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196、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医院, 戚长铭站在门口,朝里面望去——

    云霞是侵染在天空的一抹橙蓝,残阳就这样在眼前铺展开来。楚宴病床的位置靠窗, 徐风吹过白色的窗帘, 而病床上的楚宴,也仿佛晕染了这层霞光。

    戚长铭有种不真实感,不敢进去。

    太想要的东西近在咫尺的时候, 会有种身临梦境的错觉。

    近乡情怯。

    大约就是这样的情绪。

    直到张剑拍了下他的肩膀,戚长铭才如梦初醒。

    “老大,你怎么不进去?”

    “我想多看看他。”

    张剑有些懵, 有些奇怪于戚长铭的态度, 明明他们和楚宴见面才三次而已。

    “老大, 你不是真的……”

    张剑还没说完, 戚长铭就打断了他的话:“走吧。”

    张剑连忙跟了上去,几人到了楚宴病床边上, 戚长铭才问:“能唤回他的意识吗?”

    孟宇齐皱紧了眉头:“本来是能的,但这次的更新,让数据出现了差错……”

    楚阳一惊:“你不是说能救我弟弟的吗?”

    孟宇齐很是愧疚:“抱歉, 现在强制关闭他的游戏头盔, 他的意识的确会回来, 但也会一直沉睡。”

    戚长铭捏白了手, 手掌心都留下了浅红的月牙印子:“有没有什么别的方法?”

    孟宇齐倒是想到了一个,但这毕竟关乎人命,他得向上汇报了才敢说出来。

    孟宇齐心虚得不敢看他:“暂时没有。”

    戚长铭死死盯着他, 犹如一头被触怒的猛兽:“别在我这里说谎。”

    楚阳原本都绝望了,听到戚长铭的话,也十分愤怒:“孟宇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耍我们楚家很好玩吗!?”

    这两人咄咄相逼,孟宇齐一时也骑虎难下。

    他要是再不说,指不定就要被这两人按在地上打了。

    孟宇齐深呼吸了一口气:“方法倒是有一个。”

    戚长铭像是一个漂浮在水中的人,拽住了一块浮木那样:“是什么?”

    “破解他的游戏头盔代码,从他的头盔链接进入断天。只有这样,才能刺激他,唤醒他。”孟宇齐皱紧了眉头,“这个方法我不肯说,是因为稍有不慎就要被拖进去,这么危险……谁会愿意?”

    “有方法为什么不早说?”楚阳松了口气,“我这就找人来。”

    “等等!”孟宇齐叫住了他,“他的意识被困在里面,这个举动就相当于入侵他的精神世界。现在精神力的概念才刚刚形成,入侵一个人的精神,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楚阳终于明白了孟宇齐为什么这样为难,他以为通过楚宴的游戏头盔进入到游戏世界就可以让他出来了,孟宇齐的意思显然不是这样。

    “这个方法难就难在,这必须是让他完全无意识抵抗的人。”

    楚阳艰难的问:“我去……行吗?”

    “……可以试一试。”

    楚阳呼出一口气,楚宴最喜欢的应该是母亲,其次才是他这个二哥。但楚阳不想让母亲来做这件事,毕竟很有危险。

    孟宇齐已经开始调试楚宴的游戏头盔了,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病房中充满了沉重的气氛。

    戚长铭看向楚阳:“我去。”

    楚阳笑得有些难看:“你没听孟宇齐说吗?需要宴宴最亲近,最信任的人,你去只会被他所抗拒。”

    “这么危险的事情,当然得交给我来。”

    楚阳哑然,这个戚长铭,是听不懂他的话吗?

    张剑也吓得不轻,连忙把戚长铭拉回来:“老大,你说什么呢?别胡来!”

    这可是人家二哥,老大才和楚宴认识几天?

    戚长铭勾勒出一个笑容,沉默寡言的他,偶然露出笑容,就仿佛一下子春回大地了:“他不会拒绝我的。”

    楚阳哑然,猜测戚长铭可能在游戏里和楚宴关系很好?

    他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说什么话拒绝,毕竟这也是对方的好意,只能暂时这么尴尬着。

    等孟宇齐调试好了之后,才拿了一个头盔递给楚阳:“你试试看吧。”

    楚阳郑重的点了下头,然后戴上了头盔。

    他闭上了双眼,尝试进入楚宴所看到的那个世界,没想到刚一想进入游戏,眼前就一片阒黑,所有的光亮都没了。

    他还觉得呼吸紊乱,压抑的黑暗如潮水一样快要将他吞没。

    楚阳再次尝试,可汗水都打湿了他额头的碎发,而他感受到的只有更深的负面情绪罢了。

    孟宇齐见状不妙,立马把游戏头盔挪开:“没事吧!?”

    楚阳浑身发抖:“这是……怎么回事?”

    孟宇齐为难的说:“这相当于侵入他的精神世界,他当然会自我保护。你所感受到的,有可能就是楚宴本身的……”

    “不可能!”楚阳紧咬着牙,“宴宴的性格开朗,他怎么会这样?”

    孟宇齐嘴唇嗫嚅了几下:“也有可能,是在游戏世界里经历了什么。”

    楚阳听罢,眼里满满都是心疼。

    要不是遭此大祸,他弟弟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气氛越来越压抑,几乎要渐至冰点。

    楚阳都在思考着要不要告诉楚母的时候,戚长铭开了口:“让我试试。”

    刚才还坚持的楚阳瞬间就没了言语,戚长铭毕竟是一片好心,但他不能不把刚才的感受告诉戚长铭,否则他会留下极大的阴影。

    “我知道你和宴宴是朋友,不过我刚才带上游戏头盔之后,只感觉到一种让人发悚的压抑,那些情绪会逐渐侵入你的大脑,你会越来越受不了的……”

    “我不害怕。”戚长铭眼神始终柔和。

    在那些转世的世界里,他始终害怕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楚宴的离去。

    现在,他真实的躺在自己面前,他有了可以触碰他的机会,再也不用受命运的束缚……

    戚长铭觉得,没有什么再让他害怕的事情了。

    见他坚持,孟宇齐和楚阳也没有办法,只能让他试试。

    孟宇齐再三强调:“如果有不适的感觉,一定要立马告诉我。”

    “嗯。”

    这次换戚长铭带上了游戏头盔,孟宇齐在一旁引领,顺便做着数据记录:“你看到了什么?”

    “云层之巅,霞光万丈。”

    孟宇齐诧异极了,朝楚阳看去。

    楚阳低声在他面前说:“我刚才明明什么也没看到,怎么回事?”

    孟宇齐心里咯噔一声,他之前只觉得是戚长铭一厢情愿,没想到楚宴也愿意打开心扉,别是这对儿是情侣?亏他之前还担心这么多!

    “然后呢?”

    “……落沉宫。”

    这个名字一说出口,孟宇齐瞬间睁大了眼,周围还有张剑和楚阳,他不敢再问深入了,只能引领着戚长铭:“你进去找他。”

    戚长铭没有再说话,眼前的景象不像是断天里的,让他无比熟悉。

    落沉宫,他还是苏墨垣的那一世,点燃了体内的本命真火,把落沉宫烧得只剩下粉末。

    他和楚宴的尸身一起,消失在天地之间。

    戚长铭走了进去,他现在开始相信孟宇齐的话了,因为这并不是完全的断天世界,更多的却像是楚宴自己的内心。

    远处苍筠如戈,竹林里吹来一阵凉爽的风。

    戚长铭眯起眼,竟觉得这样的画面恍若隔世。

    他走了过去,推开了门,落沉宫里,楚宴站在正中央。

    “你怎么……?”

    戚长铭眉宇柔和:“来找你。”

    楚宴坐在中间,叹着气:“游戏一更新,我就发现来了这个地方。”

    楚宴拍了拍玉凳,朝他露出一个笑容:“过来坐啊。”

    戚长铭走到他的身边,将他紧紧的抱在怀中,声音里都有了几分颤抖:“为什么会是这里?”

    楚宴抿着唇:“我一直在后悔。”

    “后悔什么?”

    楚宴眼神闪烁:“我当初……求了沈青阳,让他把我的尸身带离得远远的,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是怎么死的。”

    戚长铭心痛无比,只能更深的抱紧了他。

    “我怕你……会跟我一起死。”在之后无数个夜晚,他为这件事情后悔了太多次,觉得自己自私极了,为什么让苏墨垣等他那么久。

    他原本只是觉得,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生死,就希望苏墨垣活着。

    没想到活着,对他来说就已经是煎熬。

    戚长铭没有把他和系统的约定告诉楚宴,这就是他该支付的代价。

    就让他一个人承担。

    “我没有怪你。”

    楚宴的心脏被刺痛,犹如小刀一戳。

    这种痛叫做后悔,当时或许毫无察觉,而现在……却是后知后觉的痛。

    “你好歹对我发发火。”

    “舍不得。”

    楚宴嘟囔了一声:“……那我对你发火呢?”

    “乐意之至。”

    再大的悲伤和后悔,都被戚长铭这些话给甜蜜的包裹,他无奈的笑出了声,服了服了。

    楚宴从他怀里出来,看向他:“你恢复所有记忆了吗?”

    戚长铭勾起唇角:“需要自证吗?”

    自证个球!是跟一澜冬雪学坏的,还是跟他学坏的?

    “……呵呵,那你说你记得些什么?”

    “包括你喜欢我怎么吻你,你喜欢什么姿势,你……”

    楚宴老脸都红透了,堵住了戚长铭的嘴。

    少儿不宜!

    他牙痒痒的警告:“记什么不好,偏偏把这些记得这么熟!”

    戚长铭:“这毕竟是我花了七个世界才研究出来的,不能忘。”

    楚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样子谁教的?耍起流氓来,一点儿都不含糊?

    楚宴哼了一声,很好很好,不皮回来是他吗?

    他微笑着凑了过去:“其实我也记得。”

    “什么?”

    暧昧的话在戚长铭耳边徘徊,这种流氓的话又不止是戚长铭能说!

    楚宴到最后竟然发现,戚长铭听了这话,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显露,只是耳朵却红了一圈。

    楚宴愣愣的看着,完蛋,他有点被萌到心颤。

    明明平时寡言少语,偶尔害羞的时候怎么这么萌?

    楚宴眉眼柔和,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你平时这么可爱就好了!”

    戚长铭皱紧了眉头:“别闹。”

    楚宴笑嘻嘻的:“什么别闹?”

    戚长铭把他压在身下,眼底带着炙热,仿佛要把身下的人一口吞进去:“别得寸进尺,你知道我没恢复记忆之前单身了多少年?”

    楚宴心底一颤,在心里数了数。

    二、二十五年?

    作者有话要说:  事实告诉我们别太嘚瑟,会被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