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和星球谈恋爱 > 185、我的东西
    小动物们是兴致勃勃地跟着原灵均下馆子的, 可是等到见了这家在缪斯星闯出赫赫大名,每天光预约的队伍就要拍到几个礼拜后的知名饭馆后,他们却——

    “哎呦。”

    “呖咕。”

    “汪。”

    “……”

    光是从叫声就能看出它们的生无可恋来。

    原灵均像是没看到一众将耳朵、尾巴、嘴角垂下来的小动物, 他兴致勃勃地走上台阶,越过迎面来的预定机器人, 直接推开门。

    在门迎“请问您有预约吗?”的询问声中,原灵均做了件一直想做的事。

    他大手一挥, 对服务员道:“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

    几分钟后,他们和大哇一起坐在了为老板和家属等人专门预留的特大包厢里,

    美食大哇刚从厨房出来, 头顶的厨师帽还没摘, 他一边解围裙, 一边和众人介绍菜单——

    “这个炸虫腿味道不错, 又香又脆, 还有这个椒盐虫肉,虫子都是我从埃尔夫星带回来的, 新鲜美味,纯天然无污染。”

    原灵均按照他的话在电子菜单上点了两下。

    大哇点点头, 提醒道:“哦,虫腹肉也别忘了点,这是店里的招牌菜, 不管是生吃还是烫火锅味道都风味绝佳,生吃的话蘸个芥末酱,味道棒棒哒!”

    凯撒先生等老人家们认真地听着大哇的介绍, 频频点头,还不断私下交流。

    “这个泰坦星大海蟹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两层楼那么高的螃蟹呢。”

    “没错,”大哇笑道:“这个也是我们的招牌菜,配合麻辣鸟脖和香辣鱼尾一起吃味道更佳,可惜今天份的鸟脖还没有送来。”

    说着,他让原灵均点了个香辣鱼尾。

    “这个是?”

    原灵均看了看宣传画上的那条鱼尾,总觉得和仰面朝天沉在水缸底吐泡泡的丧丧有那么点相似,玄幻点说,就是……光从涂了香辣酱的尾巴上都能看出一股生无可恋的丧劲儿来。

    大哇心照不宣地和他眨眨眼,向众人介绍:“这个香辣鱼尾和麻辣鸟脖都是我们店里的限量菜,每月仅限十条,多了没有,今天正好还剩一条。”

    “为什么?”院长代替没有见识的中央星人问道。

    “因为……长不出来。”大哇含糊了一句,然后想出个更正当的理由:“这些珍贵食材都是从边缘星空运过来的,运力有限,所以不能足量供应。”

    “哦。”老人家们满足了好奇心,坐下来等菜。

    大哇先让服务员给他们上了个火锅。

    “哎呦喂~~~”

    看到那个硕大又熟悉的铜锅,长右更丧了。它抓着写有《山海特色菜》五个大字的菜单练瞪眼——

    在荒星吃火锅、在泰坦星吃串串火锅,在埃尔夫星吃全虫火锅,好不容易到了缪斯星,还是逃不脱吃火锅的命运吗?

    “呖咕呖咕!”

    “汪汪!”

    狸力和鵹鹕对它的抱怨非常赞同,和长右一样,它们俩也是一路被火锅坑害过来的。

    天马、狪狪、比翼鸟几个刚从《山海经》里出来没多久,还处于乡下动物没见识的阶段,见三名小伙伴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有些惶恐。

    ——难道很难吃?鸿门宴?

    它们紧张得尾巴上的毛毛都竖起来了。

    还是雍和大佬比较有大将风范,作为杂技团的top1,它扫了一眼众小弟,叫它们安静点,别丢人。

    雍和大佬一点不慌,毕竟它可是靠恐惧为生的猴,待会儿上来的菜色要是好吃它就吃菜,不好吃它就吃其他小动物的恐惧,怎么都不亏。

    杂食动物无所畏惧!

    包厢内的情况和刚从别墅出来时掉了个个儿,兴致勃勃的变成了凯撒先生、安格尔大师、院长和船长四个老人家。

    他们无视掉趴在地上装毯子、垫子、毛绒玩偶的小动物们,聊得火热。

    “这就是山海集团的产业吗?”院长问。

    他还没忘了原正则同学为了继承山海集团要抛弃军事系去管理系的事。

    “对的!”圆圆骄傲地挺起胸膛:“不光是山海特色菜,还有山海串串店和山海美食城,我迟早要把均均的家乡美食弘扬到全宇宙!”

    “有志向。”凯撒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另一手拿着菜单,略带疑惑地问:“但我有点不明白,这张菜单上好像把泰坦星、埃尔夫星、缪斯星和其他几个星球的特色菜都囊括在内了……如果是是为了弘扬原灵均同学的家乡美食的话,那他的家乡美食究竟是什么?火锅?串串?麻辣鱼尾清蒸海蟹铁板鱿鱼还是红烧虫肉?”

    “都不是。”作为和原灵均心意相通的球,圆圆虽然从来没去过他的家乡,但很轻易地就理解了华夏美食的精髓。

    他晃晃手指,神秘兮兮地示意凯撒先生凑近点。

    院长、船长和安格尔大师好奇地看了一眼,见状也把头凑了过来。

    他们聚精会神地竖起耳朵,就听见圆圆说——

    “华夏美食的精髓不在于炸、爆、烧、炒、溜、煮、汆、涮、蒸、炖、煨、焖、烩、扒、焗、煸、煎、塌、卤、酱、拌、炝、腌、冻、糟、醉、烤、熏这二十八种烹饪方法,也不在于数量繁多数不胜数的食材,而在于一颗勇敢的心。”

    “勇敢的心?”

    “对呀,”圆圆顺手拿筷子指了下服务员端上来的一盘酱焖虫肉,夹了挑黑乎乎的虫子塞进嘴里,问凯撒先生:“要不要来一点?”

    “丑。”

    凯撒先生一挑眉,嫌弃。

    “食物活着的时候长什么样不重要,外观好不好看也不重要,”圆圆又夹了条虫,美滋滋地吃了,边吃教育他:“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吃,以及好不好吃。”

    “……”

    精卫凑到原灵均耳边,小声和他说:“心机球这一套是跟你学的?我怎么觉得特别耳熟?”

    原灵均微笑着抚摸了一下鸟头,矜持道:“还差点火候。”

    他给圆圆夹了一筷子蔬菜,叮嘱他:“荤素搭配。”

    然后回过头,告诉凯撒先生:“其实圆圆说得也不全对。”

    “呼——”

    在四名老人家莫名松了一口气的声音中,原灵均施施然地补充:“对于我们华夏人来说,能不能吃和好不好吃其实也不算最重要的,或者说,没什么大不了。毕竟世界上的食材只分两种——好吃的,和处理之后好吃的。”

    “说不能吃和不好吃都是因为他们不会做。”原灵均平静的语气下隐含杀气。

    “……”

    凯撒先生、安格尔大师、院长和船长四个也算是久经风雨的人了,可不知为什么,在他带着微笑的凝视下有种瑟瑟发抖的感觉。

    他们立刻点头,表示:“对对对,你说得都对。”

    原灵均满意地给几个人夹菜。

    “……”

    凯撒先生烦恼地看着碗里相貌狰狞的虫子,后知后觉地心想——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来自食物链顶端的凝视?

    在凯撒先生嫌弃地和碗里的胖虫搏斗的同时,距离饭馆几条街外的地方正发生着一场秘密谈话。

    “你真的要这么做?”“猩红蛮牛”道。

    “自然。”莱特站立的地方似乎是一处宽大的地下空间,可以看到从狭窄的天窗缝隙内投射下来一束光,照亮了空间内部几架飞行器的具体轮廓。

    银色的星舰如同沉睡着的金属怪物,在昏暗的光线下反射出淡淡光芒。

    莱特垂眼,抚摸了一下头顶灰色的老鼠耳朵,抬头看这些高大的星舰,眼神平静:“你就说,来不来吧。”

    “我干嘛要帮你?”“猩红蛮牛”似乎有点好笑:“我是被凯撒从星狱里提出来的重刑犯,弃恶从善是为了减刑的,帮你这一次,刑期再被加个一二百年就不划算了”

    “凭你要报仇。”莱特淡淡道。

    “猩红蛮牛”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他问莱特:“你知道些什么?”

    “没什么,如果不是德佩罗家族的试验,你出身的星球根本不会毁灭,你也不会很早就漂浮在宇宙里,最后成为了星盗的一员。”

    “和你一样的人我不知道见过多少,也不知道利用过多少。最近一个是个傻的,他以为偷了‘小黄鸡号’上的东西就能推翻联邦政府、推翻错误的统治,其实都是假的,是我骗他的,我只是想知道凯撒这些年一直都在找什么,李涯当年对德佩罗家族的人说‘一切都会结束的,他已经找到了终结这一切的关键’又是什么意思。”

    “到最后他还相信我,所以我把他和迁跃点一起炸了,你说,我是不是很坏?”

    “狼心狗肺。”“猩红蛮牛”道。

    莱特看了一眼光脑的屏幕,似乎很满意他这个评价,他笑了一下:“贴切。”

    “我是坏,可是从来没有人教过我怎么做一个好人,我从小就是只见不得人的老鼠,还不会走路,就被自己的亲人毫不怜悯地扔到缪斯星的黑市上,在那个人吃人的地方,但凡我的心稍微好一点,你今天连我的骨灰渣子都见不到。”

    “所以呢?”

    “所以,我想你和我应该有某种程度上的共同点。”莱特道:“比如说……凯撒议长只想把德佩罗家族的那群败类关进星际监狱里吃牢饭,这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如果是我的话……”

    “如果是你的话,会怎样?”“猩红蛮牛”似乎饶有兴味。

    莱特一笑,星舰将银色的光投影到他脸上,让这股笑容显得有点锋利和冰冷,似乎在他身后的藏着一个诡秘的、漂浮的阴影。

    “如果是我的话,我只想送他们一家子齐齐整整地进坟墓,到恶魔面前去做他们的春秋大梦吧!”

    “哈哈哈哈。”“猩红蛮牛”大笑起来,冲莱特伸出大拇指,“有种,我看好你。”

    “所以尽快将系统调试好,用卡尔的生物密码解锁星舰,顺便黑掉他的光脑,给中央星系的内应发送错误信息。”莱特道。

    他不客气地吩咐“猩红蛮牛”:“我会在三天之内拖住卡尔,把他身边的人一个个调离。在这段时间内,你想办法解决他的下属,利用他的身份将星舰驾驶到德佩罗星附近,然后避开拦截,引爆炸弹。”

    “猩红蛮牛”眨眼,随后道:“喂喂喂,我可还没说答应你吧?”

    “你不想吗?”莱特问。

    “……”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莱特不容置辩道。

    随后他走到一边的天窗处,从旋转的楼梯一路往上,大概两分钟后,到达地面。

    金色的阳光瞬间从四面八方的落地窗内闪烁进来,将中央的舞台照射得一片通透。卡尔站在这座用珍贵矿石打造成的透明舞台上,不耐烦地看着外面熙攘的人群。

    “看好了吧?”

    “好了。”莱特回答。他建议道:“这里人来人往,你的人经常出入会被注意到,不如将他们暂时分散到别的据点,等需要时再召集?”

    “……你看着办吧。”卡尔想了下,点头。

    他对自己的光脑吩咐了两句,大意是让星舰上原本的人员这几天都听莱特的安排。

    毕竟,科研人员和管理者这些人倒好办,比较难管的是他们制造出的试验品,这些不稳定的试验品在人少的时候还能安静听话,人一多就免不了趁管理人员不注意袭击普通人,在这种重要时刻引起混乱就不好了。

    不如让莱特这个地头蛇处理。

    “这种没用的家伙留着也是浪费,要不是通过中央星系海关的时候还要靠他们制造袭击引起混乱……”卡尔习惯性地摸了摸手腕,嘟囔。

    卡尔保持微笑,就当没有听见他这句话。

    两人并肩从封闭的演出大厅内走出,汇入熙攘的人群中,就像两个最普通的游客那样。

    擦肩而过的时候,卡尔偏头,听到来看演出的粉丝兴奋地交谈——

    “听说这座‘水晶宫’是五座s级演出场馆里最新的一个,是海王娱乐的当家天王塞壬亲手设计的!”

    “哇!”同伴惊叹:“没想到塞壬歌唱得那么好听,还懂建筑!”

    “可不是么?”

    “你们听说过另一种传闻没有?”有别的粉丝凑过来,神神秘秘道。

    “什么啊?”

    “听说塞壬设计‘水晶宫’是为了送给一个人当礼物,表示那个人就像是水晶一样,在他的心目中纯洁无瑕。”

    “真的假的?”

    “他亲口对记者说的,还能有假?”

    “哇,羡慕。”

    “不光羡慕,还羡慕、嫉妒、恨,我也想当那个被塞壬老师捧在手心的小幸运鬼。”

    “小幸运鬼是什么鬼哈哈哈……”

    “说真的,塞壬老师实在是个好男人,可惜今年看不到他在缪斯星开演唱会了,遗憾。”

    “对啊,好气。经纪公司说他去别的星系举办跨星巡演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粉丝们的声音越来越远,卡尔偏头,问莱特:“塞壬是谁?”

    “一个手下。”莱特淡淡道。

    “哦,”卡尔无所谓地应了一声:“他回来了让我见见?审美眼光还不错。”

    “你随意。”莱特微微颔首。

    “对了,你知道这个演出大厅是他替谁设计的吗?”

    “……我倒是不知道堂兄你什么时候关注起这种八卦了。”

    “好奇一下还不行?”

    “不知道。”

    在卡尔看不到的地方,莱特的唇角微微上挑,眼中藏着一丝隐藏极好的不悦。

    如果说他因为罕见的返祖现象,身上有属于老鼠的一丝丝基因的话,那么他和老鼠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比如说——

    他们都喜欢把对于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提前藏起来。

    “你想找到我的东西?”莱特看了一眼卡尔,心道。

    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