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丹阳县主 > 22、第二十二章
    第22章

    夜里下起了细雨, 闻玉坐在窗边, 静静地看着窗外被雨浸润的朦胧红色。

    “四少爷在忧心选世子的事吗?”徐先生问他。

    闻玉却不答,于是徐先生又问:“那你可是在想四小姐?”

    闻玉将手肘搭在窗边,随后他轻轻地点了下头。

    徐先生就笑了笑:“四小姐不过离开了一日,您就这样想她吗?”他平日里习书不是这样的。

    “那看来四小姐对您是非常好了。”徐先生说。

    闻玉想了想,嘴角微挑笑了笑:“嗯。”

    教了他这么久, 徐先生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笑。

    “四小姐怎么对您好的呢?”徐先生继续问。

    闻玉说:“她说永远不会离开我。”

    徐先生却笑了笑:“但如果四少爷一直如此的话,四小姐也许有天就离开您了。”

    闻玉听到这里, 才看向了他。

    “四少爷如果一直不与人交流, 无法做到心智周全。四小姐恐怕也会头疼您的。四少爷唯一能做的,就是成为能保护别人的人,四小姐便也放心您了。”徐先生说。

    薛闻玉的目光闪了闪, 似乎在思索徐先生的话。

    细密的雨丝落在窗棂上,庭院中传来细密深邃的雨声, 似近似远。

    徐先生看着薛闻玉轻叹, 他试探了这么久, 还是发现以四小姐作为突破, 他最能接受。

    “倒不如四少爷自己日渐正常起来。让自己变得强大, 便想要什么都有了,四小姐想要的你也能给她。您觉得呢?”

    薛闻玉遥望着细雨, 他突然淡淡地说:“先生是在说世子之位吗?”

    徐先生惊讶于他终于开始同他真正的对话,他说:“金鳞岂是池中物,四少爷才智不凡,而四小姐毕竟是女流之辈, 很多事情若您肯出手,是非常简单的。”

    闻玉听了一笑,他将袖口上沾的一点碎屑弄掉,再把袖口弄得十分平整,继续看着窗外的细雨。

    而大房之中,薛云海坐在周氏对面,元珍坐在周氏身侧替周氏捶腿。

    周氏长出了口气:“你是说,国公爷更重意于卫衡?”

    薛云海道:“本来国公爷就是更喜欢卫衡的,只是老夫人喜欢我们家。但我近日似乎觉得,老夫人也渐渐觉得卫衡好了。所以儿子才有些忧心。”

    周氏喝了口茶说:“我之前也是忧心这个问题,若是在咱们薛府里,你自然是能拔得头筹的。但跟卫衡比,我却没这么有信心……”

    薛云海眼神微闪:“还有薛闻玉。”

    周氏看向他,薛云海就说:“自上次云涛被淘汰后,我仿佛觉得,国公爷更喜欢薛闻玉了一些……”

    周氏听了深深地皱起眉。

    薛元珍却在周氏身边微微一笑说:“这傻子虽说有些天分,但却是不如哥哥你的。倘若没有薛元瑾,他难不成还能留到现在?我看若是薛元瑾出了什么意外,这傻子就留不成了。”

    薛云海看向妹妹,妹妹平日柔弱,他是没料到妹妹会突然说出这样果决的话。

    周氏道:“你妹妹说的也有道理,咱们若是能把卫衡和薛元瑾一同除去,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薛云海一时深思起来。

    第二日天放晴,元瑾一行人回到薛府,定国公那边的授课还未开始。元瑾下午便带了婆子去寺庙中上香。让婆子在香客休憩的地方等她后。她一路沿着回廊往前走,准备去陈幕僚的院子。

    她路上还在思索争夺世子的事情。

    如今时间越来越少,恐怕就这几日,定国公就要下决定了。最大的问题是没料到竟然有这般快,闻玉的劣势就是准备不够充分。若能得到那本兵书自然会好很多。

    陈先生住的院子种了些枣树,正是枝叶繁茂的季节,枝桠上挂了些青色小果,累累缀满枝头,还远不到能吃的时候。

    她看到满园的阴凉,心情才好了一些。罢了,如今也是一步步来而已。

    书房的门开着,似乎正是为她留的。

    元瑾拾阶而上,看到他正在写字。竹制的隔扇支开,凉风透进来,他一手的袖子卷着,露出的半截手臂筋骨结实,却有一道细长的伤疤。

    “来了?”朱槙说,“你似乎迟了一些。”

    元瑾看了一眼那疤,倒也没问出来:“那先生可写完了?”

    “见你迟迟不来,我已经开始做事了。你怕要等片刻了。”朱槙指了指院子那头,庑廊角落下的那张竹椅,“那里凉快。”

    元瑾心想,他这意思是哪里凉快就到哪里呆着吗。她走过去坐在了竹椅上,树荫如盖,斑驳的阳光透在地上,重叠堆积的细碎阳光。她望着那些树梢上青色的小果,竟渐渐的有一丝困倦,闭上了眼睛。

    书房内一道侧面轻轻打开,来人走到朱槙面前,低声道:“……殿下。”

    “嗯。”他搁下笔,“机密的东西都收起来了吧。”

    “收起来了。”来人回到,靖王才叫他退下。

    朱槙才走出书房,见她似乎睡着了。雪白的面容覆着长睫,几缕头发粘在脸上。

    他以为她睡着了,但在他接近的时候,她却已经极为警惕的睁开了眼。看到是他,她的神情才松了下来。

    “走吧。”朱槙径直走在前面。

    元瑾见陈先生竟走到前面去了,就道:“陈先生,还是我走前面吧。既是我想要这书,怎能让你打头阵。”

    朱槙欲言又止,虽然早知道她要来偷他的书,但因为她是邀请自己一起去……偷的。所以他也没有叫侍卫撤下,心想直接带她进去,也没有人会拦她就是了。现在她居然想打头阵?

    “你一个小姑娘,如何能打头阵。”朱槙说,“就是传出去,我也会被人耻笑的。”

    “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怎会有第三人再知。”元瑾却道,“你跟在我后面就是了。”说着就走到了前面去。

    朱槙也拿她没办法,只能跟了上去。

    他心想自己跟紧一些,应该也没事就是了。

    谁知元瑾又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

    朱槙有些觉得莫名其妙:“又怎么了?”

    元瑾微叹了口气:“陈先生,你当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你我二人跟得太紧,岂非太过形迹可疑,你还是离我远一些,旁人才不会怀疑我们是一伙的。”

    朱槙失笑,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人家元瑾说得很有道理,他只能点头:“好好,我离你远一些就是了。”

    元瑾才继续往前走,她来之前已经计划好了,这守藏经阁的守卫会在下午换一次,这时候守卫最为薄弱,能悄悄进去,但肯定不能成功离开,因为换人的时候是很短的。而藏经阁左侧有一座空置的后罩房,到时候偷了书便藏到那里,从后窗翻走逃跑。

    若守卫太严,不能混入,也只能作罢了,再想别的办法了。

    藏经阁掩映在寺庙恢弘的佛殿之中,是座两层高的楼宇。这里已经是崇善寺最净僻的地方了,少有香客经过。此处远山苍茫,山巅碧蓝,而寺庙中檀香隐约,宛如佛音,是阿耶赖识无所不在,无不浩瀚。

    元瑾看到此处时,倒真是感慨崇善寺之恢弘。她有一瞬的恍惚,仿佛那日在重重庑廊迷路,看到屋檐下层层镂雕的一百零八罗汉图。

    好处也是这里建筑极多,还种着葱葱郁郁高大柏树,很易掩藏。

    元瑾先带着陈先生藏在庑廊之后,看到守在藏经阁的两个护卫离开后,才对他说说:“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去试探一番,看周围是否还有暗卫。”

    有时候除了门口有护卫,暗中也有人盯着。一般机要之地都是如此。

    朱槙听了稍微有些意外,这小姑娘还挺警觉的,竟知道防备暗中还有的护卫。

    自然,他这里守卫极其森严,暗中是肯定有护卫的。

    朱槙很想给她减轻一点偷书的难度,就说:“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他们人也走了。”

    元瑾摇头,同他仔细分析:“我只是个年纪不大的姑娘,倘若真的被人发现,也不会被疑是坏人。但你一个身强体健的男子走出去,却难免会被人怀疑的。我怎能让你以身犯险。再者我只是先探探,倘若真的有护卫,我便若无其事的走了就是了。”

    她说的一切都很有道理。如果不是因为他就是藏经阁的主人,肯定无法反驳。

    朱槙只能道:“……好,那你当心一些。”

    “你藏好就是了。”元瑾嘱咐他。

    朱槙笑着嗯了一声。

    元瑾走了出去,先看了看周围,确认当真无人之后,才神态自然地朝着藏经阁的方向走去。

    而与此同时,暗中的侍卫看到了有人接近藏经阁,几乎就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弓箭,凝神看着她,若她做出什么事,便要准备立刻射杀。

    朱槙却从庑廊后走了出来,略一抬手,示意暗卫不必管。然后向那小姑娘走去。

    暗中侍卫看到竟然是靖王殿下出来,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靖王殿下并未说什么,也就是不想他们出来,便只能先握着刀,缓缓退了回去。

    元瑾见他跟了上来,却皱了皱眉低声道:“我不是说叫你藏好吗?”

    “这周围也没有人啊。”他说得若无其事,“走吧,去看看你要的兵书在哪儿。”

    他先走到了藏经阁的门口。

    因为藏经阁随时会有人进出,故并没有锁。朱槙推门就要进去,元瑾却立刻拦住他,对他摇摇头:“门可能布置了铜铃,你直接推也许会响动。”她检查了一番,“既是来偷东西的,便要小心谨慎。”

    朱槙退开让她检查。

    而暗中侍卫听到这位姑娘的话,已是十分疑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殿下这是……带这位姑娘来,偷自己东西的吗?

    但殿下本人都没说什么,他们也不能怎么样。

    两人进了藏经阁,元瑾关上了门。只见藏书阁内部很大,樟木地板铺地,磨得光滑温润,中间是一张长书案,两侧对开六张太师椅。对面供奉一尊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而两侧围绕无数的博古架,上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藏书,二楼楼梯却是上不去的,一把铁锁将门锁着,锁还很新。

    元瑾便道:“都说这藏经阁守卫森严,我怎么觉得十分松懈,竟轻而易举进来了。”

    弄得她都怀疑,是不是有人在瓮中捉鳖。但想想却又是不可能的,即便瓮中捉鳖,捉住她又有什么意义。

    朱槙嘴角微动。

    守卫松懈……若不是他一路跟着,她现在说不定连小命都没了。

    “你快找书吧,趁下次守卫换人我们再出去。”朱槙说着,也走到书的附近处帮她找起来。

    元瑾却在这藏书阁中,看到了许多好书。她是爱书之人,可惜不能将之带出去,只能将之放了回去,

    朱槙已经拿着她要的那本《齐膑兵法详要》找了出来,见她拿着一本《铸杌闲评》看了片刻,就说:“你喜欢就带走吧。”

    “说得好像这些书是你的一般。”元瑾道,还是把书放了回去,这些都是小巧,若叫人发现了才不好。

    朱槙只能笑笑。

    元瑾将这本《齐膑兵法详要》贴身放好,此时竟天色微晚,远处天际泛起黧紫色,天光也俺了下来,她是该回去了。

    她正想跟陈先生说多谢他今日的帮忙,却听到了隐隐的脚步声传来,夹杂兵械相触的声音。这是她无比熟悉的声音。她脸色一变,拉着他就躲到了博古架与墙之间。

    这处的空间十分狭窄,两人几乎是面对面站着。元瑾只到他的胸口,小姑娘呼吸略急,脸蛋微微发白,让他留在里面,她挡在外面。眼睛谨慎地从博古架的缝隙盯着外面。

    朱槙看她如此警惕,忍着笑道:“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你不要出声,”她低声道,“似乎是有人来了。若他们在这里发现你我,那便说不清楚了。说不定……”

    既然是个守卫森严的地方,对闯进来的人恐怕也不会太客气。说不定杖打死了都不会有人管。

    朱槙就问她:“你是怕么?”

    元瑾看向他,然后她说:“倒是不怕这些人,只是怕连累了你。”

    朱槙只是笑笑,他本还是心情闲适的。谁知道却听到暗中有两声闷哼,随后藏经阁的门被破开,一群人突然闯入。他们身着褐色短袍,腰间别着绣春刀刀鞘,一行五六人。皆行动敏捷,悄无声息。

    朱槙已是脸色微变,这不是他的人!

    其中一人低声道,“探子不是说他进来了,怎么没有人。”

    “许是躲起来了。”另一人便回道。

    “速战速决。”那人又说,示意其余人快速四下搜寻,甚至有两人很快撬开了二楼的门进去了。

    朱槙听到这里,脸色瞬间很不好看,藏经阁当真有人闯入,并且是来刺杀他的。

    方才那两声闷哼,便是暗卫被杀的声音。

    暗卫训练有素,绝非简单贼人能轻松解决的,这些人来着不善,并且十分熟练,说不定外面还有接应的人在。

    他有多年行军打仗的素养,立刻就反应过来,这可不是随意开玩笑的时候,也绝不是松懈的时候。既然这些人能闯入,外面就应当没有他的人了。

    元瑾看向他,她发现他的情绪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他竖手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即一搂住她的腰转过身,把她换到了里面,他挡在外面。从博古架的缝隙看这几个人的身形和分布,迅速谋划形势和打法。

    元瑾一瞬间被他半搂住,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松香,略热的体温。不过他也很快放开了她,仔细看着外面。

    她有一些愧疚,自己当真连累了他,他却还想保护她。

    朱槙回过头,看见她目光闪烁,便趁那几人还没搜到这里来,声音压得极低告诉她:“他们总会搜到这边来的,一会儿你先出去,立刻找个地方藏起来,知道吗?”

    元瑾怎么能自己走,此事本来是因她而起的。她皱眉说:“是我连累的你,不能让你为我挡。应当你先出去,我会保护你的。”她再想有什么办法就是了,总不能任陈先生因为她而陷入危险。

    “你保护我……”朱槙听得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他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被谁保护过。

    她居然想保护他。

    朱槙低声道:“闭上眼。”

    但元瑾却根本不听他的,看着他道:“我说的是真的……”

    看到两人越来越近,他已经没有时间和她说了。直接单手覆住了她的眼睛。

    元瑾只感觉到温暖干燥的手覆盖她,随后她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在她看不到的时候,朱槙脸沉如冰。竟闯入他的地盘还妄想杀他,手底下的防卫竟也松懈了。人闯入这么长时间,却还没有侍卫来。

    在那刺客要搜到这里来的时候,他侧身藏在墙侧,等刺客转过身时,趁其不备,突然就是一脚将他踢飞!

    这力气极大,那人竟被踢飞了出去,接连撞到了两个博古架,轰然一堆书落下来将他埋住。

    这样的动静太大,楼上的人也很快反应过来:“他在此处!”一行人冲下来。

    朱槙的袖中滑出一把刀,瞬间握在手里,这是他一贯防身用的。此刀长约两寸,刀身长而弯,薄而锋利惊人。对着迎面扑来的人就是角度刁钻凌厉的一刀,那人顿时面颈崩裂,血瞬间大量涌出。

    楼上还有四五人,而他还要护着一个人,是无法跟这些人打的。朱槙也压根没想打。

    朱槙带着她破门而出,才把她放开,转而抓住她的手。

    他与寻常的时候不大一样,此刻他身上的冷酷之气极重,一向英俊温和的脸上毫无表情,且身上有很多血迹。是方才他杀的那个人的血,元瑾虽然没有看到,却也是听到了声音的。

    那样利落的一刀入喉,似乎是毫不犹豫。

    他之前,应该杀过很多的人吧。

    一般人即便是杀人,也绝对没有这样的果决和熟练。并且他遇到危险,能极快反应过来,普通人不会对这种场面和惊险习以为常的。

    朱槙没有在藏经阁外停留,这些人极有可能外面还有人接应。毕竟有胆子来刺杀他的,也绝不会只派这么几个人。

    侍卫也许马上就到,但她不能留在他身边。

    朱槙将元瑾带至无窗的后罩房,找了间屋子,让她进去藏起来,告诉她:“你在这里躲着,不要出声,也不要出来。否则极可能性命不保。”

    见陈先生立刻要走,元瑾却拉住了他:“你还是同我一起留在此处吧,你如何打得过他们这么多人!”

    朱槙却并不答应她的话,只是笑了笑:“你留在这儿吧,不会有事的。”

    他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出去之后将门关上,便没有了声息。

    元瑾就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毕竟就算他身手再厉害,如何能以一敌多。更有,这些人究竟是谁?

    她虽然对寺庙内不熟悉,却知道这些人绝不会是寺庙内的护卫。护卫怎么会在藏经楼中乱搜,他们似乎……在找什么人的样子。

    那他们究竟是谁,从何处冒出来的?又究竟在找什么呢。

    并且,一个普通的幕僚,怎么会有这样的身手。

    元瑾坐在一个落灰的柜子上,一边思索这些问题,一边盯着门,有些忐忑地等着陈先生回来。

    她当然也不能出去,在这种时候,一个弱女子便是累赘,她还是不要拖累他的好。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姑娘们,昨天情节没写完,所以今天一起发。

    解释一下。老读者都知道,我很难做到定点更新的,维持日更已经用尽全力。如果有时候没有日更,也会在第二天补上的,大家放心!建议大家早上刷刷,不要等晚上哦!

    以后有机会会加更的。

    感谢下面的小天使们~

    小麦扔了1个深水鱼雷

    焦糖玛奇朵扔了1个手榴弹

    凤丫头扔了1个手榴弹

    心暖花开扔了1个手榴弹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扔了4个地雷

    readysteady扔了3个地雷

    小狼扔了3个地雷

    滚滚红尘扔了2个地雷

    lily扔了1个地雷

    kk?18k金定制扔了1个地雷

    29710757扔了1个地雷

    0.0扔了1个地雷

    猫儿肥扔了1个地雷

    小甜甜balabala扔了1个地雷

    阿斗君扔了1个地雷

    獬豸扔了1个地雷

    岁月流转扔了1个地雷

    水潋滟扔了1个地雷

    三浅树扔了1个地雷

    姜姜小甜饼扔了1个地雷

    三两银子扔了1个地雷

    杜希扔了1个地雷

    某菜扔了1个地雷

    lily扔了1个地雷

    哈哈扔了1个地雷

    26074694扔了1个地雷

    美美扔了1个地雷

    焦糖玛奇朵扔了1个地雷

    xiaomi71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