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9、惊不惊喜,意不
    09 惊不惊喜,意不

    未记名中规中矩地坐在沙发上,脊背挺得比突击队长本人还直,从不离身的三级头被勉强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木头架子岌岌可危地支撑着铁头盔的重量,随时都会倒下来一样。史蒂芬只能搬过一个箱子来抵住衣帽架底座。

    一个箱子对超级士兵来说当然不算什么,他放下东西,拍拍手上的灰,回头看见坐姿纹丝未动的未记名。不知怎么,史蒂芬从他脸上看出了大写的“乖巧”二字。

    “别客气,请把这当作自己家吧。”史蒂芬摸摸鼻子,忽然对监控未记名这个任务感到了无以复加的愧疚,这就像是怀疑一个乖宝宝做了坏事。

    未记名严肃地点点头,微微垮下肩膀,却没有其他任何举动。

    史蒂芬盛出简便意大利面和热好的肉酱,看起来就很有食欲,至少对于一整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的未记名来说。本来史蒂芬的新陈代谢远超常人,做的饭也比寻常大份,再加上未记名一个也不会不够。

    两个人在饭桌上,面对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面从盘子里快速消失。

    最后是餐叉落在盘中的轻响,未记名将餐巾叠好,放回桌上,才将视线从餐盘中转向队长:“很好吃,谢谢款待。”

    “喜欢就好。”史蒂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实际上两人到底是敌是友还没个定数,自己接到的任务里也包括监视未记名,防止他做出危险行动。在安东·金红的坚持下,未记名才能获得这种“保外释放”的待遇,但显然仍没有突击者小队的成员完全相信他。

    突击队长不只是海报上卖债券的那个虚影,经历过无数场战役,他比谁都明白战争的残酷,不巧的是,邪恶组织与国安局正在展开不死不休的战争。他甚至无法排除掉,未记名是与那些入侵者一伙的可能性。

    未记名帮他收拾了盘子,就像任何有礼貌的访客一样,完全无视了略显尴尬的气氛。两个人兜兜转转,又坐到了餐桌两边,面对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完全没有此类经验,未记名等着史蒂芬先开口,他不太想假设队长有什么目的,但住在突击队长的对门这件事,怎么也不可能是个巧合。未记名不喜欢弯弯绕绕,而且他觉得史蒂芬也不喜欢这样。他期待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

    “你为什么这么做?”史蒂芬果然率先开了口,他眉眼间褪去了柔和,显出锋利来,这才是那个参与了无数次战役,带领突击队对抗邪恶组织的士兵。实际上,他只是问出了内心最紧急的困惑——为何未记名能对已经没有了反抗能力的敌人痛下杀手,还没等他意识到这个问题太过模糊,没能点到主题,未记名就开了口。

    “因为我一直这么做。”未记名却没有显露出他锐利的一面,反而以平淡的态度回答道。他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意外的年轻,却并不因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而感到任何心虚愧疚,简直像个反社会人格。

    史蒂芬·罗杰校正了最后一点对未记名认知的偏移,对方并不是不谙世事,他能这么快就明白自己的意思就说明了事实。未记名是位值得尊敬的战士,也会是令人头疼的敌人。

    “习惯做的事情,并不就是正确的。”史蒂芬手上的鲜血并不少,但他问心无愧。未记名也问心无愧,但他们的问法显然完全不同、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他徒劳地试图纠正这个“年轻人”错误的价值观。

    “或许,但我的习惯如此,对我自己来说,往往就不会错。”未记名微笑以对,“没有人指派我来,以这种堪称愚蠢的方式,作你的监视对象;队长,我只是个误入战局的人罢了。”

    但并不是个误入战局的普通人,也不是误入战局的无辜的人。未记名从来没有把自己分类到无辜群众里,恰恰相反,如果世上应该分出正派,反派,和吃瓜观众,未记名一定是端着枪、对人命无动于衷的反面角色。

    “如果你愿意为正义、为正确的一方而战,那——”史蒂芬仍未放弃,他从未记名身上看见了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茫然无措,却猜测错了原因。

    如果未记名来自此世任何一个地方,他或许会接受这个邀请,但他偏偏已经在绝地岛无休止的生死博弈中,厌恶了这样的生活。

    他从心底里觉得这样的生活,以及活在这种世界中的自己肮脏不堪,渴望现实世界中的和平,但一方面又无法说服自己放弃那种刀口舔血的刺激。如果有心理医生在这里,或许会当场将他诊断为创伤后应激病症。

    未记名为战场而生,但他拒绝承认这一点,并暗暗崇敬、同时嫉妒着有无比明确目标的队长。史蒂芬·罗杰为正义而战,那他呢?

    一顿晚饭不欢而散:这么说可能并不恰当,未记名完全没法对史蒂芬·罗杰生出厌恶感,同样的,队长看着未记名堪称“乖巧”的表现,也没办法联想到任何不愉快的阴谋之类。

    告别了队长,未记名回到自己“家”中。他首先将所有地方都逛了一遍。安东·金红的效率很高,这大概就是钱所能买到的周全照顾,连洗漱用品也一应俱全。

    被称为“手机”的设备忽然响起来,来自唯二的联系人之一,安东·金红(另外一个是秘书小姐,尽管安东一开始拒绝让她卷入这种事情中,秘书小姐依然坚持她应当至少在未记名的联系人名单上)。

    未记名摸索半天,才用指纹解了锁,接起视频电话来。

    “感觉怎么样?”安东·金红双眼下都有青黑,显然没有休息好,看他背后是挥舞着机械臂的笨笨,还有干净到极致的实验室,现在他也没有现在就寝的意思。

    “很好。谢谢,安东先生。”未记名真挚地感谢道。他并没什么可要求的,实际上生活水平对未记名来说只是个不甚清晰的概念。他即能住在总统套房,也能在野外风餐露宿,情绪并不受地点影响。

    “叫我安东,”安东·金红打断了未记名的道谢。

    “好的,安东——非常感谢,我很喜欢这个屋子。”

    “得了吧,只不过是个升级版监狱套房罢了。”安东摆摆手,说着可能令人不快的话,也没有自觉。

    未记名并不在意这其中的讽刺,如果这就是监狱,他觉得自己可以在这儿待一辈子,都不带犹豫的。“那也很好,队长的意大利面十分美味。”

    “嗯。”出乎意料的,安东开始谈论起来未记名的未来规划,完全忽视了未记名本身的过错习惯。“你有没有考虑过以后怎么办?找个工作?”他比队长更能接受未记名对事情的处理方式,甚至在考虑,如何在国安局允许的范围内加大未记名的活动区域。

    “我……不会什么东西。”这倒是实话,如果不是个类似于打手的职业,未记名怀疑自己根本就派不上什么用偿。

    “这不是问题,事情会搞定的,明天你就可以去上班了。”安东·金红表示,没有他影响不到的地方,哪怕方向完全不确定,他也有自信随时给未记名找一份工作。

    “啊,一条短信,来自刚刚收到资助的医院院长,”不过短暂的沉默,安东轻快地补充道,“放宽心,你会是个完美的助手。”

    未记名挂掉电话,看着那一串地名,叹了口气。等他洗漱完毕穿上睡袍、叠好了明早要穿的衬衣,坐在床上发呆,却因为时间过早而没有丝毫睡意时,惊喜xia出现了。

    他以为自己听见了沉重的脚步声,于是探头到窗外去。他已经准备好了,要是脚步声属于敌人,他一定会尽快解决,尽量不惊动隔壁的队长。脚步声的制造者却与此同时打碎玻璃,翻进房子里。

    未记名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看清了那个黑红色身影到底是谁,却又放弃了攻击,任由雇佣兵在自己的窗棱,地板乃至于天花板上染上污秽的血迹。

    “哥的小甜心!”雇佣兵翻窗进来,满身血腥味,扶着墙才站稳,原来是左腿膝盖以下全不见了,血已经止住,但断肢重生就没那么快,背后背的两把武/士/刀也少了一把,显然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未记名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小甜心”,但还是算得上友好地回以微笑:“雇佣兵先生,晚上好。”

    “叫哥韦德!”雇佣兵作捧心状,自来熟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今天干啥啦?衣服叠得这么整齐,一点性感的暗示都没有,明天要出门?”

    “(ovo)嗯,安东给我找了个工作。”未记名还没有成功脱离乖巧状态,立刻回答道。

    “在哪儿啊?有哥工作赚钱不,包养你一个绰绰有余。”雇佣兵挤挤眼睛,好像要借由这面罩表达什么猥琐的意义。

    “在医院。”

    未记名看着雇佣兵面具上有可疑的深色湿渍晕染开来,然后就听他不停地自言自语,直觉不是什么好话。雇佣兵喋喋不休着,狠狠用拳头砸在自己脸上:

    “妈的,护士制服play,我在想什么,赶紧把这些黄色废料清出去——你说啥?读者爱看这个?不可能的,你家小天使怎么会这么变态的了?日,我忘了这是晋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