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奇幻异典 > 162、第一百六十二章
    接下来, 林渊就开始在王家养病, 每天有专人煲汤送过来, 还有医生每天过来复诊,几天过去, 林渊都觉得自己不但气色变好了,还隐隐长胖了。

    拿着镜子的林渊:……

    他决定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和医生说一声, 让他每天到院子里恢复运动了。

    至于没病没伤的深白, 那活动范围就大得多了。虽然那天的会面王家已经明确表明暂时不会让深白回归王家, 不过从那天之后, 倒是把他真正当做了自家家族的晚辈, 每天拉他过去品茶、插花、写大字儿……大概是王家人寿命特别长的缘故, 长辈特别多, 每次找他聊天的都是不同长辈, 所以深白每天的活动都排得异常满。

    好在深白这人当真全才, 这些人擅长的、喜欢的他都会,而且不是普通的会,深白这人, 但凡有所涉猎的项目基本上都达到了熟练甚至精通的程度, 这样一来,他居然能和所有老人家详谈甚欢,时不时还能让老人家惊艳一下。

    “真是可惜, 深白那孩子是真的聪明,什么事情都是一点就透,只要学就能学到最好, 我平生从未见过如此全才之人……”几位老头老太太再开会的时候,便有人这样说,他一说,旁边立刻有许多人附和。

    “我却是知道一个这样的人的……”说这话的却是那位名字中有“哲”的老者,这几天,任由族中的老人轮番找深白,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行动的。

    不过接下来他却是鼓励族中的年轻人也多和深白接触了,尤其是右山。

    大家都是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话题原本就多,有几个人甚至还是正准备考大学的高中生。得知深白是黝金学院和黝金警察大学的双重学籍身份,不少人都很好奇。

    “听说黝金学院是特别好的大学呢!学校发的大学名录里第一页就有它,可惜,家里的意思是让我们上黑水大学,再不济就是野泽大学,并不同意我们去其他学校……”一个看起来很乖巧的女孩子怯怯的问深白。

    深白长得好,对于男人来说这个皮相可能还起不了什么作用,在女性这边简直是畅通无阻!

    何况他最近还长高了——深白得意的想。

    心里想着无关的事,深白说出来的话却中肯的很:“黝金学院应该算是不错的大学吧,不过大人说得也没错,学校不能只看学校本身,还得看环境,黝金市在普通人眼里是大城市没错,可是在异能者眼里就是乡下呢~”

    “我倒是对黑水大学和野泽大学很好奇,那边可都是大城市的学校吧?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呢?”

    深白恰到好处的将讲话的机会让给了包括右山在内的、黑水大学的在读生。

    看着右山好脾气的开始为族中弟妹介绍起黑水大学的校园生活,深白心里暗道:乡下怎么啦?乡下空气好!我就喜欢乡下!乡下什么的最棒啦!

    深白和林渊还在王家过了一个元宵节。

    这倒是让深白比较惊奇的节日——因为这个节日在黝金市基本上是不过的,倒是在野山市,这个节日被搞得很隆重。

    无论是山上还是山下,到处都挂起了红色的灯笼,野山市的商业街上,还有舞狮、耍龙灯的表演,街上的小贩也都穿上了古色古香的衣服,到处都有叫卖汤圆和元宵的吆喝声,周围有好多游客,大家一边吃着元宵,一边激动的拍着照。

    “没想到这个节还能这么热闹。”站在人群里,手里拿了一串糖葫芦,深白对林渊道。

    他们现在的位置就是在商业街上,王家长辈允许他们结伴出来玩。

    “允许”这个词儿,深白心中再次感慨王家这些同龄人连人身自由都没有,真可怕~

    “这个叫庙会,我记得我小时候,外婆带我参加过类似的活动。”说话的林渊,他现在已经差不多好了,只是还有些咳嗽。

    越是平时身体强壮、不常生病的人,一旦生病就来势汹汹,且不容易好——医生是这么对他说的,小时候,镇上的医生也这么说过。

    不要仗着自己身体好就挥霍老本儿——镇上的医生还这么说过,所以,林渊这次就没拒绝深白要他穿厚外套出门的叮嘱,也没拒绝深白特意帮他弄到的围巾口罩。

    所以,如今旁边的深白看起来颇清爽,倒是林渊全身上下裹得厚厚的,一副标准的过冬装备。

    “没错,这就是庙会,每年野山市会办好多庙会,不过最大的就是元宵节这个。”右山恰好就在他们旁边,听到他们的对话,便笑着对林渊道。

    这段时间,他去深白院子里找深白聊天的时候,没少见到林渊,一来二去,也和林渊能搭上话了。

    “一会儿有好看的,你们就站在这里,别走开了,这里是最好的位置。”右山紧接着对两人道,指了指身后:“我去把其他人找回来,他们去旁边买吃的了。”

    这样的王家人看起来倒是有了几分生活感——看着右山慢慢挤着人群过去的高瘦身影,深白舔着糖葫芦道。

    不过即使在这种时候都这么注意仪态,右山这个人……偶像包袱很重哦~

    深白又舔了口糖葫芦,然后转过头来。

    美兰和芽不知何时站在了他和林渊身边。

    作为坚持到最后的“五人”之一,美兰自然也受到了不错的待遇,得知美兰之前由于经济缘故没有继续上学,本家还打算安排她重新去上学。

    “我拒绝了,直接告诉他们我不喜欢读书,也不擅长那个。”美兰轻声对深白道:“不过,我倒是和他们说,能不能帮忙把我家之前卖掉的老宅帮忙买回来,他们同意了。”

    “你这招做得不错耶~”眼睛都没斜,深白对美兰道。

    拒绝了王家帮忙安排入学←就是拒绝了时刻活在王家的势力范围内,这是拒绝的表现;然而美兰又向王家主动寻求了帮助,一件十分合情合理、而且对于美兰来说很难完成的事情←这又是需要本家帮助的意思,也是示好。

    一推一握,美兰这个分寸掌握的极好。

    “切!再怎么我也是工作五年的人了,和你们这些大少爷完全不同。”美兰眯了眯眼,轻蔑道。

    “你是不打算回本家了?”深白问她。

    “嗯,本家太复杂了,不是我这种野草能过得惯的,而且……参加过一次祭祖,我……说来不怕你笑话,我真怕有一天,本家需要人牺牲了,会把我也直接牺牲掉,直接切切让人吃了。”美兰这句话说得极其小声:“太可怕了,那天见到的事情……实在太可怕了!”

    “那天,你变成的魔物……和芽很像。”难得有机会在王家大宅外面碰面,深白终于没忍住,问向美兰。

    “是的,应该就是芽这个品种的魔物形态,我的祖上……曾经融合过芽这种魔兽的基因,原本就有机会觉醒魔物形态的。”没有对深白隐瞒,美兰直接对他说了。

    “据说王家从很早就开始这方面的研究了,他们不但想要培养出最强的魔兽,更想获得那些魔兽的能力,所以,从很早就在研究利用魔兽基因的方法,王家子孙的血脉中多半都有各种魔兽基因,绝大多数不会觉醒、只会让人身体健康一些、或者某些地方比常人发达一些而已,然而经过训练或者其他刺激的话,有可能觉醒。”

    “我知道的都是我家这支的祖爷爷留下来的话,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想知道。”美兰摇了摇头。

    那我呢?我变成的那头魔兽是什么魔兽呢?深白紧抿着嘴唇,没有将这句话问出口。

    还有……和美兰不同,美兰是直接从人形化成魔物的,而他是整个人爆体了。

    美兰还“活着”,而他则是“重生”。

    当然,这个显然不是美兰能回答的了他的问题了。

    “深白哥!美兰姐!我给你们买了绿元宵回来哦~”身后传来一声少女的呼唤,两人同时闭上了嘴巴不再交谈,而很快,王家剩下的少年少女们便将他们包围了。

    “这是野山市的绿元宵,百年老店的特色呢~那家店每年就卖一次元宵,每次就在元宵节卖,流动摊位,随机出现,每次都像寻宝一样才能找得到呢~”梳着高马尾的王家女孩将一碗绿莹莹的元宵递到深白手中,另外又有两人给美兰和林渊也递了一份。

    没有芽的,注意到这一点,林渊便借着帮忙递东西的时候,将自己的那份元宵给芽了。

    “哎呀!怎么少了一份?这个……这个……”少女惊讶道。

    “没事没事,我和阿渊吃一份,他现在发烧刚好,医生也要他不能吃太多糯米做的东西呢~”深白便笑笑的从自己碗里舀了一颗元宵,然后献宝似的直接递到林渊嘴边了。

    林渊:……

    其实他也不是很喜欢吃元宵。

    这句话当然没有说出口,下面收到美兰感激的视线,林渊看着她微微点头,然后张开嘴,到底把深白送上来的元宵吃了下去。

    “好吃吧?和外面的元宵完全不一样吧?”之前买元宵的少女便献宝似的凑了过来。

    “外面的绿皮儿是野山市才有的一种植物,用这种植物的叶子做的皮儿有糯米的特征,然而却不像糯米那样不好克化,入口即化,吃多少都不会腻呢~”

    “真的吗?我也尝一颗。”挑挑眉,深白立刻将勺子重新放入碗中,然后给自己舀了一颗元宵吃。

    入口即化的感觉,完全不是他不太喜欢的糯米的口感,倒像是某种雪糕,迅速化在口中,然后露出里面沙沙的内馅。

    像是花生馅的。

    “真的耶!真好吃!阿渊你再吃一颗!”眼睛一亮!深白立刻又从碗里舀元宵了。

    旁边的右山便看着他们两人,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半晌才道:“你们的感情真好,听说你们是同学?我在学校就没有这样的同学。”

    他说着,低下头看向自己碗中的元宵:“这元宵从小吃到大,去年在黑水市备考没有回家,结果到了元宵节,最想的就是这个元宵。”

    “换我我也想,太好吃了!”深白道。

    右山便又矜持的笑笑。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道:“差不多到时间了。”

    说完,他的手指指向前方,然后,就在他手指指出去的那一刻,前方忽然绽放出巨大的烟花。

    然后,一朵接一朵。

    周围此起彼伏传来游客们的惊叹声。

    和周围的游客一样,王家的少男少女们也静静欣赏着前方的烟花。

    这一刻,他们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少年人一样。

    然而,再好看的烟花也是会停的,最后一朵烟花消失在空中的时候,深白以为今天的项目大概就要结束了,他原想着再去找那个摊子买一碗绿元宵,却被右山轻轻拉住了。

    “别走,还有——”

    这一次,几乎是伴着他的话声,远处的山上,大概就是王家的位置,忽然出现了一头……龙?

    不是上一次的龙,是另外一头,然而张牙舞爪同样威风,那条龙从远处而来,在人们的头顶鳞巡而过,紧接着,又来了一头?!

    等等——

    这周围的惊叫声?还有小贩们拜拜的样子……难不成大家其实都是看得到这条龙的?

    深白猛地看向右山。

    然后看到右山温和笑着的脸:“是长辈们的异化兽,王家的异化兽大多是龙,野山市有异能的人不少,还有知道王家元宵节会放龙专门过来看的外地游客,所以——”

    “这才是每年元宵节的大项目。”

    “每年看到这些龙就仿佛看到了新的一年的吉祥,作为王家人,每年都要这么做的。”

    右山说着,忽然伸出了一根手指。

    手指轻轻指向上方,一条青龙忽然顺着他的指尖冲了出去!

    瞬间从无到有的感觉,那条龙仿佛见风就长,一下子长到了和其他龙差不多的体型,不!甚至还要更长!更大!

    这是他们之前见过的那条龙!也是王家正门上的那条龙!

    深白认了出来。

    “哇!”

    “天啊!”

    “是阿青啊!”

    周围陆续传来低声的尖叫。

    “阿青今年身体看起来也不错!”

    “祝你长寿啊!阿青!”

    深白听到了周围小贩们兴高采烈的低声祝福。

    “阿青……是叔公的异化兽。”

    “以后,每年让阿青出来的人……就是我了。”

    他的声音最终低到几不可闻。

    作者有话要说:  王家,也是个很复杂的家族吧

    右山,也是个复杂的男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