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丹阳县主 > 49、第四十九章
    第49章

    当你面对为了能不娶自己, 不惜起兵逼宫害了她全族的前未婚夫婿时, 应该是什么感觉?

    元瑾是不敢置信。

    她从没想过,她的前未婚夫婿,魏永侯爷顾珩,竟然就是自己当初救的那个人!

    当时自己尚且年幼,对那样落难的人, 是不会置之不理的。她照顾他得很仔细,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 却也是尽心尽力了的。

    而这个人伤好后, 却与旁人合谋,害了她萧家满门!

    元瑾手指发抖。

    那岂不是说,是她间接地害了萧家, 害了太后!

    他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放不下去,甚至走近了一步, 想要拉她的手。

    元瑾却后退一步, 冷冷地道:“魏永侯爷, 你要做什么!”

    “阿沅, 是我啊。”顾珩以为是她不记得她了, 皱了皱眉说,“你当初曾在山西救过我, 可是忘了?我那时候眼睛坏了,你替我治了许久。你不见之后我的眼睛便好了,一直在找你,只是未曾找到你!”

    他露出几分微笑:“我当真没想到, 母亲找来的山西姑娘就是你!这些年你过得可好?”

    他说着又要伸手来拉元瑾。

    这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顾老夫人正带着几个丫头婆子走过来。

    她本是来看薛元珍和顾珩的,却突然看到顾珩竟然和薛二小姐在亭子里,并且,他还离人家非常近!她吓了一跳。道:“珩儿,你在做什么!”

    顾珩回过头,发现是母亲来了。正上了台阶很快走来。

    顾珩看了元瑾一眼,眼中坚定,告诉顾老夫人,“母亲,这位姑娘正是我找了数年的那人,如今我终于……”

    顾老夫人听着心里一个咯噔,立刻打断他:“你在说什么呢!这位是靖王殿下的未婚妻!”

    顾珩听到顾老夫人的话,脸色一下变了,不可置信:“她是靖王的……”未婚妻?

    原靖王殿下既将要娶的人就是她,就是他找了数年的她?

    他找了她盼了她这么多年,但刚一找到她,却发现她即将要嫁给旁人了!

    且这个别人还不是旁人,而是西北靖王。靖王殿下坐拥西北兵权,还是他的上司,于他有提携之恩。他的妻,自然日后会是靖王妃,绝不容旁人冒犯。

    “方才侯爷只顾着说,还未来得及告诉侯爷,您认错人了。”元瑾身边的紫桐道,“要和您说亲的,是我们府上的大小姐,我们二小姐是已经同靖王殿下定亲了的,今日只是陪着大小姐过来罢了。”

    顾老夫人生怕得罪了元瑾,走到她面前道:“二姑娘不要见怪,侯爷是早年心中有一痴爱女子,但一直未找到。怕是你的背影与她有相似之处,所以他才认错了,实则是无心的。”

    元瑾心中思绪翻涌,千言万语,却化作一句冷淡的话:“侯爷下次,不要再这么莽撞,认错人了。”

    她说完,就带着紫桐离开。

    但是走过顾珩身边的时候,他却突然伸出手,一把将她抓住。

    众人都未预料他突然动作,不由惊呼:“侯爷!”

    顾珩却根本不管旁的人,他微冷的双目只盯着元瑾:“我没有认错人!你便就是她,你若不是,刚才便不会这么震惊!当日我虽然看不清你的模样,却绝不会认错你就是你的。阿沅,我找了你这么多年,你为何不肯承认!”

    顾老夫人听他说的话,简直吓得三魂没了七魄:“顾珩!你在做什么,说些什么浑话呢,你快给我放手!”

    这事若传到靖王殿下那里怎么办,顾珩他不想活了么!

    元瑾用力拉扯着自己的手,冷冷道:“侯爷当真认错了人,若再不放,便是耍无赖了!”

    顾珩的确认错了人。

    救他的是丹阳县主萧元瑾,而她早已不是萧元瑾了!

    过去的那个萧元瑾,已经被他杀死了!

    “你答应过,要嫁给我的。”顾珩薄唇紧抿,“你为何要同别人定亲?”

    他握得太紧,一时根本无法分开。

    元瑾听到这里,嘴角嘲讽一般地扬起。“侯爷,你怕是要清醒一些了,我甚至不曾认得你,哪里来的,答应嫁给你!”

    看到她全然陌生和戒备的目光,顾珩最终还是心神一动,手不由得松开了一些。而元瑾便趁此机会甩脱了他,连头都不曾回,带着紫桐很快离开了。而顾珩仍然盯着她离开的背影,片刻不曾放松。

    顾老夫人却抹了把汗,心有余悸,严厉地对丫头婆子们说:“今儿发生的事,谁也不准往外说一句话。若是谁透了口,我便会活活地打死她,知道吗?”

    众丫头婆子更是俱都怕事,忙跪下应喏。

    顾老夫人才叫了儿子:“你快跟我到正堂来!”

    顾老夫人本是因元珍的事过来,但是出了这样的事,元珍不元珍的也不要紧了,她得赶紧跟儿子,把这个问题说清楚。

    而接下来的宴席,自然是草草地散了。

    元瑾单独上了自己的马车。

    她抱着膝,蜷缩一般地坐在马车里。似乎觉得好笑一般,嘴角扬起一个讽刺的笑容。

    原来,顾珩一直在找的那个山西的小姑娘。就是她,就是和他定亲的丹阳县主。

    顾珩却因为不肯娶丹阳县主,而逼宫于太后,致使她死于非命!

    他不知道,他已经亲手杀死了那个他一直想找的人。

    两人从未交换姓名,亦不知对方的身份。在定亲之后,也从未见过面。就这般一步之差,就让命运阴差阳错。让他害了萧家,害了自己。

    那他能去哪里找她呢?他在哪里都找不到那个人了。即便他能上天入地,手眼通天,但已死之人,如何能复生。

    说不定,她的死还是顾珩亲自动的手!

    她都不知道,是应该恨顾珩还是恨命运!

    指甲紧紧地掐进掌心里,元瑾唯独只知道一点。那就是她都恨。尤其是她救过的人反而害了她,她会更恨。

    元瑾一直在努力忍住眼泪,直到这一刻,她突然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蜷成一团,嘴唇紧紧地咬着。泪水沿着冰冷的脸颊不停地流下来。她亦不想哭,却管不住自己的眼泪,它们在她的脸上肆虐,让一切悲凉绝望的情绪无情地笼罩着她。

    所以原来,顾珩是她救的。

    原来,萧家的覆灭,竟是有她作的孽。

    佛祖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为何她救了旁人,却得到的是这样的后果呢!

    为什么!苍天不公,她到底有什么地方做错了,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元瑾扪心自问却没有答案,四周空荡而冷漠,没有一个声音回应的,她只能将自己蜷缩在马车的角落里,好像这样痛能少一些,她受到的伤害能少一些。

    她的眼泪渐渐止住,眼眶发涩。闭上眼睛,

    马车到了定国公府时,天已经黑了。

    元瑾下了马车,跟老夫人说了声累了,便回了自己的宅院去。

    她实在是很累,累到不想应付周围。

    闻玉却正在屋檐下等她回来。看到她立刻走了上来。“姐姐今日怎回来得这么晚?”

    元瑾抬起头,他便看到她眼眶红肿,分明是哭过的样子。

    薛闻玉跟了元瑾这么久,什么时候看到她哭过。他顿时眉头一皱,立刻问:“你怎么会哭了,是不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

    元瑾摇摇头,绕过他:“你回去歇息吧,我无事。”

    她往屋内走,叫丫头们都退下去。薛闻玉怎肯这时候听她的话,跟上去又将她拉住,“姐姐,你别走!”看到这张一贯笑容和平静的脸,却如此的憔悴。他轻声说:“你我相依为命。这世上再也没有比我们更亲近的人,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可是……谁欺负你了?难不成是薛元珍?”

    元瑾没有说话。

    他脸色越发暗沉,“果真是如此,那我现在便废了她!”

    元瑾摇了摇头,本来是要说什么的。一张嘴,没有等声音出来,眼泪却又流了下来。

    有时,人的坚强便是如此,抵得多许多的苦痛折磨,却抵不过一句问候。

    她又开始哭得浑身发抖,不能自己。

    这更把薛闻玉吓着了,连忙扶着她:“姐姐,究竟怎么了?”

    元瑾却无力回答,瘫软在地,紧紧地揪着这个已经长成少年的,弟弟的衣袖。

    薛闻玉半跪在地,衣摆垂落在地上。他把哭得毫无自觉的元瑾揽在怀里。不再问她发生了什么,而是轻轻说:“我在这儿,没事的,姐姐,没事的。”

    元瑾紧紧地闭上了眼,轻轻嗯了一声。

    她感受着弟弟温热的脉搏,头一次在薛闻玉身上,体会到同太后一样的,真正的相依为命。

    而闻玉的手,也一直轻抚姐姐的发,安慰着她。

    希望她能忘记一切苦厄,真正的开心起来。

    而魏永侯府里,顾老夫人让丫头关上了房门后就转过身,严厉地质问顾珩:“你方才在做什么!我都告诉你,那是靖王殿下的未婚妻,你怎还做出那样的事!倘若今儿在场的哪个好事之人,把这话传到靖王耳朵中。你怎么办!”

    顾老夫人嫌贫爱富,攀附权贵。但是这不妨碍她是个脑子很清楚的人。儿子如今在朝上,的确是炽手可热没错,但靖王朱槙是什么人,他怎能如此狂妄,去触殿下的逆鳞。

    这位定国公府二小姐家世并不出众,靖王殿下娶她,还不是因为极喜欢她!

    顾珩却道:“母亲,她就是当初救我的那个人。儿子别的不说,这条命都是她给的。别说靖王,便是皇帝,我也不是不敢得罪。”

    顾老夫人也知道自己儿子这个脾气,当初萧太后就差把刀架在他脖上了,他不也没有娶丹阳县主么!

    她看着儿子强硬而冷漠的面孔,重重地叹了口气。

    顾珩那事她自然知道。

    十九岁那年,顾珩跟着他父亲出征,亲眼见着他父亲在战场上死亡。他逃出来时身受重伤,不能视物,整个人都崩溃了。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的人,必然会给他留下一辈子的烙印。他之后即便是再怎么手握权势,也不会忘了那个姑娘。

    她也不是真的这么迂腐的人。倘若儿子真能找到她,那顾老夫人也不会说什么,就凭她曾救了儿子一命,让她过门也无妨。

    但是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没有找到过。

    凭儿子的手段,用了几年还找不到那个人。有的时候顾老夫人甚至都怀疑,这个姑娘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她坐了下来,换了个语气道:“那好,你口口声声说她就是那个人。那么娘只问你一件事,你当初在边疆遇到那姑娘时,她多大?”

    顾珩道:“约莫十四岁。”

    “那便是了。”顾老夫人觉得儿子是昏头了,竟这个都看不穿。“你当初遇到她时,她十四岁,如今已经五年过去了。这姑娘应当是十九岁。而你今天见到的薛二小姐,现在亦不过才十四岁。她怎么可能是那个人!”

    顾珩抿了抿唇,却不肯承认:“我当时眼睛受伤,看错也是有的。”

    顾老夫人却觉得儿子纯粹在跟她抬杠,也抬高了声音:“你难道受伤到分不清九岁和十四岁不成?”

    她见顾珩仍然眉眼冰冷,不肯承认的样子,又只能说,“那好,我再告诉你。这位薛二姑娘自小就在太原长大,父亲是一个苑马寺的小官。她这样的大家闺秀,出门上个香都要长辈同意,仆从跟随,怎么可能会去边疆这种地方。据我所知,除了来京城这次,她可是从来没出过太原府的!”

    顾珩却对这个很漠然,说:“当时能出现在边疆的,差不多大的姑娘,儿子都已一一查过。并没有找到她。若她能去到边疆,我自然也已经查证过了。眼下,便只能从这种不可能中来找可能!”

    “你!你这……”顾老夫人被气得一时说不出话,半晌憋了句,“你这是歪理邪说!不过是你不想承认罢了!”

    “母亲。”顾珩却是低低一叹,“我的感觉告诉我,她就是她。且您当时不在场,不知道她一开始的表情,有多么震惊。若她不是她,怎么会表现得这么震惊呢。您说的也有道理,但眼下所有可能的都已经排除了,剩下的都是不可能的。”

    顾老夫人听到儿子略服软了一些,也叹了口气:“娘说句实话,其实娘哪里在意她是不是那个姑娘。只要你喜欢,你说是,娘巴不得你娶她。可是现在不行,她是靖王殿下的未婚妻,没多久就要成亲了。珩儿,你自小到大从不要我操心,我便也只问你,你难道想跟靖王抢人不成?”

    顾珩又不再说话。

    “你心里什么都清楚。”顾老夫人说,“且你只需私下随便一调查,便知道娘说的不假。娘最后再跟你说一点,倘若你,把别的人错认成了她。她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

    顾珩这次是彻底的沉默了。

    长夜无声,门外庭院萧瑟。

    天地广阔,人间的劫数千千万,众生如恒河沙数,缥缈无踪,他能去哪里找她?

    便只差上穷碧落下黄泉了。

    但是直觉分明告诉他,她就是她。言行举止那样的熟悉。但是的确,年龄就是对不上的,身份也是对不上的。他说了这么多歪理邪说,不过就是像母亲说的那样,在找借口让自己相信罢了。

    其实无论怎么样,她都不能是她。因为她即将是靖王妃,是他上司的妻。

    仿佛又看到她在自己面前,跟自己说:“你知不知道,给你治病用了我多少银子?”

    他不回答。

    “一看你便是个穷鬼,告诉你,欠我的银子是一定要还的。现在没钱,等以后有钱了,便来找我。只要你诚心,最后一定会找到我的。”她露出了笑容,“说好了,你一定要来找我的啊。”

    他看不清她的脸,但是他知道。她那时候的样子必然是极好看的。

    其实,她只是想要自己去找她吧。

    可是呢,他却怎么都找不到她。

    母亲说的也对,他不能强行把旁人认成是她,那样是对她的侮辱。

    这个薛二小姐再怎么像她,也不可能是她。他应该要离她远一些,免得他再次心神动摇,铸成什么不可弥补的大错。

    靖王殿下的手段,他并不想尝试。

    他闭了闭眼,然后说:“母亲,我想一个人待会儿。至于亲事,我现在仍没有打算,您不必为我操心了。”

    他说完,便大步离开了正堂。徒留顾老夫人在屋中,知道自己说服了儿子,却也并不为此高兴,屋内只是徒留一声轻轻叹息。

    一早起,顾老夫人便亲自赶到了定国公府,跟老夫人长谈。

    她离开之后,老夫人的脸色很难看,立刻将元珍叫了过去说话。

    元瑾听丫头说:“……大小姐离开正堂的时候,脸色发白,失魂落魄,似乎是和魏永侯家的亲事出问题了。”

    元瑾听了一凝思,便系了件斗篷去了老夫人那里。

    看到她过来,老夫人就叹气。“元珍的亲事怕是要黄了!”她接着说,“当日,顾老夫人叫你们去赏花,其实是想给元珍和顾珩见面的机会,谁知元珍却莫名被一个陌生的小丫头叫走,没得见魏永侯爷。魏永侯爷就因此不喜,也不愿再和她见面了。”她说到这里,看向元瑾,“元珍被人叫走,你可还在院中?”

    老夫人是想到顾老夫人来说话的时候,欲言又止的模样。

    她猜测是不是其中另有隐情,希望元瑾当时看见了一二。

    元瑾道:“孙女那时候已经不在院中了。”

    她自然不会告诉老夫人,顾珩误以为她才是要嫁他的人,并且还冒犯了她。何况顾老夫人找了托词,不就是想掩藏这件事吗,毕竟她已经同靖王定亲了,若是传出去让靖王知道了,谁也讨不着好。

    老夫人又叹气,“罢了!也是元珍自己不警惕,怎的是个脸生的丫头传话,她也听了。我亦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当时顾老夫人也说了,一切要顾珩看中再说。”她不想再提这个事,“我好生劝劝她,再给她找一门别的亲事吧。”

    元珍却是在屋中哭了两天都不止,谁劝都没用。丫头劝她吃饭,她还骂了丫头,并且掌掴了人家。这事弄得老夫人也不高兴,但没办法,只能让元珍的生母周氏过来安慰她。

    崔氏却在元瑾的房中,一边嗑瓜子,一边嘲笑薛元珍:“你瞧着,这便是恼羞成怒了!凭她什么身份,敢在定国公府使这样的大小姐脾气。她也不想想,本来嫁给顾珩这事,当初人家老夫人和魏永侯府都没说定。若不是老夫人这层关系,她的身份哪里配嫁给顾珩,就是现在也是她攀高枝。反倒当顾珩是自己的囊中物了!”

    说着又问元瑾:“她可来找你帮她了?”

    元瑾摇了摇头,倒不是薛元珍不想。而是老夫人根本不会允许。

    薛元珍若来求她,肯定是想让她求靖王。但老夫人是何等精明的人,怎会让薛元珍因为这件事,去打扰到靖王。别说打扰靖王了,甚至都到不了她这里。

    当然,她也的确不会帮薛元珍了。这件事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对于顾珩,她又了更复杂的仇恨心理。

    他不是在找那个人吗,但是他找的人,已经被他亲手杀死了。所以,他永远也找不到,即便那个人就在他面前,他也永远都不会知道。

    元瑾只是淡淡地喝了口茶。

    倒是这时候,外头进来了个老夫人的丫头,向她行了礼,道:“二小姐,靖王殿下那里过来人了,说殿下想见您。”

    朱槙为什么会突然想见她?

    元瑾放下茶杯,问道:“可说了是什么事。”

    丫头摇头:“只说让您赶紧过去,来接您的马车已经到影壁了。”

    虽说男女婚前不得相见,但这位可是靖王殿下,便也没这么多规矩了。

    元瑾也没有耽搁,差人去同老夫人说了之后,便带了紫苏、紫桐两个丫头出门了。果然影壁等着一辆高大精致的马车,十多个侍卫正站在旁,其中一个已经撩开了帘子,恭敬地道:“二小姐请进吧。”

    她上了马车,仍然是往西照坊去。

    只不过这次,自然没有去米铺旁的小院子,而是从中直道跑进去,直接进了气派宽阔的靖王府。

    认识朱槙这么久,这还是元瑾第一次到靖王府来。

    下了马车之后,元瑾只见周围是宽廊高柱,大理石铺地,戒备森严,侍卫林立在宽廊之下。亲王的宅院果然与寻常的宅院有所区别。更加高大宽阔。

    门扇打开,李凌自屋内走了出来,笑着对她行了礼:“二小姐,殿下在里面等您。”

    元瑾这才明白,为何以前来找他,总是很难见着一回人。不是他外出了,而是身为靖王,自然不可能有很多空闲。

    其实她有些疑惑,觉得朱槙不会平白无故找她。必然是有什么事的。

    但他能有什么事呢。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晚了半个小时,sorry,因为琢磨人物心理有点卡。。。

    感谢下面的姑娘们~:

    ce扔了2个火箭炮

    牛牛超人扔了1个火箭炮

    嘟嘟扔了1个火箭炮

    唐汤1扔了1个手榴弹

    嘟嘟扔了1个手榴弹

    亮亮扔了1个手榴弹

    蝈小龟扔了1个手榴弹

    米米扔了1个手榴弹

    滚滚红尘扔了5个地雷

    茶茶扔了5个地雷

    0.0扔了4个地雷

    酥梨许苏李扔了2个地雷

    二月喵扔了2个地雷

    精神病患者的臆想世界扔了1个地雷

    与黑恶势力谈笑风生扔了1个地雷

    糖小胖扔了1个地雷

    嘉老板扔了1个地雷

    瑪莉有隻小肥羊扔了1个地雷

    19305875扔了1个地雷

    嘟嘟扔了1个地雷

    27719586扔了1个地雷

    喜欢喵的饼干扔了1个地雷

    梦幻银水晶扔了1个地雷

    瑪莉有隻小肥羊扔了1个地雷

    墨柒扔了1个地雷

    liaott扔了1个地雷

    21147677扔了1个地雷

    小归扔了1个地雷

    杜希扔了1个地雷

    abcdefg扔了1个地雷

    叶昔扔了1个地雷

    贝一扔了1个地雷

    可可扔了1个地雷

    月城扔了1个地雷

    21802076扔了1个地雷

    诺伯特先生扔了1个地雷

    橘子镇扔了1个地雷

    lily扔了1个地雷

    大大大大雨倾盆扔了1个地雷

    karen1199扔了1个地雷

    猫儿肥扔了1个地雷

    嘟嘟扔了1个地雷

    花道长扔了1个地雷

    30192945扔了1个地雷

    21822971扔了1个地雷

    岁月如梭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