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丹阳县主 > 7、第七章
    第七章

    想现在试薛锦玉自然是不可能的,他已经在崔氏床上睡得跟小猪一般了,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元瑾他们说话都没有将他吵醒。

    薛青山发现女儿在朝薛锦玉的方向看,又轻轻叹气:“父亲也明白,你是为了咱们家里好。但知子莫若父,你叫他吃喝玩乐,略读些书行。但你想让他去和云海、云涛争,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其实父亲说的元瑾也明白。

    别看薛青山寡言少语,也不争什么东西,处世低调。但其实他是个非常清醒的人。

    即便她再怎么聪慧,若是想要调教的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恐怕也无能为力的。

    在将一切都仔细思索,联系自己这亲弟弟,平日里三天都背不下一首五言律诗的极品资质之后,元瑾的心也冷却了下来。

    难道……只能这么算了?

    希望之后又绝望,其实并不是一件好受的事。

    元瑾回到了房里。经历今日的情绪波折,她实在是有些累了。但她走进房门之后,发现一道细瘦的影子竟然还坐在炕床前等着她,竟是薛闻玉。

    “四少爷怎么在这儿。”元瑾问杏儿。

    杏儿道:“您昨日说要和四少爷继续下棋。他从辰时就坐在这里等您,一直等到现在。”

    那岂不是等了近六个时辰了!元瑾眉头微皱:“你们怎的不劝阻?”

    杏儿有些委屈:“娘子您不知道,咱们哪里劝得动四少爷!”

    元瑾便走过去,温声对薛闻玉说:“闻玉,今天天色已经太晚了。我叫嬷嬷送你回去了,好不好?”

    薛闻玉看着她,白玉般的脸面无表情。他沉默很久,开口说道:“你说的,下棋。”

    他很少说话,因此声音带着一些沙哑。

    这明明是平静的语气,却让元瑾生出几分骗了小孩的愧疚。人家都等了她六个时辰了,她却一回来就让人家回去,还算什么姐姐。不就是陪他下几盘棋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元瑾叫柳儿拿了棋盅坐下来。将黑子放到他面前:“那好吧,你要黑棋,你先走。”

    薛闻玉这才接过了棋盅,却没有开始下,而是把她的白棋盅也拿了过去。随后从两个棋盅中拿出子放在棋盘上,摆出了一个棋局。元瑾原以为他是胡乱摆的,但等她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局有些眼熟。似乎是……他们昨晚下的那盘棋!

    元瑾有些不敢置信,再仔细看,的确是他们昨晚下的那盘棋!

    她在棋艺方面天分超群,这还是不会记错的!元瑾看了闻玉一眼,再次将棋局再次打乱,对闻玉说:“你再摆一次我看看。”

    薛闻玉大概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把棋局打乱。但还是一子子将它们摆回原位。

    他当真记得昨晚的棋局!

    薛闻玉,常人眼中的一个痴傻人,竟然有过目不忘之能!

    元瑾久久地不能说话,她重新而郑重地打量她这个弟弟。他虽然长得非常好看,却很没有存在感。因为他几乎就不怎么说话,由于长期的孤僻和木讷,跟人接触也显得有些不正常。

    他皱了皱眉,可能是等得太久了,把白子放到她的手里:“下棋。”

    元瑾深吸了口气,决定先同他一起下棋。

    她昨天教了薛闻玉怎么下棋,他今天便能照着她说的路子,一步步地随她下。虽然跟她比还有很大不足,但却是天赋异禀,竟能接得住她的棋了,而且还能反堵她的棋。

    元瑾终于是确定了,这个弟弟不仅能过目不忘,恐怕还聪明过常人数倍!就是她当年教朱询下棋,他也没有闻玉这样的天分。

    这让她内心突然生出了一个想法!

    这是一个绝对荒谬的想法,恐怕若是旁人听了,都要笑她是疯了。

    这次定国公府选继子,她能不能……让闻玉去试试?

    薛锦玉的资质是肯定不能入定国公府的眼了,别说定国公府,薛老太太这关都过不了。但是闻玉却未必。他有如此的天分,难说不会有机会!

    她看着薛闻玉,虽然他仍是那副无悲无喜的样子,寡言少语。但她却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想法了。

    薛老太太其实并非一个重嫡轻庶的人,实际上她日常还是很照顾庶房的。何况这次不光是只有她们薛家一家人去选,倘若是为了增大入选的可能性,薛老太太是绝不会拒绝带上薛闻玉的。这点她还是对薛老太太有了解的。

    既然这样的话,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元瑾心中念头百转,最后才定下了思量,问他:“闻玉,如果姐姐交给你一件事,你愿不愿意去做?”

    薛闻玉却没有反应,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她说话,静静地继续下他的棋。

    元瑾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她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荒谬了。薛闻玉就算智力超群又能如何,他连基本的与人交流都做不到,难道还能去争夺定国公之位吗!

    但正当她想让下人带闻玉去休息的时候,他却看着棋局,突然开口说话了。

    “想我做什么事。”

    他说话竟然很正常。

    元瑾这才知道,原来薛闻玉是能理解别人的意思的,他只是从来不表露罢了。也许是周围的人的反应,他也从来不需要。

    元瑾也并没有把他当孩子,而是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颇为郑重地跟他说:“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这件事未必会很好玩,甚至可能会有些危险。但它会让你会得到权势地位,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而姐姐会保护你去做这件事。”

    他嘴角微微一扯。

    “若是帮你,有什么好处?”他继续问。

    他是在问她要好处?元瑾头一次把这个弟弟当成正常人,知道他其实是能流利完成对话的,并且思维是很清晰的。元瑾问他:“权势地位还不够的话,那你想要什么好处?”

    闻玉轻轻问道:“你刚才说,会保护我?”

    元瑾道:“这是自然的,否则你一个孩子岂不是太危险。”

    他想了想,放下了棋子说:“我答应了。”

    这盘棋其实已经下完,元瑾赢了。

    “闻玉!”元瑾见他似乎要走,又叫住了他,她还有个问题想问问他。见闻玉停止了,她才开口道,“你其实也并不像旁人说的那样神志不清,为何平日从不表示?”

    薛闻玉却是沉默了很久,但并没有回答她。

    “如果你要和姐姐一起去做这件事,你就不能这样继续下去。”元瑾告诉他。

    他听到这里才说:“……知道了。”

    等闻玉的身影离开之后,元瑾沉默了片刻,其实她也应该知道是为什么。对于薛闻玉来说,无论是周围的人还是事,也许他都觉得……没有应对的必要了。因为这周围从来没有一个人与他相关,也从没有一个人,对他有过期许。

    他在薛家活了十多年,却只像个影子,从来没有人真正的注意到他。

    他应该,就是这样的心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