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122、第九章(修)
    第九章

    外面雨丝如幕, 被一阵风给吹斜了飘进来一些。

    那些雨丝沾到了身上,楚宴冷得打了个寒颤。

    聂靖云的脸色沉了下去,黑眸一直死死的盯着楚宴:“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我的回答有那么重要吗?”

    聂靖云深吸了一口气, 换了种方式问:“……你是个男人, 为什么要男扮女装来骗翰秋?”

    他的话还是针锋相对,楚宴微微皱眉:“周盼和乔翰秋的婚事是自小定下的,我又有什么办法?况且我现在和乔翰秋已经退亲了, 和他再无瓜葛!”

    又说得这么无情。

    聂靖云话到嘴边,全都咽了回去。

    无论是站在什么立场而言,他应该庆幸楚宴对乔翰秋无情。

    两人都沉默了下去,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凝重。

    纪子尘见状, 便说:“这里临靠风口, 等会儿雨会下得更大的, 不若换个地方聊?”

    楚宴又有些心闷气短,喘不过气来的时候, 一旁的萧允泽才接住了他的身体,将他横抱了起来:“他心绞症又犯了,须得找个地方, 我为他输送内力。劳烦纪神医去准备几样东西……”

    纪子尘眼带复杂:“我知道准备什么, 你不必多说。”

    萧允泽郑重的说:“那就劳烦纪神医了。”

    等他们上了二楼的雅间, 纪子尘也冒着雨出去了之后, 聂靖云看着萧允泽怀里的楚宴:“大皇子是什么时候得知他非女子的?”

    “你问这些做什么?”

    聂靖云此刻的思绪比谁都要乱,自那次的事情之后,他就有些害怕见到楚宴。

    聂靖云很清楚的确认自己喜欢男人, 原本以为楚宴是个女的,谁知这点想法也被完全打破。

    聂靖云满眼复杂的望向了楚宴,他今日一袭青色儒衫,分明只是寻常款式,穿在他身上更显羸弱。

    楚宴死死的闭着眼,聂靖云的目光又挪到了他的脖颈处,仿佛轻轻一折,他就要一命呜呼了。

    那是他上次做了匪徒,把刀多挪了几寸到楚宴脖颈处,他就流了好多的血。

    现在那个伤口,可有好了?

    聂靖云思来想去,便对萧允泽说:“大皇子,不若让臣来帮你吧。”

    萧允泽紧蹙着眉,这个聂靖云,喜欢的不是乔翰秋么?

    “他的身体,我自然会照看好。”

    聂靖云最初只是被愧疚所影响,其实当他说出那句话之后,就已经后悔了。

    还好萧允泽拒绝了他。

    聂靖云重新坐到了一旁,静静的沉思了起来。

    有的花只用大自然的雨露阳光就能开花,偶尔望过去一眼,还觉惊艳。

    有的花却必须要小心呵护,若不仔细娇养,时时刻刻小心,它就要枯萎死去。

    聂靖云以为自己是喜欢的前者,到后来他才发现,他对后者更加放心不下。

    自从知道楚宴是男人以后,聂靖云的心里就像埋下一颗种子,随后渐渐的生根发芽。

    很快纪子尘就买好了东西,冒着一身雨走了进来:“这几味药,磨碎先让他服下。”

    “好。”

    纪子尘在走出去之前,朝里面望了一眼:“不管怎么说,我希望这件事情周盼能和翰秋好好解释一番。”

    留下了这句话后,纪子尘便很快离开了这里。

    随着纪子尘的离开,聂靖云也站起身离开了此处。

    雅间里,仅剩下楚宴和萧允泽二人。

    萧允泽解开了楚宴的衣衫,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为他输送内力。

    楚宴总算好些了,眉头没有再紧皱,苍白的脸上也重新红润了起来。

    萧允泽露出了笑意:“好些了吗?”

    楚宴一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萧允泽怀里。

    楚宴已是累及,浑身都出了一层薄汗。刚才那么疼,他仿佛是从鬼门关被人给拉回来似的。

    见他眼有疲色,萧允泽爱怜的问:“要我抱你回去吗?”

    楚宴浑身一个激灵,连忙从萧允泽怀里出来:“你别动什么歪脑筋!”

    “我怎么了?”

    他装得倒是无辜,楚宴可还记得萧允泽干的那些坏事儿呢。

    前几日他进宫,就在那大殿里萧允泽对他又亲又摸。

    衣冠禽兽。

    楚宴咬牙切齿的在心里骂道。

    “我已经好了,该回家去了。”

    萧允泽站起了身:“慢着!”

    楚宴回头望去:“还有什么事么?”

    “等过几日,我会让韦柯到周家去,为你调理一下心绞症。”

    这事儿萧允泽已经跟他说了好多次了,却一直有事情耽搁下来。

    楚宴点了点头,反正他也受够了这具病弱的身体了,就连走路走多了也会泛疼的。

    当楚宴打算走了,余光却瞥到了藏在萧允泽手心里的东西。

    “……等等,你手心里是什么?”

    萧允泽往后一藏。

    楚宴还偏想看了,他捏得那么紧,全然不想自己看见,一定是有鬼!

    因为楚宴身子弱,萧允泽又担心自己挣扎太过,又让楚宴泛疼。

    他一面纠结,又一面的放了水,还是被楚宴给捉住。

    “……就是这个。”

    楚宴一看他的手心,是方才他们两人纠缠时,自己的头发和对方的发带不小心缠在了一起,楚宴直接借了宋殷的匕首把头发给割开了。

    “我想留下这个。”

    结发的意思楚宴很明白,他的脸色骤然一红:“随你。”

    说完这句话后,楚宴便打着油纸伞走出了茶楼。

    萧允泽望着他逐渐离去的背影,想起青伞下的他,细腻柔和的下巴线条,和微微红透的耳垂,一切都显得那么可爱。

    他说随你,也就是愿意。

    萧允泽把东西放在了鼻尖,狠狠一嗅。

    是药香味。

    心花怒放都不能形容此刻的心情。

    当楚宴回到周家的时候,周父一看他穿了身男装,脸都给吓白了。

    “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快给我换回来!”

    楚宴刚收了伞,淡淡朝周父望去:“父亲,该不会连你也忘了我的性别了吧?”

    周父略略尴尬:“我这不是害怕你母亲看见了,又要疯许久了。”

    “那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恢复身份?”

    “盼儿,我说了等你十八……”

    楚宴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周盼,我是周珏!”

    周父脸色微白,他也知道自己亏欠了楚宴。

    “珏儿,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再忍忍吧,你母亲这几年越来越清醒,也许用不到两年,她就能自己过了这个坎儿呢?”

    楚宴抿着唇:“前面十六年母亲都没想通,何以最后两年会想通?”

    周父说不出话来,内心痛苦万分。

    他也就这一个儿子,还体弱多病的。

    周父不是不爱自己的儿子,只不过每每见到妻子为了女儿的死疯疯癫癫,他就忍受不了。以至于那么多年,都没让楚宴恢复自己的身份。

    就连许多周家新进来的丫环奴仆,都以为周家有两个孩子,只是小公子周珏被送到了他祖父那里罢了。

    “珏儿,你擅自和乔家退了亲,父亲也没怪罪你,反而一直在给你善后。现在父亲就求你这一件事,让你母亲缓缓再告诉她,好吗?”

    一个父亲能这么哀求了,楚宴说不出话来拒绝他。

    “……我知道了。”

    周父欣喜若狂,同时又觉得心疼楚宴:“要不这样,下月就是你十七的生辰了,我对外说把周珏接回了周家,这样子等你恢复男子身份的时候,就方便许多。”

    看周父的样子,似乎是真的想为他谋算。

    楚宴总算没那么心寒,朝他点了点头。

    等他和周父说完了话,回到自己房间重新换上女装。

    楚宴望向镜子里面,看到自己断掉的头发,脑子里又浮现出那画面。

    与君相结发,相守以终老。

    他是想和他相守吗?

    六月初一,正是楚宴十七岁的生辰。

    百姓中间还以为周家不会大办,毕竟周家才刚刚和乔家退亲,是该愁云惨淡一些的。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周家这次不仅要办,还要大办!

    当天来往宾客众多,出来招待人的都是周父周母。

    “不过就是女儿过十七的生辰罢了,你们怎么办得这么大?”

    周父笑着说:“陈兄,你忘了十七年前我夫人生的是龙凤胎?今日不仅是小女的十七岁生辰,还是我儿周珏的十七岁生辰。”

    “周珏?就是你寄养在你爹那里的儿子,他今日回来了?”

    周父点了点头:“他们姐弟难得一起过一个生日,我这一个不小心,就想给他们大办一场了。”

    这么听来,周父说得也有理。

    毕竟女子又不能继承周家,周父膝下也就周珏一个儿子,为他大办一场生辰宴,也是应该的。

    “那你儿周珏呢?”

    “他身子要比盼儿更羸弱些,还在屋子里呢。”

    众人纷纷叹惋,周父这一辈子也算与人为善,怎么生出了两个病恹恹的子女呢?

    他们全都自己吃着酒,心想恐怕这个生辰宴上也看不到周珏出来了。

    而此刻楚宴的的确确是不能出去,因为他被某个人给缠住了。

    “殿下请自重。”

    萧允泽总觉得逗弄眼前的人格外有趣,他越发凑近了楚宴,甚至手都覆上了对方的脚踝:“今日你爹这么做,是想恢复你男子的身份?”

    楚宴苍白的脸上浮现一层红晕,是气愤所致:“这似乎和殿下无关吧?”

    “怎么无关?我可是很想向‘周盼’提亲啊,届时‘周珏’就是我的小舅子了。”

    他一口一个小舅子,脸上还带着戏谑。

    楚宴觉得好笑:“陛下是不会同意你朝周家提亲的!”

    “你大约不知道,我自小怪病缠身,无人见了不害怕的。这些事情我父皇早就看淡,就算是惊世骇俗些,又有什么?”

    装装样子还是要的,毕竟原主那性子很死板。

    楚宴虚弱的威胁:“殿下……你就不怕,不怕我喊吗?”

    萧允泽闷笑起来:“阿珏,你现在可穿的是男装。喊了让众人皆知么?你周珏是个有龙阳之癖的……”

    “分明是你污我清白……”这还恶人先告状了?谁教他的?

    系统在心里默默的指责了下楚宴,你教的。

    萧允泽轻咳了一声,调笑道:“是是是,我见小公子容姿清雅,一时按捺不住自己的色心。”

    不过逗弄了他一会儿,萧允泽就没有再变本加厉了,而是为楚宴整理好了衣衫。

    楚宴穿上了鞋,坐到了梳妆台前。

    没办法,这是周盼的房间,梳妆台上有一面大大的铜镜,还有各式各样的簪子,全是周母给周盼布置的。

    萧允泽也从床上下来,站到那边去抚摸过楚宴的发梢,上面的触感好到不像话。

    “你今日满十七,尚未行冠礼,用发带可好?”

    楚宴微怔,想起之前在茶楼里,萧允泽也是绑着发带的,便朝他望去:“殿下也没加冠?”

    “快了。”萧允泽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逐渐消散,“你没见过我发病的模样,其实我早到了该行冠礼的年纪,只不过他们都怕我。”

    萧允泽撩起楚宴的头发,很快就为他梳好,便低声在楚宴耳旁问:“你怕我吗?”

    “怕。”

    萧允泽的表情更阴沉:“哪方面?”

    “殿下总喜欢对我动手动脚这一点。”

    萧允泽死死的盯着楚宴,见他眼神坦荡,的确没有欺骗。

    萧允泽刚才的手捏得死紧,几乎要把自己的掌心给戳流血。

    而现在,他站在后方抱住了楚宴:“你不怕我……真好。”

    刚才还阴云密布,忽然之间就阴转晴了。

    萧允泽的语气里带着落寞,楚宴想,大概是因为这个怪病的缘故,让他吃了不少的苦吧。

    如今萧允泽笑得开怀,楚宴心里也跟吃了糖,甜丝丝的。

    “我得出去招待客人了。”

    萧允泽笑意渐深:“等等,我同你一块儿去。”

    “不、不必了吧?”

    “毕竟我今日过来送礼,又托词醒醒酒,才到了你的房间。我这么久没回去,他们一定会有怀疑的。”

    楚宴很是怀疑:“那你跟我一起去,他们就不会怀疑了吗?”

    “你现在穿的是男装,我就算是和‘周珏’扯上关系又有何妨?总好比跟‘周盼’扯上关系吧?”

    楚宴一噎,的确是这样没错。

    他只好答应了萧允泽的话,和他一起走了出去。

    不过两人只充当一般好友,而且在座的宾客也显然不知萧允泽的身份。萧允泽坐到了一旁去,没有在打扰到楚宴。

    当宾客们看见盛装的楚宴,还不觉眼前一亮:“这位是……?”

    “陈兄,你小时候还抱过他的,怎么一下子认不出来了?”周父大笑了起来,“这是我的小儿子周珏啊。”

    楚宴因为长期生病,总看着有些羸弱,却依旧不影响那份美色。

    他们一时痴怔,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

    只是心里想道,周珏和周盼果然是双生子啊,长得可真像。

    周盼的长相柔美这倒没什么,不过周珏这个长相就显得男生女相了。

    “阿珏已经长这么大了,是我眼拙。”

    楚宴笑了笑:“陈伯伯,也怪我那么长时间都在祖父那儿,许久没见了。”

    陈姓男子一听这话,没想到楚宴一下子就把自己给认出来了,他还十分惊讶。

    “你还记得老夫?”

    “怎么不记得?您是父亲的好友啊。”

    楚宴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了一堆,谈得和乐融融。

    正当此时,外面忽然间有下人过来禀告:“老爷,这……外面乔公子来了!”

    “什么?”

    “不仅是乔公子,还有聂侯爷府上的那两位也来了!”

    周父一听这还得了,是过来找茬的吗?!

    他皱紧了眉头,很快便朝那边走去:“珏儿你在这儿别乱动,我过去看看。”

    楚宴拦住了周父:“来者不善,怎能让父亲独自应对?”

    周父满脸的感动,更加觉得自己不是人,让儿子扮了那么多年的女装了。

    “乔公子我倒不觉得他会做什么,不过……”楚宴的话一顿,嘴角露出一个带有血腥味的笑容来,“父亲,你知道么?当时推我下水的,就是聂思语。”

    周父震惊在原地。

    而楚宴还一桩桩的数给他听:“诗酒宴上遇到的段忠,也是聂思语做的。还有那日归家时遇上的匪徒,也是聂家做的。”

    周父越听下去,脸色越是凝重。

    直到最后,他气得面红耳赤:“这聂家着实可恶!当我们周家好欺负么?”

    “聂家那两兄妹都做了这么多事了,他们不肯轻易放过我啊……”

    “看来你和乔家退亲是对的,这个乔翰秋,都沾花捻草些什么人!”

    楚宴无奈的看向了他:“父亲你忘了,我是男人,不可以嫁人的。”

    周父一拍脑门:“我这不是被气狠了么?”

    等他们二人一同走到了大门口处,发现他们已经走了进来。

    礼单数量太多,一抬一抬的东西都被送到了周家。

    “周盼和乔公子退了亲,竟然还这么大张旗鼓的操办生辰礼,可见他是一点儿也不喜欢乔公子的。”聂思语挑拨的说着话,乔翰秋的脸色始终是阴沉的。

    当他们看见周父和楚宴一起出来的时候,聂思语还嘲讽的说道:“周姑娘今日穿了身男装,也不嫌丢人!”

    聂靖云低声警告了句:“思语,这不是周盼,他是周珏!”

    “周珏?”

    楚宴淡淡朝她解释:“难道聂小姐没听说过,我和家姐是龙凤胎么?”

    楚宴的声音放得和缓而低沉,他一开口聂思语的脸色就逐渐变红了起来。

    她搞错了?

    但不得不说,眼前的人就像是周盼穿了身儿男装直接走出来一样。

    她初见他时,觉得他是周盼,所以那张脸也偏女性化了。

    如今聂思语仔细打量着楚宴,又觉得他气质温雅恬淡,虽然并不多话,但也不会觉得太冰冷。就连这张脸,也从女性化的形容词转为了精致。

    “……原来是周公子。”

    楚宴嗯了一声,朝他们三位道:“几位里边请吧,虽然家父并未同我说过你们会来。”

    这是在指责他们不请自来了?

    聂靖云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也没有点破。

    他们几人一同走进了院子里,乔翰秋才如梦初醒般的抓住楚宴的手:“盼儿呢?他怎么没出席生辰宴?”

    聂思语很是吃醋:“乔公子,既然周盼都不出来,就是不想见你呗。”

    “盼儿不会不想见我的!”

    乔翰秋的模样看着奇怪,楚宴低声问:“乔公子,你怎么了?”

    乔翰秋微微愣住,还以为是周盼在喊他,心里突然像是被猫爪子轻轻一挠似的。

    乔翰秋把这归结于他们二人长得太相似了,下意识的忽略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声。

    “周……珏?我想见你姐姐,我有话跟他说!”

    楚宴很是惊疑,为什么聂靖云没把他就是周盼的事情告诉乔翰秋。

    当他瞥向聂靖云的时候,发现他也在看自己。

    两人目光交触,聂靖云又飞快的挪开。

    有鬼。

    耐不住乔翰秋一直在求自己,楚宴只好皱紧了眉头:“那好吧,我替你叫姐姐出来,不过这里人太多了,我让下人带你们去那边的轩榭处可好?”

    乔翰秋一听他答应了,灰败的脸色瞬间好了一些,就像是听闻了什么喜事一样。

    “好!”

    周父还不太明白楚宴想做什么,楚宴只是轻轻的跟他摇了下头。

    周父只能先喊来下人,让下人带他们去那边安静的轩榭处小坐一会儿。

    儿子一向沉稳,应当不会出什么大事。

    周父就没再担心这边,反而去招待客人了。

    而楚宴走回自己的房间后,快速的找出了一身女装,给自己穿上。

    他叹了口气,没想到今天会这么累。

    萧允泽方才看见乔翰秋的时候,也跟着楚宴一起回来了,他倚靠在门边:“你这么出去,乔翰秋可是会怀疑的。”

    他突然发了声,吓了楚宴一跳:“你怎么在这儿?”

    萧允泽也没回答,而是走到了屋子里:“你是想跟他说清楚?”

    楚宴轻轻的嗯了一声。

    萧允泽扬起嘴角:“既然如此,我便帮帮你吧。”

    楚宴微怔,萧允泽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来。

    “笔给我。”

    楚宴乖乖将东西交给他,而萧允泽认真的注视着楚宴,指腹轻轻摩挲了一下他的脸,然后沾了胭脂盒里的颜色,低声的说:“闭上眼。”

    他要给自己上妆?

    楚宴的脸色变红,竟有些说不出的抗拒来。这对于楚宴来说,是很私/密的事,上妆就好比洗澡的意义一样,他不太喜欢假手于人。

    萧允泽却不打算放手。

    面对萧允泽的强势,楚宴只好闭上了眼,任由他在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

    他的心跳逐渐加快,不知道萧允泽是怎么想的。

    “好了吗?”

    萧允泽迟迟没有响动。

    “……好了吗?”楚宴问出了第二次,他便感受到了萧允泽的唇落到了他的眼梢。

    那里的温度,几乎是要烫到心里。

    楚宴只觉得眼角都酥麻了,萧允泽好不容易放开了他之后,他的唇上也沾染了些胭脂。

    “偷香窃玉,难怪世人都爱干这个。”

    楚宴还不知他把自己画成什么样了,只是萧允泽原本就清隽,笑得弯了眼,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如偷腥的猫儿似的慵懒。

    正午的阳光刚好撒了进来,楚宴看得微怔。

    真好看。

    直到许久,楚宴才如梦初醒的推开了萧允泽,差点被美/色所迷。

    “殿下擦擦嘴边吧,下次偷了腥,记得毁灭证据。”

    萧允泽唇角弯起,等楚宴走了之后,才低头看向了楚宴妆台的盒子。

    “这胭脂是哪里卖的,怎么吻上去都是甜味?”

    他怎么会这么喜欢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八章、第九章都有修过哦~第八章加了一点新的剧情,买过的宝贝可以不用重复购买,直接看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