她是他的未婚妻。

    她该恨的人不该是楚宴,应该是顾城才对。

    长久以来,她怎么这么傻?

    “顾城,你真是犯贱。别人喜欢你的时候,你将别人的真心踩到了土里。现在他不喜欢你了,你又牵肠挂肚,放不下了?”

    顾城脸色铁青:“你这个疯女人。”

    卢雅这下子畅快了:“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担不起任何人的喜欢。”

    卢雅深深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楚宴,他比自己更早的明白这个道理。

    面对这个情敌,卢雅的心里升起些许悲愤来。

    她仍然讨厌他。

    只不过……

    这段时间楚宴母亲的死,也一直折磨着了她许多个日夜,靠安眠药都睡不着,换来神经衰弱,不就越来越像个疯女人吗?

    卢雅自嘲道:“你比我聪明。”

    说完这句话,她就转过头想要离开。

    唐俊华还守在外面,一看卢雅出来了,不由傻眼。

    而顾城也跟着走出来,抓住了卢雅:“站住。”

    “你还想怎样?”

    “卢雅,你以后是不是还想继续害冬遥?”

    卢雅青筋凸起,死死的盯着顾城。

    她的报复是疯狂的,直接朝里面的楚宴说:“楚冬遥,我忘记告诉你了,顾城之前到底做了哪些事。他知道你为了钱跟他分手,是故意假装和你重逢的!”

    饶是楚宴也震惊了,他还以为原主和顾城的重逢是偶然。

    “他知道当年的事?”可顾城在他面前表现得分明像是不知道!

    卢雅冷嘲热讽:“他只是不清楚你拿钱是为了救自己母亲,顾城,你最近后悔了,是不是也因为这件事?”

    楚宴将事情联想了一遍,难怪在他查明白了这件事情之后,顾城的行动完全变了。

    仿佛之前还怒气冲冲,怪他为什么和秦硕搞在一起。

    而那之后,他就莫名的愧疚和后悔,想挽回这段关系。

    “他就想看着你痛苦,三年前是你抛弃了他,三年后他诚心要报复你。所以你无论再卑躬屈膝,他看了反而心里畅快!”

    唐俊华之前还恶寒卢雅,现在却震惊的望向了顾城。

    顾城赤红了脸,只听啪的一声,他就打了卢雅的脸一下。

    卢雅捂住了脸,有些不敢相信顾城会打她。

    “你这个疯子!”

    “顾城,你是怕我抖出更多的东西来吧?你现在害怕失去了?”

    卢雅没有任何歇斯揭底,没有任何害怕,她反而笑了。

    卢雅轻声细语的朝楚宴说,表情温柔到让人有些恐惧。

    “还有那一次,你差点被人动强,也是顾城兄弟给他出的主意,他同意了,要用各种办法让你对他死心塌地。”

    “哦对了,你难道不觉得自从遇见他之后,你的模特事业就困难了很多?还有一件事,你手里最后的钱……是不是被最好的朋友骗去做了投资,然后血本无归?我听他说过,要让你把当年从秦硕手里拿的钱全都吐出来。”

    越是说到后面,楚宴的脸色越是阴沉。

    他小看了这个任务,原以为只是单纯的刷刷悔恨值就可以了。

    然而听到卢雅嘴里的真相,让楚宴彻底的动怒。

    周围的人并不少,卢雅说的这些话让顾城脸色青一阵紫一阵。周围的视线让他觉得难堪,就连唐俊华眼底也带上了嫌恶。

    “她害了你那么多次,你就真的相信卢雅的话?”

    “我信。”楚宴哑声道。

    卢雅也十分吃惊,她原本就声名狼藉,根本没想到楚宴会相信她。

    “……谢谢。”

    这一刻,看见顾城心痛的样子,她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感。

    仿佛憋了多年的怨气,在这一刻都发出来了一样。

    楚宴也从病床上朝这边走来:“还有什么,能不能全都告诉我?”

    顾城终于慌乱了起来,明明他今天来,是想借助这个借口和卢雅分手的。没想到卢雅就跟发疯似的咬人,让他的计划落空。

    顾城手上的青筋凸起,又同时觉得难堪至极。

    两种情绪在心头交叉,让他差点失控。

    唐俊华见顾城状态不对,连忙说:“这件事情在医院谈也不是回事儿,另外再找个时间谈吧……”

    唐俊华说得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因为答应了楚宴这件事情交给他自己解决,所以秦硕并没有开口。只是说到这里,长久以来忍受的秦硕终于按耐不住。

    秦硕站起身,一步步朝楚宴这边走来。

    “哥……”

    他的目光落到了顾城身上,显得深邃而幽深。

    被他盯得久了,全身都要发麻。

    顾城知道这次不同于往常,秦硕是真的动了怒。

    他的身体微微发颤,身体也朝后倾的躲闪。

    “你上次说要公平竞争的时候,我就知道顾家和秦家出身的人,怎么可能有公平竞争几个字?”秦硕语气变得可怖,“只是我没想到,你还做了这么多事。”

    顾城额头滴下了冷汗,秦硕越是平静就越让他感到恐惧。

    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很想说,秦硕,你不也是跟我一样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可在这样的强压之下,他说不出口。

    “你们顾家,最好不要惹我。”

    楚宴阻止了秦硕:“让他走吧。”

    “……”

    “我很累,不想看见他。”

    秦硕只能皱紧了眉头,扶着楚宴回病房。

    楚宴忽然有些同情顾城了,这种前任和现任联手起来整治,滋味肯定十分酸爽。

    顾城已经离开,步子走得很快,身后的地方于他而言让他难堪。

    楚宴转过头,朝前方喊了一句:“顾城。”

    听到声音,顾城朝后望了过去。

    “我后悔当初爱过你。”

    他告诉顾城的是,三年后的重逢楚冬遥对他怀有愧疚,悔恨着自己做下的错事。

    那样强烈的感情,如今……也灰飞烟灭。

    楚宴眼神微冷,演戏这条路,他要做就要做得最好。

    楚宴对顾城说:“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就算没有你,以后的我也会过得很好。”

    顾城心里一颤,最终朝外面走去。

    他的话外面裹了一层蜜糖,里面却是剧毒的毒/药。

    外面阳光很暖,照不进内心。

    [顾城悔恨值50.]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地雷-33-

    28426946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3 23:12:04

    染染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8-06-13 23:57:21

    喃喃复喃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4 02:10:03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4 06:23:32

    卿梳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4 23:27:16

    卿梳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4 23:27:46

    卿梳聆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8-06-14 23:30:18

    鲤鱼王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5 00:00:46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5 07:16:53

    加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5 09:59:12

    皇家屠宰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5 23:48:36

    似水流年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6 00:28:55

    卿梳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6 10:50:19

    阿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16 20:34:03

    读者“请叫我皮皮虾”,灌溉营养液 2

    读者“喵萝每天都在文荒”,灌溉营养液 5

    读者“风景”,灌溉营养液 1

    读者“倾卿?”,灌溉营养液 10

    读者“宋徵。”,灌溉营养液 10

    读者“”,灌溉营养液 10

    读者“雪夜”,灌溉营养液 10

    读者“苍颉”,灌溉营养液 50

    读者“苍颉”,灌溉营养液 50

    读者“九歌”,灌溉营养液 5

    读者“卿梳聆”,灌溉营养液 1

    读者“苍狼祝月”,灌溉营养液 10

    读者“o_o”,灌溉营养液 5

    读者“太子和小狗。”,灌溉营养液 1

    读者“君卿”,灌溉营养液 1

    读者“君卿”,灌溉营养液 1

    读者“冬寂枫”,灌溉营养液 1

    读者“冬寂枫”,灌溉营养液 1

    读者“”,灌溉营养液 50

    读者“九歌”,灌溉营养液 5

    读者“纶”,灌溉营养液 1

    读者“”,灌溉营养液 1

    读者“天淼”,灌溉营养液 10

    读者“羡”,灌溉营养液 1

    读者“羡”,灌溉营养液 1

    读者“羡”,灌溉营养液 1

    读者“桀笙”,灌溉营养液 5

    读者“云”,灌溉营养液 1

    读者“云归处”,灌溉营养液 2

    读者“乌仰”,灌溉营养液 20

    读者“靈靈若雅”,灌溉营养液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