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丹阳县主 > 72、第七十二章
    第72章

    元瑾一个人站在营帐外, 凝望着跳动的火把。

    远处的天际黧紫色与深蓝交织, 地平线跃上一条金红的辉煌。随即金红光晕弥漫开来,将周围的云层晕染出层层深浅不一的金光,万千丈的光线透过浓密的云层,洒落在原野上。

    日出到了。

    金光洒向河面,跳跃着粼粼金色, 大地也染上了金色,格外的绚丽壮观。

    军营陆续醒来, 传来炊烟的声响。

    元瑾身边走来一个人, 也看着磅礴的日出景象。

    元瑾微偏头,此人慈悲和柔和的容颜,金光落在他的脸上, 更加重了这种佛性。

    在他不开口说话的,这样的气质是非常让人敬仰的。甚至可以直接做成泥塑, 放在寺庙里任人跪拜。当然, 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 这种感觉瞬间就荡然无存了。

    “你怎么起得比鸡还早?”白楚说。

    元瑾嘴角微动, 白楚是她见过最玄幻的人, 跟他师弟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极端。

    “白先生不也起得很早吗。”元瑾淡淡道。

    “天气太冷了,我被冻醒了。”白楚说着, 继续提醒她,“对了,正好跟你说一下。冬天快到了,记得给我预备几件大氅, 灰鼠皮那种,冬衣也要,要里面带羊羔毛的。还有手炉,我的手比较金贵,若没有手炉,生了冻疮可就不好了……”

    他还没说完,元瑾就转身走了。只留下句:“白先生有侍女,凡事让侍女去准备即可。”

    白楚摸了摸鼻子,露出个笑容。

    她脾气可真差啊!

    他一路穿过同他打招呼的士兵们,谢绝了问他吃不吃烤馒头的炊事兵,站在一片山坡的背风处等人。

    不多久,就有个穿着破烂道袍的人影走过来了,精瘦如人干一般,皮肤黝黑,留着几撇山羊胡。见着他还笑呵呵地同他打招呼:“师兄,多年不见,你竟如此的英俊潇洒啊!”

    白楚背着手,淡淡地张口:“废什么话,我什么时候不英俊潇洒了。”

    清虚一噎,他这师兄就这点毛病最坏事,幸好他已经习惯二十年了,不然也和别人一样,每时每刻都想打死他。

    “师兄,师父逝世前,见我俩每天都算计彼此,大打小打的,曾立下门规,说同门众人,至死不得自相残杀。”清虚笑眯眯地说,“师兄,你觉得咱们俩现在这样,算是自相残杀吗?”

    白楚已经明白了师弟想干什么。

    果不其然,紧接着,清虚从怀中掏出一物,递到白楚面前。

    白楚眼睛一垂,只看到这纸包上留下一个油手印。他爱干净至极,最受不了自己这个师弟的不修边幅、不讲卫生,他慢悠悠地说:“你觉得我会接吗?”

    “凡事要看里子,别看外表。”清虚忙说,拆开了两三层的油纸,只见里面是一叠银票,这叠银票倒是干净整洁,非常符合白楚的气质,“这是五万两。”清虚说,“我们殿下说了,只要师兄你能改投阵营,陆续还有十万两送上。”

    清虚是非常了解自己这位师兄的,表面看他高洁不屈,实则视财如命。

    果然一看到银票,白楚的目光就被吸引过来了,他看了很久,甚至微微叹了一声:“可惜了,竟然还是通银钱庄最新的银票。”

    一听可惜了三字,让清虚有些吃惊,白楚的意思是他不接?难道他这视财如命的师兄转性了?

    “师兄,你不是曾同我说,忠心是最要不得的狗屁,银子才是真理。怎么的,你现在转性了?”清虚问道。

    白楚才道:“与银子无关,我受人之托,必须要帮助薛元瑾取得最后的胜利。”他露出了玄妙的笑容,“那人叮嘱了我,无论用什么办法和手段,都要达成这个目的。所以我也劝师弟你,要是真的不想同门相残,就别摊这趟浑水了。”

    白楚说完不再逗留,转身离开。

    清虚愕然,他这师兄的意思是……背后其实还有人,是要帮薛元瑾的?

    究竟还能有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力影响白楚,让他甘心于效忠薛元瑾?什么人现在能够游离于这些势力之外?

    清虚百思不得其解。

    毕竟也曾在一起生活过那么些年,清虚深知,自己这位师兄非常不可控。但是一旦他可控起来,可能真的就是一柄利器。他把银票收了回去,很快赶了回去,将这件事告诉靖王殿下。

    他告诉朱槙的时候,朱槙正坐在营帐里写字,他说完之后,朱槙并没有什么表情。

    其实朱槙也早就料到,清虚没这么容易劝服白楚,否则薛元瑾也决不敢冒用他。

    朱槙将毛笔搁在砚台上,对身边李凌说:“传令下去,今晚子时,再度夜袭孟县。”

    他淡淡道:“另外,再让顾七把这个消息传给薛元瑾。并且告诉他务必不能露出端倪,若对方有丝毫察觉……便小心顾珩的性命。”

    清虚和李凌的眼睛皆是一亮,李凌说:“殿下您这是打算……”

    将计就计!

    很快,薛元瑾就得到了顾七的传信,朱槙准备今晚再度夜袭孟县。她立刻聚集了萧风等人讨论。

    “老朽觉得有些奇怪……”徐贤忠道,“靖王上次的夜袭既然已经失败,又怎会这么快尝试第二次呢?”

    他说完之后,发现白楚看着他扯着嘴角一笑。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好像也没有我想的那么蠢啊。当然,其实白楚并没有说话,但他对人的侮辱和欠打已经深入他的每个动作和眼神,让人一看就能体会到他的意图。

    徐贤忠避开了他的目光,他不想跟这个人发生任何对话。

    “徐先生与我想的一致,觉得这事透着一丝古怪。”萧风抬头看元瑾,“阿沅,你怎么看?”

    元瑾也有些摸不准,但这种事,总不能单单的因为一个感觉而决定。“说不好。但若是朱槙恰好料准了我们的心思,这第二次夜袭,也的确能打得人措手不及。”

    如今孟县全靠他们的兵力护卫才得保全,倘若稍有不慎……那将天下尽失。

    “那么现在有两种可能。”徐贤忠就说,“也许经我们上次一战后,靖王产生了怀疑,将二小姐的线人找了出来,这次的消息是假消息。第二个可能,就是他是真的想趁我们不备再度夜袭。”

    几个人纠结了一会儿,最后将目光共同地投向了白楚。

    正在喝茶的白楚:“……你们看我干什么,我怎么知道你们线人有没有露馅!”

    八百两银子一个时辰,难道是请他来喝茶的么。元瑾示意宝结:“把白先生的茶端下去。”

    “好吧好吧!”白楚才放下茶杯说,“恐怕朱槙现在,应当是已经知道有叛徒了。”他稍顿片刻,本来是想留点神秘感,见没有人问他,先生是怎么知道的一类话,才自己灰溜溜地继续往下说,“昨晚清虚传信给我,他已经知道我在你们阵营了。如此一来,前晚我们反击的种种手段他也应该知道,若是没有人通风报信,我们纵然猜到他们会夜袭,也不会知道具体时辰。所以势必是有人透露的,按照朱槙的个性,肯定会严查手底下的人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在这种节骨眼上,出现这样古怪的攻打命令,那势必就是已经找出叛徒了。”

    元瑾其实早已经有了惴惴不安的感觉,如今则证明是真实了。怕是顾珩……被朱槙发现了,便以此招来将计就计。

    她睁开了眼睛,道:“纵然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正所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现在仅有孟县和武陟县还未被破,大家都要做好防御准备。防止朱槙是声东击西,反倒坏事。”

    如此一来,就大抵是万无一失了。不管朱槙那边的情报是真是假,她们都做了准备,应当不会有错。

    白楚也没说什么,带着人下去准备了。

    战场元瑾是一律不去的,刀剑无眼,萧风也不会让她去。这夜的风声凄厉,元瑾又没有睡好。实际上自开战以来,她很少有睡好的时候,唯独朱槙来夜探她的那晚,竟然是睡好了的。

    等到她迷蒙地醒过来时,却听到了耳边传来沉沉的呼吸声。

    元瑾霍地睁开了眼,然而手脚皆已被束缚。背后的胸膛熟悉而又炽热,她心中一惊,是朱槙!

    他怎么会又夜探她的营帐!

    元瑾恼怒,正要大声喊人,却听到他低沉一笑:“丹阳县主,是吗?”

    元瑾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猛地一沉。

    丹阳县主……他为什么会提到这个?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什么?

    元瑾突然反应过来。

    朱槙的目的,也许并不是孟县或者武陟县,就算他发现了顾珩是奸细,也不应该发出一条谁都会有所怀疑的情报。他之所以透露出这样的情报,是知道按元瑾多疑的性格,势必不会全信顾七所言,怕朱槙声东击西,那么就会派兵同时守住孟县和武陟县,这样一来……他们的大本营反而兵力空虚,得以让朱槙趁虚而入!

    朱槙的目的,是她!

    想到这里,一股凉意蹿上元瑾心中。

    这么一来……外面恐怕都是朱槙的人了,她已经落入了朱槙的陷阱之中!

    “靖王殿下是什么意思。”元瑾冷淡道。

    朱槙的声音继续说:“都这个时候了,你为什么还想要隐瞒呢……”他轻轻地在她耳边道,“萧元瑾。”

    当他说完这三个字的时候,一股震撼冲上心头。他的语调既熟悉又陌生,好像说过很多次,又好像是第一次提及。元瑾浑身轻轻一颤,她这才明白过来,其实无论是什么时候,她内心深处都只认为自己是萧元瑾。

    她与朱槙,终于剥开了层层的面具,第一次的,用最本质的身份面对彼此。

    元瑾拳头紧握,久久没有说话。

    “我一直很疑惑,为何你要背叛我,就算是我求了原谅,你也会中途逃跑。在我审问顾珩的过程中,我终于明白了。”朱槙静静地说,“因为你就是丹阳县主,是那个数年前,曾经刺杀过我五次,被我灭了族的姑娘。也是亲手被我毁了婚事,毁了一生的萧元瑾。我说得对吗?”

    他说到这里,元瑾奋力地挣扎起来。

    外面已经全是朱槙的人,但是他们不会进来,元瑾撞落了桌边的烛台,一把抓着还要燃烧的烛台想要刺向朱槙。朱槙往旁一躲,她终于能够从床上站起来,看着他。

    尔后,她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好啊,既然靖王殿下都知道了,那我也不必隐瞒了。是,我就是萧元瑾,就是那个被你灭了族的萧元瑾。靖王殿下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背叛你了吧?因为你手上沾着我父亲、我姑母、我全族的血,我日日夜夜睡在你身边的时候,都想的是怎么报仇。我再告诉你,你若不杀我,那我就会来杀你。我们二人只能是至死方休!这世上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苟活于世!”

    元瑾冷冷地看着他,目光透着汹涌的恨意。

    朱槙却在她的床上舒展开了修长的手脚,手枕在后脑看着她说:“你想激怒我杀了你?”

    看到他并没有丝毫被激怒的模样,反而一语道破了自己的心思,元瑾有些无力。

    朱槙的确厉害,她是想激他杀自己,这样至少,闻玉他们不会就此被牵制。毕竟倘若她被挟持,恐怕薛闻玉二话不说就会退位,以换取她的存活。既然他已经看穿了,那便别演了,浪费她的表情。元瑾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刚才说话太大声了,嗓子有点干。

    朱槙觉得她也是好玩,身陷敌军的包围中,激他杀自己不成,干脆懒得激了,自己喝起茶来。

    他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所以,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

    元瑾连眉毛都没有抬,喝了口茶淡淡地道:“听靖王殿下的意思,是还嫌不够?”

    朱槙道,“我只是觉得奇怪,倘若仅仅是如此的话。你为何不肯告诉我你的身份呢,毕竟如果我知道了你是萧元瑾,那我会告诉你当年的很多事,缓解你我之间的矛盾。但你为何不肯说呢?”

    元瑾握着茶杯的手微抖,只听朱槙还是继续道:“也或许,你还有别的心思。比如说,其实你从内心中是爱我的。但是这和你心中的仇恨违背了,你怕我告诉你之后。你心中的防线会彻底瓦解,你会彻底爱上我,这样何谈报仇呢……”

    “闭嘴!”元瑾终于开口了,她胸口微微起伏,冷冷地看着朱槙。

    她这下才是真正的被牵动了情绪。

    朱槙却嘴角微微一扯,笑了起来。

    元瑾却陷入一种无端的绝望中。

    其实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听说朱槙的各种事迹。

    他是如何用兵如神收复西宁的。又是怎样权势滔天,回京城时百官跪迎的。或者他在他的封地里,是怎么待民如子,亲切温和的。而她私底下刺杀他无数次,他都不动声色地悄然化解了,那些刺杀的人都有去无回。

    到后来她成了薛元瑾,遇到了陈慎,这个陈慎是真正让她爱上的人,沉静端和,不与世争。无论何时何地,他总是能帮助她。后来她知道了他是朱槙,和那个她听过无数次的靖王仍是矛盾而又重合,他之所以是这个样子,那是因为他的身份与他相辅相成。

    一个普通的居士,不可能指点江山,用兵如神。不可能在她需要的时候,能够准确无疑,并且轻松地帮助她。不可能拥有那般的从容和淡定,其实元瑾内心也知道,她真正爱的就是靖王这个人。陈慎是一个虚幻的泡影,陈慎的言行举止中透露出来的就是靖王朱槙。

    她爱的那个人,就是朱槙,她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元瑾顿生一种背叛之感,腿软得有些站不住。

    朱槙扶着她的肩膀,逼她看着自己。而她的浑身软软的,像是没有丝毫力气一般。

    “阿瑾,你听我说,这场战争其实可以圆满解决,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死。”朱槙低声说,“你不停地想要与我作对,无非就是想为你的家族报仇。可是,阿瑾,我同你说一句实话,萧家当年如此繁盛,权可比皇室,即便不是我出手,也撑不了多久。”

    元瑾明白他的意思,那个时候的萧家,太过树大招风了。

    “我未曾杀过你的父亲和姑母。”朱槙继续说,“当初将萧家收监,我还建议过朱楠,不要治你父亲的死罪,他保家卫国是有功劳的。可惜你父亲在押解回京的过程中没有活下来。还有萧太后,当时萧家已灭,我为何要非杀她不可?我将她囚禁在慈宁宫中。可是有一日朱楠却告诉我,她意外暴毙。阿瑾,我是个臣,而不是杀人魔。只要达到了我的目的,我又怎么会杀他们……”

    元瑾听他说着父亲姑母他们的过去,静静地闭上了眼睛,一道泪痕划过脸颊。

    “即便你说这么多……”她的声音停顿,“但是朱槙,他们仍然是因你而死的,就算你不曾亲自动手。朱槙,你自己也知道这是狡辩的。”

    “可不该是这样的!”朱槙见她油盐不进,一把抓住她的肩,他头一次,用这种低哑的语气说话,“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我所做的这些事,都与你无关。也与你我之间无关……”

    他在很多不得已的时候,做过很多绝情的事。也许是为了淑太后,也许是为了自己的权势。

    在此之前,他从未为它们后悔过,但是现在,他头一次有了这种冲动。

    元瑾却露出个惨淡的笑容,她知道,即便她知道又能如何。她能原谅他,但是她没有代表别人原谅他的权力。

    “元瑾,我知道你不可能忘记这些事。但是这些都是过去了,我也为我曾做过这件事后悔……”朱槙停顿了一下。“你不应该,不应该……”

    在他还没说完的时候,她就已经将他抱住。

    这是头一次,她在清醒的状态下,做出如此主动的举动。

    朱槙却随之身体一僵。她将头埋在他的胸口,仿佛一颗柔软的毛球,有种异样的熨帖。

    “你不需要说了,朱槙。”元瑾听到自己清晰冷静的声音,“我从未觉得你错了,你也不必后悔。我站在你的位置,或许会做出同样的事情。只是……朱槙,倘若你在我的位置上,我能怎么做?”

    一个本来衣食无忧,从来只得到别人的保护和尊崇的人,一夕之间要面临世界倾覆,亲人不再的痛苦。即便表面看上去再怎么坚强,她也会在午夜梦回醒来,望着凄冷无依的世界,哭得浑身发抖。

    “所以即便父亲他们不是死于你手,我也无法,无法视这一切为没有发生。”元瑾继续说,她闭上眼,深深地闻了一下他身上的味道,类似一种皂香和松针混杂的味道。大概是她最后一次闻这个味道了,她闻到便想起寺庙中的岁月,便顿觉安心。“既然我败于你手,那我认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杀我,囚禁我,我毫无怨言。”

    朱槙却是一笑:“不是这样的。”他将她的下巴抬起,“你觉得,我爱不爱这个皇位?”

    元瑾不知道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眨了眨眼睛,缓缓地说:“没有人不喜欢绝对的权力。”更何况他还是靖王,他足够理智的话,就应该用尽一切的手段去谋求皇位。

    朱槙又笑了笑,她对人性的判断既武断又准确。

    “但是我这次会放了你。”朱槙说,“只为了弥补我过去对你做的事,很多事不是一条路走到黑的。当然自此以后,我也不会再手下留情。元瑾,你是丹阳县主的时候就斗不过我,现在,你也一样斗不过,希望你能明白这点。”

    他说完之后,轻轻地吻了下她的额头,然后蒙住了她的眼睛。“闭上眼吧。”

    等元瑾睁开眼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然后很多人冲进了营帐,火把乱晃,周围兵荒马乱,那是敌人突然离去的凌乱,紧张地问她:“二小姐,您没事吧?”

    元瑾却跪坐在床上,茫然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眉心,仍然残留着那颗吻的热度。

    她的心中充满了一种不解,以及异样的触动。他居然会放了她,居然会真的放了她!

    但是太后曾说过她虽然聪明,但是在面对感情的时候,其实像孩子一样的迟钝和残忍。元瑾曾经不以为然,她觉得自己很成熟,也很善良。但是到今天,她心中突然有一丝东西破裂而出,开始沐浴着阳光而生,她才明白,太后说的那句话是真的。

    她就是不懂得爱,孩童一样的迟钝和残忍。

    而他,却似乎对她有所触动。

    朱槙……

    朱槙,他究竟在想什么呢?如果换做是她,会轻易地放人吗?

    很快,萧风他们也回来了。在布局后不久,白楚就察觉到了不对,意识到朱槙很可能是声东击西,他的真正目标应该是薛元瑾。但当他们带兵冲回来,准备与朱槙的军队厮杀的时候,只看到朱槙的军队已撤,而元瑾毫发无损。

    “阿瑾,朱槙究竟做了什么?”萧风怀疑朱槙还有计策,因此问元瑾。

    元瑾却摇了摇头,不想再说。

    她只想好生的睡一觉,理清楚自己的思绪。只剩下萧风等人翻遍了她的营帐,也没找到朱槙究竟动了什么手脚。萧风最后下令,退军一里重新安营扎寨。

    进入十一月,怀庆下了第一场雪。大雪漫漫,将山河妆点得银装素裹。

    一旦真正进入隆冬,打仗就变得艰难起来。对人力物力的消耗都是加倍的,尤其是于朱槙方而言更是如此,他是拉长战线作战。所以他加快了进攻的速度,在大雪后的三天,再次对孟县发起了进攻。这次是全面而猛烈的正面进攻,萧风率五万军队,挟神机营炮统军同朱槙作战,而自上次一事后,萧风等对元瑾加强了管制,现在她留在大后方,被二十个侍卫贴身保护着,不断地听着前线传来的消息。我军伤亡多少,靖王伤亡多少。

    传来的消息越来越让元瑾胆战心惊,萧风在苦苦抵御着靖王,然而越来越有所不敌,伤亡人数每天都在扩大。

    白楚在她身边坐下来,问她:“那日朱槙来究竟做了什么,他总不会是来给你送棉袄和羊肉的吧?”

    元瑾看了他一眼说:“白先生每天都这么闲,我开始觉得,付给先生您的银子是不是有些贵了。”

    “别这样。”白楚却说,“昨天我不是还趁着下雪,用网捕了几只鸟,烤了给你吃了么。也没见你说不好吃。”

    “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元瑾快要绷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压低声音,露出几分冷笑,“你这几天每天神出鬼没,一到战略布局的时候就不见踪影。白先生,难道我和萧风看上去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吗?我看把你烤了也不错。”

    白楚露出个不痛不痒的表情。说:“你知道朱槙,为什么拖到现在才正式进攻吗?”

    元瑾盯着他不语,此人非常喜欢故弄玄虚,最好是别回答他,他没趣了反而会自己说。

    “一进入冬天,军队供给就可能出问题。而且碰上大寒,可能还会冻死人。”白楚说,“所以将士们为了早日结束,反而骁勇善战,攻势极猛。我们的兵力本来就不比朱槙,所以肯定不敌,想什么办法都没有用。”

    元瑾不再看他,指望某个人势必是不靠谱的。白楚不干事,最后扣他工钱就是了。

    白楚却继续问:“二小姐还没有回答我,那日朱槙来找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元瑾干脆没理他,起身走人了。

    “哎哟。”白楚又再次笑了笑,“真是好难沟通啊!”

    等元瑾再次回到营帐时,只见宝结捧着一只鸽子在等她:“二小姐,这个又飞来了。”

    那鸽子张着绿豆大的小眼睛,左看右看,毛色水滑,很是神气,甚至有那么几分趾高气扬的味道。

    元瑾将鸽子腿上的小竹节拆下来,走入了营帐中。自从那日之后,朱槙时不时地会用鸽子给她传一些话过来。绝大多数是无关痛痒的话。比如“今日请吃饭,清虚独尽酒菜,故他付账。”还有,“今日晨起,突觉不公。虽有世仇,尔却也尝试杀我数次,如何不能抵消?”

    元瑾偶尔会看得笑一笑,她从来不回。但朱槙仍然隔三差五地给她送几次,一开始那鸽子还不识路,会飞到别的帐篷顶上去,到现在鸽子都认得元瑾的帐篷了。时常就立在她帐篷前的火堆架上闭着眼睛打盹等她。好几次差点被白楚捉去烤了。

    虽然不回,但元瑾也不得不承认,朱槙这些传话的确给她带来了些许的乐趣。

    今日,这纸上只写了一句话“三日内夺孟、武陟两县,请速速准备。”

    元瑾立刻皱起眉,虽然如此战局吃紧,却也仍然胶着,他怎的就有如此的自信,能三日内夺取两县,破怀庆防御了。

    这最后一句,请速速准备,更是显得有些莫名了,准备什么?

    元瑾捏着这张纸条,莫名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