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185、第一章
    第一章

    当楚宴再次睁开眼的时候, 黑暗的空间里已经密布了繁星。

    那些闪烁的微光汇聚了起来,仿佛是嵌在黑色的幕布之上,让整个空间看上去都明亮了许多。

    [欢迎回来。]

    楚宴发现自己脚边的枷锁已经断开, 黑色的锁链碎成了一段段, 他有了实感,伸出手去摸向脚踝冰凉的锁链。

    他的生死,终于不再由别人来操控了。

    这个想法浮现在脑海里, 楚宴的眼眶浮现了一层薄雾,有些不争气的想哭。

    他胡乱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在嘴里骂自己:“楚宴, 你也太丢脸了。”

    系统的声音从他脑海里挪出, 响彻在整个大厅:[宿主的任务已经完成, 上个世界结算, 两项任务均已完成,获得两万积分, 总积分五万。]

    “本来我是打算多赚点积分保命的,现在不用了。”楚宴露出一个笑容,如释重负。

    [宿主可带出去的任务点共十万, 现在剩余五万, 允许从商店兑换带出。]

    听到这个消息, 楚宴刚刚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瞬间变黑:“窝草!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这个指令是秘密代码,必须在最后说的,如果宿主活不下去, 这件事情说了也没用。]

    楚宴嘴角一抽,想起自己为了攻略蔺文荆花掉的那三万,早知道就咬咬牙,就是不喜欢也硬着头皮搞定啊!

    他叹了口气,喊出了系统商店。

    楚宴用手摸着下巴:“这个空间好啊!里面还有灵泉!”

    [高端商品,一个八万。]

    楚宴:“……”

    “窝草,还能买激活灵根的丹药!修真/世界的功法我记在脑子里呢,有了灵根事半功倍啊!”

    [高高端商品,一个十万。]

    楚宴心里在滴血,如果允许带出的上线是十万,那岂不是真的有人带走这些?

    看他这样痛心疾首的表情,系统好歹是加载了情感模块的,它好心提醒了下:[主人还是选这东西吧,正好五万。]

    楚宴一看上面的提示:“易髓丹?”

    [主人完成了任务,按照约定我们会让主人醒过来,但在地震受的伤,主人的腿已经彻底废了,只有选了这个主人才能跟正常人一样。]

    楚宴一阵后怕:“那万一我没积攒下五万,回到现实世界不是就瘸了?”

    他不敢想下去,让自己集中精神认真看易髓丹的介绍。

    洗精伐髓,消除疾病,驱除体内污垢,美颜细肤,和修真/世界的丹药没什么差别。

    “还好你提醒了我,谢谢!”

    系统收到楚宴的感谢,简直受宠若惊。跟在楚宴身边这么久了,它忽然有些舍不得了。

    虽然它知道,这根本就不会是数据的情感,如果它不加载情感模块,也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感受。

    [主人。]

    “嗯?”

    [你看天空的星星,多明亮!]

    楚宴抬头望去,有些恍惚的点了下头:“是啊,我来这里的时候,这四周都还漆黑一片呢,完全透不出一点儿光来。”

    [黑暗是空间的初始,繁星是主人的感情。]

    [重拾感情,繁星增多,只要点亮这个世界,就能看见出口。]

    楚宴脸上满是错愕:“什么意思?”

    [我们最开始接到了两份祈愿,对象都是主人。在之后主人发生意外,只拖着一线生机,我们就找到了你。]

    楚宴的确还记得,他一直在黑暗当中来回的跑,却找不到出口。

    是系统的声音,拖着他来到了这个世界。

    [系统所帮助的,必有一个世界是自己的前世。你自己的仇,自己来报。除去那个世界之外,其余世界您都会和那位祈愿之人进行脑内链接。]

    楚宴哑然,眼底闪过震惊:“那两份祈愿是谁和谁的?”

    [萧凌和林瑾之。]

    [在经历了前世萧宸的世界之后,我问过主人,会选凛王还是林瑾之,那已经是让主人决定实现谁的祈愿了。]

    楚宴的脸色渐渐变了:“所以……我选了萧凌,他说生生世世都追着我,就算变成厉鬼也不入黄泉。那不是因为执念,而是因为你们?”

    [是,脑内链接。]

    楚宴觉得自己傻,怎么不好好想想,为什么他每次的任务世界,都总会碰上他的转世。

    原来如此。

    楚宴并没有太过生气,现在想想竟然有点好笑。

    “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很仔细的做决定,万一做错了……”

    [主人不是对林瑾之已经没有感情吗?]

    “……看到他痛苦难过的过完了下半生,我对他,更多的是释然。”他可以很肯定的确认,或许他的前世萧宸一开始是爱过林瑾之的,但他亲自来了断这份孽缘的时候,更多的只有释然了。

    不爱,也不恨。

    所以他临走前,才会鬼使神差的说了句原谅他了。

    就连楚宴自己也觉得惊讶,他从不原谅什么渣渣,偏偏只对林瑾之和纪止云说了这句话。

    然而先生……是真的没听见。

    楚宴想起那些,还觉得唏嘘。他唯一难以忘记的就是死的时候也要抓着他的脚踝,说生生世世追着他的那个人了。

    “我前世所求,竟是让我今生实现。”

    楚宴隐约间看到了光芒,那是走出这儿的大门。

    如果不是星光被点亮,如果不是脚踝的锁链被折断,他走不出这里。

    楚宴一步步朝那边走去,自由和温暖触之可及。

    他打开了门,回过头朝这个空间释然一笑,嘴角的弧度十分灿烂:“谢谢你们。”

    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这个地方。

    星光仍在闪耀,将天空点亮得动人。这是系统们最喜欢的时间,过了这段时间,来了新的宿主之后,空间又会彻底暗淡下来。

    系统的记忆芯片里,还存储着萧凌的那份祈愿——

    “他死了,我找不到他了。”

    “我愿意被你们拽入这暴雨的旋涡,我不在乎黑暗,只在乎身边是不是有他。”

    恍惚之间,楚宴的意识沉沉浮浮,似乎听到了母亲和哥哥在讲话。

    他却怎么也睁不开眼,连手指也无法动弹一下。

    “宴宴说要单独住在外面,你们都不劝一劝?”

    “妈,我和大哥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

    楚母泣不成声,自己和丈夫只是出国散心了一趟,却没想到回来之后小儿子出了这么严重的事。

    因为是小儿子,又是晚来得子,全家人都对楚宴溺爱了些。

    就连他大哥二哥也纵着他,听说宴宴想住外面,不仅连房子家具都准备好了,还给他买了最新的全系游戏的营养舱和头盔。

    听说在地震的时候,楚宴还在玩儿什么游戏!

    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没能逃走,现在成了植物人。

    “陈博士说阿宴的脑电波和头盔连上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不敢取下来的原因。阿宴的身体虽然受了伤,但以现在的医疗技术,治好他还是不成问题,现在就在于怎么找回阿宴的意识……”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他的意识陷在游戏里了。”楚阳声音沙哑,根本就不敢看母亲此刻绝望的脸。

    谁知听到这句话,楚母反倒振作了,她连忙看向二儿子:“那就叫人进游戏,找回宴宴!”

    “……诶?”

    “不行吗?”

    楚阳之前因为太着急,旁观者迷,现在被母亲这一点拨,立马就有了希望,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神色慌乱:“我马上去找人!”

    听到这里,楚宴的意识像是被中断似的,游戏页面已启动——

    [欢迎进入《断天》,已扫描全身,正在进入游戏。]

    《断天》是一款仙侠游戏,其买点就是每个独特的npc,就连每个副本的boss都真实得仿佛人类。再加上独特的玩法,才吸引了那么多的玩家。

    楚宴当初也是这样,痴迷于各个游戏的他,在不知不觉中,‘寒无双’这个账号已经成了有名的大神。

    当初他不想待在家里,搬出来就是想一个人静静。

    楚宴那段时间心情的确不好,受了一澜冬雪背叛的刺激,放弃了自己多年在玩儿的大神账号‘寒无双’,转而来到这个新出的全息网游。

    [玩家谁说我要谈恋爱已重新连接。]

    “我楚宴就算是死也不谈恋爱了!”

    对于这种言论,楚宴只能红着个脸:“真香。”

    当眼前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清晰,楚宴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他躺在一个墓穴里。

    这是他之前下的副本?

    楚宴头疼欲裂,而且他发现自己被石棺给盖住了,身上的装备也换成了一身红衣。他还能想象到他去了系统空间后,这个副本的boss是怎么恶趣味的把他装到她的棺材里的。

    所以才说,《断天》的npc个个都成精了!

    正当此时,外面传来一个小队的声音:“大家注意了!这幅石棺里就是boss了,等会儿把石棺一开,全员跟我冲上去,艹翻boss,杀了石棺里的人!”

    他的话一落下,小队的人个个都打了鸡血:“艹翻boss,打出紫装!”

    楚宴听得脸都绿了,艹你爷爷!

    当独步逍遥一脚踢开了石棺,正准备拿着大刀砍过去的时候,楚宴从石棺里出来,取了自己包裹里的紫幽剑,嘴角露出一个挑衅笑容:“刚才是谁说要艹翻我来着?”

    独步逍遥和小队的人举着武器,忽然就有些下不去手。

    他们直勾勾的看向楚宴,只觉得眼前的美景让他们完全舍不得眨眼。

    对方长发如墨,逶迤而下,一身红衣似火,五官出奇的好看。因为怒火,那双眼眸变得熠熠生辉,就算在这样幽冷的古墓,也因为那双寒星的眸子而都生出繁花之景。就连他仰起头看不起人的样子,也格外勾人心魄。

    众人都感受到了心痒。

    如猫爪子轻轻一挠。

    “还……还有这么好看的npc建模?”

    “队长,别看了。我们可是来刷紫装的,再晚就要被其他小队抢下首杀了!”

    “可真的好好看啊……比美人榜第二的夏梦清幽还好看!”

    楚宴原本还想手下留情,现在却被这个独步逍遥给气笑了。

    就连他是玩家还是npc都分不清楚,该给他个教训:“npc你大爷,来pk!”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小剧场:

    戚长铭:大家好,我是活在小剧场的老攻。

    今天作者说她在取名的时候,为我纠结了半个小时。

    最开始本来打算取戚少铭,结果查了意思发现是薄情寡义,作者说我是她不能这么对我,改了一个字之后,就从薄情寡义,变成重情重义了!

    嗯,符合我的气质。

    准了。

    ps:老攻的号叫长风为骨,是之前背叛楚宴那白莲花受仰慕喜欢的人。伪·情敌,真·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