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丹阳县主 > 30、第三十章
    第30章

    傅庭走了之后, 老夫人才把她们又召集了过去。

    原来他今日是来传话的, 太子殿下想请定国公东宫一叙。另外他家中开赏菊会,也请老夫人前去观赏。

    “虽说是赏菊会,但其实京中许多世家里的夫人小姐都会去,便是个变相的相亲交谊之处了。国公爷想带闻玉去,见见那些世家之人。”老夫人合了茶盖说, “我想把你们两个带上,到时候见见各位世家小姐、夫人什么的, 你们可想去?”她看向元珍和元瑾。

    元珍听后先是诧异, 继而又是欣喜。这其实是老夫人要先将她们带入京城这些贵人的圈子中了!

    元珍根本不假思索,已经柔声道:“孙女自然是愿意的。”

    元瑾却是心中咯噔了一下。

    去傅家!

    傅家的确每年秋季都喜欢开赏菊会,之前她还是县主的时候去过两次。但如今她对傅家恨之入骨, 却要去这个地方。

    老夫人看到元瑾的神色不明,就问:“阿瑾可是不想去?”

    元瑾笑了笑:“没有, 孙女只是一时高兴忘了, 我自然是想去的。”

    其实她并不是很想去, 毕竟傅家仇人扎堆, 看到仇人过得好谁能高兴得起来。但正是因了如此, 她才必须要去。正所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更何况老夫人这是明显的想抬举她和薛元珍进入京城的贵人圈, 她也不能不识好歹。

    “那便好。”老夫人也很是高兴,又叮嘱了两个孙女几句注意的事。

    两个孙女应喏,老夫人才又把闻玉叫过去说话。

    “这本册子,写了京中所有重要人物。”她递给了闻玉, “你先熟悉,到时候国公爷会一一给你介绍的。”

    闻玉也接了应喏。

    薛元珍在旁见了,却是有些眼红。她和薛元瑾不过是去见见小姐夫人罢了,但薛闻玉却是真正的能接触那些权贵人物,而且他和这些人都是平起平坐的。若是哥哥被选上,现在这些就应该是哥哥的,可惜了是薛闻玉。

    说完事情之后人才散去,元瑾回了自己的锁绿轩,是个宽敞的大院子,假山小池花草无一不精致,小池中还植了睡莲,只是这个季节并不开花。支开窗扇,窗外竟种了几株芭蕉,倒是极其风雅。

    定国公府给元瑾分了八个丫头四个婆子,现正在院子里等她,见她回来便屈身行礼喊了二小姐。

    她和薛元珍重新论过行第,如今薛元珍是家中的大小姐,她便是二小姐。

    定国公府的丫头可不像之前薛府的下人,是买的穷苦人家的孩子慢慢调-教出来的。这些多半是已经调教好的,有的会识字断文,有的擅长辨各类宝石、香料,有的梳头点妆是拿手,甚至还有的曾做过苏绣绣娘,叫柳儿她们自愧不如,很是咋舌。

    最年长的两个是十八岁,一个唤紫苏,一个唤宝结。紫苏笑语晏晏,性情和善,宝结心细如发,沉稳端正。两个大丫头都会识字,已经随着柳儿她们一起,把她的东西整理好了。

    元瑾也终于有了一个管事嬷嬷,姓安,生得一张原盘脸,很是慈眉善目。

    安嬷嬷领着诸位丫头婆子给元瑾行了礼,才说:“二小姐日后由奴婢来伺候起居。若有不周到之处,二小姐尽管说便是。”

    这些丫头都十分聪明伶俐。

    自从到了薛家,元瑾就再未见过省心的下人,她身边只有柳儿堪用。如今这管事嬷嬷和大丫头,一个个都是聪明人,交流起来非常省心。多半你一个眼神,她们便知道你是渴了还是饿了,或者有什么别的需求。让她依稀想起往日的生活。

    同时安嬷嬷也觉得这位二小姐颇为奇怪。

    她原是在定国公府老家贴身伺候老夫人的,原老夫人就先叮嘱了她,两位小姐出身一般,凡事她要多照看,不懂的便教,但千万别驳了小姐的面子。可是这位二小姐却很不一般,老夫人给小姐送来的几样珠宝,她拿着一看便知道是什么。有这么多人伺候,却也从容不迫,既不颐指气使,也不诚惶诚恐。并且她对定国公府这般繁荣和锦绣堆砌的样子,也未曾流露胆怯。

    这娘子要么就是极为聪明,要么就是十分沉得住气。这让安嬷嬷松了口气,看来老夫人选的这个小姐的确是好。

    第二日,老夫人就叫丫头送了一件鹅黄色净面四喜如意纹妆花褙子,一个嵌羊脂玉的金项圈,一对金累丝嵌红蓝宝石的莲花并蒂簪子,莲花头纹金手镯过来。这些是为赏菊会特意制的。

    元瑾接了看,这些首饰做工精巧,是极好的东西。

    这时候柳儿从外面进来,屈身行礼后低声告诉元瑾:“奴婢听说,大小姐今儿一早便去见了老夫人。说自己住一个院子太空,想搬去老夫人的院子里住……不过老夫人以自己一个人住惯了为由拒绝了。”

    元瑾听到略抬头道:“知道了。”

    安嬷嬷在一旁看着,笑道,“大小姐初来乍到,还不熟悉老夫人的习惯,倒是冒进了。”

    元瑾看了安嬷嬷一眼,她问:“嬷嬷何出此言?”

    安嬷嬷就道:“奴婢似乎听说,大小姐极有可能与魏永侯爷说亲。”

    元瑾听到这里笑了笑:“这是大小姐的姻缘,我却是不想插手的。只希望她能看得清这点,大家一起好生过日子就罢了。”

    元瑾对这门亲事真的不在意,她真正在意的是闻玉的事。如今他封世子一事受阻,虽说有定国公在为此忙碌,但她也总得想能怎么解决才好,实在是无暇顾及别的。

    安嬷嬷听到这里有些讶然,随后才一笑:“二小姐心中豁达,奴婢明白了。”

    她当然是惊讶的,虽说两位小姐都是国公府小姐,但毕竟是过继的,其实身份说高也并不高。若能嫁入勋爵之家,才算是真的改变了命运,否则说出去,也只是继小姐罢了。她原以为二小姐是和大小姐想着一样的事,没曾想她竟毫不在意这桩亲事。

    这二小姐当真是稀奇人。

    柳儿等人却在旁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二小姐和嬷嬷说的是什么个意思。怎么说话都像打哑谜一般。

    这时候,紫苏捧着一盒新制的珍珠粉从外面进来,打开给元瑾看:“二小姐,您可要用珍珠粉?”

    元瑾看这珍珠粉的成色十分好,便略点了头,自她成为薛家四娘子之后,还未用过珍珠粉。

    杏儿便自告奋勇道:“我来吧!”

    她用牛角制的小勺挑起一些,却咦了一声:“这粉这样干,如何能用来匀面?”

    紫苏听了抿唇一笑:“杏儿姑娘,这粉是以牛乳拌了用来敷面,使肌肤细嫩白腻的,不作脂粉用。”

    杏儿听了脸一红。

    一般的脂粉多是以花粉掺和米粉制成,珍珠粉已是上好了。这定国公府怎这般奢侈,好好的珍珠粉不是用来当脂粉,却是用来敷脸的。她坦白地说:“那太浪费了些,兑了花粉用作脂粉岂不是好!”

    杏儿直言直语,屋内的丫头纷纷抿嘴笑,元瑾也是笑。

    真正的世家闺阁里,脂粉都用茉莉花仁制成香粉,加许多名贵之物,经十二道研磨方得。珍珠粉虽然有养颜的功效,但因为易掉粉,故上好的人家里都不用做脂粉了。

    “杏儿姑娘不必担心,小姐如今还是浪费得起的。”紫苏笑了笑,回身对小丫头说,“去取牛乳来给杏儿姑娘使。”

    元瑾看到这里心里微叹,便是她想抬举杏儿她们,但在国公府这样的环境下也不适合了。她们二人快到出嫁的年纪了,等到时候,她给她们找极好的人家,再陪嫁丰厚的嫁妆,也不算亏待了她们。

    次日便是去赏菊会的时候,这天崔氏寅正就起来到元瑾这里来敲门,生怕她会迟了。

    薛青山开始在工部衙门里上任,薛锦玉也被送去了京城中的一个书院进学。崔氏没什么事做,除了去姜氏那里,便只能整天盯着女儿。

    而国公府的丫头都是训练有素的,昨晚就准备了要用的东西。元瑾刚从床上起来,几个丫头便已经将衣裳给她穿戴好。她坐在铜镜面前,擅长梳头的宝结给她梳发髻,安嬷嬷在旁盯着丫头给她上妆。

    安嬷嬷曾在宫中伺候过,又服侍过老夫人,各方面的审美都非常好。

    她给元瑾选了薄透的妆容,口脂也是以杏花汁子做成的粉色口脂,再以同色胭脂扫了面颊,便使得元瑾水灵清澈,明眸皓齿,肌肤嫩如水蜜桃。这样一看,便当真是个半长成的绝色小娘子。

    这样一整套下来,用了一刻钟的时间便打整好了,柳儿杏儿根本没有插手的机会。

    崔氏更是目瞪口呆。她怎么知道定国公因的丫头手脚这般麻利,现在时辰还很早……离吃早饭都还有一会儿。

    元瑾看向她,崔氏就讪讪地笑:“你再看会儿书吧,我看天也快亮了。对了,也不知道你弟弟起来没有,我得去看看他。”崔氏说着就出门去了,元瑾连说她的机会都没有。

    元瑾无言,丫头们又俱都是笑,觉得这位新四太太十分可爱。

    半个时辰后,老夫人派人来传话去进早膳。

    大家的早膳是在一起吃的,便是每日给老夫人请安的正堂之中。

    定国公府的早膳和薛家可不一样,十分有世家贵族的派头。光是面点就是八样,白软的银丝卷,汁甜味美的龙眼包子,薄透的蒸虾饺,酥炸乳糕,撒了白糖的枣泥糕等,咸的又有牛肉肉铺,鸭肉丝,银鱼丝拌鸡蛋,八样各式酱菜,主食是川贝紫米粥,荞麦皮小馄饨,或是撒了香菜的牛肉汤细面条。

    薛家人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深深为之震惊。这才是勋贵世家的派头啊,才几个人便吃这么多样早膳,吃不完的再也没在桌上见到过。中午、晚上就更是奢侈了,但对于老夫人来说,这些都是日常罢了。看到薛家人如此惊讶,还笑着劝他们不要拘禁,如此几次下来,大家才是习惯了。

    元瑾看到薛元珍今日穿着也十分漂亮,玫瑰红织金缠枝纹褙子,项圈与元瑾的样式相同,不过嵌的是一颗拇指大的海珠,妆容比元瑾更明丽,难掩神情中的期待。

    吃过早膳后,老夫人便带着两个孙女出发了。

    马车嘚嘚地载着元瑾,离她熟悉的那个地方越来越近。她童年有小半的日子都是在这里度过的。自牌坊起第几个胡同进去是傅家,门口种了什么树,她都历历在目。

    她霎时心跳极快,这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可能还是一种即将看到仇人的兴奋。

    马车停在影壁,老夫人带着她们下来,便有丫头领着她们去里面。

    元瑾面无表情地跟着老夫人的身后,看着周围的一草一木。大概是因为傅阁老如今官运亨通,傅家又有所扩建,雕梁画栋越发精致气派,往来的丫头婆子们她也没有一个认识的。其实和她所熟识的那个傅家,并不是很像了。

    这些东西,便是胜利者的成果吧。

    等将她们引到了后花园,丫头们才退去。傅家后花园十分开阔,此时秋意正浓,设了高高的菊花台,各色姿态各异、颜色各异的菊花摆设在小径上,已经有许多世家夫人和小姐们在其中游玩。老夫人认得一些夫人,带着她们前去交谈。

    旁人对定国公府这两个继小姐十分好奇,皆是看了又看。

    这时候,身后有个声音笑道:“薛老夫人,难得你大驾光临。”

    元瑾听到这个声音回头,只见是个衣着华贵,笑容满面的中年妇人。这人她自然是熟悉的,是她前世的大舅母。外祖母去得早,傅家是大舅母主持中馈。旁边还站着一脸平静,身穿直裰的傅庭。

    再看到傅庭身旁笑容温婉,长相端庄柔美的少妇时,元瑾嘴角轻轻一扯。

    竟然是徐婉!

    她前世没几个闺中密友。徐婉是唯一一个和她走得近的。

    两人几乎算是一起长大的,小时候她常来傅家玩,徐婉便跟着她一起来,一来二去竟不知怎的喜欢上了傅庭。她时常同她说这件事:“……傅表哥今日送了我红豆的粽子,元瑾,你说他是不是对我有别的心思?”或者是,“元瑾,不如我们今日又去傅家玩吧?”

    那个时候,元瑾其实也并非不知道,徐婉接近她还有别的目的。但是元瑾自小就孤独,极少有人能接近她,所以对徐婉这种心思知而不言。更何况,她看傅庭总是送这送那,便以为他是喜欢徐婉的,时常撮合两人。

    她站在傅庭身边,又梳了妇人发髻,应该是如愿嫁给傅庭了吧。

    自然的,徐家在萧家倒台后,忠心为皇上铲除萧家剩余党羽,徐婉嫁与了傅家嫡长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她除了想要傅庭之外,是不是也想要她萧家的荣华富贵呢。

    元瑾看着眼前这个笑语晏晏的傅少夫人,心中不禁猜测。

    老夫人也笑:“一别几年,你倒连媳妇都有了!”

    徐婉微笑着行礼:“见过老夫人。”

    傅夫人对徐婉似乎极为满意,和老夫人说:“这儿媳甚得我意,是个极温婉的人。虽是出身侯府,知书达理,又与我儿子和睦恩爱……”

    傅庭听到这里,却抿了抿嘴道:“实在抱歉,我还有事,怕是要先失陪一下。”说着竟后退两步,神情冷淡地从小径离开了。

    徐婉脸上的笑容一僵。傅夫人也有些尴尬,笑道:“他是看着这么多女眷在场也不方便,不必管他。”

    元瑾却从徐婉暗淡的神色中瞧出了几分端倪。她和傅庭似乎并不和睦恩爱。

    徐婉费尽心力嫁傅庭,却过得并不好。

    老夫人才笑:“女眷在场,的确多有不便。”

    “我看你身边也多了两个可心的人。”傅夫人转移了话题,打量起了老夫人身后站着的元瑾和元珍,“两个都长得标致极了,今日可要趁此时候,好好看有没有如意的儿郎才是。”

    老夫人也是笑:“大的这个却不必了,我与顾老夫人早说好了,她是极喜欢我这大孙女的,要当孙媳妇相看的。不过魏永侯爷此时尚在回京的时候,还未到京城,到了才能相看。小的倒是还未定,便再为她看看就是了。”

    傅夫人听到这里,语气有些迟疑,“你这位大娘子,原是要同魏永侯爷说亲的?”

    “谁要同魏永侯爷说亲!”她话音一落,身后已经又响起一个少女的声音。

    只见一个带着丫头婆子,众人簇拥的少女走过来。她长得与徐婉有三分相似,只是面容更明艳一些,穿着件遍地金缠枝纹褙子。她把目光落在了元瑾和元珍身上,自然地忽视了元珍,看向长得更好看的元瑾:“是你要和顾珩哥哥说亲不成?”

    元瑾一看这少女,立刻就有了熟悉感。这少女不是别人,却正是当年,她侄女灵珊砸伤过额头的徐家幼女徐瑶。

    忠义侯徐家生了三个女儿,大女儿便是如今正得圣宠的徐贵妃,二女儿便是徐婉,又是未来首辅的儿媳,而三女儿就是这位徐瑶了,她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徐瑶今年似乎是刚及笄。

    真正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徐三小姐有何贵干?”她语气清晰而平和,不仅让老夫人看向她,还让傅夫人和徐婉都注意到了她身上。

    徐瑶上下打量她,不屑道:“我从未在京城见过你,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徐婉皱了皱眉,她和大姐是由祖母养大的,徐瑶却是被母亲养大的,又是最小,自小便宠坏了,言行举止甚是不注意。

    徐瑶笑了起来。语气越发刻薄:“我知道了,你便是大家所说的定国公府收养的继女吧?怎么的,你不过是个继女的出身,妄想配得上顾珩哥哥!你可不要肖想了!”

    元瑾听到这里,心下却是明了,原来这位徐三小姐是喜欢顾珩的!

    难怪,当年因为议论她被灵珊给打了。

    她依旧平静道:“徐三小姐多虑了。”

    “我多虑?”徐瑶笑了笑,“不管我是否多虑,顾珩哥哥都是不会娶你的,单凭姿色,你就觉得能嫁入魏永侯家吗?”

    听徐瑶这意思,她大概是非常想嫁入定国公府了吧。

    而薛元珍却是脸色不好看起来,虽然徐瑶的话句句是对着元瑾说的,其实真正的对象是她。这不就是想说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么!

    其实顾老夫人给老夫人传达的话是有误的,京城不是没有贵女肯嫁顾珩,他毕竟有个京城第一美男子的头衔。只是喜欢他的徐瑶,他也并不喜欢。所以顾老夫人没办法,猜测他是不喜欢骄横的女子,而是喜欢秉性温柔可人的,所以转而找这个类型。正好顾老夫人同薛老夫人有这个关系,薛元珍又是山西出身的,正好也性情温柔,顾老夫人想着儿子说不定会喜欢,才和老夫人说定了。

    徐婉的脸色更不好看,她倒是不介意妹妹对这种无权无势的小姑娘口出狂言。但毕竟定国公老夫人还杵在哪儿,老夫人神色漠然可见已经不高兴了。世家之间多有交往,虽然徐家现在鼎盛,但也没必要去得罪定国公府。再说,三妹这心思也太外露了一些,这样横冲莽撞,也得亏是她和徐贵妃多年护着,才没有出什么岔子。她道:“三妹,你这是什么话,还不快跟老夫人道歉!”

    自然,她也说的是对老夫人道歉,而不是对薛元瑾。

    徐瑶见到二姐脸色真的不好看了,才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但也没有道歉。

    傅夫人见闹得不愉快,她又没有说徐瑶的立场。徐瑶可是徐家如今千娇万宠的小女,谁又敢说她。只能先安排老夫人一行人先进宴息处吃茶,又让下人送了瓜果点心来。

    宴息处里,却有两个半大的小男孩在拿着刀剑比武玩。你来我往,你刺我挡,其中有个是傅庭的幼弟傅原,是傅夫人老来得子,十分宠爱。

    元瑾一开始还未觉得什么,但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傅原手里拿的那把剑。

    她眼前瞬间一黑。

    父亲曾告诉她,萧家誉满名门,她祖父的时候就开始随着高祖四处征战。有一年,祖父被敌人包围,几乎是逼到绝境。但是祖父凭借自身突出重围,用一把剑取了敌人首级,保卫了岌岌可危的边疆百姓。从此才被封为西北候,被皇上大加赞赏。

    而这把剑也就成了萧家的传家宝,摆在祖祠的排位后面,一起享受香火。父亲非常珍爱这把剑,说是祖父英勇的象征,是萧家保卫国家的象征,是绝对碰也不让碰的。

    就是眼前这把剑!她从小便看着,绝不会认错!

    元瑾看着它,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这把剑在傅家,所以就是傅家毁了萧家的祖祠,还将这剑夺了来,给一个小孩做玩具?

    她一贯看到这把剑都是好好地摆在祖宗祠堂里,被萧家的人珍视和保藏,现在突然看到它出现在一个小孩手中,形容破败。一时之间觉得无法承受,喉咙中涌起阵阵的腥甜。

    倘若之前,萧家的覆灭她未经历,只知道这样的事发生了,而她沦落成了个庶房娘子。而现在,她却深刻地感觉到了萧家的落魄,感觉到了萧家被众人踩踏的时候,父兄的那种悲凉和绝望。

    连祖祠都保不住,连祖父传下来的剑都无法守。那时候,他们该是多么的绝望。

    她曾经错过的那些情绪,那些惨烈,突然而然的纷至沓来。

    就连薛元珍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轻声问:“二妹怎么了?”

    傅夫人却走过去呵斥仆人:“怎可让小少爷玩这样的东西,岂不是太危险。还不快收了抱下去!”

    两个小孩很快被抱了下去。

    而薛元瑾缓缓地摇了摇头。她没有说话,因为她一时半会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突然彻底地被激起了意志,她一直知道自己要为萧氏报仇。但这种感觉,从未像现在这样明朗。

    也许是因为她现在不仅仅是那个薛四娘子了,她现在是定国公府继小姐,回到了京城,之前觉得难如登天的事,现在是可以做到的。她便是要为太后、为萧氏报仇。她便是要回到当初的自己!

    无论怎么做,扶持闻玉也好,或是自己一步步来也罢。就算是不能成功报仇,她也决不能让这些人过得好!

    她闭了闭眼,方才稍微平静了一些。道:“无事。”

    她们才坐下来,薛元珍抿了口茶。

    她还记得刚才的事,在太原的时候,是薛家的嫡房嫡女,自然从未受过这样的气。

    老夫人倒是安慰两人道:“这位徐三小姐身份太过显赫,忍一时便罢了。阿瑾方才可生气了?”

    元瑾现在并不生气,她现在仇恨心态远胜过生气的程度,所以她反倒不生气。

    她说:“祖母不必担忧,我还好。”

    薛元珍却抿了抿嘴说:“祖母,我瞧着,这位徐三小姐对魏永侯爷是有意思的……既是如此,那侯爷为何不娶她……”

    老夫人叹气:“还不是顾珩自己不肯娶。若只是身份高他就娶,当年他怎么会不娶丹阳县主,徐三小姐虽然说来是身份显赫,但要同当年的丹阳县主的家世人才各方面比,却又是连提鞋都不配的。”

    一贯待人温和,极有涵养的老夫人也难得唾弃了一把徐三小姐。

    薛元珍听到这里,心中更是有些忐忑了。“祖母,那我怎么知道侯爷……就会、就会喜欢我呢!”她的语气又是一顿,“若是魏永侯爷不喜欢我,公平竞争的话,我又怎么争得过徐瑶……”

    老夫人则宽慰了她一句:“顾珩不喜生性骄横的女子,而是喜欢温柔可人的,所以顾老夫人才选了你。不必忧虑,她也只是家世略胜你罢了。”

    不过其实今日之事,也让她对这桩亲事的可能性,有了一丝疑虑。

    元瑾则看了看薛元珍。

    她并不想嫁顾珩,但同样的,她更不希望徐瑶嫁给顾珩。顾珩在军中的地位当真不低,若是徐瑶嫁了,徐家就会越来越强。

    那她反而宁愿是薛元珍嫁过去,至少她还是定国公府的小姐。

    元瑾反而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姐姐诚心,总是可以达成的。”

    元瑾说出这句话,别说是薛元珍了,就连老夫人都有些惊讶。

    毕竟薛元珍一直觉得,薛元瑾是要和她抢这门亲事的,如今看到薛元瑾一脸真挚的说,希望她能嫁给顾珩,自然是让人觉得奇怪。

    作者有话要说:  姑娘们,解释一下为何要修文。是之前那章进度推太快了,女主的情绪不够好。所以想把女主的情绪铺实,包括她对自己、对仇人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上一版的情节是没有消失的,只是要晚一点出现。丹阳这文是有大纲的,只是我没有细纲,再加上想日更的匆忙,所以昨天进度条拉太快了,修文是想慢一点。下章靖王殿下仍然会出来的,莫急。而且明天会更新的,这章又留评抽一百个红包哦~

    感谢下面的姑娘们~:

    wenwen扔了1个地雷

    牛牛超人扔了1个手榴弹

    小甜甜balabala扔了1个地雷

    贝一扔了1个地雷

    嘟嘟扔了1个地雷

    xiaomi71扔了1个地雷

    咪儿扔了1个地雷

    lanchoubjsy扔了1个地雷

    妮妮扔了1个地雷

    yuzuki扔了1个地雷

    小小紫禧扔了1个手榴弹

    杜希扔了1个地雷

    青青521扔了1个地雷

    天气变热了扔了1个地雷

    lily扔了1个地雷

    小狼扔了1个地雷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扔了1个地雷

    牛牛超人扔了1个地雷

    止水扔了1个地雷

    水潋滟扔了1个地雷

    杜希扔了1个地雷

    太阳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