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173、第七章
    第七章

    白雾在四周濡染而开, 萦绕在明镜似的水面上。

    湖面就犹如一块绿色宝石,湖畔的小花点缀着整个湖面,在浓郁白雾的笼罩下, 就犹如绿色的宝石项链跌入了一块天鹅绒。

    站在这里的, 是两位主神——埃里克和朱利恩。

    埃里克想起那日诺兰消失在神殿之中,他还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果能找到诺兰就好了……”

    “埃里克,你不相信我?”

    埃里克摇了摇头:“怎么会呢?你是第三界的主神, 掌管的世界里只有明心湖了。但这明心湖十分厉害,真的要追踪诺兰的下落,也只有来这个地方才行。”

    “既然是这样, 那就全部交给我。”朱利恩的语气很是温柔, 不染半点的杂质。

    朱利恩走了过去, 手放在湖面的时候, 那里泛起了涟漪。

    没过多久,涟漪渐渐的越来越大, 直到最后倒映出了光明神殿的模样。

    埃里克走了过去,疑惑极了:“这里好像是个神殿?”

    “嗯,也只能探查到这么多, 至于诺兰去了什么地方, 可能还要你多找一找了。”

    纵然只是知道这些消息, 也好比在九个世界里寻找, 埃里克大喜的说道:“朱利恩,谢谢你了!”

    正当埃里克想走,朱利恩却开了口:“你说诺兰睁开了眼, 是真的吗?”

    “……嗯,路易莎姐姐死之前,被父神取出了路易莎姐姐的托月花,那朵花正好飘到了诺兰身边。等吸收完托月花以后,诺兰就睁开了眼。”

    一个主神的消逝,并没有让朱利恩有任何的伤心。

    纵使,路易莎是他妹妹。

    “我以为诺兰连灵魂都消散了,没想到真让父神等到了他。你找到诺兰,是想让诺兰把路易莎的托月花还回来吗?”

    朱利恩缓缓睁开了眼,他的眼睛暗淡无光,带着淡淡的银色。

    这样的他看上去更加无欲无求,尤其符合凡人对神明的想象。

    “不……我想拜托诺兰阻止父神灭世。虽然父神以前做了许多错事,但这一次……我希望诺兰能帮助我们。”

    埃里克早就知道父神有灭世的打算,毕竟五千年了,就算是重复不断的创造诺兰的身躯,也无法得到一模一样的灵魂了。

    所以,他才和路易莎联手,想囚禁父神。

    但这件事情怎么会这样简单?他只是治愈之神,战斗力极弱,就只能让路易莎姐姐去。

    埃里克心都悲拗,诺兰是他们共同的弟弟,虽然诺兰回来了,可路易莎姐姐也被父神给打碎了灵魂。

    埃里克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

    就算是堕魔,父神也依旧是创世神,他的力量,恐怖到九大主神联合,也未免是他的对手。

    朱利恩叹了口气:“去吧,我也不能帮上什么忙……但希望诺兰能为大局考虑。”

    他是父神第一个创造出来的,和埃里克等人都不一样。

    他没有感情,眼睛也无法看见。

    若说诺兰是父神创造的最完美的存在,那他就是最不完美的存在。

    即使是这样,他这样的人,也会对完美无瑕的事物心生向往。

    朱利恩有事在想,倘若不是他没有感情,大概会很嫉妒诺兰吧。

    有些幸运,又有些不幸。

    朱利恩从白袍里拿出了一个琉璃杯,纵然小小一个,装了明心湖水进去也吸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量。

    朱利恩将这东西递给了埃里克:“这东西你带上,兴许能为你指引道路,也算我尽的一点绵薄之力。”

    埃里克露出了笑容,很快就接过了他手里的琉璃杯。

    他走得匆忙,不仅是想拜托诺兰这件事,还有……他怕诺兰和父神见面的时候,父神又会把他囚在自己身边。

    如果是那样就难办了。

    光明神殿中,楚宴正在教习着卡罗尔和艾尔魔法基础。

    这三个月,楚宴对他们十分耐心。

    由于楚宴不会任何攻击魔法,在这段时间看了不少的魔法书,学习到的虽然都是四阶以下的魔法,但足够教导这两人了。

    卡罗尔的天赋不错,加之刻苦,比艾尔的进展更加快些。

    艾尔虽然想追,但有心无力,毕竟对方是光明之躯,下一任的圣子。如果艾尔的进展比卡罗尔还快,楚宴才觉得奇怪。

    但不得不说……艾尔越来越粘着他了。

    三个月的时间,楚宴已经习惯了他时不时哭红了鼻子的样子。

    “今天就到这儿吧。”楚宴合上了魔法书,桌子的四周堆满了卷轴。

    两人正准备离开,楚宴却让卡罗尔先留下。

    再隔三天,就是传承大典了。

    根据系统的话,阿尔洛就是在这个时候对卡罗尔动的手,虽然因为他的到来,改变的原有的轨迹,让老吉姆死在了三个月前。

    一听楚宴叫住了他,艾尔就主动笑着:“那我先出去了。”

    “艾尔抱歉……刚才明明约了你一起研究魔法课题的。”

    艾尔笑着摇头:“是大人叫住了你嘛,没关系。”

    等艾尔走出去了之后,屋内仅剩下了楚宴和卡罗尔两人,他才缓缓说道:“卡罗尔,这个红宝石还给你,已经被我全部净化了里面的魔气。”

    卡罗尔再次见到这个的时候,心绪难平,一下子又想起了死去的老吉姆。

    “诺兰大人,既然这东西是大人一直在收着,那就交给大人保管吧。”

    “不行,你身体里的神杖需要取出来,红宝石是镶嵌在上面的东西,只有两者合一,你才能使用它。”

    卡罗尔心里不安:“诺兰大人说是神杖,可凡人怎么会有神杖?我好担心……”

    楚宴也想过这个问题,眼下却没有人能给他答案。

    “别担心那么多,我会保护好你。”

    听到这句话之后,卡罗尔眼神一亮,仿佛只要楚宴说一句话,他就能从绝望的迷雾之中找到正确的道路。

    他接过了楚宴手上的红宝石,讨好似的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怎么这么看着我?”

    对方的嗓音十分空灵,就像是泉水叮咚。

    卡罗尔曾听村子里的渔夫提起过,在海洋深处有能诱惑人深入的海妖,卡罗尔虽然没见到过,但觉得楚宴的嗓音比海妖的歌声还要动听。

    精灵、血族,就算人类口中广为流传的优雅的生物,都比不上眼前的人。

    他心甘情愿臣服,况且对方还是他的老师。

    “该是我保护诺兰大人!”卡罗尔低下了头,有些失落,“不过圣子说得对,我还是不适合很快接任这个位子,因为以我的力量根本无法帮助到诺兰大人。”

    楚宴笑了笑:“我教你,是希望你能自保,并引领光明神殿重新走向繁盛的道路,并不是需要你的效忠或者保护。”

    卡罗尔狠狠点了下头,他一定不辜负诺兰大人的期望。

    楚宴之前就已经为卡罗尔实行了加护,传承仪式很快就要举行,他又偷偷分出了些神力给卡罗尔,当然这个举动做的很是隐秘,没人能够发现。

    原以为会是这样,然而这一幕,却很快映在了艾尔的面前。

    他的眼神变得晦暗不清,就算在教习魔法的时候,诺兰也对卡罗尔更加偏爱。

    他的表情微微扭曲,却在下一秒挂起了笑容,轻快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再忍三天吧。”

    三天之后,不管楚宴怎么想,他都要带走他。

    交代完卡罗尔这些事情之后,楚宴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屋子,而是去了圣泉殿中。

    他侧坐在池边,用手去触碰里面的水,溢出来的光明之力,很快就让泉水里生出一朵朵的金色莲花来。

    阳光从外面时强时弱的透了进来,洒在他的金色发丝上,这一幕几乎圣洁的美丽。

    “托月花还是无法融合,九大主神在诞生之际,难道不是自动融合了托月花吗?”

    楚宴喃喃自语,转而沉思了起来。

    到底还差什么?

    正当此时,圣泉池中,空间在扭曲。

    原本风平浪静的泉水,顿时就因为扭曲的空间形成了一个漩涡。

    能造成这么强烈的魔法波动的,除了神明还会是谁?

    楚宴立马站起身子,拔腿就想离开这里。

    谁知四周大门碰的一声,全都紧闭,就连窗户也骤然关闭。

    没有其他出口,仅仅是一瞬间,就被全部封死。

    旋涡过后,一个人便骤然出现在楚宴面前。他死死的看着他,退后了好几步,甚至因为没小心后面,而被绊倒在地。

    伊斯艾尔踏上了地面,微微一拂袖,从那边缓缓走来。

    楚宴脸色泛白,他又不会什么空间魔法,该怎么逃?

    “诺兰……”

    仅一声呼唤,就让楚宴闭上了双眼。

    妈耶,好可怕。

    他原本以为伊斯艾尔会对他加以惩罚,可谁知不仅没有等到惩罚,反而感受到了对方的手一下下的在他头顶抚摸着。

    楚宴觉得不对劲啊,张开了一小缝隙,却见对方满是玩味的笑容,那俊美的容貌足以令天地失色。

    “终于找到你了。”

    “伊斯艾尔,你想做什么?”楚宴身体发抖得像只松鼠,还要摆出一副我不好惹,我超凶的样子。

    伊斯艾尔笑弯了眼,弯腰凑近了楚宴,在他耳边低声说:“你还想跑?”

    “难道我不该跑?”楚宴提起了胆子。

    “再跑,可能我会忍不住打断你的腿,将你囚在我的身边。”伊斯艾尔的嗓音远比大提琴磁性,远比红酒醇美。只是他用再甜蜜的口吻说出这句话来,都掩盖不了事实。

    楚宴脸上的镇定一秒破功,这个疯/子。

    鸦羽的长睫微微颤抖,全都是吓出来的。

    伊斯艾尔有一点颇为不满:“诺兰,你该叫我父神。”

    所有人都无法反抗创世神的话,楚宴作为他的创造物,这层言灵更加深刻。

    果然,伊斯艾尔的话刚一落下,楚宴就控制不住自己,甜甜的喊了他一句:“父神。”

    伊斯艾尔是高兴了:“乖。”

    楚宴:“……”这能力贼难受!

    再相处一会儿,伊斯艾尔就算说拥抱下他,楚宴就会搂着他的后颈,甜滋滋的撒娇。

    要是伊斯艾尔只是可怕,楚宴才不会这么怕他。

    毕竟伊斯艾尔强留他在身边的时候,并没有怎么伤害他。

    就是因为对方是创世神,而他是他的造物,无论对方说什么都对他有约束力。

    他会越来越变得不像自己,就跟阿尔洛面对他的样子。

    “别坐在地上。”

    楚宴回过神来,愤愤的看着他:“父神,既然你已经找到我了,我无话可说,你抓我回去吧。”

    他的语气里藏着愤怒,伊斯艾尔不是听不出来。

    他很快就把楚宴从地上抱了起来,楚宴脸上瞬间露出慌乱。

    “伊斯艾尔!”

    “既然你不想从地上起来,就让我抱你起来。”

    楚宴:“……”

    他们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楚宴原本以为伊斯艾尔会立马带他离开。

    为什么对方还没有行动?甚至连暴怒都没有?

    疑惑在脸上,戒备却在心里。

    楚宴可没这么傻,在伊斯艾尔面前表现出自己有多么抵触他。这么多世界之后,他对伊斯艾尔的态度只会越来越小心翼翼,这样才能保住自己不重蹈覆辙。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伊斯艾尔沉声道:“放心,我现在还暂时不会带走你。”、

    “……为什么?”

    “我来这里之前,看到了你在教一个人类魔法,我虽然不是第八界主神,但也能看出点儿端倪。你是不是担心路易莎死了之后,第八界会变得混乱?”

    楚宴睁大了眼,这个人竟然猜得**不离十了。

    “我借由十二阶魔法,能窥视他的未来,卡罗尔的确能带领光明神殿走回以前的繁华。”

    没有人能看穿未来,包括伊斯艾尔也一样。

    这些话,是匡楚宴的。

    听到他这么说,楚宴苍白着脸,他最后怎么也得挣扎一下:“父神,就算是让我跟你回去,能不能等到三天后?这里即将举办圣子传承,至少让我看着他……”

    “你夺了路易莎的托月花很不安吧?”

    楚宴低垂着眼睫,默默不语。

    看到他这样,伊斯艾尔将他放到地上,强势的让楚宴和他对视:“那不是你的错,路易莎和埃里克胆敢攻击我,这就是她应有的代价。”

    “我现在是第八界的主神,就不能对第八界的事情坐视不管。”

    伊斯艾尔笑了:“诺兰,你还是这么心软。”

    他的眼里带着淡淡笑意,不再如之前那样冰冷。楚宴撞入了他红色的眼眸之中,对方笑起来的时候,仿佛周围春暖花开,再也不复半点阴霾了。

    这双眼睛,让他忽然间想起某个人。

    楚宴收回了眼神:“多谢父神。”

    “你现在的反应,跟刚才可完全不一样。”伊斯艾尔带着揶揄的口吻说道。

    楚宴瞬间就想反驳回去,可理智提醒他面前的人是伊斯艾尔。

    他怂。

    怕兮兮的。

    反正任务就是阻止伊斯艾尔灭世,等完成了卡罗尔这边,他跟伊斯艾尔回去也没关系。

    楚宴自暴自弃的想,只要这个世界的任务完成了,他就能回现实世界了。

    别怼!

    伊斯艾尔在他脸颊落下一个吻:“诺兰,三天后我来接你。”

    说完这句话,他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楚宴紧绷的心脏终于不再乱跳,那边的门窗也彻底被打开。

    楚宴脸色苍白,惊魂未定的从外面走出去。可身体却有些脱力,差点摔倒。

    正当此时,楚宴感受到了一个人扶住了他,他抬头望去,才看见阿尔洛极其担心的看着他:“诺兰大人,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苍白?”

    “没事,你怎么来这里了?”

    阿尔洛眼底飞快的闪过了什么,他的心因为卡罗尔的存在而蒙上了尘埃,以前因为信仰着光明神,所得到的光明之力,现在也在他体内逐渐消退。

    阿尔洛是想取一些圣水,以掩盖这个他身上黑暗之力浮现的事实。

    阿尔洛找了个理由:“我是想取一些圣水制成药剂,放在身上的。诺兰大人也知道,我很快就要把圣子的传承给卡罗尔了,以后光明之力不再由祷告赐予,而是必须修炼,多放些圣水在身上,是想万一面对魔物的时候,能够自保。”

    “现在就先别进去了!”

    阿尔洛十分疑惑,楚宴脸上虽然带着黑色面具,但他语气里的慌乱很容易就能听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阿尔洛本想问问清楚,可楚宴却严厉的说道:“阿尔洛,三天后的传承,一定得好好办。”

    “……是,那天会有许多信仰光明神的人民前来,光明神殿会挤满了人,新的圣子将得到万人的祝福。”

    楚宴嗯了一声,虽然身上还发软,却很快离开了这个地方。

    阿尔洛站在原地,朝楚宴的方向望去,眼神一变再变。

    有时候他真想问问,为什么同为圣子,神明会如此的偏心。

    他对卡罗尔既羡慕,又嫉妒。

    这种感情交织在心脏,快让他喘不过气来,让他犹如长在黑暗深处的植物一样,纵然不想扎根在黑暗的泥土里,却永远摆脱不了这样的情感。

    “我不敢渎神,可我敢杀了卡罗尔。”

    圣子传承,他虽然不愿意,但也无可奈何。

    既然这样,就让他在传承上面动一动手脚,他潜心研究了三个月,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办法。

    三日后,恰逢万里无云、阳光灿烂的天气。

    神殿里来了不少的人,很快就挤满了整个中央广场。

    今日聆听圣言,又恰逢圣子传承,不仅来了许多信众,王国之中许多贵族也蜂拥而至。

    上次国王已经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八阶魔法,他害怕神明降罪,源源不断的好东西送到了光明神殿里,还把年久失修的光明神殿重新整修了一番。

    当然,做这些可完全是他心甘情愿的。

    不求神明赐福,只要让神明停留在王国的短暂时间里,看到他的诚意,国王这就心满意足了。

    许多大臣也逐渐发现,国王以前本是个无神论者,没想到这段时间开始疯狂的崇拜起光明神来,比信众看上去还像信众。

    可他们又不敢打听只能默默在一旁猜测。

    这不,今天圣子传承,国王十分重视,早早的来到了这里,许多人也跟着国王一起来了光明神殿。

    这也导致,光明神殿里人变得多了起来。

    楚宴换好了衣衫,将脸上的黑色面具给拿了下来,却将长袍罩在自己身上。

    今天的事情重要,平日虽然带着面具才会给他安全感,楚宴还是选择将那东西放置一边。

    想起这三天,楚宴还心有余悸,生怕伊斯艾尔一个生气就带他离开了,那样卡罗尔这边的任务一准失败。

    还好,伊斯艾尔遵循了他的诺言。

    楚宴偷偷给卡罗尔挪去了很多神力,比前段时间更加多。

    万事俱备,只差今天的传承仪式了。

    楚宴换好了白袍,正当楚宴要走出去的时候,外面立马传来了敲门声:“诺兰大人?”

    听声音,似乎是艾尔。

    楚宴看还有一点时间,便让他进来了。

    艾尔仰着头,看着这个样子的楚宴,眼眸弯起:“大人这个样子真好看。”

    “你又没看到我的脸,能知道我好看?”

    艾尔眼底飞快的闪过了什么:“就算没看到脸,也能想象到大人的美貌。”

    楚宴笑出了声:“你来找我是什么事?”

    伊斯艾尔可没打算暴露自己,他拿这个身份还有用呢。

    至少他能用这个身份逗得诺兰开心,不是吗?

    他笑着,正想要开口。

    四周却在他的魔法之下,忽然就暗了下去。伊斯艾尔假装惊呼了一声,四周的黑暗就弥漫在整个房间。

    “艾尔!”

    楚宴朝他伸过手来,似乎想抓住他。

    没多久,伊斯艾尔就切换了形态。

    “诺兰……”

    对方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楚宴刚想要转过身,就被人给按在了地上:“你对卡罗尔似乎太好了点儿?还把神力分给他?”

    这点让伊斯艾尔极其不爽,这三天里,楚宴似乎知道自己要走了,乘着卡罗尔睡着的时候,不断给他注入光明神力,甚至还给他留下了三个卷轴。

    区区卡罗尔而已,能替代他的人有很多。

    他就那么重要?

    伊斯艾尔承认自己是有些吃醋了,但他还有理智,明白自己答应了楚宴,要等到传承之后再带走他的。

    楚宴现在想的可不是这个,他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你把艾尔怎么了?”

    伊斯艾尔没想到他第一句话就问的这个,原本不爽的表情,瞬间露出了一个微笑来。

    “你都这样了,还在担心他?”

    “他不过是个少年,又是凡人,请父神不要为难他。”

    伊斯艾尔闷笑了起来,楚宴气冲冲的样子,反倒想糖一样,让他心里甜滋滋的。

    “好,我答应你。”

    楚宴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外面竟然又传来了敲门声。

    “诺兰大人,传承仪式很快就要开始了,您准备好了吗?”

    楚宴睁大了眼,卡罗尔?

    窝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刚想说话,身后的伊斯艾尔撩开了他的面罩,就朝他强吻了过来。他的吻十分炙热,似乎要把积累在心脏中的感情全都发泄出来。

    一吻过后,伊斯艾尔沙哑着声音说道:“诺兰,我已经不是五千年前的我了。”

    面对这朵他创造出来的最完美的花,应该以爱和温柔来滋养他,才不会让他枯萎。

    他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

    伊斯艾尔勾起唇角:“真想立马把你藏起来。”

    楚宴睁大了眼,等等!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像某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看见有小天使问伊斯艾尔和艾尔有什么区别。

    大号和小号的区别,还有脱马甲和穿马甲的区别23333

    有时候区分下名字,是想区分这两个状态,艾尔这个马甲比较装柔弱。

    然后你们期待的小黑屋要来了~

    还有伊斯艾尔是想搞精分,大号的时候各种强势,切换小号就去撒娇装可怜,他关小黑屋的时候对楚宴说顺道把艾尔也带来了,给楚宴解闷用h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