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配不掺和(快穿) > 166、蛊女16
    于父从黄璇父母那里讹到几千块钱就回去了, 临走时给了于叶萦一千块, 还冲黄璇恶狠狠地说这事没完。黄璇吓得崩溃大哭, 想回家又害怕面对父母的怒火,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学校。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她, 偶尔还会背着她窃窃私语, 令她坐立难安,无地自容。她这才知道,被冷暴力和语言暴力对待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于叶萦转手就把一千块钱交给了林淡, 表情喜滋滋的。于父并未带她回家,但她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下午是体育课, 老师让同学们绕着操场跑两圈。林淡身体素质很好,跑在最前面, 一群男生跟在她后面,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荤话。

    一名油头粉面的男生指着林淡挺翘的屁股说道:“锐哥,你看林淡的屁股, 真性感!”

    马锐不怀好意地笑了笑:“的确很性感,操起来一定很爽。”

    “锐哥,你不是说要把林淡搞上手吗?怎么样,成功了没有?”另一名男生挤了挤眼睛, 表情有些猥琐。

    “她挺能装的, 我给她买进口食品她还不要。过几天我把她约出来直接给办了,我看她还怎么装。女人都是那样,贱的,给她好脸的时候她非得拿乔, 你稍微治一治她,她就会像狗一样听话……”马锐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后面的人狠狠踹了一脚。

    他擦着地面摔出去,手肘和膝盖破了皮,痛得要命,回头一看才发现踹自己的人竟然是高书凯,立刻怒吼道:“我.草.你妈,高书凯你疯了吗?”

    “老子打的就是你!”高书凯走上去补了一脚,两人立刻扭打起来。一众男生各有阵营,很快就加入了混战。

    林淡回过头,静静看着那个既高壮又凶猛的身影。他应该受过系统的训练,打人的时候很有技巧,既不会造成很明显的外伤,又能让被打者痛得死去活来。马锐几乎是被他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

    老师很快跑过来把两人拉开。马锐嘴角青了一块,模样有些狼狈。高书凯头发乱了,手背不知被谁挠出一条伤痕,正一滴一滴渗着血珠。他盯着马锐,撂下狠话:“你小子别在班上乱来,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高书凯你神经病啊!我根本没惹到你!”马锐仿佛被打怕了,气焰不如先前那般嚣张。

    高书凯嘴巴张了张,似乎想反驳,瞥见不远处的林淡又及时按捺住了。他吐了一口唾沫,冷笑道:“你在原来学校是什么德性,别人不知道,我却一清二楚。我警告你,你别在我的班级搞事,否则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听见他提及初中的事,马锐眸光闪了闪,竟然扭头走了。

    艾雨看见高书凯受了伤,连忙跑过来,紧张道:“傻大个你搞什么啊!我一个不注意你就受了伤!快点,我带你去医务室包扎!”

    周楠也走了过来,满脸忧虑。

    旁人只觉得艾雨对高书凯的关心有点夸张,唯独林淡知道她一点儿也不夸张,她的确应该焦虑。高书凯平时看上去很正常,然而他的血液却带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浓烈香气,不但弄得圣蛊蠢蠢欲动,就连附近的鬼魅都冒着被烈日灼伤的危险聚集过来,在他周身形成一团阴气。

    破柱之命到底是什么命?直到此时,林淡才想起诡异男子的断言。她咽了咽口水,终究抵挡不住饥饿感地驱使,快步走过去。

    只不过被挠了一道口子,对高书凯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用袖子擦了擦血迹,不耐烦地拒绝艾雨:“去什么医务室,你别小题大做!男人受点伤流点血很正常……”

    林淡尽量放柔语气说道:“高书凯同学,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高书凯不耐烦的表情立刻僵在脸上,脑袋还来不及思考,嘴巴已飞快答应:“好,谢谢你林淡,我这伤还真的挺疼的!”

    艾雨:“……”

    “那我们走吧。”林淡扶住高书凯受伤的那只手,本想回头让于叶萦不用跟来,却发现她这次并未走在自己身后,而是与一名面容苍白的女同学躲在树荫下说话。那位女同学不是他们班上的人,面孔却也不陌生,应该是同一个年级的。不知说到什么,女同学看向马锐,眼里流露出深刻的恨意和恐惧,而于叶萦却勾了勾唇角,笑容诡异。

    林淡深深看了她们一眼,这才“挟持”着高书凯继续朝前走。

    艾雨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满脸都是不悦。周楠无奈地说道:“走吧,我们也跟过去看一看。别忘了,高家付了大价钱,保护高书凯是我们的工作。”

    看见被林淡扶进门,似乎腿软得走不动路的高书凯,医务室的医生立刻拿出碘伏、钳子、剪刀和针线等物,关切道:“哪里受伤了,让我看看?是不是腿?”

    高书凯被林淡轻轻一推就倒在了椅子上,脸颊通红、双眼迷蒙,像喝醉了酒一样。听见医生的问话,他举起手说道,“这里受伤了。”

    医生:“……”

    林淡拿起碘伏:“医生,我来给他清理伤口,您休息去吧。”

    看见林淡精致华美的脸,再看高书凯五迷三道的模样,医生恍然大悟,笑嘻嘻地颔首道:“那行吧,我继续打游戏去了,你们自己处理伤口。不过你们只能在医务室里待五分钟,听见了吗?”

    “听见了,听见了。”高书凯连连点头,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眼里却全是压抑的激动。

    医生嗤笑一声,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溜溜达达地走了。

    林淡拿起纱布,本想把高书凯手背上的血珠沾掉,带回家研究,腹中却涌上一股极其强烈的饥饿感。这饥饿感瞬间摧毁了她的理智,令她情不自禁地捧住高书凯的手,探出粉红的舌尖,把血珠一滴一滴舔掉。她浓密的眼睫毛垂得低低的,不时扫过高书凯的手背,令他瘙痒难耐。她的舌尖既软又滑,轻轻舔过伤口时会产生一种疼痛而又微麻的感觉,像是直接舔在了心尖上。

    她的呼吸声渐渐加重,一串低不可闻的呻.吟从她的鼻端溢出,令高书凯如遭雷击,僵立当场。他全身都软了,唯有一个地方硬得像石头。

    林淡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高书凯的血液又甜又浓,还蕴藏着一股极其澎湃的力量,只小小几滴就引得圣蛊蠢蠢欲动,似有孵化的迹象。若是把高书凯整个人吞下去,它会不会立刻破茧而出?

    这个想法十分危险,差点就占据了林淡的全部思维。但是她很快就从这种极致的欢愉中抽离出来,最后舔了舔那道伤口,放开了高书凯的手。

    高书凯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你刚才在干什么?”

    “我在帮你消毒。”林淡一本正经地拿出棉签,沾了碘伏,轻轻擦拭伤口。

    高书凯掀开被子盖住自己的下半身,先是挣扎了一番,然后才色厉内荏地说道:“林淡,你别把我当傻子,你刚才明明在挑逗我!”他并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正被一群面目狰狞的厉鬼围在中间。他们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的身体,目中全是贪婪和恶意。

    自从吞吃了石贵的魂魄后,林淡就拥有了见鬼的能力。她摊开掌心,放出几只透明的噬魂蝶,把这些厉鬼悄无声息地吞噬掉,嘴上一本正经地答道:“不,我没在挑逗你,我真的是在为你消毒。口水可以杀菌,你不知道吗?”

    高书凯脸颊涨得通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他吭哧了好半晌才语重心长地说道:“林淡你好好读书,考一个重点大学比什么都有用。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你只能靠自己。你以后不要这样做了,上回我说你是妖艳贱货,那其实都是在开玩笑,我向你道歉。你是无价之宝你知道吗?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让你放低自己。”

    他低下头,嗓音有些颓然:“你如果不喜欢我就不要靠近我,我会误会。”

    林淡认真听他说话,只觉得他打满啫喱膏的脑袋有些可爱,像个刺猬。与此同时,弑魂蝶已把那些厉鬼吞吃干净,然后化作光点钻入她的身体,成为滋养圣蛊的养料。

    从未有过的饱足感令林淡呻.吟了一声,嗓音有些低沉又有些婉转。

    高书凯不受控制地抖了抖身体,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抬头看她,却发现她正眯着眼睛坐在午后的艳阳里,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他立刻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捂住脸,似在挣扎。

    “以后注意点,不要让自己受伤。”林淡享受完饱足的感觉才慢吞吞地站起来,叮嘱道:“如果以后你遇见危险,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来救你,但是你得付一些报酬给我。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记住了。”

    她拿起医生留下的笔,在高书凯掌心写下一串数字。来到海城的当天,为了联系方便,她和于叶萦各自买了一台手机,不过都是很便宜的山寨货,只能打打电话发发微信。

    “微信号也是这个吗?”高书凯抬起头,露出自己烧红的脸。

    “是,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无论多远,我都会来救你。”为了长期喝到这个人的血,林淡并不吝啬这点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