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男主他疯了[快穿] > 180、活死人
    巫舟被封宗寒快气死了, 这个大骗子, 当初他的魂魄走的时候, 这厮一脸深情款款得瞧着他, 保证定不会负他,结果一转眼, 这混账就娶了“别人”。

    虽然这个“别人”也是他,可他怎么就觉得这么不舒坦?

    感情之前说的那些都是假的, 就是哄哄他这个鬼?

    亏他还因为之前男主这个断袖可能看上他心惊胆战的,结果对方倒是好, 压根就没当一回事。

    巫舟无法动弹, 可却能明显感觉到随着男主回京之后,他的身体开始一点点复苏, 开始有了知觉, 可这种恢复却是缓慢的。

    可即使如此,巫舟还是很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变化,他、很、不、爽。

    这种情绪让他觉得很不舒坦,不过他并未将这种情绪归结为感情,而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才这么生气。

    亏他一心一意为男主铺路,结果男主连一只鬼都利用, 岂有此理。

    皇后大概是太想十一皇子醒了,握着巫舟的手,就这么絮絮叨叨将来龙去脉说了一大通,等皇后终于红着眼抹着泪依依不舍地走了要去瞧瞧圣旨颁布下来没有之后,巫舟思前想后觉得这一切也太过凑巧了, 封宗寒这刚回京,就立刻给他指婚了一个随时随地都可能翘辫子的皇子,还是一个可能永远醒不过来的皇子,这……怕是不对劲吧?

    皇后肯定是不会想到除了救醒十一皇子之外的是,而男主是皇后这边的人,也不需要用这点来拉拢,再说了,给一个位高权重的大将军娶一个男妻,怎么看都是结仇而不是结亲。

    所以如果从另外一边,如果对方的目的是结仇的话,那就是想让皇后这边与封将军水火不相容,这两人掰了,对谁有好处?那肯定是薛贵妃了。

    所以,怕是那所谓的老道肯定就是薛贵妃找来的了……

    巫舟想通了之后,虽然气顺利点,觉得男主再怎么是断袖也不可能会拿自己的婚事开玩笑,所以极大的可能是男主被逼的。

    指不定薛贵妃怎么用男主打了胜仗权势太大来劝老皇帝的,老皇帝这边……就这种听信女干妃话的皇帝,不当也罢。

    巫舟想通了之后,开始尽快恢复身体,薛贵妃这女干妃坑了他一把,给他等着,不报复回来,他这个宿主就白当了。

    而另一边,封将军凯旋归来进宫就被赐婚了,而赐婚的对象不是哪家的千金哪位大人的贵女,而是卧病在榻、两年未苏醒、随时翘辫子的……十一皇子。

    所有人听到颁布下来的圣旨都惊呆了,虽然这些时日,他们也有所耳闻那个所谓的老道给了一个方位一个生辰八字,说只要冲喜十一皇子就能醒过来,可所有人都没信,觉得都这样了,怎么可能啊?

    再说了,即使有小道消息说封将军的生辰八字对得上也没有人觉得皇上会赐婚。

    可他们……想多了。

    皇上不仅赐婚了,封将军竟然……还接了?

    所有人都愤怒了,觉得皇上这不是欺负人么?封将军可是他们大司国的大功臣啊,在边境一待就是十年,大好的年岁都在为国为民,结果这刚打了胜仗皇上就翻脸不认人,给指了这么一个婚事,就算是十一皇子嫁入将军府,可那也是男的,这不是断了封将军的子嗣么?有想得多的,觉得这怕是一场阴谋,皇上不会小心眼到连封将军这样的忠臣都怀疑、忌惮吧?

    百官以及黎民百姓心里为封宗寒打抱不平,可那是天子,他们又不敢真的说什么,只能……暗自叹气,这怕是要寒了众将士的心啊。

    文武百官不敢多说什么,可跟封宗寒一起进京的副将却是感,一听说这个,他们差点炸了,就要往宫里冲,被拦了下来。

    可这怎么行?封将军都要被逼着娶一个男的了,他们怎么做得主?

    而就在这些将士跟侍卫僵持的时候,宫门打开,就看到一身意气风发心情极好的封宗寒手握圣旨从宫里走了出来,看到他们一副要拼命的表情,挑眉:“怎么都在这里?行了,都回去了,回去赶紧准备婚事,你们将军我要成婚了。”

    因为老皇帝急迫怕事情出现意外,所以以要替十一皇子冲喜为由,一切从简,婚期定在三日后,但是等若是十一皇子能醒过来,会重新补办一场更盛大的婚事。

    封宗寒自然没意见,与老皇帝一拍即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封宗寒也没多留,就出来了,结果就看到这一幕。

    将士气得眼圈都红了:皇上欺人太甚……这是不是威胁了将军?不仅逼将军娶一个皇子,竟然还要让封将军表现的这么高兴,这不是自欺欺人么?

    封将军怎么可能会高兴?他都要娶一个男的了,而且还是一个随时可能就死了的皇子,再说了,若是十一皇子没了,那他们将军好好的就变成了鳏夫,这以后还怎么娶妻?

    断袖之名传出来,还会有哪家的姑娘肯嫁给将军?

    “将军……你不用这般强颜欢笑,我们都知道你心里的苦。”封宗寒愣了下,他不苦啊,他高兴还来不及,他能跟那鬼成婚他觉得想大摆三天三夜的流水宴,不过那鬼身子骨不好,还是想好好养养,不能闹到了。

    封宗寒瞧着这几位忠心的将士,随后想了想就明白了,他们这是觉得自己是被迫的?

    否则好好的怎么可能高兴娶一个皇子?

    可他也不能解释说自己跟十一皇子的鬼魂早就相识相知相恋了,所以,他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再次强调:“我真的对这门婚事很乐意,再说了,十一皇子如今这般,我又是刚好符合冲喜的人,只要十一皇子能醒过来,那就是一桩善事,既能救了十一皇子又能得了一个夫人,何乐而不为?”

    封宗寒也不愿多言,又朝着他们笑了笑,翻身上马,心情极好的离开了。

    而这几个将士却是对视一眼,觉得将军这特么……别是被老皇帝给洗脑了吧?娶一个男的只是一件善事?何乐而不为?将军你这牺牲也太大了吧?

    而另一边巫舟虽说努力了,可系统这破灵水也不知怎么的,恢复的极慢,让他很是急,他可听皇后跟昏迷的他说了,大婚可就三日,他还等着赶紧醒过来阻止,所以第一天躺着依然不能醒过来的时候,巫舟在呼喊系统:你给我出来!出来!

    系统装死,纹丝不动。

    第二天的时候,巫舟着急上火想踹系统,可他踹不到,听着皇后哽咽着诉说着那“负心汉”已经开始大肆欢天喜地的准备了,巫舟不能动弹,气过了也就麻木了,好你个封宗寒,娶,行啊,让你娶,等你看到老子的脸,看老子不吓死你!

    第三天也就是大婚当晚的时候,巫舟已经心如止水,他能感觉到身体在细水长流的恢复着,可依然不能动弹,也无法清醒。

    而系统大概也心虚,终于出来了:“宿主啊,不是本系统不想成效快,可这身体已经躺了两年了,损坏的厉害,还是说,你想速成之后还要承受这身体的隐患带来的不适?你若是不介意,本系统就给你下猛药了。”

    巫舟已经岿然不动:猛药你大爷,老子都到最后一日了,黄花菜都凉了,还有区别么?

    不知是不是自己给自己做了心里建设,也存了心思想要吓死封宗寒,巫舟竟然还挺期待晚上吓那厮一跳的模样。

    因为是冲喜,所以这场婚宴是在晚上进行的,不过即使是晚上,又是皇子成婚,老皇帝为了不让众人觉得他有别的心思,就大张旗鼓的办了,热热闹闹的,并且为了不让人抓住他的把柄,老皇帝在当晚封宗寒吉时进宫来接人的时候,又下了一道圣旨,封了封宗寒为异姓王,十一皇子为王爷,并搞赏三军,一并论功行赏。

    封宗寒心情不错,可那些将士都哭丧着脸,这就是老皇帝“威胁”将军的吗?将军是不是牺牲太大了?

    封宗寒接了旨意,穿了一身喜服,衬得身材挺拔修长宽肩窄腰,加上意气风发喜色满眼,瞧着丰神俊朗让人转不开眼,只可惜,却要娶一个男的,否则封将军那绝对是乘龙快婿的最佳人选。

    封宗寒却不知旁人的想法,他接了圣旨就被一路引着去接人了,而就在这时,巫舟躺在那里,身上也换了一身喜服,只是一张脸惨白瘦弱,无声无息躺在那里,更像是一具尸体。

    宫殿里的宫人都在外忙着,而皇后也在外亲自指挥着,所以寝殿里如今只剩下一个在外候着的小太监,所以水也没发现,床榻上躺着的十一皇子,突然眼睫动了动,猛地睁开了眼,一双幽黑精亮的眸仁里带着跃跃谷欠试的光,磨着牙咯吱咯吱的,想咬封宗寒一口。

    大概是为了吓唬封宗寒,所以听着外面欢天喜地的声音,巫舟没有动,只是悄无声息地蜷缩了一下手指,确定能动弹,也没任何不适,看来是彻底恢复了。

    巫舟确认之后,重新闭上了眼,只是牙齿却是依然磨着,这咯吱咯吱的声响在还算静的寝殿里显得格外的诡异,守着的小太监突然抖了抖,隔了很远的声音传来,可那咯吱声怎么……怎么像是寝殿里传来的?不、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就在这小太监抖抖抖的时候,本来离得远的喧闹声越来越近,到了最后,随着寝殿的门大力推开,一道高大的身影踏步走了进来,眉宇间都是温柔的笑意,大步朝着床榻而去。

    而巫舟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慢慢攥紧了拳头,在封宗寒终于站定掀开床幔的一瞬间,巫舟翻身跃起,一拳朝封宗寒砸去:“你还敢来?”个大骗子!

    封宗寒一时不察,差点真的被揍到,倒是也不恼,抬起手虚虚大掌握住了巫舟的拳头,俯下.身,眉眼都是笑意:“这欢迎为夫的方式听新颖,果然生龙活虎的,这为夫就放心了。”

    巫舟原本以为封宗寒看到他怎么着也该吓个半死,毕竟成婚对象突然成了“被负心”对象,这厮就不心虚?

    可他怎么瞧着这厮这模样一点都不意外?他别是早知道自己就是十一皇子了吧?

    而就在巫舟出神的时候,因为床榻这边的动静原本说着吉祥话的嬷嬷愣了下,以为被封宗寒挡着,所以并未能看清楚,可隐约却的确是两个人再说话,嬷嬷一愣,手里的东西掉了下来,咣当一声:不、不是吧?十一皇子真的被冲喜冲醒了?天啊!

    而其余人自然也听到了说话声,目瞪口呆:竟、竟然……真的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