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151、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当年燕擎给楚宴的安字, 是因为他饱受残毒折磨。

    安,便代表着燕擎所有的愿望。

    他求的不多,只求他能安康罢了, 然而这件事情燕擎也没能做到。

    他悔恨了四年, 日日夜夜心痛不已。

    而现在,他竟然还不顾危险保护他。燕擎心头熨烫的同时,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生怕楚宴没拿稳匕首,那个男人就要反击。

    为首的男人不肯发话,而那边的魏军自然也不敢再动手。

    楚宴的额头都渗满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因为就算他已经这么威胁了, 这个男人还嘴硬的不肯发话放开燕擎。

    “齐国就真的愿意受燕国摆布, 就这么苟延残喘下去?”

    “住口, 也总比你魏国好,你不是才说想在今日把齐国和燕国一网打尽?”

    楚宴的话, 让男人脸色都沉了下去。

    早知现在被这么威胁,当时他就不说这种话了。

    反正齐人出了名的好骗,就算是当做暂时答应他, 事后再把他一起解决了一样。

    森林里树木巨大得遮挡住了外面的阳光, 让整个树林都显得幽深。四周静得能听到耳畔的呼啸声, 楚宴和燕擎对视了一眼, 已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燕擎朝四周看去,绕到他身后来的死士大约十七八人,而站在对面的人数则更多, 足有三十人。

    还好这个围场的森林并不算大,否则魏国来的人数更多,更加难以应对。

    燕擎捏紧了手里的剑,余光瞥到了那边的马匹。

    “别管我,动手!”

    随着男人的话一落下,身后的十几名死士立马纵身而起,要朝燕擎砍来。

    若是十来个人,燕擎一定会拼死一战,可周围这么多,等他们全都围过来了,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也无法挣脱那么多死士的围剿。

    燕擎凭借着这段距离,直接朝马匹那边跑去,上马动作完全行云流水,没有一丝拖沓。

    形势越来越紧张,后面的那些人已经围过来了。

    燕擎骑着马朝楚宴的位置走去,楚宴的匕首一割,男人就断了气。

    眼见首领死了,那群人就更加谨慎,然而此时楚宴和燕擎已经上了马,要朝外面跑去。

    虽上了马,燕擎的脸上却完全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脸色完全凝重了下来。身后的死士一直在追他们,目之可及的能见到被追上。

    “抓紧了。”

    楚宴更加靠近了燕擎,风在耳畔呼啸,楚宴心头一紧。

    就在此时,竟从树上钻下来一个人,原来他们早已经有所埋伏,就怕被燕擎逃跑。

    马儿有些失控,对方已经伏到了这上面来。

    眼看那人的剑就要刺在楚宴身上了,燕擎拿起长剑朝那边刺了过去,他吐了一口血出来,很快就跌落到了地上。

    还没等楚宴松一口气,这个死士已经为魏国的死士们争取到了时间,楚宴隐约看见前面两颗巨树之间,有一根细绳,想必是那群人布下的陷阱。

    他想开口却已经来不及了,极快的冲击速度,让马儿来不及停下,只听一声惨烈的马鸣声,它就轰然倒地。

    楚宴和燕擎的身体被甩出去老远,燕擎在那瞬间抱住了楚宴,想以自己的身体为盾,减少些冲击力,好让楚宴不用受伤。

    只可惜他们方才跑得太快,马儿倒下的时候将他们甩出老远,楚宴也收到了震动,狠狠吐出一口血来。

    燕擎闷哼了一声,脸色泛白,肋骨断掉了。

    当那群魏国的死士一步步走进时,楚宴连忙从燕擎的怀里爬起来:“燕擎?”

    燕擎眉头紧皱,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似的:“快走,别管我。”

    楚宴心中震动,一定是刚才燕擎为了保护他才受了伤!

    楚宴陷入了绝望,扶着燕擎站起了身:“我怎么可能逃?”

    燕擎脸色苍白,眷恋的看着楚宴,满是感动:“傻瓜。”

    楚宴和他对视了一眼,对方看他的眼神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像是在看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他渴望触碰那东西一下,想确认下是不是真的在自己眼前;又害怕触碰那东西一下,害怕如今还是他的一场梦。

    楚宴朝他扬起一个笑容,眼眶里渗满了雾气,心头酸酸胀胀,不知是何滋味。

    燕擎见他这样,顿时紧张了起来,问楚宴:“是不是刚才摔下马的时候你受了伤?”

    “受伤的人是你。”楚宴的声音里夹杂了鼻音。

    燕擎松了一口气:“我没事。”

    当两人谈话之时,魏军那些死士已经彻底将他们围住了。

    从里面之中走出一个人,似乎是这群人里的副统领。

    他恶狠狠的看着楚宴:“还逃吗?齐王是做替身做得忘了本,竟然这么帮燕王,若外面那些效忠你的大臣知晓了,会作何感受?”

    楚宴脸色微冷:“总比你们这些小人好,利用了我又想毁约,把燕国和齐国一网打尽?做梦!”

    他高举着长剑,想一剑朝楚宴砍下来,谁知从远处精准的射过来一支箭,穿了他的头盖骨。

    这画面就发生在楚宴面前,这幅画面让楚宴震惊极了,他甚至没能来得及说话,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还没等人反应过来,身后无数根箭支朝他们射来。

    死士们咬牙:“别管伤亡,先杀了齐湛和燕擎再说!”

    外围的死士们不得已只能对付这些箭雨,杀齐湛和燕擎的事,只能交给里面的人。

    楚宴接过了燕擎手里紧握的长剑,把燕擎护在自己的身后,警惕的盯着他们。

    在如此箭雨之中,还好之前的死士把他们围住,才不至于让楚宴和燕擎被箭雨伤到。

    “受死!”

    楚宴纵然有过剑术的记忆,他在修/真/世界就是剑修,可这具身体完全跟不上,楚宴虽然能看出那几个死士的破绽,手里的动作终究是慢了一步。

    他舍了自己的手臂,先用手臂挡了一下,下一刻就刺入了那位死士的胸前。

    这幅画面给了燕擎极大的震动,又是这样……他又要在自己面前受伤。

    燕擎忍住了剧烈的疼痛,抽出自己腰侧的匕首,朝那边刺了过去。

    对于楚宴他们没什么忌惮的,对于燕擎却不是。

    “快点啊,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他们被身后同伴的提醒给惊醒,就算是死也得杀了燕擎才对!

    他们刚好要冲出去的时候,燕擎身后冒出了一个雄壮威武的大汉,一手巨斧朝他们批来。

    援军,到了。

    不仅如此,这批援军足足有三波人!

    楚宴控制不住发软的身体,直直的朝身边倒去,还是燕擎将他扶住。

    燕擎眼神极冷,命令前面的那个大汉:“峦,杀光他们。”

    “诺。”

    这群死士怎么也想不到,离他们占优势的时间,竟只有那么一瞬罢了。

    他们已然处于劣势,还完全逃脱不出去,只能如砧板上的肉一样,被人了却了性命。

    无论是燕擎的亲信,还是潘峰那群人,都已经杀红了眼。

    燕擎抱着楚宴,按压着他手臂上的伤口,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安儿,撑住。”

    他流了好多的血,刚在坠马的时候也吐血了,燕擎不知道他伤到了哪里,以为楚宴又要在他眼前离开了。

    他的脸上茫然无措,极度害怕。

    陈周赶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场景时,觉得一下子回到了四年前那个雪夜似的。

    当时的燕擎也是这么抱着公子的尸身痛哭。

    陈周走了过去,拿出随身带的金疮药,吞咽了下口水:“王上,先让奴为齐王止血吧。”

    燕擎紧紧抱着楚宴,完全不肯把他交于别人。

    陈周只能这么操作,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楚宴包扎好。

    “究竟发生了何事?”

    “我们坠马了。”

    陈周倒吸一口凉气,又看向楚宴,见他脸上满是痛苦的样子。

    “齐王?”

    听到陈周的声音,楚宴费力的睁开了眼。这会儿潘峰和燕擎身边的亲信们已经把魏国人尽数诛灭了,潘峰也连忙走了过来,跪在了楚宴的身边:“大王。”

    “潘峰,你不是……”

    王叔告诉他,潘峰带的御军会和魏国那些死士一起行动。

    潘峰满脸愧疚的解释:“我们到了那边之后,就被魏国人给关起来了,因为时间的原因他们才没杀我们。后来等我们挣脱开后,就连忙赶来了围场,想告诉大王这一切都是魏人的诡计!他们没有安心同我们结盟,要对齐国不利!”

    楚宴脸色苍白:“齐国如今是块肥肉,谁不想来啃一口?”

    潘峰也知道,可魏人竟然这么奸诈,甚至连他们的大王也想一并除去。

    简直可恶!

    潘峰往日觉得燕人就已经很可恶了,谁知魏人比他们更甚,现在的潘峰恨不得立马去找这些魏人算账。

    潘峰十分感性,擦了下眼泪:“臣方才看见大王差点被魏人给杀死,差点被吓死了。”

    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在楚宴面前呜呜的哭了起来。

    楚宴噗的一下,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画面可真有喜感,特别是潘峰还留着络腮胡,竟像个小姑娘似的嘤嘤嘤了。

    他笑得有些狠了,触动了断掉的右手臂,让楚宴开始钻心的疼了起来。

    燕擎见魏人已经全都杀光了,这才抱起了楚宴,一步步朝外面走去。

    陈周也注意到燕擎的脸色苍白如雪,便走过来:“王上,不若让奴或者峦扶着齐王吧?”

    燕擎强忍着疼痛,完全不吭声,就是不肯放开楚宴。

    “寡人自己来。”

    陈周十分担心燕擎,也只能收回了自己的话。

    燕擎每一步走得有多疼,唯有他自己知道。

    可这股疼痛,让他觉得真实。

    怀里抱着楚宴,这是燕擎觉得最幸福的事情了。

    无论有多疼,都会化作甜蜜。

    等好不容易走到了森林入口,那边传来了微光,随着燕擎一步步走出,微光逐渐变大,然后世界都被温暖的阳光所包裹。

    风吹草低,脚下还有盛开的淡紫丁香花,这一切都让燕擎觉得安心。

    他每走一步都犹如刀割一般,燕擎却觉得甜蜜异常。等终于到了营帐之中,燕擎才连忙唤来了医师,为楚宴诊治。

    齐询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可见楚宴受伤严重,已经是极大的懊悔了起来。

    他走到了里面,深深朝楚宴跪下:“大王……”

    “王叔,你这是……?”

    “臣不知蔺家会对大王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是臣考虑不周,求大王责罚!”

    楚宴眼中露出感动:“王叔大可以不用进去找我,直接拿我当弃子好了,这对齐国的未来都好不是吗?可王叔却执意进来找我,还派了援军过来,我怎么能责罚王叔?”

    齐询因楚宴的一番话直接红了眼眶:“大王以后切莫拿自己的安危做赌了,就算是……也不该抱着必死的心啊!”

    齐询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燕擎。

    对方已经知道了他们齐国的计划,齐国现在……可真算是完了。

    “燕王要杀要剐都可以,这些都是我一人的主意,同大王完全没有关系,求只求燕王让我看见大王的伤好了之后,再了却我的性命!”

    燕擎冷哼了一声,根本就不想看见这蠢货。

    他让陈周递来水袋,自己送到了楚宴的嘴边,轻柔的说道:“喝些水。”

    燕擎柔情蜜意的样子,直接惊呆了齐询,让他张大了嘴,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

    这……!

    奇怪啊,燕王怎么没大发雷霆,现在还像是一只被驯服了的狮子,心甘情愿被楚宴掌控。

    最奇怪的还有楚宴的反应,他担心的望着燕擎:“坠马的时候你抱住了我,我不信你没有受伤,快让医师给你看看!”

    “让他先为你接骨,我等会儿再说。”

    “不行,不可耽搁伤势!”楚宴仍坚持。

    这一切的一切,让齐询站在那边,老脸完全懵逼状态。

    我在哪里,我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啊对……一定是在做梦!

    齐询这么想,突然间就理解了眼前的情形了。

    直到医师又在为燕擎检查的时候,楚宴抽了这个时间,才朝齐询说:“王叔,魏国不可信,魏国那些死士已经尽数被我们诛杀了。”

    楚宴的话把齐询从沉思里拉了回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看潘峰的神情也很奇怪。”

    “魏国是利用我们,让我和燕王一起进入森林后,好一同诛杀我们两人!”楚宴满脸的沉痛,“王叔,我们被魏国骗了,他们根本不是只贪我们的半壁江山,而是要整个齐国!”

    齐询瞪大了眼,把这事情联想了一通之后,气得胡须发颤。

    魏国好生可恶!

    齐询完全陷入了悲痛之中,低下了头:“是我,都是我把齐国最后一丝生机葬送。”

    现在燕擎也完全知道了他们的计划,怎么可能还放过齐国?

    齐询心里苦闷,就像跌入了一个漩涡,陷入了绝望。

    狄海也被气得发抖:“你们齐国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谁叫你们算计我们王上!”

    潘峰眼眶赤红:“你们够了,若不是我们及时赶到,你们大王早死了!”

    “呸,谁稀罕你们的救援?王上早就命我等在围场附近守着,就算没有你们,我们也能救王上出来!”

    “第一波赶到的人可是我,你们燕人简直强词夺理!”

    “你们齐人赶到救的不是自己的大王?我们只是晚了一步罢了,那些魏人杀你们大王,关我们屁事。”

    这两人吵红了眼,恨不得拔剑砍死对方的阵仗。

    燕擎皱紧了眉头,竟和楚宴同时说了句:“狄海/潘峰,住口!”

    王上/大王都发了话,两人只好讪讪的闭了嘴。

    燕擎朝下方扫视了一眼:“魏国如此算计我燕国,我们当如何?”

    “杀回去!”

    “一定要报仇!”

    “然!”燕擎眯起眼,“寡人准备同齐国结盟,让魏人好好看看,他们想一网打尽的两国结盟起来,将他魏国土地尽入囊中,好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发话。

    魏人知道了,还不给气死。

    不过王上,你这么做的好处在哪里?只消一步,咱们就能彻底吞灭了齐国了啊。

    燕擎沉着冷静的说道:“今日在森林里面,是齐王冒死保护了寡人,我燕国男儿自来知恩图报,若是再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莫让天下人耻笑!”

    楚宴一听这话,不由勾起了一个弧度。

    这一本正经的说谎,还能把手下的人哄得一愣一愣的,完全听信了燕擎的话。

    下面一听是齐王救了他们王上,对齐人的态度顿时好了不少。

    狄海虽然对潘峰有点意见,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是晚了一步的。倘若不是楚宴在,八成他们大王就要死在森林里了。

    狄海又想起了自己那日去道歉,楚宴对自己的情形,瞬间就没了火气。

    “行了,你们先下去吧。”

    “诺。”

    那些燕人是离开了,营帐里的齐人还没离开。

    齐询弱弱的问楚宴:“大王,咱们真的和……燕国结盟吗?”

    “魏国这么欺负齐国,你能忍住这口气?”

    齐询涨红了脸:“自然不能!”

    楚宴朝着他笑:“这不就得了。”

    齐询一想,这也是。

    他一直觉得又会受燕国欺骗,弄成魏国时的样子。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但后来又想,燕国要他齐国的江山,只需要继续攻打齐国就好了,还用得着这么多的弯弯绕绕?

    这和魏国时的情形又有所不同了。

    齐询一咬牙,大着胆子看向燕擎:“那燕王打算怎么做?”

    燕擎的眼神如冰,就盯着齐询看了一会儿,就让他害怕得冷汗涔涔。

    “这次若不是你,我和安……齐王就不会受伤。”

    齐询低下了头,也觉得是自己天真了。

    “不过念在大错未铸成,你又一心为齐王的份上,就先饶你一命。”

    齐询松了一口气。

    “……你就将功补过,去把蔺家收拾了吧。”

    齐询诧异的抬起头,不太明白燕擎的意思。他怎么插手起齐国的内政起来了?

    齐询朝楚宴看了一眼,楚宴也微微朝他点头,齐询这才敢应允。

    不过具体燕国和齐国究竟要怎么结盟合作,齐询就不敢再多问了,他很快就走出了营帐,让医师专心为楚宴和燕擎检查伤势。

    当他出去的时候,阳光阳光照在齐询的脸上,他第一次有了劫后余生的滋味。

    齐询觉得庆幸,脚步加快,得去感谢纪止云才是。

    他总算是有一件事做得对,那就是下令救出大王。若非纪止云恳求,还把蔺家今日要袭击大王的事情说出来,他也不会这么做。

    所以今日最大的功臣乃是纪止云。

    齐询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身影很快就逐渐消失在远方。

    而这边,医师为楚宴和燕擎彻底检查完身体之后,才叹了一句:“……不妙啊。”

    “他怎么样?”

    “他怎么样?”

    两人几乎是同时问出这个问题,神情还出奇的相似,都是紧张和关心。

    医师第一次觉得看个病也能吃一波狗粮,他尴尬的开了口:“这……到底先说谁?”

    楚宴着急的问:“先说燕王的。”

    燕擎皱眉看向楚宴:“先说齐王的。”

    医师:“……”

    这还能不能让人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