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全息网游]杂牌术士 > 202、第两百零二章
    让季玄一陷入麻痹的那个技能是刺客的满级新技能, 毒之刃。

    这个技能除了伤害可观之外,还附带麻痹效果,不过当然和术士这种专攻辅助的职业不能比, 在正面发动的时候效果持续时间只有一点五秒,背面发动时持续时间会增加到三秒,虽然差不多只有术士麻痹技能时间的一半, 但其伤害却比窃杀要高上很多,对于一个一流的刺客来说, 没有其他人打扰的话,这三秒的时间几乎够他解决一个脆皮敌人了。

    季玄一知道这个技能,但没有防备,因为大部分刺客职业的对手还没把这个技能用出来, 就凉凉了。

    当然也不是每一次他们的动作都那么快,就比如上次泽于似水偷袭, 他甚至成功攻击到了季玄一, 但使用的是窃杀而不是毒之刃, 理由只有一个——因为后者的cd实在是太长了, 竞技场战斗中, 尤其是2v2, 自己没有带奶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一场战斗中用上两次这个技能。

    而这个既有攻击又有控制的技能, 用在一个术士身上实属浪费,且不说术士有更长时间的控制,如果同时使出技能, 刺客其实是亏了两秒的,哪怕季玄一没能控住对他使用了技能的刺客,旁边还有一个戚秦呢!

    有戚秦这种高手在,如果季玄一是个牧师,控奶打dps还算没毛病,而季玄一是个术士,治疗上的支援并不算太大,有别的办法纠缠他的话,其实最好的方法是直接控戚秦打戚秦,因为后者的威胁要远远大于季玄一。

    季玄一也是习惯了这个思路,这才没有防备斜风疏雨的动作,万万没想到两个姑娘竟然因为不熟悉戚秦,并且没能及时改变对季玄一的认知,把技能全部交在了他一个人身上,可不得被戚秦一通胖揍嘛!

    将糖果盒子拍下马后,戚秦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趁斜风疏雨仍旧被控制的时候抓住她一通输出。

    刺客的行踪诡异,戚秦虽然是个加了敏捷的剑士,但也还是个剑士,抓刺客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还是需要一定的运气的,眼下斜风疏雨正动弹不得,当然是先收拾了她再去攻击不会隐身的糖果盒子比较好。

    刺客的血量很少,和法系职业中最脆的法师有的一拼,还没有法师拥有的硬性减伤,可以说是七个职业中脆皮的一个职业了,戚秦虽然装备不怎么好,但输出可不低,想要支援她的糖果盒子又被季玄一用限制cd的技能拦住,麻痹效果刚过,斜风疏雨已经只剩下一层血皮了!

    斜风疏雨立刻发动了瞬移,加上重置的话,她还可以再苟一段时间,但是事实永远没有想象中的美好,斜风疏雨一抬头,戚秦便随着她的视线预判出了她的瞬移目标点,一剑拍下去,将斜风疏雨的血条清空了。

    2v2的竞技场中,队友先死,剩一个人翻盘的情况并不是没有,准确的说,实力够的话,出现的频率还挺高,但糖果盒子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自己没机会了,只得无奈地举起了双手,说道:“行了,你们赢了。”

    季玄一有些好奇地说道:“你们这个套路还挺有意思的,怎么想出来的?”

    丢人这种想法倒不是没有过,像他们做活动,或者挤队伍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力系职业抛投法系职业敏系职业的情况,戚秦还不止一次人上飞过呢,但是战斗可不一样,他还没见过直接把队友丢出来的情况。

    糖果盒子听到这个话题,忍不住笑了笑,说道:“看电视剧想出来的吧。”

    《域》作为全息网游和键盘网游的区别就在这里了,键盘网游的队友配合无非两种。

    一种是多技能型的mmorpg网游,是寻找两个职业技能间的衔接点,一旦找到,配合又默契的话,往往就能形成1加1大于2的情况,而衔接点多了,冲突较少,攻击属性又合拍,这两个职业就可以被称作标配,配合默契时打起来十分顺手,可以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令敌人束手无策。

    而第二种则是技能较少的moba类游戏,这种游戏的配合考验的更多的是队友策略上的默契,技能的衔接虽然不是一点都没,但需要两个玩家绑定在一起的情况还是相对较少。

    而全息网游则和这两种情况都不一样,因为是全息网游,玩家并不是只能按照技能去攻击,比如戚秦这类玩家,普通攻击的伤害就能赶得上技能伤害了,与之相对应的,在配合上的套路也是多种多样,十分自由,不管是策略上的,还是技能衔接上的,又或者玩家自己发明出来的奇妙打法,都是可以奏效的。

    这也是游戏中技能数量不多,cd空档期容易出现的原因,除了体验游戏的真实感之外,战斗的自由性也是全息网游的卖点之一,如果所有的技能都安排好了,完全不需要考虑cd空档期,只需要按部就班地去打,那么除了游戏体感之外,全息网游和键盘网游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虽然现在玩《域》这个游戏的玩家越来越多,但包括季玄一在内,大部分人对战斗的概念还是停留在键盘网游的时代,只有少部分人摸到了这个游戏的真正玩法,斜风疏雨和糖果盒子的这个空投式进攻就很有这样的意味。

    虽然两个女孩儿带来的这个战术还很粗糙,但不得不说,给了季玄一很大的启示,想来靡音和雪飘人间也应该在这么频繁地战斗中体会到了同样的东西,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研究出来什么令人耳目一新的套路。

    季玄一脸上的表情变得跃跃欲试起来,有些按捺不住地说道:“说实话,你们这个战术一出来,我开始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更多这种战斗方式了,希望挤进前二十五名的人里面也有能够利用新的角度去战斗的人。”

    这样的话输赢反倒没有那么重要了,能完全地体会到一款游戏带来的新鲜感和快乐才是玩游戏最重要的事情啊!

    糖果盒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小雨她现在是不能说话,否则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季玄一也笑了,说道:“有人说我变了很多,有人说我一点也没变,看起来我的变化应该是朝好的方向去的。”

    糖果盒子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说道:“如果说你以前是五分可爱五分可恶的话,那么现在至少是有八分可爱了,如果是现在的你,我一定很乐意和你交朋友。”

    季玄一还没回话,戚秦已经清了清嗓子,挡在了他身前,对糖果盒子道:“大家不同服呢,交朋友的事情再说吧,我们还要赶时间冲积分,谢谢你们陪我们打这一场,这把就先到这里吧。”

    糖果盒子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去看戚秦背后的季玄一,季玄一朝他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糖果盒子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用奇异的目光看了看他们两人,捂着嘴笑了,说道:“好吧好吧,不打扰你们了,裁判,我们认输!”

    npc接收到了糖果盒子的认输信号,立刻举起手大声喊道:“红方认输,蓝方胜利,请从出口处离开。”

    斜风疏雨立刻被刷新到了栅栏里面,糖果盒子和季玄一二人也分别朝两个出口走了过去。

    临出去时,斜风疏雨突然大声道:“帮主!等开转服了我就去找你玩儿!”

    季玄一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两个小姑娘就朝他挥了挥手,离开了,季玄一颇有些无奈地抬起了头,就见戚秦正幽幽地看着他。

    那双黑漆漆的眼睛仿佛在控诉,玄一怎么走到哪里都有这么多人喜欢,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季玄一被抢走,难受……

    季玄一失笑,牵起了他的手,温声道:“还看什么呢?该走了啊,戚哥哥?”

    戚秦的脸“腾”地一下涨得通红,神智都有些不清了,哪里还记得要和季玄一分辩他的好人缘的事情,傻乎乎地就被牵回了竞技场大厅。

    临近饭点,大厅里的人稍微少了一些,戚秦摸不准是不是要继续排,低头看向季玄一。

    季玄一道:“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明天再肝一点。”

    说完,他又将记录分数的小册子掏了出来,看了看,说道:“这个分数应该是稳的,听说再过三天官网要开始实时更新前二十五支队伍的名字和参赛人员了,那个时候再看看情况吧。”

    戚秦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下线去做饭……”

    见戚秦转身要走,季玄一连忙把他拽住,说道:“我只是说今天不打了,又不是说要下线吃饭!”

    戚秦懵逼地看向他,说道:“那我们干什么去?”

    季玄一笑了笑,说道:“想套路啊。”

    戚秦:“……?”

    季玄一的想法其实还挺正常的,竞技场之前,大部分玩家其实都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个游戏的正确战斗方式,哪怕在日常或者任务中偶尔用到了键盘网游中绝不会用到的套路,也没有想过在正经的战斗中还能这么做。

    但这次竞技场比赛可是游戏内全程直播的,有一个斜风疏雨和糖果盒子那样的队伍出现,大家就都会反应过来了,季玄一这么一想,都开始怀疑官方是不是为了让玩家明白这个道理才专门开办的这次竞技场比赛了。

    但不管官方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季玄一肯定是不愿意落于人后的,既然发现了这一点,当然也要好好的利用起来才行!

    戚秦听到这里,沉默了一下,随后看向季玄一,说道:“可是我们这样的组合,要研究什么样的打法呢?”

    个人能力戚秦和季玄一差不多都已经发挥到了极限,而配合这方面就十分挠头了,术士的技能用于和队友配合就已经非常足够了,还想再开发套路出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季玄一想了一会儿,也觉得挠头,术士和剑士其实都不能算是主动出击的职业,实在是腿短容易被遛,而且术士也没有攻击性,季玄一要是跟斜风疏雨一样被戚秦甩出去,估计就直接被对面留下来摁死了,这两个职业都更偏向后发制人,通过破解敌人的套路来造成伤害。

    最重要的一点,组合技这种东西,真的只有灵光一现时能想出来,比如糖果盒子说的看电视剧,站在原地生想肯定是没有用的。

    季玄一想了想,也只能暂时将这件事搁置在一边了,他们现在可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再者,传统打法也是打法嘛,想不出来也不能强求,弄巧成拙才是真傻逼了呢。

    倒是戚秦见季玄一愁眉不展,提出了一个想法,说道:“玄一,不如我教你一套剑法?我们两相配合,说不定可以威力倍增!”

    季玄一凉嗖嗖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剑法?我有物理攻击吗?”

    戚秦:“呃……”

    其实他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季玄一这个年纪学剑法最多也就是在公园里耍一耍,真想拿来战斗还是挺难的。

    两个人想对无言,只得下线吃饭,戚秦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既然想不出来套路,那晚上还要不要继续刷积分?

    季玄一一挥手,十分光棍地说道:“想不出来也不刷了,反正积分已经很多了,就这么着吧,今天休息!”

    季玄一和戚秦于是忙里偷闲地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又开始勤勤恳恳地排队刷分了。

    三天过后,也就是竞技场海选赛开始的第十天,官方在官网上发布了前二十五的事实更新表,没有进前二十五名的玩家也可以搜索查看自己的分数以及全区全服的排名,以此来决定自己是需要再努力努力,还是干脆放弃,咸鱼刷币比较好。

    这一天,竞技场大厅难得的空旷,玩家基本都在线下,涌进官网去查看排名的玩家几乎要把网站给挤爆,季玄一也是强忍着不耐烦刷了十来遍才挤进去,好运的是他和戚秦的名字就挂在官网首页,是那二十五支队伍中的一支,不需要再刷新十几遍去搜索自己的排名。

    季玄一和戚秦的胜率还是很高的,除了各种各样的意外事件或是疲劳状态导致的失误之外,队伍的胜率基本保持在百分之八十,但即便是这样,两个人也只排在第五名。

    前二十五名的眼熟人员还有两支队伍,正是泽于似水预测的靡音,雪飘人间和老西医队伍,还有云中涧带领的莫名其妙的队伍……

    靡音和雪飘人间的胜率其实比季玄一二人要低一点,不过他们两个实在是过于的肝了,季玄一和戚秦排队的时候他们在排队,季玄一和戚秦吃饭的时候他们也在排队,季玄一和戚秦睡觉的时候他们还在排队!

    即便是胜率只有百分七十多,但仍旧踩在季玄一二人前一位,也就是第四位。

    戚秦有些纳闷儿地说道:“虽然是靡音和雪飘人间,但这样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公平,他们的胜率不是比我们低吗?”

    季玄一看了他一眼,说道:“没有不公平,概率并不完全是实力的检验标准,毕竟如果只打一场,胜率还是百分之百呢,积分制度的优点在于,综合了所有可以考量的条件,靡音他们打的场次要比我们多的多,还能将胜率维持在和我们差不多的概率,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疲劳状态导致的失误要比我们少,胜局负局,加分和减分综合在一起,他们仍旧将其维持在加分状态,再加上场次多,所以积分比我们高,这是正常的。”

    戚秦听得迷迷糊糊,好半天才道:“也就是说,还考验了耐力?”

    季玄一点了点头,说道:“虽然2v2有一点多余,但是如果双方都带奶的话,其实膀胱局出现的可能性要比3v3和5v5多得多,那时候不就是谁的耐性好,失误率低就更可能赢吗?不过实力不够光有耐性的人也不是没有,但他们没有那个能力一直将积分维持在上升状态,而是越打越少,自然而然就被筛下去了。”

    戚秦点了点头,觉得季玄一说的很有道理。

    “那云中涧和荆云寒六天他们是怎么回事……”戚秦忍不住问道:“他们这个就是真的破坏平衡了吧?”

    云中涧他们那支队伍正岌岌可危地挂在第二十五名的尾巴上,但无论如何,确实是把原本实力应该符合这个位置的一支队伍挤下去了。

    季玄一:“呃……”

    季玄一抹了把脸上的汗,又把界面刷新了一下,发现第二十五名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队伍,顿时高兴地说道:“你看,他们这不就掉下去了吗!”

    戚秦:“……”

    戚秦狐疑地凑过来,又刷新了一下界面,云中涧三人又在第二十五位冒了头,顿时控诉地看向季玄一。

    云中涧他们这个位置虽然不怎么稳,但就云欧皇的功力来看,最后一天结算的时候,站在第二十五位的肯定是他们三个没得跑了!

    季玄一只得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道:“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嘛!”

    再说了,云中涧这个欧皇技能是被动技能啊,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算游戏官方有意插手,也根本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啊!

    戚秦还在小声嘀咕,云中涧这个运气也太逆天了,完全就是开挂嘛!

    季玄一心道,别人看你估计也觉得你开挂啊,倒是有点自知之明啊!

    云中涧这个运气其实作用也是有一定局限性的,而且队伍里面没奶,还都是菜鸡,即便进了前二十五名,估计一被针对也要完蛋,不过能进去耍一耍也是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情了,六天和荆云寒搞不好要上天。

    两个人正说着呢,戚秦的手机突然开始疯狂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游戏群里又刷屏了,季玄一瞄了一眼,好像是潇潇雨下那个家伙在群里号召什么二服的三个队伍都是繁星城的,大家要团结什么的。

    这都是屁话,这种对战型的场合,怎么团结?打得过的就是打得过,打不过的就打不过,难不成还能让吗?正式赛是淘汰赛又不是积分赛,能不能清醒一点了!

    不过说起来季玄一这段时间倒是真的试着联系过靡音和雪飘人间,不是为了比赛,而是想探一探他们的套路,又或者从他们那里得到些套路建议或者灵感,不过因为这两个人完全沉迷竞技场,根本没时候回复密聊,所以季玄一的消息都石沉大海就是了。

    把种种想法放在一边,季玄一开始在前二十五名寻找起斜风细雨和糖果盒子提到的故人疯魔起来。

    疯子的实力很强,几年过去了,只会变得更强,季玄一觉得自己进了前二十五,对方不可能不进,对方如果看了官网,一定注意到了他,哪怕是沉迷游戏不知道季玄一这个名字,季玄一他们队伍里属于季玄凌的“木玄一”这个id也会引起他的关注,如果季玄一不提前把对方的配置摸清楚,在竞技场上很容易吃亏的。

    不过看起来疯魔大概是终于度过了中二期,换了一个id,季玄一找了好半天都没有找到他的名字,单从弓箭手这一职业下手的话,二十五支队伍中却有五支队伍中都拥有弓箭手,还有一支队伍里是双弓箭手的配置。

    季玄一看了好久,才勉强把范围圈定在两支队伍上,一支是排名第七的双弓箭手搭法师,一支是排名第一的弓箭手剑士术士组合,其他三支队伍却是排名都在十五开外,感觉和疯魔的实力不太相符,所以被季玄一筛掉了。

    这两只队伍第一的那个自不用说,季玄一觉得疯魔有这个实力和耐心,而第七的那个,却是配置实在是过于的奇葩了,然而这么奇葩的配置,竟然也能维持在第七这个成绩,想来三个人都必须得是高手才行,疯魔那个人的性格,倒也有可能组出这样的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