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十里人间 > 91、第 91 章
    原野响起了密集的木仓声,几朵蘑菇云徐徐升起, 大地都在轻微的震动着。

    无数颗心脏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所震撼, 他们集体站在岸边,傻乎乎的看着……目瞪神滞。

    不见边的天岸卷裹一阵微风,黑土地的腐叶味道, 渐渐向着四面八方消散而去。

    此时阳光已经带走一切光明, 只有篝火在不受影响的燃烧。

    随着枯燥的噼啪声, 刹那燃熬走一切流风, 蒸腾的探险队员的肌肤毛孔都往外淌着密集的汗水。

    也分不清是畏惧的冷汗, 还是火焰燎烧下的正常汗液。

    就是感觉灵性无比平静,却心灵寒凉。

    丹娘再次不合时宜的出现了,她桀桀,桀桀的笑声又在船队周围不那么愉快的响了起来, 从她的声音众人能听出,她仿佛在说着, 看吧!看吧!我所说的一切,今日终于呈现,看!它终于还是来了, 我说会有,它便来了……终于来了……

    本来安静的蜷缩在营地前方的甲咼人如今已经乱成了一团, 风从原野那头, 带来了他们祖先的警示,他们顿时惶恐,有的匍匐在地, 有的仰望天空喃喃自语,甚至有甲咼人因为绝望,就从身上取出唯一的铜质小刀,企图在魔魇到来之前结果了自己。

    很显然,对沛梧平原上的魔魇,甲咼人有着深刻的理解。

    他们能从几十里外的地方嗅到危险的气息,因为长期生存在沛梧平原,为了生存,他们已经发育出了先天就对魔魇退避三舍的能力。

    想想也是,就连最低等的撕裂兽,它们的身高以及能力,都足够将遇到一切肉身撕成碎片。

    一级就是一人力,荆棘平原上的二十五级怪,都具有健康健硕盖尔成年人的二十五人合并力,最可怕的是魔魇对一切障碍物,都是直接无差别攻击,而人类又看不到它们,更无从反抗……

    甲咼人认为与其变成碎片,还不如就此消灭自己。

    一切的一切结合起来,便是末日一景,这里是禁区,是没有大型禁幕庇护的荒野……

    士兵们没有如普通人那般惊慌,没有得到命令他们不能动,便只能压抑惶恐,纷纷看向自己的指挥官。

    俞东池安静的站在原地,眼睛看向平原……

    从进入禁区的第一天开始,他们就说它在这里,丹娘也在不断的说着沛梧平原上的历史,有关甲咼人与魔魇与战巫的那些纠葛历史。

    然而探险队一路行来,它从没有出现,就像这片土地也从未有过这等生物一般,俞东池原本以为自己得了个大便宜。

    而这种便宜令他的心情总是患得患失,如一击重拳击出,然而对方只是个包装华美的气球,它不急不缓的卸了你所有的劲道,把你摆在中间憋的面目涨红,手足无措。

    现在……它来了,那一刹一切尘埃落地,却又换了一种心情。

    爆炸依旧在继续……

    连燕子带着巫冲出祝祷室,他一边跑一边喊着:“鸽子!鸽子……你在哪儿啊?鸽子……到我这边来!”

    感谢他的提醒,俞东池也立刻清醒,他马上举目四顾,也找起了江鸽子。

    正在寻找间,人们忽听到一声巨大的四驱车的启动声,俞东池顿时神色大变,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不!!鸽子!!”

    是,没有人比他更加了江鸽子了。

    在那个人总是平静无波的外表下,隐藏着的从来就是一颗疯狂至极的心。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你总是捕捉不到他,哪怕只是他的一片衣角或者一片影子。

    那是一种神奇的存在,他不懂畏惧,不珍惜自己,给他一根棍子他都敢举着敲翻盖尔星球……

    他到底是又跑了……

    大号的四驱车上,江鸽子穿着简单的军服,脚下的拖鞋此刻也不知道飞向了何处,他光着脚踏着加速器,满面兴奋……

    四驱车在旷野上飞奔。

    而他身后,那把神秘的大长弓又被背了起来,弓头冒出四驱车的露天顶好大一截,还越来越远……

    一刹,俞东池就像思维不过脑子一般,一伸手将不知所措的戚刃从四驱车上拖下来,正要上去,却被人按倒在地……

    李子谷跟周松淳按着俞东池,俞东池奋力挣扎,他嘶吼了一声,周围的泥土忽翻出无数的小石块,凝结在空中,做出随时攻击的紧绷状态。

    周松淳趴伏在地上,不顾他的挣扎,哀求着,撕心裂肺的求着:“指挥官……殿下!!大人……您想去哪儿呢?”

    俞东池眼睛瞪的赤红欲血,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该死的巫,开着一辆抢来的四驱车,紧紧的跟着那个人远去了。

    想去!哪怕是死!

    也想跟鸽子死在一起……哪怕……没了一切都想跟他一起死去……

    而什么都不知道的江鸽子,他的心在雀跃着,一路走来,他的拼图越来越大,荆棘平原还缺两块就拼凑完全,这一刻他仿佛听到转职者百里香与百里长的呼唤。

    他是做一个法系好呢,还是做一个什么都会的兼职者好呢?

    他想见那位给予巫最初能力的百里香,那位所谓的大地母神,他觉着有个答案就在百里香那里等待着他……

    急速思想间,一辆四驱车从身后快速赶来,与江鸽子并驾齐驱,江鸽子扭脸看到是连燕子,就冲他咧嘴笑了一下喊到:“上来!!!”

    荒野上的野草不一的生长着,连燕子从一丛野草里窜出,大声问江鸽子:“什么!!”

    来回对答几句,最后终于无法忍耐,趁着两车再次交汇,江鸽子弃车蹦到了连燕子的车后,攀爬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坐下。

    他指着蘑菇云更胜的地方大喊着:“左前!那边……”

    连燕子咧嘴一笑,向着远方驶去。

    探险车队,士兵集合,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巫的禁幕再次罩开,俞东池站在指挥室,强行压抑住内心的焦躁,一步一步的安排工作。

    现在的他,真就像个合格的指挥官一样,肃穆笃定的一条一条的下达着应有的命令。

    周松淳捂着自己的左脸站在参谋室外一动不动,脑袋乱成一团,不知道一会儿里面这位安排完了,他再选择跟着江鸽子那个疯子去死!

    他到底是拦还是不拦?

    反正他现在十分确定,拦!殿下很有可能会先弄死自己,接着冲出去……

    不拦,他百分之一万确定,那位如果有事,殿下也绝对不会独活。

    他无数次从不同的角度,看到殿下用崇拜,疯狂热爱的目光看着江鸽子,这真是……一对不折不扣的疯子。

    所以他该怎么办?

    他无措的举目四顾,接着看到同样捂着脸颊的李子谷,还有站在他一边的,神色莫名,似乎在讥讽谁般的笑的一脸阴暗的李琼司……这人就如鬣狗,已经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出来咬人了。

    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就是在战巫悬崖的葫芦口,周松淳都没有这样惊慌过,他甚至绝望的想到,还不如就死在那场大爆炸当中就好了……

    现场人人自危,远处爆炸越来越密集,从密集的程度能感觉到,人类的反抗是那么的茫然,那么的漫无目标。

    有人低声祈祷着:“母神,您无所不在,请庇佑您虔诚的信徒!他是您无比忠诚的崇拜者……”

    祈祷声不断响起……

    心情憋闷的李琼司开始还能忍耐,到了最后,随着屋内通讯器内求救的声音越来越凄厉,他的心情反倒越来越愉悦了,他想,这就是报应啊!

    他终于发出一阵呵呵的古怪笑声,接着得意洋洋的晃动身体,慢慢从神情紧张的众人面前走过……

    然而他这种充满小人姿态,完全丢弃籍道血脉尊严的姿态并没有上演多一会儿。还没有行走几步呢,他整个身体就忽然就向前倾倒,猛的趴伏在地,一刹如几千斤巨石压身般的,他如乌龟一样就紧紧的扣在地面动弹不得了。

    李琼司挣扎了几下,气急败坏的支起脖子抬头对四周大喊到:“是谁!!放开我,我是燕的最高指挥,是谁给你们的权利……放开我,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们没有这个权利这样对我!”

    重压力的技能,大部分的籍道血脉都继承了,他现在也没有明确的目标,恩……不如说他……并不想大面积的去得罪谁,所以他只能不断的喊着是谁?

    其实他心里清楚,能把他压制的动弹不得的血脉,这屋里就只有两人,一个是中州血脉,一个就是蜀国血脉。

    他哪个都不能招惹。

    几个属于燕的军官听到呼喊,纷纷冲进作战参谋室,然而他们也没走几步,就纷纷被巨大的压力扣在地面上动弹不得。

    “是谁!!!!”

    一切人如没有看到他一般的看向天花板。

    继续虔诚祈祷。

    都是一个窝子里出来的崽子,就看不惯这家伙的小人姿态。

    李琼司一直喊,一直喊到……俞东池走出来低头看看他,接着对周围人冷淡的说了一句:“先~抬出去吧!”

    就这样有人齐齐的走上来,七手八脚的刚把人抬起来,忽然,从通话器内传出一声夹杂在爆炸声中的哽咽。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报……报告指挥官,请求增援……增援啊!我们需要军医!军医!有人受伤了……变成碎片了……母神!指挥中心?!有人受伤了……求求你们,随便谁……报告……指挥……我们已经安全,需要军医!军医……伤员已经集中……安……呜……”

    信息很乱,并且这不是带队军官的联络声,通讯器里的这个声音并没有组织情报的能力,他把信息搞得一团乱……

    室内一声沉闷的物品坠地声响起,接着一声惨嚎嘹亮凄厉。

    俞东池僵直的身体没有放松,即便是听到安全的字眼,然而那个声音的背景依旧卷裹着各种大自然的呼啸告诉他,那边还在危险当中。

    他几步走到通讯器面前,趴在那里用压抑且冷静的语调说到:“士兵!我是最高指挥官俞东池!士兵……现在我需要你详细报告现场发生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那位可怜的士兵又高声惊叫起来:“母神!母神!!地震!!!母神……”

    通话就此中断,现场安静的就如一幅画。

    俞东池趴伏的身体整个的颤抖起来,他抖了一会,忽站直身体,转身向外冲去,然而没走几步,他的腰就被周松淳紧紧的抱住……

    他说:“殿下~求您~!”

    周松淳满面哀求的看着他,一直看到俞东池忽然木然冷淡的从木仓套里取出武器,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周松淳的双手……只能无力的放开,他站在他那儿,眼睛含泪的努力哀求:“若是……若是这样,殿下~不管您去哪儿,就请带上我吧,这是我侍从官的责任。”

    俞东池犹豫了一下,终于点点头。

    然而,当周松淳抹干净鼻水,面露惊喜没走几步,他也如乌龟一般的被扣在了地上。

    好死不死的,他与趴在地下的李琼司摔了个面对面。

    周松淳艰难的抬起头,看到自己的殿下从腰上解下自己的金色徽章,递给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子谷。

    “如果我回不来,两小时后请您务必带队向前,按照最初制定的计划,找到污染源头……”

    他又看看周松淳,转头恳切的说:“把他带到蜀国,给他一些庇护吧!”

    李子谷双目平视,死死的盯着俞东池……最后他伸出手,在接住勋章的一刹那,他笑着说:“好!可~值得么?其实,时间会告诉你,没有什么不能被替代,情感这种无用的东西,是最具欺骗性……”

    可已经放弃一切的俞东池却无所谓的笑笑说:“啊,我知道的~也经历过那样的事情,所以~我不再想接受那样的结果了……”

    他无所谓的,彻底自由的放开了从前的一切,一边向外走,一边脱去身上的军服,最后周身轻松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在他身后,周松淳发出凄厉的大叫声:“殿下!!!”

    他的殿下终于还是走了。

    时间缓慢移动……

    然后,一种令人生厌的嘲笑声从地面再次响起。

    李琼司哈哈笑着:“傻子!中州李氏出了个傻子!!”

    他大笑着,一直笑到与他面对面的周松淳忽对他吐出一口浓痰……

    “呸!!”

    可怜李琼司出生至此,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还不断的被人羞辱。

    现在,他竟然被一个区区的宗室侍从官吐了一脸的浓痰?

    动弹不得,他就厉声叫骂,然而周松淳不依不饶的,发泄一般的呸!呸!呸!

    在无人援救的情况下,这位籍道血脉终于放弃了自己高贵的血统,对着周松淳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

    呸!!!

    李子谷捏着手里的勋章,好半天才被脚下的呸来呸去的声音惊醒。

    他低头看了一会,对身边的人厌恶的摆摆手吩咐到:“太难看了!分开他们,丢一个出去!”

    他的侍从官悄悄挪动身体在他耳边压低声音问到:“丢哪个?”

    李子谷冲李琼司支支下巴,接着进入了参谋室,坐在了俞东池的位置上……

    穿越高高的蒿草,还有几座不规则的小山丘,一块不大的田野上,大地正在愤怒,泥土正在翻滚,地缝就在开裂,一条一条的纵横沟壑就在本来平板的土地上,不断分叉……最少有七级以上的地震正在此处发生。

    连燕子根本站不住脚,他本来想摆起一个安全禁幕,然而这里抖的根本没法结印。

    如此,他便与刚刚从现场救出来的十几位狩猎队的士兵一起滚动起来。

    无依无靠的就像秋天倒入簸箩里的粮食粒儿,到哪儿都是上天那只手说了算。

    滚动当中,他发出很大的,已经失去人类正常嗓音的嘶吼着:

    “……鸽子!鸽子!趴下~趴下!求你了~鸽子……趴下!”

    然而,江鸽子就在他不远的地方,一动不动的站立着。

    他站的非常沉稳,仿若这场地震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一般。

    他脚下的大地是安全安静的。

    仿若近前的地震与它毫无关系。

    他没有随着地势起伏而滚动不说,还张开了背后那把长弓,一下又一下的对着虚无,发着没有箭身的虚无攻击。

    行为就像个诡异的精神病人,在对着一个不存在的目标说话。

    连燕子喊了一会,忽眼睛一亮,就再不开口,又随着大地继续滚动起来。

    他觉着身后有一种奇异的,妥帖的,令他感觉安全的力量,在无形的推动他,将他推的越来越远……

    江鸽子眼里。

    成群的二十五级荆棘长耳兽在成群结队的蹦跶着。

    最少又六七十只。

    游戏数据在迅速结块。

    随着一个弓箭技能月华群发出去,现场长耳怪迅速倒下一大片……可怜巴巴的散落了一些铜子儿,连个白装都没有爆。

    江鸽子轻叹了一声:“啧~呿……”

    接着抬头向四周看去。

    如散星一般的荆棘碎片在结着它的块,如从前几块那般,它们愉快的结合,在一番过程之后,总算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荆棘平原是明亮着的,它四处凝结着成片成片均匀如绿地毯般的草坪,因为游戏设计没有给予这里鸟类,这就便没有鸟,只有机械的风吹过,那些绿地毯就在成片成片的起伏。

    那些起伏如尺子衡量过的一般,总是起伏在某个高度,然后缓缓落下……露出草丛里隐藏着的两位转职者。

    神官百里长还有他对面的……百里香。

    江鸽子知道现在进不去,就只能充满惊异的凝视……是的,他惊异了。

    比起百里长的宽袍阔袖,玉冠高悬,仙气缭绕,他对面的百里香,却穿了一件虎皮粗糙缝制的皮裙?

    江鸽子想起在常辉郡的那尊女神像,原来,传说真的是从真实的生活里演变出来的,所以这位转职者百里香,她真的跟盖尔人类接触过,甚至还被几千年前的人类,贴身换过衣裳?

    百里长机械的挥舞着法杖棍头,来回有规划的移动,一边移动一边流畅的说着台词:“勇者,你的内心告诉我,你将会有个伟大征程,来……让我帮助你推动这个世界吧!”

    江鸽子脚下脚步微动,可是裤腿忽然被人紧紧的揪住了。

    他低头一看,便噗哧一声乐了起来。

    没办法,总是一身仙气,走路都能走出生莲气质的连燕子此刻滚的就如一个泥巴土豆……

    江鸽子看看如影随行的地图,最后总算依依不舍的舍弃了那里,他回身蹲下,用还算担心的语气问到:“哎……还好吧?”

    连燕子有些晕车,他歪头对旁边的空地吐了几口后,用衣袖一抹嘴的说:“您说呢?”

    江鸽子身体向后倾斜,立刻推卸责任到:“是你要来的。”

    连燕子慢慢扶地坐起,他捂着胃部,有些不舒服的揉了几下,语气有气无力的说:“对,是我要来……”

    正在这个当口,那个总要慢上一步的俞东池先生,他总算是开着四驱车来了。

    就又上演了一番跌跌撞撞之后,他挣扎到现场,先是四处看了一圈,接着发现了江鸽子。

    江鸽子身上干干净净,就如一只无辜的小别(白)兔一般的跪坐在那儿!有些眼神无辜的还看向他,仿佛在问,你咋来了?你来做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要做这样多余的事情呢?

    是吧,是吧,您就是这样看我的。

    俞东池几乎是愤怒到了顶点,他几步走过去,扑通跪倒,吓了江鸽子一跳。

    然后没等他反应,俞东池就忽然大力的将他抱在怀里,使劲勒了几下之后,他如疯子一般又推开他,又抱住……

    他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又气又急就真的心智蒙住一般的用两只手使劲,使劲的合着江鸽子的两颊,把他的脑袋揉到自己面前,忽然表情一变,前额一挺,他的脑门就从跟江鸽子的脑门,呯!的一声碰倒了一起……

    连燕子下意识的眼睛一合,下嘴唇一咧,上半身一抖后,他安静的倒退几步,歪头又开始晕车呕吐起来。

    江鸽子立刻就想发脾气,然而他却忽听到俞东池用泣血般的语气说:“让我死吧……求求您!我想死!即便是您想活着,我都不想活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的用自己的脑门去撞击江鸽子的脑门……

    “我没有目标了,不知道该怎么好了!我抓不住你!看不到你,我就拼命的追,使劲使劲的欺负自己!你可怜可怜我好么……让我死!我睡不着,失眠!整夜整夜来回翻滚,我就问自己,我怎么把自己的生活过成这样?我就不能好么……不能了……”

    大概生命中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炽热吧,江鸽子满脑门血的看着俞东池。

    俞东池也是狼狈不堪的满脑门血,他五官上凡是能出液体的地方,都流淌成了河……

    丑陋极了,也震撼极了!

    江鸽子呆呆的看着俞东池。

    而俞东池却哽咽的依旧在说:“……我不想活了……真的,您总是无声无息的消失!每一次离开,都走的那么了无牵挂,我知道我不重要!我不想活了~一天,一分,一秒都不想活!我抓不到你,羡慕丹娘,我想变成她那样没有形体的永恒,成为亡灵也好,虚无也好,这样……就能没有重量的飘在您身边……您想看我就看我,不想看我也没什么……只要我能看到您就好……”

    你活着,我就永远没有重量的守候!

    如果你死去……那我就随便跟风消散,成为没有……什么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在外流浪中,昨天机场咖啡屋赶出三千,今天酒店刚整好!

    恩……我舍得出门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