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丹阳县主 > 11、第十一章
    第11章

    对于选上了定国公府小姐,就很可能会和顾珩说亲一事,元瑾并没有在意多久。

    毕竟能不能选上还是未知的,比这更让她头痛的时候还很多。但是其他几个姐妹却静不下来,兴奋地讨论了顾珩很久。

    “你们可听说过,当初丹阳县主,喜欢魏永侯爷喜欢的不得了,不惜逼迫他的家人让他娶自己。可惜魏永侯爷仍然不喜欢她。”

    “我还听说。顾珩有个表妹极为爱慕他,县主便容不下此她。竟然在有一次听戏的时候,把人家推下了二楼……”

    元瑾在旁听得有些生无可恋。

    顾珩那表妹,分明就是自己听戏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楼去的。同她有什么关系!

    她有这么无聊吗!

    她一点都不想再听下去了,幸好过了斋饭到下午,寺庙派了个知客师父过来传话,说已经可以进去了。

    “想来靖王是已经离开了。”老夫人想进崇善寺上个香,叫了薛老太太陪同。

    薛老太太也正想去上个香,求保此事平安顺利,便带了几个孙女一起从偏门进去。

    崇善寺内的确十分宏大。殿堂楼阁、亭台廊庑数近千间,中线上有六大主殿,其中大悲殿中的千眼千手观音最为宏大,高有三丈,金箔覆身,金光熠熠。按照佛经的解释,千手千眼是观音的“六种变相”之一,能洞察人间一切祸福。这里求来的签,据说也是太原府当中最为灵验的。

    薛老太太先跪在了蒲团上,来都来了,便让诸位孙女都求个签卜吉凶。

    知客师父们便将签筒递到了几位娘子手中。

    元瑾接过了签筒,跟着众人跪下闭上了眼睛,她虽然不信佛,倒也不妨碍求个签。

    签筒摇动,一支签落在了地上。

    她放下签筒捡来一看,只见偈语写的是:梦中得宝醒来无,自谓南山只是锄。天命本该随天意,造化愚弄不可休。

    几位娘子的签都已出来,元珍、元珊都得了好签,非常高兴。唯独元钰得了个下签,她便有些不高兴了。元珠根本没有扔出签来,不过她人小,也没人注意她。她倒是一把抢了元瑾的签看,左翻右翻地有些好奇:“咦,四姐。你这签却是别致了,人家的签都说些富贵姻缘的话,你这签倒是云里雾里的,叫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薛老太太听了,也走来拿了元瑾的签看,轻轻咦了一声,递给旁一位解签的和尚:“敢问师父,这句是什么意思?”

    和尚穿着件旧的红色袈裟,长得极瘦,其貌不扬。唯一双眼睛透出一种隐然出世的宁静。他合十手念了声佛号,接过签一看,含笑道:“这位娘子怕是富贵命了。”

    旁薛元钰就笑了一声:“师父你可不要看错了,她哪里是什么富贵命,穷命还差不多!”

    定国公老夫人在旁笑着不说话,薛老太太便瞪了薛元钰一眼,这孙女当真嘴上没个把门的!

    这和尚笑道:“命数本是不重要的,娘子身带紫气,命格与紫微星相交,便是极贵了。”和尚一说完,其余几位皆心里不舒服,叫这庶房被说成命格尊贵,那把她们这些嫡出的放在哪里!

    还扯到什么紫微星,难不成是想说薛元瑾还有娘娘命?她一个庶房的,爹的官芝麻大点,能做个举人夫人已经不错了!

    元瑾却表情难测。

    紫微星,星斗之主,帝王之星宿。

    说她与紫微星命格相交,难不成是因为养大朱询的缘故?他如今可是太子,成为帝王也是名正言顺的事。

    倒是这时,又走进来一个穿袈裟的老僧人,先对几位香客合十,才对那解签师父说:“你怎的又在此处躲懒!晨起便没扫后院,如今住持生气了。快去吧,不要在这里解签了!”

    那和尚听到住持生气了,才匆匆地便告辞离开。

    老僧人便对她们道:“几位莫要见怪,他本只是管后院洒扫,不该在这里解签的,若是说了些有的没的,还请你们担待。”

    薛元珊才笑了笑:“原是个扫地僧,倒是弄得我们误会了!四妹妹可千万别把元钰方才的话往心里去。”

    薛元珊明劝暗讽,不过是让她别痴心妄想个什么富贵命罢了。

    元瑾怎么可能在意这个,二房的两个都只会在嘴上讨个便宜,不足为惧。她们还没有人家薛元珍段位高,对底下这些不如她的小姐妹,薛元珍是理也懒得理会的。元瑾也是笑:“元钰妹妹向来如此,想必也是因还小,二伯母尚没怎么教导,倒也不碍事!”

    元珊听着脸色就不好看了,这不是拐着弯地说她妹妹没教养么!

    她发觉这四妹越发的伶牙俐齿,竟讨不到她半句好了,便也哼了不再说话了。

    薛老太太在一旁看着,脸色冷了好几次。得亏定国公老夫人没说什么,她才按捺着没有发作。

    求了签之后,因老夫人还要和薛老太太一起去听一位高僧讲《楞严经》,但是姑娘们如何坐得住,听枯燥乏味的讲经。薛老太太便让几个姑娘由婆子陪着,先去各大主殿一一上香,最后回到别院坐马车回去。

    只有元瑾身边没有嬷嬷跟着伺候,她来的时候只跟了个丫头柳儿,却也被元瑾留在了别院照看闻玉。她便和元珠一起,去大雄宝殿上香。

    路上的时候,元珠的嬷嬷说起了崇善寺的趣事:“……若说这寺庙里真正有趣的,还是正德年间所筑的那口大钟,听说高约丈余,平日里敲起钟来,半个城都能听到呢!”

    元珠一听到这里,便想去看个稀奇。“去上香有什么意思,我们去看这口钟吧,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钟呢!”

    她的嬷嬷有些为难:“五娘子,咱们还是上了香回去吧,那钟楼还是有些远的,这天色也不晚了!”

    元珠又来拉元瑾:“四姐,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元瑾正被方才求签的事所烦扰,根本没有去看钟的心情,只想着赶紧回去了。“钟楼偏远,你走一半就会吵腿累的。”元瑾对元珠这种小孩非常了解。

    元珠却不甘心,淘气地道:“我是一定要去看看的!你们不去就在这里等我吧!”

    她怕嬷嬷抓她,跑得极快,这一路上回廊又多,竟几步就不见了人影。

    她的嬷嬷怕弄丢了她,连喊着五娘子追了上去。

    元瑾一叹,跟着个小孩就是一惊一乍的!只能也跟了上去。

    只是转过几个回廊的功夫,那两人却不见了。

    元瑾站在庑廊的岔口上,一目望去,尽是重峦叠嶂的屋檐。竟不知道她们走到哪里去了。屋檐下是各种神佛的雕刻,彩绘勾面,一百零八罗汉或是喜或是嗔,或是极恶相或是极怒相,叫她有些眩晕,往后微退了一步。

    “小施主可是找不到人了?”背后突然传来个声音。元瑾一惊,回头看去。

    原是刚才殿中那个穿褐红旧袈裟,长得极瘦的和尚。他正面露微笑看着她。

    “师父可见那两人去了何处?”元瑾也合十了手问他。

    “小施主若找人,往那边便能找到了。”那和尚给她指了条庑廊。

    元瑾便谢了他,往他指的方向过去了。又隐约地听到他似乎在背后念了句佛号,只是她回头看时,却已经不见了那和尚的踪影。

    她顺着和尚指的庑廊往前走,却也根本没找到元珠和她的嬷嬷。

    此时的确也不早了,阳光斜斜地照过回廊的廊柱,投到地上大片大片的光影,朱红的墙壁,庑廊下精美的木雕,都因此晕出黄昏淡淡的金色,朦胧得好像在画中。

    远处苍山平寂,倦鸟归巢,沉厚的钟鼓长响。

    元瑾却无心欣赏这般景色,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四周都是庙宇长廊,她胡乱地走着,却一直都在回廊里绕来绕去,不见着有人的身影。元瑾有些着急了,毕竟天快黑了,而她又是独身一人。她想循着原路走回去,但是转了几圈,却连来路都不知道在哪儿了。

    谁知她走到转角处时,竟一下子撞到了个人!似乎撞到了来人抱着的什么硬物,元瑾的额头被撞得生疼!

    元瑾被撞得退了两步,又痛又急,一时竟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张口就斥道:“你是何人,走路不长眼睛吗!”

    撞着元瑾的是个男子,他方才抱了很多书,被元瑾撞得掉了一地。

    男子抬起头。他长得浓眉如剑,鼻梁高挺,大约是二十七八的年纪。听到元瑾的话,他笑了笑问道:“难道不是你撞得我吗?”

    “分明是你抱的书撞到了我!”元瑾见他还不承认,捂着额头说,“你抱着这么多东西走在路也不小心,书角太锋利,撞着了我的额头还抵赖!”

    元瑾其实是被撞痛得狠了,将做县主的派头拿了出来。她打量了一下此人,他穿着件普通的右衽青棉布袍,没有佩戴任何饰物,身量结实修长,个子倒是挺高的,她只到他的胸口高。他面含笑意,眼神却平静幽深。

    他既然衣着朴素,也无人跟随。应当是居住在寺庙中的普通居士吧。

    “你这小姑娘年岁不大,倒是气势汹汹的。”他似乎也不在意,把他的书捡起来,说:“你赶紧走吧,天色不早了。”

    说罢就准备要走了。

    元瑾见他要走,便抓住了他的衣袖:“你站住!撞了人便想走吗?”

    男子看了一眼她揪着自己衣袖的手,嘴角一扯,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你想如何?”

    毕竟是要问人家问题,元瑾声音含糊了一些,“我本来想去大雄宝殿的,在这里没找到路……你可知道怎么走?”

    原来是迷路了,不知道怎么走,还敢如此气焰嚣张。

    男子还是抬手给她指了方向:“从这里过去,再走一条甬道便是了。”

    “这次便算了……你下次走路得小心,莫撞着旁人了!”元瑾说,男子笑着应好。

    元瑾便朝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了,还一边在揉仍有余痛的额头。

    不过是个半大少女,胆子倒是不小,竟还想教训他。

    男子面带笑容,看着少女消失不见后才回过头。

    他的身前悄无声息地跪下了两个人,恭敬地道:“殿下。”

    “嗯。”朱往前走去,淡淡地问,“怎么会让人闯入。”

    “殿下恕罪,属下一时疏忽。”跪着的人说,“本想将之射杀的……”

    靖王殿下每年都会来崇善寺礼佛,是为了给将他养育大的孝定太后祈福。本想上午就启程去大同的,不过临时有事留下了,既已解封了崇善寺,殿下便没再叫封起来,所以才造成了防卫疏忽。

    “一个小姑娘罢了,倒也不至于下这样的狠手。”朱淡淡地说。即便那小姑娘是无意闯入他的住处,他的随身护卫也差点在刚才发生冲撞时射杀了她。为了保障他的安全,这几乎是种必要的控制措施。

    不过是他暗中做了手势,阻止了下属动手,饶了那小姑娘一命。她偏还揪着他不依不饶,殊不知若不是他阻止,她早就死了。

    朱径直向殿内走了进去,道:“将大同堪舆图给我拿来吧。”

    两人应喏,先退下领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