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丹阳县主 > 63、第六十三章
    第63章

    门外守着的朱槙亲兵方才已经听到了门内的动静, 见殿下面无表情地走出来, 连忙迎了上去。

    “靖王殿下……”

    朱槙淡淡道:“派人将坤宁宫包围起来,不许任何人出入。”

    那人应喏,立刻吩咐了手下,又快步地跟上了朱槙。“殿下,方才属下听到里头您和太后……您可还好?”

    朱槙却没说话。

    这么多年以来, 淑太后在他生命中的角色很复杂,她是他的母亲, 但同时给他带来伤痛。生养之恩一直制约着他, 让他无法真正的当断即断,直到方才淑太后那一番话,终于彻底的让他醒悟, 对这个母亲失去了最后一点敬重和怜悯。

    刚才的愤怒、激动在烟消云散之后,反而退却成了真正的平静。

    他大步往前走, 这乾清宫周围站着的已经是他的人了, 一个个的士兵站在两侧, 恭敬地等着他过去。他走在高处, 将一切尽收眼前。

    苍茫无垠的大地, 天际阴沉,堆积浮云如卷如叠, 唯夕阳浓厚的金光透过厚厚的云层,万千束地洒向大地,铺满了整个广场。这个他出身长大的地方,这个权欲的中心, 这个一切的黑暗和肮脏酝酿的地方。

    但是在夕阳下,它们显得如此的沉静和肃穆。

    午门之外,他的军队和朱询的军队排列森宇,正在对峙,但没有人开战,大家也只是紧张地等待着。

    而不远的前方,锦衣卫仍然对金吾卫呈包围之态。

    但紧接着,朱槙眼睛一眯,发现了一丝异样。

    不对!

    虽包围和阵形没有变,但方才他走之时,李凌挟持朱楠立于庑廊之外,而现在却看不到李凌的踪影,朱楠也不见了。

    李凌与他之间已有多年的默契,他是绝不会在这种时候挪动的,必会等他回来。

    “殿下……”亲兵已经发现朱槙的神情瞬间严肃了,低声道,“怎么了?……咱们怎么不过去?”

    朱槙却没有说话,只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而朱询被两个大汉压着,正看到朱槙前来,他笑了笑:“叔叔这是怎么,皇位在握,怎的反倒不敢上前了呢。”

    朱槙淡淡道:“这不是看到侄儿还好好的站着,心里不安吗。”他手一挥,大批的锦衣卫自他身后倾泻而出,将朱询等人再度团团围住,他又道,“不如我先送了侄儿上路再说吧!”

    “靖王殿下且慢!”乾清宫内果然传来一个声音,只见一面容秀丽的少年走出来,身着金吾卫的飞鱼服。他身后的大汉正将李凌挟持着,拿着把雪亮的匕首放在李凌的喉咙处,同时从他身后出来一队金吾卫,皆也是以弩-箭装备,正对着抓着朱询的两个大汉和周围的锦衣卫。

    他们本来是准备攻朱槙个趁其不备,没想到他竟这般机敏。并不入圈套,只能他们先出来了。

    竟然是薛闻玉!

    薛闻玉竟然是太子的人!

    朱槙眼神一冷,注意到李凌的手受了伤。

    由于薛闻玉是元瑾的弟弟,且是薛让的继子,所以之前朱槙对他没有戒备。宫变时他仍被安排在乾清宫旁守卫,方才恐怕是早就潜伏在乾清宫中,一箭射伤了李凌的手将他钳制住。而他带来的人因为李凌被制住,自然是投鼠忌器,不敢上前。

    “叔叔,您现在觉得,将您的锦衣卫收起来如何。”朱询笑道。“否则刀剑无眼,我也怕伤了李副将。”

    “怎么,侄儿该不会以为,抓住了李凌就能够要挟我了吧。”朱槙的嘴角却带着笑。

    “叔叔一向是个重情义的人。您对您这些手下,那是如对兄弟一般啊。”朱询悠悠道,“李副将陪您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您怎么可能不在意他的生死呢。”

    “殿下,您不用管卑职,眼下大局要紧!”李凌也大声道,“卑职一条小命,本也是殿下救回来的,为殿下死也无妨!”

    而金吾卫的弩-箭对准押着朱询的大汉,那两人不敢再押他,朱询就背手走到了李凌的旁边:“叔叔倒是有一群忠心耿耿的手下,只是不知道,您是否真的忍心,让他做你成功路上的垫脚石啊。”他抓住了李凌受伤的手,突然用力把伤口往下按,李凌一时没有防备,疼得惨叫了一声,瞬间脸色就白了。

    朱槙一步一步地缓缓走近。表情仍然没有丝毫波动,只是笑容更加的冰冷:“朱询,你该不会真的天真到如此地步吧?你们仍然被我包围,大不了,我将你们全部射杀,亦算是给李凌陪葬了!”

    饶是心中有十足的把握,靖王绝不会不顾及李凌的,朱询和薛闻玉都僵硬了一下。

    毕竟朱槙究竟有多邪妄,大家心里都没底。万一这疯子,还真不管这跟了自己十年,几乎是兄弟一般出生入死的李凌呢?他刚才还亲手杀了跟自己无冤无仇的皇后呢!

    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朱槙眼眸一冷,突然上前以极其刁钻的角度一脚踢飞了匕首!他的脚力极其霸道凌厉,将那大汉都踢飞了几步。拉过李凌扔到包围圈,动作又快又急。

    这一串动作发生得太快,旁人都还来不及反应,朱槙就已经退了回去。

    “侄儿,我看你这身手,还需要好好练才是!”方才突然爆发,如果是常人,自然不敢冒险,朱槙仗着自己行军作战多年良好的身体素质,才敢如此大胆。

    李凌更是感动不已,知道殿下这是为自己冒大风险了。

    殿下若刚才稍微慢点,极可能已经陷入包围圈了!

    朱询他们虽然抢占先机,但他们毕竟身手远不如朱槙,竟被朱槙抢了先机!

    朱询脸色一青,他亦没想到会是这般。

    “叔叔,您虽是救下了他。不过,恐怕是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啊。”朱询强忍着怒气笑道。

    朱槙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看向了李凌。而李凌则苦笑了两声:“您方才……真的不应该救我。”

    他们在李凌身上动了手脚!

    朱槙冰冷的目光看向薛闻玉:“你做了什么?”

    “倒也没什么,只是刚才擒住李副将后,闻玉逼他喝了一杯有毒的茶罢了。一刻钟内,李副将就会毒发,七窍流血而亡。”朱询道:“不过我们也不是想要李副将的性命,那毒是有解药的,只是现在不能告诉叔叔解药在何处。当然,看在我与叔叔往日的情分上,解药自然可以给你,只需你带兵撤……”

    “殿下不可!”李凌立刻大声打断他的话,“您已经走到了今天,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退的!”

    朱槙一时没有说话。

    他大军压城,的确胜利只在一瞬间。只需要他不顾及李凌的性命,就可以赢得这场战役的胜利。

    天边夕阳的橘光变得血红,将宫宇、汉白玉石阶都镀上一层浓重的颜色。

    朱槙并没有沉思多久,就突然看到,那宫宇的飞檐昂起的背后,重峦叠嶂的宫宇中,有寒森箭光冒起。

    他的瞳孔迅速地收拢,敏锐地察觉到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他的人事先并没有潜入宫中太多,否则就会打草惊蛇,故只够包围乾清宫。而这宫中仿佛还另有包围,而且人数不少。但是看朱询刚才的表现,他分明就不知道这包围的存在。否则不会劫持李凌同他叫板。

    那么究竟是谁做的,又有什么目的?

    朱槙突然看了,站在庑廊阴影下的薛闻玉一眼。

    如果是这般的话,那他整个计划就变了,说不定他的关键信息已经被人泄露了。那他们反而有危险,不能在此久留!

    “好。”朱槙嘴角忽露出笑容,却是看向了朱询,神色有些诡异,“我答应你,我们撤退。不过你需得现在就把解药给我。”

    “这可不行,万一叔叔不能言而无信,我该怎么办!”朱询道,眉头又轻微地一皱。他好像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本以为会和朱槙有一场缠斗和恶战,但他怎会如此轻易地答应撤兵?

    难道,他真是在意李凌的性命到了如此地步?

    而朱槙却淡淡道:“你若是不答应,我现在便射杀了你们,我看这么多人给他陪葬,倒也不亏了!”

    “既然如此,”旁边薛闻玉突然道,“我们给殿下就是了。”

    朱询突然回过头,看着薛闻玉的目光一寒。

    而薛闻玉却继续道:“解药就留在午门墙上的石槽中,殿下退出时便可自取,如此一来,我们也不担心殿下出尔反尔。而殿下亦可全身而退,如何?”

    “殿下,您何必如此!”李凌的脸色已经隐隐发青,肺腑之间传来一股剧痛,他强忍着疼痛,又是后悔又是自责。更是要阻止朱槙做出如此荒谬的举动!

    朱槙却不再管他,伸手一扬,沉声道:“退!”

    包围乾清殿的都是精锐,完全以朱槙唯首是瞻,他一声令下,锦衣卫便立刻往外退。

    “殿下恐怕要快些,否则,李凌的伤怕是挺不住了。”薛闻玉站在原地说。

    朱槙撤退的速度极快。不过片刻的功夫,朱槙就带着人马,退出了乾清门。他外面的军队太和门和午门纷纷退去。恢弘的军队如潮退去。而作为防御方的金吾卫、羽林军本是严阵以待,抵御他们的进攻,看到他们的动作也不敢松一口气。更是眼睛紧盯着他们,生怕他们会突然反扑回来。

    门外早有八匹战马的马车接应,李凌被人扶上车,紧接着朱槙也上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瓷瓶,打开之后立刻灌了李凌服下。他被呛得咳嗽了两声,吐出了一口乌血。

    “殿下,您这般为我,我就是活下来,又有何颜面!”李凌恢复了些力气,立刻在朱槙面前跪了下来。“属下情愿实在乾清殿外,也不愿意您被我牵累!”

    看到李凌还有力气说话,朱槙就放心了。看来薛闻玉他们给的是真药,毕竟这时候没必要再惹他。

    朱槙扔了瓷瓶,摇了摇头:“不要自责,我亦不是全为了你。”

    他摊开掌心,只见掌中竟是数道纵横交错的划痕。有些血迹已经干涸,有的却是还在流血。李凌看得一惊,立刻问:“殿下,这是怎么了?这是……”朱槙怎么可能会受伤,并且看这划痕,好像是他自己划的!

    朱槙平静道:“方才我去淑太后那里,与她发生争执,一时不察她殿中竟点了安神香。我便一直伤自己克制药性。若非如此,刚才是决计救不下你的。”

    “可是……太后娘娘是您亲生母亲,怎么就忍心,给您下这样的圈套!”李凌听得一时愤怒。

    朱槙心道,她有什么不忍的!他说:“这却未必是她,她一向愚蠢,没有这样的心机,这应该是朱询动的手脚。”

    “但您……”李凌仍然不理解,朱槙竟然方才一直没让他们看出异样,那就是能勉强克制这药性才是,“您当时再忍耐半个时辰,我们便能拿下帝位了,到时候您就是这天下至主!何必因此而中途放弃!”

    “没这么简单。”朱槙道,“我决定撤退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薛闻玉。”

    “什么?”李凌完全不能理解,这和薛闻玉有什么干系?

    “你无法理解吧。”朱槙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同时心中翻腾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大概是既带着一种背叛的愤怒,又是一种刺激和冲动。但无论是什么情绪,都让他无比的想要把那个人抓住。“先去定国公府再说!”

    而此时,马车突地一下停了。

    外面有人跪下:“殿下,我们中了埋伏!”

    朱槙面色一沉,果然如他所料!薛闻玉……恐怕是得到了他的兵力部署图!

    刚才他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不敢硬抗,这次变数太多,他和李凌又都身受伤害,留下去会不会被人瓮中捉鳖很难说。而顾珩带着京卫用以防守保真卫,裴子清是早已赶赴山西帮助清虚,他们二人不能接应,所以当时并不宜恋战。

    他走出马车,抽出了长刀,面色阴沉地一扫四方。

    军队从四面撤退,真正跟着他的是三千兵力,看这埋伏,五六千怕是有的。

    他脸上露出些许冷酷。厉声道:“都给我杀!”

    而留在定国公府的元瑾,不知怎么的,心中莫名地不安起来。

    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丫头送进来一盘香瓜,元瑾拿银签子吃了两块,却是毫无胃口,只觉得是味同嚼蜡。

    “闻玉去宫中做什么?”她突然抬起头,问徐贤忠。

    徐贤忠就道:“世子爷许是去帮太子殿下的。”

    “不对。”元瑾皱了皱眉道,“他虽是金吾卫副指挥使,却未曾上阵带过兵,为什么会让他去?”

    “这……老朽却也不知!”徐贤忠说,“应该是太子殿下要求的吧!”

    元瑾更觉得可疑。朱询向来做事都是两手准备,若是他胜了还好,若是他败了,那她和薛闻玉还没暴露,就是最大的一枚棋子。他为什么会让薛闻玉去?

    徐贤忠就一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薛元瑾见他不答,立刻起身开门走了出去。却发现门外竟是极其训练有素的侍卫,身着重甲,以长刀挡住了她的去路。“二小姐,请您回去吧,世子爷说了,要属下们必须保您的平安。”

    而元瑾注意到,他们分明就是金吾卫的人。

    薛闻玉竟堂而皇之的,让金吾卫的人来看押她!

    那必是防着她要做什么事的!

    元瑾突然回过头看着徐贤忠:“你们究竟在做什么!”

    徐贤忠看实在是瞒不下去了,才道:“二小姐,我们不能在这时候功亏一篑……请您回房中去,老朽定将事情给您讲清楚,可好?”

    话说到这个地步,元瑾都不用他解释,就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

    薛闻玉的胆子竟然这么大,竟想趁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她还是先走回了屋中,简直是气急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各方势力都不够到位,薛闻玉怎么能做这么冒险的事情,他有什么等不及的!元瑾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会儿,才问:“你们究竟有什么把握,敢做如此大胆之事?”

    徐贤忠不敢继续瞒她,反正到了这一步了,二小姐就算知道也阻止不了。

    “其实之前只是时机未到。眼下靖王和太子对峙,太子全心放在对付靖王身上,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动作。我们将金吾卫的人换成了我们的精锐。且有兵部侍郎李如康坐镇紫禁城。再加上,我们手中有了您得来的朱槙的兵力图,对付朱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徐贤忠顿了顿。

    “这一年,或者是近半年来。”徐贤忠说,“皇帝残暴无度,时常无故苛杀言官。已有许多文臣对此不满。而世子爷因是最正统的血脉,先太子爷的遗孤,因此得到了不少文官的支持。您放心,只要世子爷这里成功了,便再无阻碍。”

    元瑾沉默许久。

    不管徐贤忠怎么说,他们的行为分明还是冒险的。他们的兵力比不过朱询和朱槙,他是想取朱询而代之,定是要经过非常精密的,一环都不能少的算计。他一个人根本完不成。

    “我必须要去看看。”元瑾深吸一口气。

    她说完仍要往外走,徐贤忠立刻要站起来阻止她。“二小姐,您不可!”

    但是元瑾打开门之后,却没有任何动作,而是僵在了原地。

    徐贤忠紧跟在她身后,看到门外之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个身着冕服的高大男子正站在门外,绯红衣裳却被血染成暗红色,他英俊的面容平日温和,眼下沾了血迹,却显得十分邪妄。他淡淡开口了:“我的靖王妃,你究竟想去哪里?”

    元瑾震惊地眼睛微张,后退了一步。

    朱槙来了,为何还浑身是血!

    她看两侧的金吾卫,连人影都没有,难怪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不知是不是被他杀了。

    “殿下怎的从宫里回来了?”元瑾笑了笑。

    “自是来看看我的靖王妃的。”朱槙继续笑道,“这里是待不下去了,跟我一起走吧。”

    元瑾心跳如鼓,反而笑了笑:“离开此处去哪里?”

    朱槙却是不答,而是说:“怎么,难道王妃不愿意跟我走吗”

    “殿下哪里话,只是不知道殿下怎么会突然让我离开。这定国公府里,怎么的就待不下去了?”

    元瑾在说着的同时,暗中立刻给徐贤忠比一个手势,示意他赶紧从侧门出去。

    朱槙听得笑了起来。

    朱槙平日的温和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现在的他满是邪妄,笑容也冰冷了起来。一步步地朝她走过来。

    元瑾终究还是变了脸色,知道他要撕去那层伪装了!她后退,转身就想逃跑。但是在元瑾要逃跑的时候,早已有准备的朱槙已经跨出一步,一掌打在了元瑾的颈侧。她的身子一软,顿时晕倒在他的怀中。

    朱槙将她打横抱起,看着她细嫩的脸蛋,淡淡道:“都把我弄成这样了,还想跑?”

    既然已经是他的妻,是他的人,那他离开京城的时候自然是要带走的,怎会再留给旁人!

    虽然还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背叛他,但是他会把她关起来,好好审问。

    朱槙抱着她走出房门,已经有人在接应,恭敬地喊了声:“殿下。”随后撩开了车帘。

    朱槙把人抱了进去,让她枕着自己的腿昏睡着,道:“连夜出城。”

    属下应喏,车帘放下,马车立刻飞驰在道路之上。

    作者有话要说:  博君一笑,对宫斗部分大家可以看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