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配养娃记 > 51、晚安
    宋瑾南沉思, 原是想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却没想到查出让人惊愕的消息。

    一是应如是居然有女儿了,二是她目前的经纪人竟然是王薇师。

    两则消息都是《全员加速》中透出, 并非传言。

    【……去查女儿多大, 女儿父亲是谁。这是很好的切入点……】系统突然出声,带着几分雀跃。

    王薇师成为应如是的经纪人代表杰文传媒没有放弃应如是,甚至要捧她。

    而女儿能在节目中爆出证明杰文传媒知道女儿的存在, 并且女儿的身份特殊。

    然而在杰文传媒未主动澄清应如是女儿身份前,这中间充满薄弱点——击倒应如是的薄弱点。

    网络是一把双刃剑,当今艺人的或红或黑都离不开它。操作得当, 它会是对付应如是的最佳武器, 负面舆论的力量足以击溃应如是。即使应如是能熬过这一切, 后期澄清所有, 路人缘也会败尽。

    更重要的是人们相信的永远是他们愿意相信的,而不是摆在他们眼前的事实, 应如是会因此惹人诟病。

    败尽路人缘、惹人诟病,无法收纳新粉,她的娱乐圈生涯也就到头了。

    宋瑾南不说话, 葱白的手指尖微凉。

    她懂系统的意思, 然而需要做到这步吗?她只不过想暂时压制住应如是, 并不是要毁掉她。

    应如是从头到尾没有错。

    宋瑾南看向镜子, 镜中的女人眉目柔和,嘴角温暖,楚楚可人。

    谁也猜不到镜中的女人在想着害人。

    复仇的道路很累, 她想休息了……

    宋瑾南趴下去,头枕在手臂上,闭上双眼,果冻般莹润的唇瓣娇嫩可口,却是狠狠咬合在一起。

    好烦,好烦,为什么要经历这些,她只是想报仇啊——

    脚趾用力压地以至于脚趾微凉发白,宋瑾南整个人身上散发幽怨的气息。

    低迷的情绪使得上辈子最灰暗的记忆窜入脑海,囚禁、强.奸,任谁也想不到是国内顶尖男明星做的,道貌岸然不足以形容他。

    男人面容俊美却阴冷,“……南儿,做我的人偶好不好……给你最好的保养……外面的人配不上知道你的美……”

    男人就是这样一边说着一边一点点享用她,冰冷的肌肤挨上她时寒凉从骨头窜出,唇瓣相触时如同冰冷蛇芯子贴上她的唇,而后身体沉浮诚如男人所说的似人偶一样任意摆布,她的身体属于他……

    仅仅因为在电视上多看了一眼其他男艺人,就杀了她。

    宋瑾南睁开眼,全身发抖,血液里像是涌入一股冰水,让人寒凉。

    拳头攥紧,唇瓣咬得发白,艰难吐出三个字,“席、夷、希——”

    哪怕化身恶魔也要把你拖下地狱,她无路可走,因为她已经被盯上了,前两天慈善晚宴猝不及防相视的目光……

    宋瑾南翻出手机,拨打电话寻找温暖,电话接通,“阿九,我想你了……”

    另一边,楚叔来机场接回来奔波的夫妻俩。

    回到原宅。

    应桐桐跳着扑进应如是怀里,欣喜呼唤,“是是我好想你们。”

    应如是和原戚生一直坐飞机,小孩不能打电话,思念野草般蔓延。

    应如是头有点晕,生物钟完全紊乱,抱抱大宝贝就将其放下。

    “是是想睡觉了?”应桐桐仰头问。

    应如是解释道:“倒时差,飞机坐久了头晕,大宝贝我要先睡会,让爸爸陪你。”原戚生永远精神奕奕,像是钢铁侠。

    原妈见状扶着应如是道:“快去休息,恢复精气神。”

    “嗯,妈妈。”应如是点头,于是就这么被原妈带进原戚生卧室。

    陷入充满男性气味的大床上,应如是毫无察觉,脑子迷迷糊糊祈求入睡就不用感受倒时差的恶心感了。

    太累了。

    而原戚生则陪着大宝贝,小孩很兴奋,拿出她的字帖,翻开,一笔一划都很工整。

    “爸爸你看这是我写的。”应桐桐一页页翻给原戚生看。

    原戚生正儿八经给点评,挑毛病,当然,偶尔也夸。

    秦苗将书搁在一旁,泡茶,暗中偷窥小叔叔怎么带孩子。

    以后她有孩子就照着培养。

    思想开小差,热水差点洒出杯子,幸好及时发现,调整角度水流正确落入杯中。

    望着这一幕的原妈不满,大宝贝才多大,要求这么严格干嘛,小孩子有这份心就够了。

    这三天两夜的带娃日子里,从原爸原妈到秦苗楚叔张姨全被小孩圈粉了,乖巧懂事关键是这么小的人还会体贴人,合该捧在心尖尖。

    原妈道:“大宝贝你已经很棒了。”不要在意你爸爸的挑剔。

    应桐桐抬头看向奶奶笑,小脸红扑扑。

    原戚生领悟原妈的言外之意,男人修长的手指盖上字帖,不再挑剔,对大宝贝嘘寒问暖,“每天按时睡觉了吗?”

    “有,奶奶知道。”应桐桐高兴指向原妈。

    “好好吃饭了吗?”其实是问挑食没。

    应桐桐埋头,目光闪躲,“我有乖乖的。”手背在身后打疙瘩。

    其实都是假大方把不喜欢的菜夹给爷爷奶奶吃,一家人都被她哄骗过去。

    张姨不知道小孩挑食,是故没像原戚生做菜会将小孩不喜吃的食物切碎藏在菜里。

    原妈在一旁看得直皱眉头,头一回觉得小儿子脾气又臭又怪,大宝贝哪里不好,一副凶样。

    维护大宝贝怼儿子,“你自己挑食就别说大宝贝了。”完全不给面子。

    原戚生推眼镜沉默,不去揭示原妈在他小时候逼着他吃不喜欢菜的历史。

    更不戳破原妈对儿辈和孙辈天壤地别态度。

    应桐桐乐了,爸爸居然也挑食。

    黑眼睛里亮起星光。

    小孩忍住好奇心没直接问奶奶,先记着,等爸爸不在偷偷问奶奶。

    原妈意识到自己嘴快了,影响儿子父亲形象,转移话题,“你也去休息一下吧,饭点叫你和应如是。”

    应桐桐点头,“爸爸休息,我不吵你和是是。”她要去问奶奶爸爸挑食什么。

    爸爸挑食,嘿嘿。

    原戚生没推脱,身体的确疲倦。

    只是当回到卧室看到床上的女人,原戚生愣神,干燥手指揉上额心,却没有关门出去将卧室让给应如是——

    很多事情其实是瞒着原家两位家长的,两位大家长得到的两人故事版本是:还是男女朋友的两人五年前闹别扭,原戚生一气出国,却始终念念不忘,最终回来追求,好在应如是心里还有原戚生,并且偷偷独自抚养大爱情结晶。

    再次相遇旧情复燃,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已是夫妻的有情人会分房分床睡吗?

    不会。

    原戚生锁上门,以免撞破不同床事实。

    如今八月,天气炎热,睡地上倒是无碍,年轻时常常为了等第一手数据而睡在实验室,男人并不挑剔。

    轻声从衣柜里拿出薄毯铺在地上,正准备睡下去——

    “上来吧。”应如是挪到床一边,让出半边床。

    她好奇呐,轻声哼哼道:“只有握手的勇气?”还有握脚。

    应如是被自己逗乐,笑出声。

    为了让应如是好好休息,室内的窗帘被原妈拉上,房间光线暗淡,两人都只能模糊看清对方轮廓。

    被女人的好心情影响,原戚生嘴角微扬,解释,“君子不趁人之危。”

    但原太太都邀请了,那便不是。

    原戚生将薄毯收起来,动作比之前麻利点。

    随后应如是感受到身旁的床垫微微下陷。

    应如是撩拨,“可我以前不君子,你可以以牙还牙。”她侧身面向原戚生。

    男人五官俊朗不张扬,冥暗中仍能看出其下颌精致流畅,大宝贝这点遗传了他,脸上即便有婴儿肥也不影响下巴弧线精致。

    但男人不因此过于秀气,细细一看挺有男人味,就是睫毛太长。

    应如是伸出作乱的手又去揪人家睫毛,女人吐气如兰,“我们可以试试。”成为真正的夫妻,拥有纯粹的感情,而不是靠大宝贝维系。

    她从未谈过恋爱,也不知道喜欢异性怎样的感觉。

    只是原戚生刚好出现,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而且颜正对她和大宝贝都不耐,到如今已经有好感了,而且又是大宝贝亲爸,应如是不介意深入了解。

    两个人都是初恋,谁也不吃亏。

    应如是的手从睫毛落到上方的眉毛上,有些毛病一开始就没了回头路,尤其是动手动脚这一点。

    然想到彼此的第一次——

    应如是收回手,烦心。

    身子转正看向天花板。

    忽然,落在身侧的手被包住,男人声音在耳畔响起,略微无奈,“我是男人。”

    在女人和孩子面前表现再包容再温吞也是成熟男人。

    禁不起撩拨的。

    “没说你不是男人。”应如是顶嘴,她察觉到身边人呼吸比先前粗壮一些。

    她伸脚横在两人中间。

    于是原戚生靠近的动作被女人的脚挡住。

    应如是恨铁不成钢,脚往上挪怼到男人肚子上,一字一词慢慢道:“要从谈恋爱开始。”

    哪有那么好的事一步登天。

    脚移到对方胯部,她腿上使劲将原戚生推远。

    两人间的床单绷直。

    应如是黑暗里瞪眼,和这样的男人谈恋爱好累,手把手教学。

    明明都是没谈过恋爱的人,哎。

    原戚生低声笑,抓住作乱的脚,“嗯。”女人像个孩子。

    仿佛回到了年轻,身旁路过的小情侣中女方总是有很多理由让男方捧着哄着,他和那些男生一样了。

    原来谈恋爱是这样的。

    三十三岁的原戚生这才体会到年轻人的悸动。

    那种看对眼的微妙叫人愉悦。

    “睡觉。”原戚生声线低沉饱含暖意,嘴角微扬。

    “我早就要睡,还不是你吵的。”应如是推卸责任,收回脚。

    头从枕头上滑下,打小哈欠说:“明天你和大宝贝直接回家,我去公司。”

    选出中意的demo了,可以早点录制ep了。

    原戚生低低说:“在爸妈这边住段日子也可以,大哥大嫂就要回来了。”

    应如是无所谓,“成。”闭上眼睛渐渐入睡。

    然而等到晚上,原戚生的小心机被大宝贝戳穿。

    应桐桐拧眉抱着枕头仰脸对奶奶道:“在家我都是和是是一起睡的。”爸爸自己睡就好了。

    所以得知是是下午睡在这间屋子,行李也在这,小孩回到她这几日睡的屋子抱来她的儿童专用枕头,过来。

    穿着睡衣将枕头放到床上,要将爸爸赶到她这几天睡的屋子里去。

    她身后的猫猫更是毫不客气跳上床,占据了原戚生下午睡的枕头,一小孩一猫仿佛横行霸道的山大王。

    原妈这点没宠着大宝贝,哭笑不得道:“小朋友上幼儿园都要一个人睡。”

    家家户户都这样,要是小孩一直跟着大人睡,那夫妻间哪有情趣。

    应如是笑,不做声。她看原戚生怎么处理。

    原戚生揽过小孩对她道:“爸爸和是是都希望你能健康成长,而成长需要学会独立自主,拥有自己的卧室一个人睡就是第一步。”

    想起别墅里完全被当做玩具房的卧室,该收拾了。

    应桐桐嘟嘴,急急道:“我和是是睡也能好好长大,爸爸你才要独立自主呐,奶奶说你现在还挑食。”而且不吃的和她一样。

    应桐桐毫不客气反驳,手压着爸爸的手,大眼睛里满是不乐意。

    她要和是是睡嘛。

    原戚生眼角染笑回复大宝贝的控诉,“爸爸已经独立了,不需要培养独立自主的能力,所以可以和是是睡。”

    “而且爸爸小时候挑食但都吃了,现在因为长大了,可以照顾好自己,营养均衡,这才可以吃不喜欢吃的。如果你也想不吃不喜欢的,那就要快快长大,独立自主一个人睡便是第一步。”

    话说得多就显得重,应桐桐瞪圆眼睛,眼眶有点红,“不要。”她要和是是睡嘛。

    脱离原戚生的束缚,应桐桐划动四肢要爬上床。

    原妈怕大宝贝摔着,托着她的屁股送她上床,无奈道:“这两天就让大宝贝跟你们睡吧。”

    应如是心疼起大宝贝,怪原戚生,“就你道理多。”

    抱着大宝贝脸贴脸。

    应桐桐抱紧是是可怜巴巴喊了句,“是是。”

    脸埋在是是胸前不去看爸爸。

    他坏。

    原妈不仅不怪应如是指责她儿子,反而认同,“小孩子要慢慢教育,哪有你这样的。”

    原戚生看着三个女人抱一团,揉眉心,退步,“今晚一起睡。”教育是长远之计,他比谁都知道要慢慢来,毕竟光育儿书他就读了十几本。

    大宝贝已经是性格很好的孩子了,的确是他没考虑到孩子对母亲的依恋,要求太快。

    于是晚上,应桐桐睡中间,面朝是是,屁股留给爸爸,哦,对了,猫猫也放到她和是是中间不给爸爸。

    应桐桐格外兴奋,应如是讲了好多故事她都没睡着,小嘴嘀咕嘀咕发表意见。

    突然想到什么,像是特意说给原戚生的——

    “是是,姐姐为什么不和哥哥一起睡呢?”姐姐说的是秦苗,哥哥是原乔奇。

    虽是提问语气,然而应桐桐不需要应如是解答,自问自答:“是不是因为他们都是大人,独立自主可以一个人睡了,真棒,他们是好大人。”

    小孩点头,语气肯定。

    应如是笑,“嗯,好大人。”余光扫到原戚生,挑眉取笑男人。

    不过事情真相是秦苗虽是做翻译但也是搞文字的老爱半夜工作,但凡手上有活就一定来到原宅,拒绝和男人同房——只有那样才能好好工作。

    也因此养成一个坏毛病,一和原乔奇生气就借口工作跑来原宅。

    当然现在二人关系和睦,等她忙完这一阵原乔奇势必会接她回到二人住宅,做亲密事。

    不过应桐桐不懂大人间的事,她只懂得她脑后的爸爸当然一点也不棒,这么大了还有和她抢是是。

    讨厌。

    应桐桐靠近是是,高高兴兴索取下一个故事。

    原戚生人生中第一次老婆孩子热炕头便是惨遭冷落。

    男人不气,甚至觉得小孩很可爱,好声好气道:“要熄灯睡觉了,故事明天听。”

    应桐桐鼻子里“哼”一声,算是同意,不说话了。

    小孩还是很乖的。

    原戚生关灯。

    “是是晚安。”黑夜里小孩声音响起。

    接着,“猫猫晚安。”

    还有最后一句,“爸爸晚安。”声音小的几近听不见。

    原戚生回道:“大宝贝晚安。”

    应如是将猫撸到床头边,“晚安。”

    晚安,晚安,天上的月牙被云朵遮住,想来也是道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卡卡,梦阳花嫁,三月,大白的营养液,^3^。

    原书大概就是一本虐恋情深吧,不过是是没印象,不清楚感情线,因为梦靥影响。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