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后娘[穿越] > 287、二娃的桃花
    钟建国扬起巴掌, 吓唬她:“信不信我一巴掌拍下去?!”

    “信啊。”宋招娣握着他的手腕, 拿下来,“我更相信你不舍得。”

    钟建国甩开她的手就往外走,打开门突然意识到天黑了,他能去哪儿啊。转过身,见宋招娣正在整理被子,钟建国顿时气个仰倒,冷冷道:“还没到九点, 你就铺床,你睡得着吗?”

    “我是不困。”宋招娣扭头笑着说,“我是怕你犯困。先把被子铺好, 你困了, 直接睡就行了。”说话间把枕头放好。

    钟建国哼哼两声:“每次都来这招。”

    “我来什么了?”宋招娣一脸无辜,“看不看电视?我把电视打开。”

    钟建国:“不看!最近没什么像样的电视剧。收音机在楼上吧?打开, 听一会儿广播。”

    宋招娣把书架上的收音机拿过来, 放在钟建国那边的床头柜上。

    钟建国瞥她一眼,就摆弄收音机, 台还没找到,又开始问:“你不去吧?”

    “二娃、振兴他们不知道, 你还不知道?”宋招娣有些无语, “那个赵谦一跟我没关系, 我见他干什么?”

    钟建国放心了,立刻就找到人民广播电台。

    宋招娣冲着他的后脑勺撇撇嘴,翻出二娃在国外买的《格林童话》未删节版本。

    施爱莲还等着坑二娃一把, 二娃也没敢搁家里多过。

    翌日是清明,上午给他亲妈上了坟。下午,二娃就拎着宋招娣包的包子去厂里。他厂里现在有食堂,也有卖零食的,不用二娃自己做饭了。但食堂里的包子不如家里的好吃,宋招娣给做,二娃就带一点,不给做,他也没主动提过。反正他上班自由,嘴馋了,随时可以回家。

    二娃这一走,两周都没回来。四月十七日,周六晌午,更生回来了。

    宋招娣正看着灿灿写作业,盯着炎炎别往外跑,更生把包扔沙发上,宋招娣才注意到:“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不由自主地站起来,“都没做你的饭。”随即冲厨房喊,“振兴,静静,再炒两个菜,更生回来了。”

    “二叔。”灿灿抬头打招呼。

    更生笑笑,对宋招娣说:“给你们个惊喜。”换上拖鞋,坐到宋招娣对面,才说,“娘,我调市里了。”

    “副市长?”振兴听到了,忙不迭跑出来。

    宋招娣看着他:“你真是上课上糊涂了。早两年更生就是县里的书记兼副市长,怎么可能还是副市长。更生,转正了吧?”

    “我娘就是我娘。”更生笑着伸出大拇指,“现在是市长,办公室移到市政府了。”见桌子上放一碟山竹,“二娃买的?”

    振兴:“老师买的。老师刚才还说,二娃走两周了,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回来。他最近没去找过你?”

    “我这几天忙着工作交接,没往他那边去。”更生剥一个山竹,感觉到身边暗下来,一看是炎炎,眼巴巴看着他的手,给他一半山竹。”

    炎炎咧嘴笑了:“谢谢,一,二,三,四,四伯伯。”

    “四,四伯伯是个什么鬼?”更生禁不住眨一下眼。

    振兴笑道:“你这种鬼。”说完,回厨房继续做饭。

    灿灿放下笔:“炎炎,你要喊二叔。”

    “我爸爸说伯伯。”炎炎两口吃完,转向更生,“四伯伯,没有啦。”

    更生把手里的也给他:“吃完这些就不能再吃了,待会儿咱们吃饭,你大,不对,你二伯做的肉。”

    “是大伯。”灿灿提醒道,“二叔,你说错了。”

    宋招娣拍拍桌子:“赶紧写作业。炎炎想喊什么喊什么。”

    “奶奶,炎炎喊错了,我要纠正他。”灿灿认真道。

    宋招娣:“从你大伯那边排,你爸的确是老二。不信我的话,你把个叔叔伯伯的年龄都写下来,自己看看。你不知道谁多大了,我告诉你。”

    “好啊。”灿灿用铅笔写下一二三四五六七。随着宋招娣挨个报年龄,灿灿抬起头:“我要喊炎炎的爸爸,我二叔四叔吗?”

    宋招娣:“你喜欢怎么喊就怎么喊。我们没要求你必须喊四叔,所以,你也别要求炎炎,好不好?”

    四叔很别扭,没有二叔顺口。灿灿点点头:“好的。”

    “真乖。”宋招娣笑道,“你写,我剥个山竹,咱俩吃。”

    灿灿连忙继续写作业。

    宋招娣问更生:“能在家过几天?”

    “两天。”更生道,“周一上午回去。”

    宋招娣:“房子收拾好了没?”

    “好了。市里找车帮我拉的。”更生道,“一天就收拾好了。二娃忙什么呢?他每年这个时候不是最闲吗?”

    宋招娣把吴丽莎是吴桐以及赵谦一的事告诉他:“二娃真把吴桐送进去,施爱莲那女人一准得去市政府找你,你回头和门卫讲一声,别搭理她。”

    “我知道了。”更生嗤一声,“估计不敢找我。不过,娘,那个赵谦一,如果吴桐在他面前提到你,他会不会来岛上找你?”

    宋招娣笑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他敢来,你爸就敢崩了他。再说那个男人以前就怂的不像男人,如果他知道你爸是副司令,再借给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来。”

    “那就好。”更生道,“他真找来,我爸又得好几天不搭理你。”

    今天钟建国自己开车来的,比平时早一点,刚一进院子就听到更生的声音。起初钟建国也没在意,听他“赵谦一”三个字,钟建国放慢脚步,对宋招娣的话非常满意。然而,听到更生的话,钟建国想揍他:“老子在你眼里就是这么小心眼的人?”

    “不是,不是。”更生下意识站起来,随时准备跑。

    钟建国见状,鄙视他:“像什么样子。坐好,我不打你。”

    “您以前也是这么和我哥说的。”更生道,“我去看看饭好了没。”说着,大步往厨房去。

    灿灿看一眼更生的背影:“二叔好怕爷爷啊。”

    “你爷爷腰上的皮带抽人很痛。”宋招娣问,“你要不要试试?”

    灿灿连忙摇头,继续写作业。

    炎炎本想扑到钟建国怀里,再骗一个山竹。见他面无表情,跑到宋招娣身边,老实坐好。

    对于这俩孙子,宋招娣不知该说什么,反正一个比一个机灵:“炎炎,去把爷爷的拖鞋拿过来。”

    “好的。”炎炎跑到门边,拿一双最大的鞋,“爷爷,换鞋。”

    钟建国“嗯”一声,就问:“更生自己来的?”

    “不然呢?”宋招娣道,“给你带个儿媳妇回来?你不用想了。不如指望二娃。”

    厨房里正在炖汤,没炒菜,以致于厨房里很安静。更生听到宋招娣的话,又走出去:“老师,廉蕊快毕业了。大学读的财会。据我所知,她打算大学毕业就去二娃厂里上班。”

    “你听谁说的?”钟建国问。

    更生:“爷爷去世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堂妹和廉蕊是高中同学。当时刘萍姑他们不也去了么。我堂妹找廉蕊聊天,我见她俩很熟,多嘴问一句,那丫头把她知道的全告诉我了。但去二娃厂里上班,这一点是我猜的。”

    “廉家同意?”宋招娣问。

    更生笑道:“二娃帝都大学毕业,要长相有长相,要身高有身高,还有一个人尽皆知的服装厂,这么好的对象哪找去?更何况爸现在是副司令,比廉叔的职位还高,这门亲事廉家没理由不同意。只是,我还知道二娃现在不是单身,所以,他俩的事,有的磨。”

    “有女朋友?”钟建国皱眉,“那他怎么不承认?”

    宋招娣:“大概他没打算娶人家。”

    “他——”钟建国咬咬牙,“欠揍!”

    更生:“等他回来,您使劲揍他。不过,千万别说我说的。”

    “廉慧知道吧?”宋招娣问。

    更生:“肯定知道。他们几个关系特好,指不定二娃现在谈的那个,还是廉慧介绍的。”

    “那,那廉蕊要是知道,还不得闹得廉家鸡犬不宁?”宋招娣担忧,“那丫头我见过,一双眼睛乱转,可不是省油的灯。”

    更生笑道:“她又没跟任何人说过她喜欢二娃。她敢和廉慧闹,廉慧就敢削她。再说,一旦她要来这边,廉慧就知道她怎么想的。廉蕊虽然是廉慧的妹妹,但廉慧会第一时间给二娃通风报信。”

    “最多两个月。”宋招娣算一下时间,“刘萍就得给我打电话。”然而,都没撑两个月,一个月后,五月底,刘萍给宋招娣打电话,问她知不知道廉蕊喜欢二娃。

    宋招娣说假装很吃惊,反问她,廉蕊和二娃差好几岁,不是一代人,她怎么可能喜欢二娃。

    刘萍说,她也不知道廉蕊什么时候喜欢上二娃。问廉蕊,廉蕊说来说去就一句话,要去二娃厂里上班。随后,刘萍又跟宋招娣说,廉慧说,二娃现在有女朋友,二娃不可能喜欢廉蕊,劝廉蕊死了那条心。两姐妹天晚上吵一个多小时。

    宋招娣有心理准备,真听刘萍在电话那端唉声叹气,也忍不住安慰她:“你别着急,我现在就给二娃打电话。”挂上电话就打给二娃。

    廉蕊和廉慧都吵起来了,宋招娣也懒得跟二娃兜圈子,把廉蕊喜欢他的事告诉他,就问:“廉蕊毕业就去你厂里,你打算怎么办?”

    二娃懵了:“娘,您再说一遍。”

    “我说几遍都一样。”宋招娣道,“听说你最近谈一个,要是觉得合适,就带来家让我和你爸见见,过些日子订婚,廉蕊就死心了。”

    “订什么啊。”二娃皱眉,“还没到那一步呢。”

    宋招娣语重心长道:“你也不小了,应该知道什么样的人适合当老婆,什么样的人只能处处。廉蕊那丫头,性格开朗,外向,但鬼主意不少,如果她喜欢的人是三娃,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但她喜欢的人是你,这又不一样,你的妻子做不到八面玲珑,也得是个情商高,会来事的姑娘。”

    “娘,您的意思,叫我和现在这个分了,和廉蕊处处看?”二娃问。

    宋招娣:“不是。我是叫你好好考虑。如果你现在这个对象带的出去,也不是那种眼皮子浅的,我觉得可以先订婚。”

    “我会好好考虑。”二娃头痛,“施爱莲那边还没消停,她又过来,这不是给我找事么。”

    宋招娣:“生活就是这样。别急,你还有时间考虑,起码还得再过一个月,廉蕊才能到去你那儿。你如果不想和现在的对象分手,赶明儿廉蕊过去,你就说厂里暂时不需要会计。你同意廉蕊过去,就得和那个姑娘分手。不然,以廉蕊的性子,肯定会找机会整人家。”

    “我知道。”二娃道,“廉慧她们那个圈的姑娘,十个女人六个狠,老老实实,温顺的,最多两个,不能再多。我会尽快把施爱莲这事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