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170、第四章
    第四章

    白色的光明神殿之中, 阳光微微渗透到琉璃瓦上,泛出的七彩微光让人目眩神迷。

    阿尔洛穿着白色的长袍,浅金色的碎发让他看上去温柔而悲悯。

    他是神殿精心培养的圣子, 也是神殿众人的骄傲。所以卡罗尔大神吵闹着说要找他的时候, 神殿里面的那些祭祀和主教们,才会如此生气。

    可真是无礼的人!

    当所有人都对这个闯入神殿的少年生出恶感的时候,阿尔洛还要更加变本加厉。

    他的笑容加深, 他就是想让神看看,这下一任的圣子处处不如他,配不上在神的身边聆听真言。

    “请问您是?”

    “我就是你要找的光明神殿的圣子。”

    卡罗尔睁大了眼, 刚才的戒备骤然变成了慌乱:“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

    “我刚才在酒馆看过你, 你爷爷发生了什么?”

    卡罗尔手心出汗, 面对这么多的人, 他当真说不出口。

    要是说出来……爷爷一准儿会出事的!

    阿尔洛看懂了他有隐情,便朝众人说道:“你们先散了吧, 我有事单独和这个少年说。”

    以前这里都是大主教和圣子说了算的,大主教去世之后,光明神殿地位最高的就是圣子了。可现在不一样, 他们的神来临了世间。

    众人把目光集中到了楚宴身上, 等他吩咐了, 他们才敢动身。

    楚宴声音柔和:“听阿尔洛的话。”

    “是。”

    他们离开了中央的喷泉口, 这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楚宴刚才出了声,一下子就吸引了卡罗尔的注意力。他探出了一个小脑袋,睁着眼睛望向那边。

    如今正好是傍晚, 楚宴仿佛站在一片温暖的霞光之下,身上萦绕着点点的尘粒,因为阳光照射而发出了光。

    他虽然带着丑陋的黑色面具,但并不影响人们对他容貌的遐想。

    毕竟刚才的声线,宛如泉水叮咚,又似空林里的百灵鸟,光是一句话而已,听在耳朵里就像轻灵的乐器那般。

    卡罗尔看愣了神,却引来了阿尔洛的厌恶:“你不是说你爷爷生了重病,怎么这会儿反倒不着急了?”

    卡罗尔的脸瞬间红透:“抱歉圣子大人,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初见那位大人,我就觉得心里涌起欢喜,那位大人是神殿什么人?”

    公开的打听,让阿尔洛的表情都有些挂不住。

    他最能明白卡罗尔的心情,因为他们都是侍奉神明的圣子。

    什么欢喜?

    这不知是轻了多少倍的说法,应该是热爱、敬仰、忍不住臣服的感情。

    光是用语言,还不能表达出一二来,阿尔洛心里的这份感情越是汹涌,越无法放弃圣子的身份。他低声朝卡罗尔说:“你不是想让我去救你爷爷,怎么又打听起其他人来了?”

    他的眼眸里汹涌着黑色的旋涡,像是要把所有人都席卷进去。

    卡罗尔心头那股害怕又骤然升起,脸色难看的对阿尔洛说:“圣子大人,你真的愿意救我爷爷?”

    阿尔洛勾起了唇角:“是啊。”

    “圣子大人,您真是仁慈极了!只要您能救我爷爷,让我做什么都行!”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阿尔洛不想让楚宴再接触卡罗尔,不由提议道。

    卡罗尔自然面露喜悦,正当他要带阿尔洛离开的时候,楚宴却从中央走到这边:“我也去。”

    阿尔洛十分嫉妒,眼睛赤红:“可是……”

    “阿尔洛,这少年支支吾吾的不肯说他爷爷得了什么病,想必是不好说出口。我随你们一起去,就能保证治好他爷爷了。”

    阿尔洛没有再说什么,垂下眼眸,将一切复杂的情绪掩盖:“是。”

    几人很快就朝着郊外走去,看这样子距离还不短。

    楚宴动用了魔法,在阿尔洛脑海里交代:“阿尔洛。”

    阿尔洛十分震惊,密语的魔法其实非常简单,可实施条件却极难。能力低的不能传音到能力高的人脑海里,而且能力高的人起码比他强十倍,才能动用这个魔法。

    可想而知,楚宴的实力犹如大海般绵延。

    “吾神?”

    “先别出声,保持寻常即可。等会儿别这么叫我。”

    阿尔洛明白了:“吾神是想要隐藏身份?”

    “嗯,刚才这么对你说,只是为了不让卡罗尔产生怀疑。他支支吾吾不肯说他爷爷的病,一定有蹊跷的。”

    阿尔洛的心情顿时好转了起来,原来神非要跟着他们一起去郊外的村子,不是因为看中了卡罗尔!

    “是!”阿尔洛的笑容都柔和了许多,“那我等下怎么称呼您呢?”

    楚宴沉思道,久久才对阿尔洛说:“……你就叫我诺兰吧。”

    阿尔洛把这个名字在心头默念了百遍,怀着甜蜜的在脑海里喊出这个名字来:“诺兰大人!”

    楚宴没有再传密语给阿尔洛,因为在这段时间里,卡罗尔就已经带着他们到达了村子。

    已经到了夜晚,天边无星无月,光线也极其暗淡。

    越是踏入到里面,雾气就越是让他们看不清前面的路,所幸卡罗尔对这里已经十分熟悉了,在浓雾里也摸对了方向,带楚宴和阿尔洛进到了里面去。

    推开门后,卡罗尔便急急忙忙朝二楼冲了上去:“爷爷,我请来圣子大人了!”

    阿尔洛皱眉,望向楚宴:“诺兰大人,这里好古怪……”

    “外面那些浓雾是魔法产生的。”

    阿尔洛顿时紧张了起来:“诺兰大人,等会儿若遇到魔物,请躲在我的身后!”

    话音刚落下,二楼的卡罗尔就发出了痛苦的声音:“爷爷……咳咳,是我啊。”

    楚宴连忙上了二楼,阿尔洛纵然不愿意也跟了上去。

    当他们到了二楼的时候,浓黑的粘液弥漫在二楼的地板上,朝他们缓缓划来。

    就连天花板上也滴着这东西,楚宴的鼻尖闻到了恶臭,像是尸体被静置了好几天,所发出来的恶臭一样。

    阿尔洛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双腿差点站不直。

    “有魔物在里面!”

    楚宴朝后撇去,嘴里飞快的默念了一段咒语,金色的光就渐渐逼退了那些朝他们涌来的黑气。

    治愈之光柔和的笼罩在了阿尔洛身上,他忽然发现自己没那么难受了。

    阿尔洛用更加崇拜的目光看向了楚宴,两人很快朝里面前行,一推开门就看见了恶臭的来源。

    从老吉姆的身体里像是章鱼一样长出了许多柔软的触/手,它们正全部钻到卡罗尔的身体里,而老吉姆则用干瘦的双手死死掐着卡罗尔。

    卡罗尔都快不能呼吸了,脸上涨红了一片。

    “住手。”

    听到楚宴的声音,老吉姆犹如机械一般咔嚓的转过头来,转而露出一个笑容:“美味的……”

    触/手放开了卡罗尔,极大一部分朝楚宴的方向席卷而来。

    阿尔洛立马就使出了光明魔法,以光盾抵抗在楚宴前面。

    阒黑的房间里,也因为有了这道光,照彻了房间的一切。

    这场面十分渗人,村民的尸身挂满了屋子。他们死相极惨,血液顺着脖子的窟窿滴落到地板上,身后还被人穿了铁钩,所有人都瞳孔放大。

    楚宴的脸上半点没有慌乱:“看样子你不是低等魔物。”

    老吉姆嘴角挂起了阴翳的笑容,那些触/手就更加疯狂的朝着这边涌来。很快,阿尔洛的光盾被打碎,屋子里的光骤然暗了下去。

    阿尔洛朝后退了好几步,反倒是楚宴出手将他接住:“下去,他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楚宴虽然只会治愈魔法,但体内的托月花乃是光明神的神格,体内源源不断的光明神力乃是这些魔物的克星。

    当那些触/手伸过来的时候,托月花自动形成一个透明圆罩,将楚宴包裹其中。

    光明神力倾斜而出,犹如海浪滔天。

    老吉姆睁大了眼:“你是……”

    光明神三个字还未说出口,他就彻底烟消云散。

    楚宴走了过去,抱起已经昏迷的卡罗尔,看向这四周,不由的皱紧了眉头:“阿尔洛,我们回光明神殿。”

    阿尔洛脸色很是难看:“卡罗尔虽然有光明之躯,可他故意隐瞒魔物的事情,还引我们来这里,诺兰大人,为了您的安全,我不能同意将下一任圣子之位给他!”

    “卡罗尔今后由我照顾,阿尔洛,如果他和魔物真的是一伙的,那刚才的魔物为什么要杀了他?”

    阿尔洛眼底闪烁着晦暗不清的光:“也许是演给我们看的,好在魔物攻击我们的时候,让我们分散注意力救他!”

    楚宴沉默了片刻:“的确有这样的可能,只不过这个村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得等卡罗尔醒来再问。”

    楚宴抱着卡罗尔走到了楼下,阿尔洛见挑拨不成,便只有想着其他方法,默默跟在楚宴身后。

    楚宴怀里抱着气运之子,还觉得困惑:[不会是我来了之后,阿尔洛才想要杀了卡罗尔的吧?]

    [主人没来,按照原来的轨迹,阿尔洛会发现卡罗尔身上的神杖,从而起了歹心。]

    [他身上哪儿来的神杖?]

    [卡罗尔拥有精灵血统,这个神杖是从精灵那边传承下来的。如果阿尔洛不起夺走神杖的心思,按照正常轨迹,卡罗尔当了圣子以后会重振光明神殿。]

    楚宴终于明白了,就算是他不想待在一个地方,以免被伊斯艾尔找到。

    然而现在气运之子就在他怀里,还必须保证他按照原来的轨迹走才行,他现在要是走了,就无法保证这个任务了。

    楚宴思来想去,只能硬着头皮留下。

    楚宴和阿尔洛走到楼下的时候,忽然听到柜子里传来响声。他以为又是魔物没有消除干净,于是便将卡罗尔放下,缓步走到了那边。

    黑暗在四周蔓延,寻常人约莫早就受不了这里的阴寒。

    阿尔洛也有些提心吊胆,等楚宴打开柜子的时候,却看到一个褐色头发的少年,满脸泪水的看向了楚宴:“你,你们是什么人?”

    “你又是什么人?”

    少年没有回答,却看见了那边昏迷的卡罗尔,不由苍白了脸:“哥哥!”

    听到他这么叫,楚宴大致明白了眼前的人的身份。

    “魔物已经被消除了,只不过卡罗尔受了伤,我们现在得带他回神殿,你如果想跟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

    少年擦了擦眼泪:“我叫艾尔,谢谢你们救了我哥哥!”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楚宴眼底闪过一丝异样。

    艾尔……

    该死的,他现在怎么草木皆兵了?什么都能想到伊斯艾尔?

    楚宴在心底告诉自己,伊斯艾尔没那么快找到他,不虚,千万别虚!

    这样在心里面默念了好几遍之后,他们才一同回到了神殿之中。

    此时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微光撕破了最后一道黑暗,让阳光从厚重的云层中射了出来。

    光明神殿笼罩在一片晨曦之中,远看神圣又美丽,仿佛要将人的心都洗涤干净了似的。

    楚宴想起昨天在中央广场看到的喷泉,便问阿尔洛:“圣水的泉口在哪儿?”

    “在神殿里面!”

    “带我去。”

    阿尔洛纵然有些不甘,但还是知道这些事情得慢慢来,就带着楚宴走到了里面去。

    楚宴把卡罗尔放到了泉口处,坐在白色的大理石池边,静静看着卡罗尔。

    “艾尔,你留下,我有事要问你。”

    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让阿尔洛离开了。

    阿尔洛朝他行了一个礼,最后退出了这里。他站在门口许久,眼底浮现了一抹晦暗,和他圣洁的外表极其不复。

    只是那一瞬,阿尔洛就又恢复到了从前,径直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而楚宴在里面,弯下腰去触碰里面的圣水,他如水中掬月一般捧在手心。

    “艾尔,你和卡罗尔到底发生了什么?”

    艾尔站在他的身后:“爷爷忽然发了重病,在你们来这里之前,魔物吞噬了爷爷,正想下楼吞噬我的时候,你们就来了。”

    楚宴回过头去,皮笑肉不笑:“是吗?那之前的你在做什么?”

    “我在……”艾尔语气一顿,嘴角极其微小的勾起,随后又很快恢复了原来的那个样子,“我在找东西。”

    楚宴微微一怔,总有种错觉,眼前的人很古怪。

    可对方看上去,就只有十四岁而已。

    可谁知下一秒,艾尔就冲到了他的怀里,抱着他蹭了蹭,抽噎的哭了起来:“您是光明神殿的大人,是来救我们的吗?我好害怕。”

    作者有话要说:  伊斯艾尔:为了追媳妇儿,我这老脸都不要了。

    突然脑补宴宴对卡罗尔好的时候,半黑化的父神一脸的不爽表情。

    于是卡罗尔就莫名其妙多了个看不惯他的人了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