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 > 199、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现在才初春, 天气还没彻底回暖。

    浴室里,白色的雾气升腾而起,楚宴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还是被寒冷的温度刺激得一哆嗦。

    戚长铭皱紧了眉头, 他的样子看上去太瘦了,单薄得让人心疼。还好有易髓丹帮他接好了腿上的骨头,也排出了他身上的污垢。

    楚宴进到了浴缸里, 温水萦绕在四周,他紧绷的肌肉才彻底放松。

    戚长铭拿起了一旁的毛巾,为他擦着后背。

    光是触碰到楚宴, 就能感觉到那一手咯人的骨头, 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医生有说多久能进食吗?”

    “我倒不饿, 我醒来之后就打了一瓶营养液。”

    戚长铭扶额:“……等这出戏演完, 我给你做。”

    楚宴眼睛一亮,想起他还是秦硕那一世的手艺, 忍不住吞了下口水:“戚先生,您厨艺怎么样?”

    “你说呢?”

    “我、我还没吃过,得多尝几道菜才能尝出味儿来。”

    戚长铭一眼看穿了他:“骗吃骗喝的小骗子。”

    楚宴厚着脸皮:“哪儿有?明明是你自己说要做给我吃的。”

    戚长铭勾起唇角:“是会做给你吃, 但不是最近。你才刚醒来, 吃的东西以流食为主, 必须清淡。”

    楚宴哭唧唧了一脸, 还假装着可怜。

    这次戚长铭硬起了心肠,完全不为他所骗。

    反正……时间还长。

    楚宴回过头来,仰天长叹:“哎, 算了。”

    “不闹了?”

    “不闹了。”楚宴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反正也不怕你不做给我吃,你喂饱了我,我才能喂饱你。”

    戚长铭手上的动作一顿,很快就把持不住的亲吻了上去。

    被媳妇儿这么撩,他再不有所表示,还是个男人吗?

    楚宴睁大了眼,对方的吻充满着炙热和深情,楚宴被吻得全身发麻,同对方唇齿相交的时候,总会充满着甜蜜,让人几乎要沉溺进去。

    戚长铭放开了他:“还皮不皮?”

    楚宴摇头。

    “还勾引我吗?”

    楚宴识相的摇了摇头。

    “嗯?”戚长铭危险的发出一个音。

    楚宴觉得不对啊,又点了下头。

    戚长铭脸色稍霁,明明是想看他保证这段时间不乱撩他的,可一见楚宴摇头,他心里就不是个滋味了。

    戚长铭露出一个微笑的笑容:“我不乱来,但不代表我不会做其他事情。”

    楚宴被他的眼神盯着,就仿佛自己是只被食肉动物盯上的兔子,只剩下瑟瑟发抖的份儿。

    “我身体还差着呢!”

    “我知道。”戚长铭深吸了一口气,“所以别乱动。”

    楚宴有些别扭:“……我都瘦成这样了,一点儿也不好看。”

    “你就算是成了骨头,我也有信心对你石更。”

    楚宴:“……”那你很棒棒!钦佩!

    不过想到那个画面,楚宴莫名的颤抖了几下。

    楚宴也不敢再皮了,每日一亲吻达成,心情倍儿好。

    他逐渐恢复了力气,身上也全都清洗了一遍,浴缸里的水都漂浮着一层黑色。

    楚宴洗了澡,肌肤明显比刚才的病白好了许多,更加通透莹白,因为泡得太久的缘故,被浴室里的雾气蒸腾出了淡淡的粉。

    两人都换了一身干净的病服,戚长铭见楚宴的发丝上还滴着水,就让他坐在里面的凳子上。

    他开了吹风机,他的手指也在楚宴的发丝之间穿插而过。

    戚长铭外表看着高冷,但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却极度细心。

    楚宴舒服得眯起了眼,杏眼微眯的时候,就像只餍足的猫儿一样。

    等吹干了头发,楚宴转过头去:“你不用这么照顾我的,这些事情我可以自己做。”

    戚长铭眼神柔和:“二十五年的空白,我想做这些。”

    楚宴无奈,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楚宴的表情立马一变,刚才还放松的大脑,此刻瞬间就崩了起来:“你觉得是谁?”

    戚长铭压低了声音:“张剑……或者孟宇齐。”

    “如果真是孟宇齐就好了。”

    戚长铭放轻了动作,打开了浴室的门:“我先回病床上躺着,你一个人……应付得过来吗?”

    楚宴朝他笑笑:“放心好了,交给我。”

    戚长铭似乎还要说什么,可时间过去太久,只会让外面的人心生疑惑,他便没有再多说。

    楚宴看戚长铭躺在了床上,这才假装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门口处,打开了病房的门。

    在看到来人的时候,楚宴露出惊讶的表情:“你这是?”

    孟宇齐很是着急,他身后还跟着一群穿着工作服的人:“大神,能让我进去吗?”

    楚宴微怔,并没有拦着他:“进来吧。”

    孟宇齐朝后面看了一眼,让他们把东西带进来。

    “这是两台游戏仓。”

    楚宴冷眼看着他身后的那些工作人员安装这些,不由眉头紧蹙:“我知道这是两台游戏仓,但你把这东西拿到我的病房来是什么意思?”

    孟宇齐满脸愁容:“等会儿我会跟你解释的。”

    楚宴只好等工作人员先把游戏仓安装好,大概过去一个小时,孟宇齐才叫他们离开了。

    病房里一下子又变得空旷,楚宴看向了孟宇齐:“现在可以说了吗?”

    孟宇齐只得缓缓道来:“昨天回去之后,网络上就传出了流言。”

    “什么流言?”

    “有人说……长期玩断天会被困住人的意识,而且还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你出事的事情只有几个人知道,我最初以为是一澜冬雪,但查了之后发现并不是他。”

    楚宴微怔:“是不是你们公司得罪了什么人?”

    孟宇齐摇头:“……还不知道是谁搞的鬼,这些事情我就不乱猜测了。”

    他的话锋一转,盯着楚宴:“大神,我有件事情能不能拜托你?”

    “什么?”

    “重新进入断天游戏,帮我们找到那个人。”

    楚宴哑然失笑:“孟宇齐,你不知道我因为这个游戏发生了什么事吗?你怎么会找上我?”

    “因为对方连你的信息也公布了!”

    楚宴睁大了眼,很快就镇定下来:“我现在可是受害者,这关我什么事?”

    孟宇齐神情凝重:“我知道,所以这件事情由受害者做最好不过。我知道那次的地震让你的腿瘸了,事成之后,我们负责治好你的腿。”

    楚宴极度怀疑:“你们是疯了吧?我的腿医生都不能打包票说治好,你们能?”

    “不管你信不信我,但是……”孟宇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瓷瓶,“这里面的药,的确能救你。”

    楚宴紧盯着这个白玉瓷瓶,没人比他更熟悉这东西了。

    修真界的产物。

    楚宴脸色骤变:“你让我帮你做事,我总要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吧?”

    孟宇齐顾左右而言他:“总之,我不会害你的!”

    这种故意害人,沾染因果的事他才不做。

    楚宴想追根究底,而孟宇齐却咬死不说,两人的谈判彻底僵化。

    楚宴一直沉默不语,似乎在内心做着取舍。

    “宇齐,既然他不愿意,我们再找其他人吧。”一个声音从病房门口传到这边,楚宴和孟宇齐同时望向那边,只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他的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却不像是戚长铭那样冷硬,而是像寒玉一般剔透。

    林润钰站在了病房门口,原本是想跟孟宇齐说话的,眼神却落到了楚宴身上。

    他的长相有着不输于修真者的精致,虽然看着单薄瘦弱,和他对视的时候,气场却不减。

    “你怎么来了?”孟宇齐不敢叫师兄,只能压低了声音问。

    陈润珏走到了里面,顺道关上了病房的门:“连续两人的意识陷入断天里,我必须来一趟了。”

    孟宇齐忐忑不安,却见陈润珏的眼神一直盯着楚宴。

    他有些疑惑:“怎么了?”

    陈润珏没有和他对话,而是直接望着楚宴:“你身上的气息很纯净。”

    楚宴露出一个笑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陈润珏缓缓说:“我改变主意了。”

    “师……润珏,怎么了?”

    “他这样的人去断天,应该会得到很大的锻炼。”陈润珏传音入密,悄悄告诉孟宇齐,“你忘记了?断天做出来本来就是给低阶弟子历世的,顺便看看能不能发现身带灵根之人?”

    孟宇齐修为比陈润珏低多了,不会这样高深的法术。

    他只能以眼神示意,朝他微微点头。

    既然师兄都来了,还是把这件事情交给师兄吧。

    现在灵气稀薄,目前修为最高的家主也不过筑基后期,怎么也突破不了金丹。而他也不过才炼气三阶,如果再不找寻身怀灵根之人,怕是传承到他们这里了。

    陈润珏看向楚宴:“你进入断天,帮忙找出那个人,我们不仅能帮你治好你的腿,甚至还能唤醒戚长铭,你不想帮他吗?”

    楚宴觉得对方可比孟宇齐聪明多了,孟宇齐就是个二傻,他想顺水推舟的答应他都难,掉智商。

    昨天可只有戚长铭能进入他的精神世界,也不知道从戚长铭入手。

    楚宴故作为难:“我的腿就算了,医生都不能说完全治好,我不相信你们能治。但……”

    楚宴望向了那边床上的戚长铭:“你们真的能帮我唤醒他?”

    “当然。”

    楚宴并没有思考太久,眼神越来越坚定:“我答应你。”

    见他松口,孟宇齐也松了一口气:“你别担心,避免上次的事情再发生,这次我会和你一起链接游戏仓进去游戏的,断天现在的更新已经结束了,所以和你那个时候又会有点儿不一样。”

    “……嗯。”

    孟宇齐见他心事重重,只好安慰道:“进断天就能找到戚长铭……”

    楚宴打起了点儿精神:“你这么一说,我更想早点进去了。”

    楚宴走进了游戏仓,很快仓门就紧紧闭了起来。

    孟宇齐正要去另外一个游戏仓,陈润珏却拦住了他:“宇齐,就算是拿他当诱饵,想引蛇出洞,也得护好他。”

    孟宇齐点了点头:“伤天害理的事我不做,我会的。”

    陈润珏这才点了点头,想起刚才见到的楚宴,眼神闪烁:“我总觉得……他身上的气息纯净得太奇怪了,就像是吃过易髓丹一样。”

    孟宇齐笑了出来:“师兄,你还真当易髓丹好得?这颗虽然是下品易髓丹,也十分珍贵,我都吃不得,别说不是修真者了。”

    陈润珏微微颔首:“也许是我想多了。”

    孟宇齐走去了游戏仓里,很快就重新连接了游戏。

    当他再次睁开眼,很快就给楚宴发了个密语过去:“大神,你在哪儿啊?我过来找你!”

    楚宴的声音听上去颇有几分咬牙切齿:“你们游戏更新之后,把角色名也给弄出来了?”

    “是啊,怎么了?”孟宇齐傻乎乎的问。

    “我……”楚宴扶额,这个角色名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个黑历史,“我当初创号之后莫名其妙成了美人榜第一,你们这次更新突出了角色名,我现在在星澜城被傲焰的人给围住了!”

    孟宇齐:“……傲焰的人?”

    “他们等在木屋很久了,我们刚一上线,就看到他们了。”

    “会不会他们就是……!!”

    “应该不是。”楚宴连忙打断了他的联想,“别顾着震惊了,快过来啊!”

    孟宇齐急急的问:“那戚长铭呢?跟在你身边了吗?”

    楚宴嘴角一抽,等陈润珏离开病房以后,戚长铭就打开了游戏头盔的链接,自然也跟着进来了。

    他看向身边的戚长铭,对方虽然风轻云淡,和傲焰战队的队长周旋,可浑身上下都散发这不爽。

    余友清一直盯着楚宴看:“你就是寒无双?”

    楚宴硬着头皮:“……傲焰的人怎么会知道?”

    “消息是妖云之夜那天晚上过后放出来的。”

    楚宴抿着唇:“我是,怎么了?”

    余友清露出一个笑容:“我这次来,是代替一澜冬雪向你道歉,同时希望你能加入我带领的商封洞副本团队。有你的加入,傲焰一定能拿下首杀。”

    这摆明在戚长铭手上挖人,戚长铭焉能同意?

    楚宴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会加入你?”

    余友清笑道:“毕竟,你和长风为骨可是……”

    他接下来的话并没有说完,只是以笑意掩盖深意。

    楚宴哪能不知道,在外人眼里,大概戚长铭就是他的情敌吧!

    正当楚宴想说什么的时候,一直忍耐半天的戚长铭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神锐利的望向了余友清:“我不同意。”

    楚宴:“……”肯定是不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