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爱种田 > 69、你喜欢种地吗?
    崔湖离开这么久, 崔栖潮的基地都从一个小空间站变成了大房子, 外面也整改了,堆肥坑和池塘都填了, 剩下的泳池和新修的运动场、花园之类都用大栅栏围起来, 成了个小庄园, 随意进来不得。

    崔栖潮临时给崔湖开了权限,告诉他路线, 这才把人放进来。

    崔湖下了飞行器进来,手里还拽着他弟弟,四处张望,看着这地方的改变, 百感交集。放在建筑密集直破云霄的星球,这肯定不算什么,但崔湖刚到这里的时候,只有一个关人的小空间站。

    崔湖的弟弟不情不愿, 一路上更是不住发问,这是什么破地方, 方圆几百里都是些农田,看上去像是个农业星球,他才不想待在这儿。与其说发问, 更应该说是抱怨。

    “你快点放开我啊, 怎么只许你追寻梦想,不许我追梦!”弟弟恨恨道。

    崔湖自从回去之后,也不热衷在家里争权夺势了, 反而研究起了农业新科技,投资全是那个方面的,搞得家里人大为奇怪。

    崔家产业虽然多,可却没有涉及农业方面,多是高新科技,与这基本不搭边。崔湖以前没有表现过这方面的爱好,像是突然觉醒了。

    他父母因为他的遭遇,也不忍心管。可别说,崔湖还搞得像模像样,毕竟和崔栖潮待过,不止是种田,对农业技术与发展前景也有了些了解。

    “你追梦,你想追什么梦?”崔湖嘲笑地问了一句。

    弟弟梗着脖子道:“我要上战场!”

    他要上战场,去血与火交集的地方,把他带到这里来算怎么回事!他觉得自己这个年纪,完全已经可是开始训练了,去那种用虚拟技术做实训的基地。然后他就可以加入什么特种部队、无国界组织之类,每年只回来两次,进门前先对暗号。

    “小屁孩儿,你还没炮台高。”崔湖说着,把他拽进了食堂的门。

    一进大门,崔湖就感觉弟弟愣住了。

    ——环视一周,食堂里那些身材高大的光头大汉确实极为鲜艳,各个穿着紧身t,显出鼓鼓的肌肉,有的脸上有疤痕,有的纹了花臂,反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充满杀气。

    弟弟张口结舌,看着崔湖,“哥,你,你支持我的梦想啊……”

    他真是误会哥哥了,眼前这些一看就都是高手!这里,难道就是什么实训基地?

    崔湖:“……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他拽着弟弟到崔栖潮面前,“来,见见你堂哥堂姐们。”

    弟弟刚才一直在和崔湖闹,都没听清楚他录视频说的话,这时候才发现这么多亲戚也在这儿,家里不是说他们被挟持了吗?难道就是旁边那些彪形大汉挟持的?那哥哥为什么还能自由出入这儿,甚至把他带上?!

    小孩儿的脑子一下无法消化这么多信息,快傻了。

    崔栖潮点了点头,就当打招呼,带着淡淡不快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崔湖听他语气不是很开心,讪笑了两声:“不是说了,来看看你,玩玩儿。还有我家这小孩,挺不乖的,就一起带来了。”

    一个秃头往后一靠,把头伸过来,嘿嘿笑道:“大崔哥,你这可不厚道,当咱们这是开亲子度假酒店么。”

    崔湖:“……”

    崔汀也嘿嘿笑:“不是,他应该就是贱的。”

    崔湖:“……”

    没错,他就是贱的,才跑到自己被关的地方来。

    崔湖脸皮也厚了,浑然不在意地道:“我和小堂弟那是什么关系,哎,你这孩子还没叫人呢,一点礼貌也没有。”

    他指了指弟弟,对其他人介绍:“这个是我亲弟弟,崔境泽。”

    崔境泽被大汉们揉脑袋当打招呼,安静如鸡,一点也没了刚才的嚣张,甚至露出了有点讨好的笑容,他觉得这些人才是这儿做主的人,而且他们就是自己最向往成为的那种男人类型,强壮,带着危险气息。

    崔湖走之前问以后能不能回来,崔栖潮就问过他是不是有病了,现在看来是真的有病,他看了崔湖两眼,看得崔湖忐忑不安,才开口:“坐下吃点东西吧。”

    崔湖知道这是接纳了,立刻拉开椅子:“谢谢小堂弟。崔汀给我拿俩碗。”

    也不用和大家客气,崔湖打了两碗萝卜炖肉,崔境泽在那些秃头的影响下也不像平时那么挑食了,埋头吃了起来。

    之前崔湖带回去的菜饱受他家里人好评,后来他自己在阳台种的质量也很不错。崔境泽从学校回家来吃了几次后,每次再去学校还要带一大包,如果提前吃完了,还会发信息回来抱怨。

    ——就是这点也让崔湖绝对的,你连这点事都要撒娇,还追什么梦啊。

    崔境泽吃着觉得这食材和家里的像是同出一源,好像还更好吃。他平时吃各种肉吃腻了,倒是更喜欢炖烂了的萝卜,又甜又含着浓郁的肉汁,热乎乎的,温暖了他被哥哥伤害的心。

    崔湖安分了没多久,就对崔栖潮坏坏一笑,说道:“知道么,小堂弟,我回去后在一个酒会上遇到布莱迪了。”

    “?”崔栖潮露出了深思的神情。

    崔汀看他的模样,怀疑地道:“小堂弟,你不会后悔了吧?”

    既然能公开路面,布莱迪可能不但被救了,在斗争中还赢了,不说身价之类小堂弟根本不感兴趣的东西,万一人家有八颗农业星球呢??

    崔栖潮皱眉道:“后悔什么?布莱迪的全名是什么?”

    众人:“……”

    布莱迪也不是什么稀有名字,他在中世纪还遇到过两个,这儿也有客户叫布莱迪。所以崔栖潮刚才只是在想,崔湖说的是哪一个布莱迪。

    “就是被放生的那个alpha!三角板的前主人!”崔湖说道。

    崔栖潮这才想起来,“哦。”

    是这一个布莱迪啊,他就记得对方恩将仇报了。

    这下也没人能调侃什么了,崔湖搓了搓下巴道:“哎,我也没和他打招呼,怕给你惹麻烦,但是听说他正在相亲,屡屡失败,因为他老问人家没有抑制剂能不能拒绝他。”

    傻子也听得出来布莱迪这是对崔栖潮念念不忘,大家估计他也是太惨了,难以忘怀。

    崔栖潮:“他可以找个alpha或者beta。”

    众人轰然道:“有道理,有道理,做什么为难omega,他自己也把持不住啊。”

    崔境泽已经吃完了一碗萝卜炖肉,自己伸手去打第二碗,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特别烧粮食,问了一句:“栖潮哥,这是你做的不,挺好吃的。”

    有料理机不错,但是这个肉风味独特,肯定是进行过特色设定,问是谁做的,就等同问是谁的口味。

    崔境泽和崔栖潮虽然也是堂兄弟,相处还真不多,他头一个问崔栖潮,也是因为这儿好像就崔栖潮一个omega,比其他人更有可能管理家务。

    崔栖潮“嗯”了一声。

    崔境泽夸他:“你好贤惠。”

    众人:“…………”

    崔栖潮没说话,也没什么表情,倒把崔湖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由自主护住了崔境泽的狗头。

    崔境泽恍然不自知,羞涩地和一个光头搭话:“叔叔,你的纹身好酷啊。”

    光头吓死了,“你别叫我叔叔,叫哥哥。”

    “?”崔境泽想,没想到这叔叔看上去那么汉子,还在意年龄,他老实喊道,“哥哥。哥哥你真帅。”

    光头眼神游离:“嗯…………”

    他去瞟崔栖潮,也不知道老板对这小弟弟怎么想的,老板对崔湖他们也没手软过,亲戚关系好像不算什么。

    崔栖潮见他们盯着自己,“你们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吗?那么下午去把涝渍地再整整平吧,顺便看看仓库的干燥工作做得怎么样了,腊肉都腌完没。”

    光头精神一振,和众人一齐应了一声。

    崔境泽:“??”

    崔境泽不太懂,他看看大家,又看看崔栖潮,小声说:“怎么都听栖潮哥的。”

    “这里就是听你栖潮哥的。”崔湖赶紧道。

    “啊?栖潮哥不是被挟持了吗?”崔境泽问。

    他年纪虽然小,社会经验不那么丰富,但生长环境到底不错,仔细观察后,越看越觉得是那么回事,之前没往心里去,可回想一下,从方才到现在,栖潮哥一直是这个团体的中心。

    大家说话都会看他的反应,他说完话,所有人都会迎合。虽说一群alpha里的omega也能获得最高关注度,但绝不会是这样的效果。

    “哪有,是他挟持我们。”崔汀趴在椅子上说,“我们都被挟持在这里种地。”她的手划拉了一圈,指着崔家人和光头农奴。

    崔湖趁机说:“你不是想上战场吗?我告诉你,这些人就是上战场,上战场,没头没脑上战场,然后才被捉来种地,你不好好学习,以后也是这个下场!”

    崔境泽:“…………”

    ……

    崔境泽好半天才接受这个事实,当初他哥来这里,根本不是被什么神秘组织给绑了,而是被栖潮哥挟持,在这儿种地。

    崔境泽咽了口口水,“然后你们就种了这么多?”

    他从飞行器上就能看到一大片绿色了,这才多久,居然种了这么多菜,按照哥说的,最初他们应该什么工具都没有,补给也断了,什么都靠拾荒。最初种菜,估计也是为了给自己供应食物吧。

    亏得崔境泽距离性别分化还早,生理课还不足以让他对alpha、omega的发.情期有深刻认识,否则换了成年人,头一个问的问题就没这么纯洁了。

    换别人,肯定要思考这么长的时间你们也没补给,冬天还不好到处跑,发.情期突然到是怎么度过的。

    崔湖略带骄傲地道:“对啊。”

    非但如此,现在还发展到成为声名赫赫的供应商,那么多人跨越星河来找他们……买菜。

    崔境泽想到了自己家的阳台,“栖潮哥,有这么厉害吗?是不是有人帮他?”

    就算再对性别没有深刻认识,崔境泽总知道alpha和omega天生体质上的区别。

    崔湖沉默一会儿道:“我也想,要是这样就好了。”

    崔境泽听他这么说,还是有点难以想象,栖潮哥看起来只是话少了点,可能只是人孤僻呢,“……你不怕我告诉爸妈吗?”

    崔湖低头看了他一眼,不怀好意地笑道:“你要是说,我就告诉爸妈,那全都是你因为被我折磨编造出来的谎言。”

    崔境泽:“你胡说八道啊,还我被你折磨?”

    崔湖继续笑。

    崔境泽:“……”

    崔境泽:“……我要被你折磨了?!!”

    他一声怪叫,想跑却被崔湖抓了回来,有力的胳膊卡在他脖子上,勒得小孩差点翻白眼,直接拖到了房间里去。

    崔湖熟练地去拿了两把顺手的农具,说道:“算你好运,现在都机械化了,能给你手工种的地还真不多。”

    崔境泽惊恐地往床上爬,“你别过来,我不种地,我不种地!”

    崔湖不由自主一边脱裤子,一边道:“这可由不得你。”

    崔境泽:“……”

    崔湖说道:“老早就想教训你了,在家快上天了吧,这下落在我手里,看我怎么整你。还想摸枪,我看你就是个脑残。你这就纯是闲的,拉过来犁几亩地就老实了。”

    崔境泽嘤嘤道:“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不会动的!”

    崔湖迅速把身上的正装换成了轻便的运动服,活动一下手腕,说道:“我先去看看地,你也别拒绝得太早,反正不干活我就不给你吃的,你自己想想吧。”

    当初新来的人,就是先饿个几顿,自然乖了。

    崔境泽眼看着他出去了,又把门给锁上,扑上去砸了两下。

    这门当然是不会被砸开的,崔栖潮交换来的原料都是军工用的,能那么容易被砸开么,打一枪也不一定能穿孔。

    崔湖透过玻璃对崔境泽说了句话,崔境泽听不到,但是看口型和表情,好像是在嘲笑他门都砸不开还妄想那么多。

    崔境泽跑到另一边玻璃窗去看外头,只见他哥熟练地扛着锄头,和人打了声招呼后,在花园里找了块空地,先把长宽定出来,然后开始拔草,一副不知道干过多少遍的样子。

    现在天气已经渐冷,但是没干多久,崔湖已经满头大汗,那样子看着就够累的,崔境泽直咬下唇。都是累,但是这个活儿和军事训练比起来,真是毫无时髦值。

    “为什么啊!”崔境泽忍不住道,“明明不缺人,非要折磨我。”

    除了崔湖之外,那些壮汉吃完休息一会儿,没事的居然也跑到花园里,自己给景观树、花草浇浇水、松松土之类的。

    不知道该说乐在其中,还是单纯的习惯了。但还真的印证了崔湖的话,这些人真的会种地,不是唬崔境泽的。

    想来哥哥和各位堂哥堂姐以前也不是这样,大家专业、爱好不同,但绝对没有接触农业的,连养花的都少,现在,不但自己种地,还把亲弟弟也拉来,这个组织非法不是因为无证开垦,而是因为传销吧?

    正说着,他忽然看到一辆无人驾驶的拖拉机经过,运水给崔湖浇地。

    可多看几眼他又觉得不对,这拖拉机驾驶室里好像有什么在晃动,等到角度变换能够看到驾驶室里头后,他才发现是一只猫拉长身体站着摁控制面板。

    崔境泽:“……”

    有毒吧,这星球连猫都开拖拉机。

    崔湖说到做到,真的饿了崔境泽两天,一粒米都没给他吃,只限量供应白水。到饭点还要把崔境泽放在一旁看他们吃饭,简直深谙小堂弟的训练农奴之道。

    这么两天饿下来,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崔境泽已经是两眼发黑,饿得吐酸水,他从小到大就没有吃过这种苦,大喊自己不犟了,种就种。

    崔湖还不罢休,不是你求饶就立刻给吃的,先拿出诚意,去外面除草,装够一篓子了再来吃饭。

    崔境泽觉得自己快要晕倒在地里了,几乎是爬过去,坐在地上揪草,一边揪一边想,当初我为什么闹着要去训练,在被拒绝后为什么要拿哥哥举例,把他拖下水,在哥哥说带我出去度假时,又为什么不知天高地厚地答应了……

    原本在室内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了,就连崔栖潮也慢一步走了出来,远远看花园里的少年。

    崔栖潮内心也有一丝好奇,崔境泽被带来只是要消耗精力,如果连他也会爱上种地,那估计崔湖他们真是建模时基因就有问题,而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长期种地持续性后遗症,简称有病吧。

    ……

    崔境泽被崔湖整得够惨,崔湖给他制定了一个方案,每天靠劳力换粮食,靠粮食换调料,所以干活能混个温饱,要想吃好,还得努力干活。

    崔湖就站在旁边问他,你还想不想搞事情了?

    这么一天下来,崔境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何况是其他想法,人类都完全脱离人工劳力上百年了,他一天干的活比过去十年都要多。

    要崔湖说,人类脱离人工劳动才上百年,但是种地的历史有上万年。

    在他的严格看管,与食物诱导下,渐渐的崔境泽也干得像模像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歇,在花园那一小块地耕耘,还要被大家指指点点,觉得他哪里哪里种得不够好。

    崔境泽心里特别委屈,有天坐在台阶上,把头埋在膝盖上。

    崔栖潮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崔境泽抬头一看,一头扎进他怀里。

    崔栖潮也只好摸了一下崔境泽的脑袋,他是看着小孩最近干活麻利一下,想来看看他心理状况。

    半晌,崔境泽才把脑袋稍微抬起来一点,仍然靠在他怀里,嘟哝道:“对不起,栖潮哥……我就是想我妈了。”

    崔栖潮:“…………”

    崔境泽又吸了一口他怀里的气息,说:“我妈也是omega,我一看到你就忍不住了,呜呜。”

    崔栖潮忍住了把崔境泽丢出去的冲动,这是社会习俗不一样,没必要在意,就像给中世纪的农奴家猪治病一样,都是环境问题。

    就算崔湖告诉过崔境泽,崔栖潮是那个挟持他们的人,大部分人在没亲眼目睹崔栖潮怎么揍人之前,也是不肯相信崔栖潮会是个危险分子的,何况崔境泽。

    崔栖潮缓慢但是坚定地把崔境泽□□,冷静了一会儿才问道:“我问你,你喜欢种地吗?有意愿把它当成事业来发展吗?”

    崔境泽吸了吸鼻涕,奇怪地看他一眼,“我疯了吧,我发展这个事业。”

    崔栖潮:“……”

    ljj

    【崔家的人都有毒啊哈哈哈回去还在坚持不懈地种地】

    【这个地我种了好,不但自己种,还带着我家人一起种】

    【崔境泽:我不想种地。崔湖:不,你想】

    【急问,我的小白菜叶子变黄了怎么办?哪位专家知道?】

    【竟然有一点想念布莱迪】

    【前面那位专家,根据你这句话我姑且猜测你看着节目不超过一个月,否则你是不可能有余兴理会什么布莱迪的】

    【叶黄你得说细一点啊,谁知道是碱多了、钾多了还是涝了旱了】

    【窝槽我要笑疯了看到崔总想起了母亲!母亲!】

    【什么玩意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头一次看到崔老爷怀疑人生的表情,截图了截图了】

    【这个世界太魔性了,崔栖潮可能人生第一次被那么多人觊觎xx,这就罢了,还要人生第一次被当妈。】

    【专家们,你们觉不觉得这个崔境泽和兰斯一样,也是要继承我崔江山的】

    【呃,不可能吧,这里又不像中世纪那样水深火热,崔总要走了完全可以请任何靠谱的人代管,不必特别培养】

    【就是,就算之前有现在也没机会了吧,除非你崔真的有慈母之心】

    【说崔家有毒的,你们才有毒吧,头一次看到有直播间网友互称专家的?】

    【……在农业网站提问习惯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晋江抽了显示不出更新,其实我是有每天八点准时更新的,可冤死我啦,以后大家看不到可以从目录点进去试试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感谢 永不消失的电波、岁意惜华、空白的小透明、墨鸯未晚、赤月、若水牌干脆面、yakult思、燕歌行、26846197、demeter、绿狐狸、嘿皮猪x3、哎呀呀、背诵道德经一千遍x2、爱睡觉的猫、总想为你写小作文x3、金鱼面、桜时-许墨夫人、顽转、谢灵涯好白的!、快剑追魂x2、卧槽爱崔神农和娇城隍、梅子 的地雷 qgq、不知东方已既白、栗子小卷 的手榴弹 墨鸯未晚、俞佑不卖鱼油 的火箭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