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释灵阴阳录 > 151、第 151 章
    “师父, 师爹!”

    顾九和邵逸惊讶地看着两人,他们出现的时机也太巧了吧!正好将刚刚逃走的斗笠男给抓回来了。

    适才沮丧的心情一扫而光, 两人先将斗笠男和女鬼给困住后, 顾九才笑道,“师父、师爹,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身后黑色的通道关闭,一块颜色暗沉的木牌落入了裴屿手里,顾九发现那是一块阴差专用的路牌, 他们之前过年就是借用的这个抄近路回的道观。

    方北冥低头看了看斗笠男,对他们道:“之前我好不容易发现这个家伙的行踪, 几次与他交手却都让他逃脱, 没想到是他抢了一名阴差的路牌才多次遁逃,这次是我和你师爹追踪路牌的痕迹,才找了过来。”

    裴屿道:“他刚才若不动用路牌, 我们还不一定能抓到他。”

    斗笠男此时十分虚弱,已没了再抵抗的能力,他蜷缩在地上, 颓丧中带着浓浓地不甘。顾九看了他几眼,莫名觉得他有点眼熟。

    “师兄, 我们是不是已经在哪里见过他了?”顾九问邵逸。

    邵逸也神色疑惑,他和顾九一样,觉得此人面熟。

    顾九垂眸想了一会儿,忽然抬头:“你是何道长?”

    斗笠男扯动嘴唇怪笑一声,“顾道长好记性, 可惜啊,当时竟没动手将你们两个杀了。”

    去年顾九和邵逸刚出来,进入的第一个城市是荆陵郡,在那里他们帮当地富商邹家解决了家中闹鬼一事,当时参与此事的道人术士很多,何道长也是其中一员。那时候何道长还是个中年男人,他自我介绍是迭山郡某个道观的出家道士,因为气质温和,本事也不错,所以当时顾九对他印象还蛮好的。

    却没想到他就是背后布阵之人,因不停受阵法反噬,九年时间就从年华正好的青年变成如今这白发苍苍的模样。

    何道长作的恶可不少,顾九对他半点都不同情,只是他既能在遭受阵法反噬之下熬过九年,瞧着也不是因为大限将至才会这样做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你害死了多少人吗?”

    何道长额头抵着地面低笑,笑声中充满不甘和悲愤,“他人性命不过草芥……是苍天负我,苍天负我!”

    方北冥道:“先出去吧。”

    这后院里也实在不能看了,刚才一番打斗,别说周围地面是满地的石头和血迹乱飞,就是顾九和邵逸身上也没一块干净的地方了,被溅得一身血。

    前面还困着那么多厉鬼,连带后院的女鬼,统统叫裴屿拿链子锁起来了,身后拉了一串儿,叫来同行全部带下去。

    大丫和冯叔一直等在外面,看到顾九和邵逸一身血出来时,怕得不敢上前。

    “找到甜甜了。”顾九对大丫说。

    大丫在顾九他们身后寻找,只找到一个之前不曾见过的陌生道人,不见甜甜的身影。她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甜甜她?”

    “不在了。”顾九说,“庄子里现在你们还不能进去,甜甜的尸体,等官兵来了后你们再去认领。”

    厉鬼们一只不剩,但是这宅子里的阴气和怨气还是那样重,地上还躺着许多被挖出来的尸体,需要报官处理,在官兵来之前,他们还需要将这宅子里的气清扫一番,不然对普通人有害。

    大丫呜咽着点头,冯叔也一脸悲伤,眨着酸胀的眼睛安慰大丫。

    因要清理宅子,所以顾九他们暂时还不能离开。他们上车换衣服,这庄子里有水井,邵逸直接拿刚打的井水洗了头,顾九就要麻烦点,需要烧热,好在驴车上就有锅和炉子。

    在烧热水期间,顾九和邵逸听方北冥说了何道长为何要布下血煞阴龙阵的原因。他和曾经那位老道一样,也是为了延续生命,但又不同,老道是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何道长是为了延续所爱姑娘的。

    何道长喜欢的那位姑娘和他同龄,都是玄门中人,何道长和那姑娘一样,原先也是纯善的性子。但后来姑娘出了事,时日无多,只能缠绵病榻等死。何道长自然不甘心看着所爱之人就这样离他而去,背着姑娘替她续命,又从门中长老口中无意得知了阳龙阵之事。

    既有第一个将阳龙阵改变成血煞阴龙阵之人,有第二个也就不奇怪了。

    何道长想法拿到了长辈手里关于阳龙阵的维护记录,从中一点点逆推,最后真的让他再次推算出血煞阴龙阵的布置方法,于是有了后来一系列的事。

    只是天命难违,何道长辗转各地布置阵法没多久,就让带着两个小徒弟的方北冥撞破了。他那时年轻,虽然天赋高,但比起天赋更高的方北冥,就不算什么了,他修为不如方北冥,不敢硬碰硬,多次提前布局暗算追踪在身后的方北冥都以失败告终,而所爱姑娘大限将至又犹如一把刀抵在他背后,催促他不能被其他事耽误,需要不停的布置阵法。

    这几年,他受阵法反噬,更加不是方北冥的对手,身体遭受了重创,修炼也越来越力不从心。

    “等等。”顾九打断方北冥,“他是为别人续命,但是用的自己的血?”

    方北冥点头,“他以邪术,用自己的寿数替那姑娘续了命。”

    也就是说,何道长这几年身体承受的不只是来自于阵法的反噬,还有邪术对寿数的吞食,寿数短缺表现的方式就是在身体上,会慢慢地衰败。

    方北冥叹道:“去年年底,那姑娘察觉到不对,看出对方为她续了命,直接破了邪术,去了……”

    顾九和邵逸只一心一意的破阵,方北冥在破阵追踪之时,还要查找布阵之人。当年被托付着维护阳龙阵的只有那么几家,方北冥查布阴龙阵的人肯定也要先从这几家查起,所以方北冥知道这些并不难。

    先前因为姑娘还活着时,何道长还一直抱有希望,他布置了很多阵法,本来若破阵的人只有方北冥的话,受反噬的何道长不至于苍老至此,但后来加入顾九和邵逸,且两人已经长成,本事不弱,就加速了他的衰老。

    心爱的姑娘死了,何道长心如死灰之下,也再没了顾忌,一心想杀他们报仇。但他的身体已到暮年,拿他们再无办法,尤其背后一直有个方北冥在寻找他,还有其他与方北冥关系不错的门派子弟也在找他,他便只能四处躲着,再行暗算之事。

    他也很聪明,借机请阴差上来带鬼魂下去时,将阴差打得魂飞魄散,抢走对方的路牌做遁逃之用,次次都从方北冥手底下逃脱。

    这次的血池其实也是何道长提前为方北冥准备的,只是恰好是顾九和邵逸会经过这里,他将计就计,做局引了他们过来,想让他们死于女鬼手下,好让方北冥痛不欲生,但是他自己没想到,这个局会被顾九两人识破,反倒将他诈了出来,最终被擒住。

    “师父怎么处置他?”顾九问。

    方北冥说:“为师打算先将他修为废除,不过虽是如此,但也不是普通人,交给官府只怕会让他逃掉,待明日,师父将他带至其师门,交由他们处置。”

    其实他这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他布下的阵法还有许多未破的,顾九觉得,不等他和邵逸将寿阳郡找到的阵法破除完,恐怕他就已经因受不住反噬而死了。

    顾九想到什么,看看被扔在那没声没息的何道长,可怜、可悲、可恨。

    再看看师父以及站在一旁的师爹,顾九心底微微一叹:虽然师父与师爹还像活着时那样相处,但再有用的法子也不能完全免除人鬼殊途带来的负面影响,不然若人死了与没死时不存在区别,何道长又何必这么的执拗,非要延续心爱姑娘的命呢。

    一夜过去,宅子里被清理干净。师徒短暂相聚一场,方北冥就和裴屿带着何道长用路牌离开了。剩下顾九和邵逸收拾收拾,和大丫他们一起去报了官。

    这个案子轰动了整个寿阳郡,庄子里先是被抬出二十多具尸体,这些尸体同样被顾九他们清理了,身上的阴怨之气不在,迅速的腐烂起来,味道难闻。而后院的血池里,也泡着十几具尸骨,还有

    尚未完全腐烂的肉,过来清理现场的官兵全受不住吐得虚脱,换了好几拨才清理完。

    大丫认领了甜甜和其他小伙伴的尸体,这个庄子的主人邓意远,也被抓了起来,接受调查。

    邓意远之所以会丧心病狂地做下这些事,就是因为她上了年纪,体力与精力都跟不上,也没了创作的灵感,身心压力巨大的情况下,性子也扭曲了。她心里渴望以暴虐的发泄来平复情绪,然后在何道长的刻意引导下,她收养了在城里流浪的老弱妇孺,不止给自己赚了好名声,还让她整个人重新平和了起来,而且在施虐的过程中,她看到那些身体残破倒在血泊里的女孩们,意外地得到了创作的灵感。

    她收集了很多的血液在瓶子里,当情绪暴躁时,她会亲自动手用这些血液浸染绣线。她觉得在重复做这些事的时候,她被禁锢的灵魂得到了释放,那种心灵上的放松、轻快,让她依赖上了这种发泄的方式。

    因为她杀的都是被她收养的流浪人员,无子无女、无父无母,所以就算他们失踪了,也不会有人怀疑。两年时间,她通过这样的方式,虐杀了三十多个人,小女孩占了三分之二。

    面对这样一个杀人狂魔,得知此事的所有人都要官府严查。

    邓意远根本没怎么遮掩,因为之前一直有何道长给她做掩护。何道长一不在,她做过什么事官府随便一查就能查出来。很快,证据确凿,邓意远不认罪也不行了。

    她犯下滔天大罪,她的亲人朋友都与她断绝关系,她的银子带了血,他们连她的财产都不想要,全部交由官府。因为关注此案的人甚多,这些银子官府也不敢贪墨,全部发至当地的孤独园。大丫她们这些之前还生活在绣庄里的小姑娘,也都被妥善安置。虽然邓意远收养她们的目的不纯,但也确实教了她们不少东西,让她们有了一技傍身,将来的生活不用怎么愁。

    在此案渐渐平息时,权老爷给男鬼的墓地也重新修好了,还给男鬼选了好些墓葬品陪葬。顾九和邵逸也依照承诺,给他在周围布置下法阵,只要此地不经山洪地震,保管百年之内都不会有人惊扰他。

    男鬼辞别他们,开开心心回到墓地做宅鬼。顾九和邵逸也辞别权老爷,带着小弟,按照计划好的路线,破阵、清理标记点。

    血煞阴龙阵一事自此算是了结,但顾九和邵逸攒功德之路,却并未停止。

    作者有话要说:  就是这样啦,以后破掉所有阴龙阵,就不再愁血煞阴龙阵了,但是嘛,顾九和邵逸还辣么年轻,他们会继续帮别人捉坏鬼,抓坏人的。

    然后大概还有师父和师爹的番外,顾九和邵逸养的四只崽子还没长大,也会写写他们的番外。

    点击收藏作者,新文不迷路哦,专栏里下一篇新文《王爷他有病》大家阔以看一下!

    煙煙扔了1个地雷

    读者“夢中鸟”,灌溉营养液 5

    读者“yaan1990”,灌溉营养液 6

    读者“噜啦啦”,灌溉营养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