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131、第十八章(改bug)
    第十八章

    当下人急急忙忙来禀告萧允泽正过来的时候, 纪子尘正在给楚宴把脉。

    据说萧允泽来势汹汹,还让纪子尘感到十分惊讶:“……大皇子怎么突然来了?”

    楚宴压着唇边的弧度,故作淡定的岔开话题:“纪神医, 我的身体如何?”

    纪子尘有些疑惑, 朝身边的乔翰秋看了一眼,似乎在问到底怎么了。

    乔翰秋也不明白,便说:“纪兄, 你先照顾着阿珏,我先出去看看。”

    “好。”

    等乔翰秋离开之后,楚宴才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 淡然说道:“看来你们都很在意萧允泽。”

    “这些我并不关心, 不过你现在的身体很差。”

    樨元丹的残毒完全没有消散, 还停留在楚宴的身体里。

    纪子尘觉得奇怪, 按照韦柯的医术,不该如此啊。

    唯一的答案, 就是……

    “你没吃韦大人开的药?”

    楚宴表情仍是淡漠:“我不喜欢欠别人的。”

    纪子尘十分诧异,不过没有深问,而是在一旁快速的写下了药方, 让下人赶紧去抓一副来煎给楚宴吃。

    楚宴忽然间想起万一乔翰秋挡不住萧允泽的话, 萧允泽就要过来了。

    楚宴皱眉:“纪神医, 我们能换个房间吗?”

    纪子尘明白了楚宴的意思:“你是想躲大皇子?”

    楚宴长睫微颤, 将自己所有的情绪压抑起来,轻点了下头。

    见他这样,纪子尘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才让他郁结于心。

    “你和大皇子发生了什么?”

    楚宴脸色苍白如纸,仿佛再逼问下去,他就要撑不住了一般。

    楚宴的脸上明明不是大悲大喜的表情,却让一旁的纪子尘看着,就像压了千斤重的大石。

    纪子尘不敢再逼问什么,连忙扶起了楚宴,想带他去另一个房间。

    外面阳光灿烂,纪子尘不小心触碰到了楚宴的手,却觉得触之发凉。

    因为愧疚,他对楚宴的感觉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敌对。又见他表情强忍着痛苦,心也不由的软了一截。

    不一会儿,纪子尘便带着他去了自己的房间。因为他实在想不到该去乔家哪个地方,能藏得住楚宴的。

    “这里就可以,多谢纪神医。”

    纪子尘眼神一暗:“你竟然还谢我?”

    “为何不谢?”

    “我之前分明那么对待过你……”

    楚宴勉力朝他笑了笑:“纪神医好歹用葵朱救过我,我这个人有恩必报。”当然,有仇也必报。

    纪子尘听得更加内疚,若楚宴如聂思语那般大吵大闹,他或许不会有这么深的愧疚感。

    “原本我上次朝翰秋表明自己的爱慕之后,我和他之间就闹得极僵。本来我也不该留在这里了,却因为你而留下了。”

    楚宴诧异的问:“我?”

    “上次我给你吃的丹药,还没为你化解毒性。”

    楚宴落寞的笑了笑,心思俨然不在这上面,还一心记挂着来了乔家的萧允泽。

    “纪神医,你救过我,又伤过我,这些事情便一笔勾销了可好?”

    纪子尘眉头紧蹙:“你当真这么想?”

    “嗯。”

    纪子尘的心里松了一截:“……我以为你会报复我之类的。”

    “一个活不过弱冠的人,不好好珍惜最后的这几年,还要去报复谁,岂不是太累了?”

    纪子尘给楚宴把脉了许多次,早就知道楚宴的身体差成什么样了。

    只是所有人都瞒着楚宴,不想告诉他这些。之前纪子尘还觉得乔翰秋真是偏心,可现在有人把这层纸给捅破了之后,他的心里竟然涌起一股愤怒:“谁告诉你的?”

    “……我自己猜到的。”

    纪子尘却是不信:“是大皇子身边的韦柯告知你的?”

    楚宴张了张嘴想要解释:“真的不是他。”

    纪子尘却不停,觉得除了韦柯,就没有第二个人。

    楚宴都差点破功,韦柯还真是人在家里坐,锅从天上来!

    “你以后的身体交由我来调理,只要你乖乖听话喝药,我不会让你活不过弱冠的。”

    纪子尘这话说得真诚,但也不敢把话说满了,因为凭借他的医术也没办法彻底治好楚宴。

    楚宴还不知他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怜爱他?

    楚宴扬起一个笑容,只是那弧度略有几分尴尬:“纪神医不是讨厌我吗?”

    “以前是我太狭隘了。”纪子尘不想多提起这些事,而是对楚宴说,“在那碗药煎完之前,我先为你施针。”

    楚宴有些傻眼:“施针?”

    “你不信我的医术?”

    楚宴连忙说:“纪神医能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医术自然厉害!”

    “那便无需多言,躺到床上去吧。”

    楚宴无奈极了,难得纪子尘愿意为他治病,他不可能拒绝的。

    这病恹恹的身体,每日被病痛折磨,他早就受不住了。

    楚宴躺到了床上,也不管萧允泽会不会看到这一幕。

    纪子尘已经从一旁的药箱里拿出了针,转而对楚宴说:“先把衣裳脱掉吧。”

    “脱、脱衣裳?”

    “我为你针灸,你自然得脱衣裳。况且你我都是男子,我还身为医者,别太在意。”

    楚宴脸色微红:“我之前穿女装太久,是我太大惊小怪了,抱歉。”

    楚宴解开了自己的衣衫,露出了光/裸的后背,趴在了床上。

    纪子尘拿起了针,转过头往那边看去,他的视线却忽然有些挪不开眼了。

    楚宴的肤色有一种病态的白,他的衣服滑落了一半,上面的背部全露出来了,衣服刚好至楚宴的腰窝处。

    而他就像是忍受着一件羞耻的事,耳朵都浮现了一层薄红来。

    纪子尘呼吸有些微乱,却还是提醒着自己,他只是个病人。

    他走到了楚宴的身边:“扎针可能会有些疼,你忍着些,须得把你体内的残毒给排出来。”

    楚宴虚弱的笑了笑:“纪神医,你扎针吧。”

    纪子尘眼神放到了他的后背,完全能看到分明的骨骼。

    太瘦了。

    他把一根针扎到上面的时候,楚宴闷哼了一声,紧拧着眉头。

    纪子尘说了会疼,他没想到这么疼。

    楚宴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后背很快就渗了一层密密的冷汗。

    “配上我的扎针,再喝几天那副药,你的身体就会没事了,坚持住。”

    楚宴脸色泛白:“我没事,纪神医你继续吧。”

    “嗯。”

    纪子尘下了第二针,楚宴的汗珠都从肌肤滑落至下,那一层滑落在腰窝处的单衣都已经被滑落而下的汗珠打湿,紧紧贴在他的后背上。

    楚宴紧紧的闭上了眼,脆弱的样子仿佛一折即断。

    纪子尘觉得热了起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他手上的动作却很稳,扎到了后面,楚宴整个脱力似的瘫软在床上,再也忍不住的开始喊疼。

    他的声音里带了钩子一样,完全痒到了心里。

    纪子尘觉得口干舌燥,却板着一张脸:“……忍住,还有最后一针。”

    楚宴将头没入被褥,闷闷的嗯了一声。

    纪子尘正想要下针,外面就有人闯了进来,还一脚踢翻了大门。

    萧允泽站在外面,这个角度并不能看到楚宴背上的真,只能见到楚宴躺在床上,而纪子尘似乎在对他做什么。

    “你在做什么?”

    萧允泽的面色铁青,眼神死死的盯紧了纪子尘放在楚宴身上的手。

    那目光,就犹如被猛兽的眼瞳锁死。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楚宴软软的从床上爬起来,伸出头望向了那边。

    他额头上也满是汗水,黑发贴在了脸颊上了几缕。因为疼痛的缘故,他的眼睛里渗满了一层雾气,湿漉漉的望向了萧允泽。

    萧允泽的脑子轰的一声,就像是被炸开。

    他几步朝前走去,想要夺回楚宴,却被后面赶来的乔翰秋阻止。

    “殿下,我说了你不能擅闯乔家!”

    “……滚!”

    萧允泽此刻正在气头上,低哑着声音发出了这句话。

    乔翰秋武功不错,看萧允泽想硬闯,便拦在他面前:“殿下,我不能放你过去。”

    萧允泽的眼底带上了敌意:“我偏要过去呢?”

    “那就恕我无礼了。”

    两人看样子就要缠斗起来,楚宴原本不想开口,要是脸色泛白的说了句:“萧允泽,纪神医是在替我治病!”

    ‘治病’两个字一说出口,让萧允泽从妒忌之中清醒了过来,心头的愤怒减轻了许多。

    方才纪子尘看楚宴的眼神,让萧允泽极度不舒服。尤其是两人的姿势,他仿佛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了的错觉。

    萧允泽心头泛酸,朝里面望去:“我带他去韦家给他治。”

    楚宴却瞥开了眼:“我不想去韦柯那里,若你想要血的话,尽可直说,别拐弯抹角的说是为了给我治病。”

    此话一出,惹得纪子尘脸色微变:“什么血?”

    楚宴笑得难看:“也多亏了纪神医给的葵朱,我的血能治萧允泽的病,纪神医不知道吗?”

    纪子尘的确不知此事,他从未给萧允泽把过脉,也并不关心萧允泽的病情。

    纪子尘哑然的问:“他拿你的血治病?”

    “……纪神医,你快些施针吧。”

    他这样一看就是不想谈起这件事,纪子尘不由的皱紧了眉头。

    纪子尘的话里就带上了几分□□味:“大皇子殿下,原来你那日那么冠冕堂皇的指责翰秋,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楚宴无论怎么怪他,萧允泽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而纪子尘这么说话,就让萧允泽的眼神骤然变冷:“我怎么样,无须你们来多言。”

    萧允泽朝里面走了进去,眼底裹着浓重的黑暗:“把我的人还给我。”

    纪子尘自然不肯,还以为楚宴也会被这样的萧允泽给吓到。

    要是上个世界完全暴露本性的楚宴,或许会直接从床上跳下去,一把将萧允泽给抱住,得意洋洋的问他以后敢不敢不见他了。

    但楚宴还记得这个世界不能随随便便ooc,沉痛的垂下了眼:“纪神医,把我背上的那些针拿下来吧。”

    纪子尘诧异的看了楚宴一眼:“他都这么对你了,你还想跟他一起走?”

    楚宴自嘲的撇开了头,在笑自己:“谁让我喜欢他。”

    这句话让几人五味杂陈,尤其是萧允泽。

    他心头痛苦万分,明知自己今日不该来,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来了。

    万一对方不是萧宸的转世,那对萧宸来说,就是背叛。

    萧允泽眼底复杂,见纪子尘给楚宴拔走了针,楚宴脸色苍白的穿好了衣衫后,萧允泽才靠近了他:“站得起来吗?”

    楚宴歪着头:“我若说站不起来,大皇子难道背我不成?”

    萧允泽听完这句话,便转过身蹲了下去,就在楚宴的面前。

    他宽阔的后背完全无防备的露出,楚宴莫名有种暗爽的感觉。

    哼,谁让你不见我来着?

    他乖乖的趴到了萧允泽背上,双手抓到了他的肩膀,小声的嘟囔起来:“真傻,我让你背你就背?”

    这个声音,离萧允泽很近,他怎会听不见?

    萧允泽稳稳的站起身,对乔翰秋说:“你和他已经退亲,再无瓜葛,以后别再缠着他。”

    乔翰秋知道,这句话是警告。

    他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而对方已经背着楚宴,径直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乔翰秋皱紧了眉头,心像是缺失了一角。

    外人都能看出楚宴有多么喜欢大皇子了,之前他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刻板有礼,可从不会那样。

    萧允泽背着楚宴走出去后,外面的阳光显得炙热,楚宴原本就出了一身汗水,两人这么紧紧的贴着,就更觉得热了。

    “放我下来。”

    萧允泽抿着唇:“别闹,你没穿鞋。”

    楚宴才想起自己刚才是直接趴到萧允泽背上的,根本就忘记了穿鞋。

    他在萧允泽背上扭动了起来:“乔家那么多下人,让她们看见了,于殿下的名声有损!”

    “我看她们谁敢乱嚼口舌。”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犹如在谈论天气一样。萧允泽故意放轻了语气,也是害怕吓到楚宴。

    可楚宴却知道,萧允泽这话里的重量。

    的确没人敢,因为人人都怕他。

    楚宴垂着眼眸:“你不是不想见我么?”

    萧允泽心里烦闷,并未说话。

    楚宴知道他在纠结着什么,但又不能说破,只好语气强硬:“既然你不想见我,还接我出来作甚?萧允泽,你放开我!”

    他挣扎得厉害,萧允泽却死死的将他的身体固定,生怕他掉下去了。

    等好不容易走到了乔家门口,马车就等在外面。

    韦柯撩起了车帘,便看到这幅画面,直接就愣在了原地。

    楚宴脸上表情是极度不爽,一副和萧允泽闹别扭的模样。

    而萧允泽那边,把人给送上了马车,便强硬的对韦柯说:“你带他回韦家。”

    “那殿下呢?”

    萧允泽语气一顿:“……我还有事情要做。”

    眼见着萧允泽要离开,楚宴真的有些生气了:“萧允泽,你傻不傻!”

    分不清人的傻子!

    什么萧宸,什么叶霖,和他相遇的都是他!

    说完这句话,楚宴一下子就钻到了马车里,把车帘给撩了下去,对韦柯说了一声:“走!”

    韦柯百般为难,先是看了萧允泽一眼,又是看了楚宴一眼。

    萧允泽眼底露出了痛苦,什么话都没有说。

    韦柯只好先上了马车,带着楚宴离开了这里。

    此时外面已经全部都暗下去了,陵济是都城,外面挂上了一盏盏的灯笼,把街道衬得灯火阑珊。却仍有些地方没有挂上灯笼,那些微光将街道泾渭分明,一半黑暗,一半光亮。

    楚宴仍觉得不爽,却又想看看萧允泽在做什么。

    他还是没能忍住伸出了头,朝马车后方看去。

    萧允泽并未离开,他就站在黑暗里,一直低着头,仿佛笼罩了巨大的阴影和痛苦那般。

    楚宴又觉得心软,之前的世界都是他先离开,让他很是痛苦。

    最开始的时候,楚宴完全不在乎,他早已经习惯了不停世界的穿梭和任务。

    而如今,一想起这些的时候,他也会去心疼萧允泽。

    楚宴叹了口气,还是喊了韦柯停车。

    他从马车里走了下去,一步步朝萧允泽的方向走去:“你当真想在这里站一夜?”

    萧允泽有些惊讶,没想到楚宴明明已经坐上马车离开,为何还要回来。

    想了许多话,萧允泽什么也没说出口。

    萧允泽抿着唇:“夜里风大,你身体不好……”

    楚宴烦躁极了,脱口而出:“你无非就是想起些记忆,用得着这么躲着我吗?”

    这句话似乎意有所指,萧允泽睁大了眼,死死的盯着楚宴:“你怎么知道?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我想起了些记忆!”

    [警告——若宿主身份被发现,将强制脱离此世界。]

    楚宴浑身一个激灵,顿时就不敢乱说话了。

    楚宴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不能提及这些,就算是扣分,在此时也不想演戏。

    楚宴眼神稍冷,拉过萧允泽胸前的衣服,狠狠的在萧允泽耳边说:“限你三天之内来找我,不来的话,等着瞧!”

    说完,他就径直的朝韦柯车上走去了。

    [人物ooc,扣分一万点。]

    楚宴毫无畏惧,这一万点花得值,他爽了!

    他笑眯眯的对韦柯说:“韦大人,咱们走吧。”

    因为隔得太远,韦柯根本没听清楚宴跟萧允泽说了什么。只不过看见楚宴的心情顿时变好了,韦柯的心就放了一半下来。

    马车很快就到了韦家,韦柯给楚宴安排了一间上房。

    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楚宴走到了屋子里,发现丫环们已经准备好了热水。

    “韦大人,多谢你。”

    “别那么客气。对了,我已经派人回周家通知了你父亲,周大人现在知道你在韦家。”

    楚宴又朝韦柯道了谢。

    韦柯无奈的说:“你还要在韦家住一段时间,真的不必那么客气的。”

    “礼节是要的。”楚宴仍旧坚持。

    “那好吧,你先休息休息,明日就该开始药浴之类的了,你身体残毒未清,或许会有些疼,你要做好准备。”

    楚宴点了点头,便目送了韦柯离开。

    他解开了衣衫,很快就入了浴桶。热水全部包裹着身体,让楚宴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楚宴闭着眼,热水升腾的热气,将他的肌肤都给烫红了一圈。

    楚宴洗了很久才洗完,这才从净室走到了卧室里。七月盛夏原本该在屋子里放些冰块,但韦柯害怕楚宴着凉,只准备了安神清爽的香,而没有拿冰块。

    楚宴倒也不介意,困意很快就涌了起来,楚宴昏昏欲睡。

    头发还没干,他只能开了窗门,想让风快点吹进来,将头发早些吹干。

    不过今日实在太累,楚宴竟然直接的睡着了。

    意识也变得模模糊糊,楚宴即将睡着的时候,忽然感受到了房间里来了一个人。

    楚宴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不知道夜闯这里的人是谁。

    直到……他闻到了熟悉的龙涎香,楚宴才黑了脸。

    说了三天,这家伙也来得太快了点儿吧,当天晚上就来了!

    楚宴睁开了眼:“萧允泽,你倒来得快。”

    萧允泽原本只是想乘着楚宴睡觉过来看他一眼,没想到被楚宴抓了个正着。

    他心里莫名有种不爽,想问问清楚:“万一我三天内没来找你,你想做什么?”

    楚宴就这样同萧允泽对视,皮笑肉不笑:“你说呢?”

    他此时的演技,可谓是极度敷衍,连伪装也不想伪装了。

    萧允泽自然看出了他的生气,他眼神微闪:“就算是我来了,你又能做什么?”

    楚宴心道,我能做的事情可多了。

    比如强吻你什么的。

    萧允泽能来得这么快,楚宴心里自然很是高兴。

    他笑着看向了萧允泽,如一只偷了鱼得逞的猫儿:“萧允泽,你喜欢我,所以你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这里我只想说,哈哈哈哈哈萧允泽你求生欲很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