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后娘[穿越] > 286、无巧不成书
    宋招娣想起这事就想笑:“别提了。沈宣城好心提醒她, 孙宛如对沈宣城说, 不用你管。声音很大,肖秀容在旁边坐着,没刻意听都听到了。

    “没过几天,孙宛如听别人说,她前夫要弄死她。那个女人怕死,第二天就向单位打报告,她有病得提前退。昨晚下午肖秀容给我打电话说, 她已经跑回海南了。”

    “这么快?”钟建国吃惊。

    宋招娣不意外:“怕死啊。”

    “这事也太巧了吧?”二娃问。

    宋招娣笑了:“流言是肖秀容的弟弟找人散布的。孙宛如平时孤傲,在帝都工作十几年也没交到什么朋友。她要是有几个知心好友,跟好友说一下, 就能发现流言只针对她, 别人都不知道。”

    “那法院审那个小三的时候,她不需要出庭?”振兴问, “要是需要的话, 她还得回帝都啊。”

    宋招娣:“是公安起诉那个小三。公安有孙宛如的证词,应该不用她出面。再说那个法盲当初亲口承认, 她不是抢钱,只是拿回属于她对象的钱。即便没有孙宛如的证词, 凭这一点也足够判她十年八载。”

    “不回也好, 省得碰到沈影和沈婷。”二娃转向钟建国, “爸,不反对了吧?”

    钟建国睨了他一眼:“我反对有效吗?你们尊重过我吗?”说的时候瞟一眼宋招娣,眼中尽是埋怨。

    宋招娣见他这样, 莫名想笑:“不尊重你,那我有安排三娃和沈影相亲吗?”

    没有。钟建国不想承认也得承认这一点:“二娃,施爱莲那边你别大意。”

    “我和朋友合计好了。”二娃道,“他们有分寸,不会出纰漏,这次不但能把吴桐送进去,还能把赵谦一那个假洋人赶出去。”

    宋招娣张口想说,最应该小心的是施爱莲。话到嘴边,猛地想到:“你刚才说那个假洋人叫什么?”

    “赵谦一。”二娃说出来,抬起头看到宋招娣瞠目结舌的模样,“怎么了?娘,你认识?”

    钟建国扭头看宋招娣,想说,她怎么可能认识假洋人。一看宋招娣满脸不敢置,福至心灵:“宋招娣,别告诉我二娃说的赵谦一,是你上大学时谈的对象?”

    “不,不会这么巧吧?”二娃下意识看看振兴和振刚。

    振刚连忙说:“我只知道老师以前有个对象,还是听你们说的,你别看我。”

    “我也不知道。”振兴跟着说。

    二娃转向钟建国:“爸?”

    “我只知道有那么个人,连他是黑是白也不知道。”钟建国问,“宋招娣,那人长什么样?”

    宋招娣:“容我想想。”

    “您都忘了他长什么样了?”二娃有点不信。

    钟建国知道宋招娣的来历,相信她忘得差不多了:“个头多高,长脸、圆脸还是方脸?”

    宋招娣仔细回忆:“个头大概一米七三,没比我高多少。”

    “对!是不高。”二娃忙问。

    钟建国瞪一眼他:“容你娘说完。”

    宋招娣以前说她在大学时谈个对象跑去国外了。二娃听到这些没啥感觉。在他看来那个男人不可能回国,他爸又不让他娘去国外玩,这辈子俩人是碰不到了。

    万万没想到,人被他招来了。二娃怕钟建国心里不舒服,改天又找机会修理他,才插科打诨:“娘,您继续说。”

    宋招娣:“那个脸型不像你爸长得这么标准,说长也没马脸那么长,反正一看就是知识分子,还戴个眼镜,用现在的词,衣冠禽兽。”

    “您说得对。”二娃看一眼钟建国,见他没生气,才敢继续说,“蔡坤起先觉得他挺好,我知道他想坑我,后来跟他签合同的时候,脑袋里想的就是‘衣冠禽兽’这个词。”

    振兴看看宋招娣,又看看二娃,最后停留在钟建国身上:“那,二娃这事还继续吗?”

    “继续!”钟建国道,“二娃,有事就去肖家找你肖伯伯。撇开我和你娘,单单看在你帮自立和肖蕴装修房子的份上,他也会帮你。”

    二娃笑道:“哪用得着肖伯伯出面,我和我那几个朋友就能收拾好他们。”停顿一下,就问,“爸,您没什么想说的?”

    “说什么?”钟建国反问。

    二娃:“比如去会会那个赵谦一?”

    “我是谁?他是谁?”钟建国满脸不屑。

    二娃噎了一下:“碰到跟娘有关的事,您老不是一向没什么理智可言吗?怎么,这次突然变得这么理智?”

    “因为我的态度决定一切。”宋招娣颇为得意,睨了钟建国一眼,“承认不?”

    钟建国给她夹点菜:“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噗!”宋招娣笑喷,扭头一见钟建国瞪眼,连忙扒拉一口饭堵住嘴。

    振兴和二娃他们忍俊不禁,但他们怕挨训,连忙低下头。

    灿灿和炎炎看看他们的爷爷奶奶,又看看长辈们,小哥俩很好奇。灿灿憋不住问:“你们笑什么啊?”

    “坏人要受到惩罚了。”宋招娣道,“我们高兴。”

    灿灿听的最多的就是孙宛如:“是那个,那个孙宛如吗?”

    孙宛如在家靠父母,结婚靠丈夫,一辈子全指望别人,还不知道珍惜,如今落到个孤家寡人,也算是受到惩罚。

    宋招娣点头:“对的,是她。所以,你们不可以做坏事,要好好学习,做个好孩子。知道吗?”

    “知道。”炎炎指着桌子最中央的红烧肉,“奶奶,我想吃。”

    宋招娣:“薛琪,给他夹一块,用勺子弄碎,和米饭搅拌在一块。”说着,见炎炎嘟着嘴,有些不高兴,“怎么了?又不想吃了?那给我吧。”端起碗,递到薛琪筷子边。

    “我吃!”炎炎想一口吃掉肉,不想跟米饭拌一块吃,也好过没得吃。

    薛琪抿抿嘴,忍着笑,很想对她儿子说,你爸兄弟七个,一个比一个聪明,小时候照样被你奶奶治的服服帖帖,你对她不满?纯属给自己找不自在。

    二娃见状,跟着说:“炎炎,把你碗里的米饭吃完,我的红烧肉就给你。”夹一块红烧肉放碗里。

    炎炎很想说,碟子里还有很多。然而,没人给他夹,他够不着。即便爬到桌子上夹到了,他爸那个洁癖狂见他趴在桌子上,也会揍他一顿。可是他又不想吃米饭,便看看他爸,你给我夹一块呗。

    振刚瞥他一眼,没搭理他,转向宋招娣:“老师,我下午还有一台手术,晚上不能回来吃饭,你们别等我了。”

    “几点能结束?”宋招娣问,“薛琪给你送过去。”

    手术排好了,振刚想一下:“八点多吧。”

    “那我给你送过去。”薛琪道,“你们医院里的饭,真不是人吃的。”

    钟建国不高兴了:“是什么吃的?”

    “病人啊。”薛琪不假思索道。

    钟建国哼一声,舀一点红烧肉汁拌饭。

    宋招娣不由自主地想到:“大娃小时候就爱这么吃。也是像灿灿这么大的时候。”

    “大哥今年能回来过年吧?”二娃问。

    宋招娣摇头:“他虽然有假期,但去年春节是他休假,今年怎么着也得留在部队,换他战友回去跟亲人团聚。”

    “今年十一他们团没什么活动。”钟建国道,“休五天加上国庆节三天,能在家呆一周。年前还能回来待一周。给你亓爷爷办完丧事那天,他和三娃商议的时候,我听到了。”

    灿灿连忙问:“大叔要回来了吗?”

    “还早。”二娃道,“过几天我带你俩去看你们大叔和小叔。”见炎炎只顾得吃,“马炎炎,去不去?”

    炎炎抬头问:“有红烧肉吗?”

    二娃噎了一下,朝他脸上拧一把:“就知道吃。”

    炎炎瘪瘪嘴,转向薛琪,泫然欲泣。

    薛琪叹气:“那咱别吃了?”

    炎炎连忙摇头,也不敢装哭了。三下五除二,扒拉完碗里的饭,就找二娃要红烧肉。

    二娃把肉给他,忍不住说:“你可真有骨气。”

    炎炎看他一眼,表示听不懂,继续大口吃肉。

    振兴和柳静静每天睡觉的时候回学校那边,平时就在宋招娣这边。宋招娣不唠叨,他们想看电视看电视,想听歌曲听歌曲,跟在自己家没什么两样。所以,午饭后,振兴和柳静静把厨房收拾干净,像往常一样窝在沙发里看书或者杂志。

    钟建国想找宋招娣说点事,振兴一家三口加上炎炎和二娃都在客厅里,他只能先去营区,等晚上都走了再说。

    晚上八点多,二娃在楼下看电视,钟建国对二娃说,他和宋招娣去楼上看电视。到卧室里,钟建国就问:“你想不想去见见那个赵谦一?”

    “你想我去吗?”宋招娣明知故问。

    钟建国呼吸一窒:“腿长在你身上,听你的,又不听我的。”

    “那五一放假的时候,我去帝都。”宋招娣道。

    钟建国忙不迭问:“你还真去?”

    “不是你刚才说的吗?去不去是我的自由。”宋招娣道。

    钟建国又噎住了:“你明知道我……”

    “明知道你什么?”宋招娣笑着问。

    钟建国深吸一口气:“你二十二岁那年嫁给我,咱们结婚二十六年了,大半辈子过去了,我怎么想的,你不比谁都清楚?”

    宋招娣并不想逗他,可钟建国口是心非的时候,实在太有趣,认真道:“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