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丹阳县主 > 43、第四十三章
    第43章

    元瑾霍然抬起头, 便看到一穿着亲王赤袍的高大男子从宫门跨入。当她看到那张极为熟悉的脸时, 顿时惊愕得睁大了眼睛。

    竟然是陈慎!

    他为何会出现在宫廷里,并且还身着亲王服制!

    而朱询笑着走了上前:“我说是谁,竟这般大的排场。原来是叔叔来了!”

    叔叔……

    元瑾听到这里,紧紧地抓住一把雪,冰凉的感觉透过掌心, 直凉透了她的身体。

    能被朱询称为叔叔的,这天底下除了那个人, 便没有第二个了!

    只有那位, 权倾天下的靖王殿下,才当得起,当今太子爷一声叔叔了。

    元瑾看着陈慎。

    今天是太后寿辰, 他进宫赴宴穿的是亲王服制,更衬得他身材高大, 虽然仍然是面带笑容, 但周身的气质没有丝毫压制, 与平日那个普通幕僚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倘若他一开始就是这样出现在她面前, 那她也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她思绪极为混乱, 原来陈慎就是靖王!

    是灭了她萧家,囚禁了太后的西北靖王。

    她竟然一直将他当做普通幕僚, 多番求他帮忙,还与他交心往来!

    那么多的疑点,到这一刻都有了解释,陈慎就是靖王, 所以他才对兵法运用娴熟,到了恐怖的地步。所以他周围出没的人才行踪诡异,神秘莫测。所以定国公看到那枚玉佩,才会脸色大变,因为那是靖王殿下贴身所带的东西,却平白出现在了一个小姑娘身上。

    她怔了半天,脸色又青又白。

    朱槙却笑道:“侄儿在这里审问我的人,叔叔自然不得不过问一二。”说着已经走了进来,身后带的锦衣卫四下散开,将景仁宫团团围住。

    他走到了元瑾面前,看到她跌落在雪地里,目光微动,一手背在身后,另一手伸出来,轻声道:“来。”

    元瑾几乎是下意识地把手伸出去,她的手冰冷,被他的大掌握住,再顺势一拉便站了起来。

    朱槙又轻声问她:“可有受伤?”

    元瑾摇了摇头。

    他道:“那你稍等我。”

    他说完才放开她,招了招手,几个锦衣卫立刻上前将元瑾护住。

    朱槙走到朱询面前,他比朱询还要略高一些,因此气势更胜,语调缓慢地道:“方才侄儿见着我的玉佩,倒不知为何这般激动,竟至于用剑指着她?”

    朱询是没料到朱槙会突然出现,并且门口连个传话的都没有。

    想来是门口的禁军根本就不敢拦他。

    他是西北靖王,囚禁萧太后,灭萧氏余党,威震边关,战功赫赫,怎会有人敢阻拦于他!

    其实若没有当年那件事,朱询也不至于会到想杀他的地步。但因那件事,他对他恨之入骨,之前疯狂地杀了直接导致事情出现的一批人,靖王并未曾管。那是因为那些人对他来说也如蝼蚁,他根本就不在意。

    所以但凡是他重视的,那便都要毁去。

    他要报复!

    但是明面上,靖王还是靖王,是他的长辈,西北军权的拥有者,所以还是要和睦的。

    他道:“叔叔实在是误会!侄儿正是见到叔叔的玉佩无故出现在一个小女子身上,怕是您的东西有所遗失,或是被人偷窃,所以才要替叔叔捉拿贼人。”

    这便也是睁眼说瞎话了,靖王身边是什么守卫,怎么可能出现玉佩意外失窃的情况。

    “怕我的玉佩遗失,竟然至于用剑指着一个女子?”朱槙又问。

    朱询则道:“是我方才激动了,不知这姑娘竟是叔叔的人,还请叔叔见谅了。”

    当然,朱槙现在也无法跟他计较,毕竟他的话听上去合情合理,而元瑾也没受伤,实在是没有发难的理由。他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玉佩是我亲手赠与她,并非遗失。侄儿是想抓贼人倒也罢了,若是因见到我的玉佩,便起了杀心,那还真是不好办啊!”

    朱询自然不认,也笑了笑:“叔叔哪里话!侄儿怎敢对叔叔的人起杀心。”

    朱槙却抬起眼,冷冷地盯着他道:“你不敢吗?”

    他这时候笑容尽收,不笑的时候就显得尤其冷酷,那种凝滞而压迫的感觉便迎面扑来,叫人呼吸都一滞。让人想起这是亲手砍过宁夏总兵头颅,坐拥西北、山西军权的靖王朱槙。

    朱询露出一丝无意味的笑,淡淡道:“……不敢。”

    朱槙才点头,道:“那便还来吧。”

    朱槙说的正是那枚玉佩。

    朱询也没有想要的意思,将那玉佩交回,朱槙接了走过来给元瑾。

    朱槙伸出手,却见小姑娘仿佛没反应过来一般,没有伸手接,而是径直地看着他。他才笑了笑:“怎么傻了?”

    元瑾并非没反应过来,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接。

    她面对的仍然是熟悉的陈慎,甚至言行都和平日一般无二。但刚看到刚才他与朱询对峙的那一幕,元瑾心里却分明的知道,他不是陈慎,什么陈慎不过是他虚化的人物,他一直在隐瞒自己的身份。这个人就是靖王朱槙!

    那个她曾无法抗衡的对手,高高在上的命运主宰者,就连朱询在他面前,都要恭顺应承。

    这亦是她的仇人,是太后和萧家覆灭的元凶之一。

    居然之前,只在她面前装作一个普通幕僚!

    所以,她突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如何面对他。

    朱槙却觉得,她应该是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吓傻了。

    毕竟这样巨大的身份转变,突然间身边的一个普通人,就成了权势滔天的藩王,没有人会不被吓到。

    他拉起她的手,将玉佩放在她的手心,告诉她:“是非之地,我先派人送你回定国公老夫人那里。你弟弟的事我会帮你处理,好吗?”

    玉一入手便带着他掌心的温度,瞬间让她冰冷的手也感觉到了几分暖意。元瑾心中更加复杂纠结。她开口道:“你……”她非常想说,你怎么会是靖王,为什么你会是靖王!

    只是她本来单纯地恨靖王,亦是单纯的喜欢陈慎。但当这两种感觉混杂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力,让她晦涩得难以开口,面对他的时候,突然不知道自己的情绪究竟应该是爱还是狠。

    一切不都摆在眼前么。

    他是陈慎,那个三番四次帮她,她视他如佛祖般温和的陈慎。但他也是靖王,是她的仇人,亦是太后死亡的元凶!

    朱槙则告诉她:“明日我会亲自去定国公府。”

    他是想说,明日会来跟她说清楚,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吗?

    但这又能如何呢。

    元瑾抿了抿嘴唇,没有再开口。

    随后朱槙转向了朱询,淡淡道:“侄儿虽贵为太子,只是天子犯法,尚要与庶民同罪。方才无故冤枉了定国公府二姑娘,是否还是跟她道一声歉呢?”

    其实自古以来,就从没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时候。朱槙不过是在用自己的权势和地位,逼朱询向她低头罢了!

    而元瑾需要么?她不需要,她更怕日后朱询会报复在闻玉身上。

    所以她握了握靖王的手,示意不要强求。

    朱槙却轻轻一按她的手,笑道:“侄儿以为如何?”

    朱询瞳色幽暗。

    朱槙是他的长辈,并且权势之重,连皇帝都要避让他,他亦不能正面和朱槙对上。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所以他只能抬起头,看着元瑾一笑,道:“方才,当真是我对不住二姑娘了。”

    他这话说得非常缓慢,显然是极不情愿。

    元瑾想着,他已身在尊位许久,恐怕是很少有这种被人强按头的时候了。

    但说真的,她养他这么些年,他又曾刻骨铭心地背叛她。这句对不住,还算是浅的了!真正重的,应该是让他在自己面前跪下,跪出血来,才能消减几分她心头的恨意!

    “太子爷客气了。”元瑾也只说了这几个字。

    朱槙则想着,小姑娘现在肯定还无法接受,刚才又受了惊吓,还是让她先去缓缓吧。

    朱槙招手,叫了李凌过来:“送二小姐去崇敬殿。”

    李凌应喏,恭敬地伸手一请。

    定国公本就是靖王的人,靖王处理弟弟的事,比她更方便。再者能看得出,朱询对靖王还是有那么一些忌惮的。反而她在这里,靖王和朱询没这么好谈。他把她当成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看,凡事都有所忌惮。

    元瑾想到这里,终不再停留。只先走到弟弟面前,对两个禁军说:“你们放开他。”

    有靖王在旁边站着,并且很明显,这小姑娘是靖王殿下的人。两个禁军也不敢不听,放开了闻玉的伤处。闻玉差点没站稳,还是元瑾扶了他一下,轻声问他可好。

    闻玉略睁开眼,淡棕色的瞳孔透出几分瑰色,缓缓地点头。道:“姐姐你先走。”

    他同靖王想的一样,姐姐在这里反倒连累姐姐。

    元瑾见他真的没事才放下心,迟疑片刻,又对靖王略一点头,才由李凌陪着回了崇敬殿。

    她走到门外,才听到朱询的声音说:“既然叔叔来了,倒也可以帮侄儿看看,这火灾因何而起……”

    看来朱询对靖王也甚是忌惮啊。

    元瑾思绪混乱着,走到了崇敬殿外时,李凌道:“二小姐进去吧,我只能送您到这里了。”

    元瑾正要走,脚步却一顿,随后转身问他:“你之前就知道我?”

    他看到靖王对她说话,却一点都不惊讶,那势必是早就知道她的。或许是在她和靖王来往的时候,这些人就在看着她。毕竟朱槙这样的身份,出场必然是有多重人手保护的。她没看到,只是这些人在暗处罢了。

    “您常与殿下往来,我们自然是知道的。”李凌笑着说。

    “他为何要装作普通人,跟我来往这么久?”元瑾问道。

    但这些训练有素的手下,是半个字都不会多说的。尤其他还是靖王的人,更是人精中的人精。

    “二小姐可以明日亲自问殿下,殿下的心思,我们这些下人不敢妄自揣测。”李凌对她的态度恭敬而不谄媚,正是最让人舒服的态度。

    元瑾没有再继续问,从这些人口中,她是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的。

    其实方才那句话,与其说是在问李凌,倒不如说是在问她自己。

    跨入殿中,温暖的气息裹挟她的全身,她才堪堪松开手。看着掌心那枚青色的玉佩。

    她一直未认出陈慎就是靖王,跟他这些穿用有很大的关系,他穿着一向简朴,就连这玉佩也只是块普通的青玉。只是也能看出主人是佩戴了很久,玉的手感因长期摩挲,已温润如白玉。

    她未再佩戴这块玉,而是放入了怀中。

    这是那个人的贴身之物,他之前必定是常年的佩戴和摩挲。将它戴在外面,她觉得别扭。扔掉却又是不可能的,故只能放在怀中。

    她入座之后,倒是把老夫人吓了一跳,她的斗篷上满是雪沫,发髻也比方才凌乱,小脸当真是一丝血色也没有。老夫人才问她发生什么了。

    元瑾略回过神,才将方才的经过同老夫人讲了一遍。

    “靖王殿下来了?”老夫人先一惊诧,进而反倒是镇定了许多,“有殿下在,闻玉倒不至于有事了。”

    元瑾嗯了一声,灌进一杯热茶:“您别担心就成,闻玉的伤势倒也不重。”

    热烫的茶从喉咙烫进胃里,彻底让她暖和起来。

    元瑾才觉得自己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

    老夫人担心是不担心了,但是她还记挂着一桩事呢。

    那就是定国公信中所说的,靖王殿下早已看中元瑾,叫她推了裴子清一事。

    靖王殿下突然出现在景仁宫,又是那样的时机,恐怕就是为了元瑾的。

    看来靖王殿下对元瑾,当真是不一般!那她也能放心了,否则之前总是惴惴不安,怕殿下对元瑾只是随意,岂不是蹉跎了元瑾!

    作者有话要说:  姑娘们,这两天身体不大舒服。所以字数稍微少了一点。

    另外,我的作收还差五百就破两万了,能不能求大家帮我一把_(:3∠)_破两万。

    就点作者专栏收藏就行~~有新文就会通知哒!

    感谢大家,他日必当结草衔环来报。

    另外,这章也送一百个红包哦~上一章的红包明天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