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14、队友都不扶
    14 队友都不扶

    “未记名小甜心,哥要约你去曼哈顿约会。”雇佣兵还在喋喋不休,地狱厨房的守护者却已经愣住了。这简直不可思议,一向顾全大局、做任何重要决定都会三思的突击者小队智商担当,居然会犯这样公然打斗的错误,激化普通人和超级英雄组织之间的矛盾吗?

    队长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集中注意力于听觉,雇佣兵没有说错,守护者已经听见了远处不少人家里传来的电视广播声,都在播报纽约市曼哈顿区,安东·金红突然召集战甲,和队长打起来的消息。

    市区的损失还不算太严重,靠近突击者大厦的那几个街区混乱的很,除此之外,战况还算收敛,至少安东没有拿出大规模热武器来对付队长。

    这显然比紫紫先生的事情要紧迫得多。可怕的女人不愿意掺和进突击者的事情,先行离开,地狱厨房的守护者则破天荒地在白天穿着他的制服出发了。

    他与雇佣兵和未记名暂时达成了共识,主要是实在没办法在去帮忙的同时,防备雇佣兵把人救走,不如直接作为同盟,一起去突击者大厦探个究竟。

    远远看见大楼天台上的紫衣人影时,未记名和雇佣兵都有些震惊,地狱厨房的守护者,听到他们的描述后也十分不解:根据可怕的女人的描述,紫紫绝不是会试图统治世界的那种人,这对他来说太麻烦了,而且根本没有任何挑战性。

    这样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怎么会突然对突击者小队下手?

    能停下一部直升机都绰绰有余的平台上,突击者小队正上演着一场内战。

    安东·金红被所有其他成员围在中间,战甲军团漂浮在空中,应对着来自各人的攻击,看起来情况对他很不利,弓箭手每一支箭上带着的爆破装置总能毁掉一副战甲,娜塔莉亚和其余人各自与许多战甲缠斗在一起,突击队长则手持盾牌、与安东本尊打得难舍难分。

    布鲁斯·绿绿没参与进战局,或许是再一次害怕自己会没法控制那绿色的大块头,博士并不在天台上。

    他们赶到的时候,战况看起来很乐观。未记名、守护者和雇佣兵三人飞奔上了楼梯,所幸整栋大楼都已经空了,没有可能受伤的无辜群众。秘书小姐也早已离开,大约是同国安特工一起去神盾局搬救兵了。

    未记名他没有在上楼那一瞬间,被安东打成筛子,或者被弓箭手的箭矢扎成刺猬,很大一部分得要归功于常年房战,他第一次发现这么多次打房战的练习派上了用场。

    仅有一把从地狱厨房的守护者那里要回来的手/枪,但未记名并无任何恐惧。他的力量或许不能和任何一个有超能力的英雄相比,但是论实战和应变能力,哪怕二战老兵突击队长,都比不上他。

    他们的工作似乎就是收拾残局。

    最后剩余的几副战甲也被摧毁了,残骸像火流星一样坠落到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在半空中划出漂亮的火红线条。史蒂芬·罗杰也将安东压制在了地上。

    突击队长举起盾,狠狠砸在安东的面甲上,坚固的金属添了裂纹,安东却仍然宁可忍受妨碍视野的碎镜片,也不肯打开面罩。

    看起来战斗快要结束了,守护者特别留意着紫紫的心跳,想要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由此避开他的指令。

    有什么地方不对,逻辑上说不通。未记名盯着被队长压制在地上的安东:“守护者先生——”

    “什么?”守护者听见耳后风声,就地扑倒,才躲过史蒂芬全力扔出的盾牌,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由于主观因素,看起来一人对阵突击者全员的安东是被控制了。

    但事实真是这样吗?如果这么说的话,一直戴着头盔的安东是否才是唯一清醒的那个人?安东的掌心炮甚至没有开始聚能,好像是在担忧这样是否会对队长产生永久性伤害。

    未记名也挡住从天而降的娜塔莉亚,同时脑袋上还挨了弓箭手的一支箭,幸而三级头足以防护最普通的箭矢,和游戏中的弩/箭完全不同。

    的确,被控制的不是安东·金红,是其他所有人。

    “未记名先生,守护者先生,雇佣兵先生,队长被控制了。”安东的战甲发出维斯特有的电子音。

    在紫紫先生控制突击者小队的过程中,昨晚,他直接走进了大厦,要求自己被放进顶层去。维斯扫描到真的不可爱·紫紫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顶层,就征询安东的意见,聪明的亿万富文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对。

    就连混在普通员工中的国安局特工,都没有丝毫拒绝男人要求的意思。因此安东才要求维斯用战甲头盔屏蔽外界声音,与队友们打起来之后又不能下死手,可以说是很憋屈了。

    啪、啪、啪。

    紫紫先生从突击队长身后走出,故意鼓起掌来:“真是精彩极了,我真没想到,未记名你居然会和守护者一起来。要不要考虑加入我?”

    “真的不可爱。”未记名平静地向他点头,好像没意识到两人的敌对立场,语气依然像在医院时一样温和有礼,“但是不用了,我觉得这边就很好,谢谢。”

    与其说未记名是在坚持立场,不如说他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就像开场匹配到的队伍不可更改一样。在未记名眼中,现在的敌对并不影响紫紫先生和他之间的友情。

    仍未变化的称呼显然打了紫紫先生一个措手不及,他完全没想到未记名对他的态度没有任何改变。这是个不同寻常的人,他给未记名加上了又一个标签。

    就在他们两个寒暄的时候,雇佣兵从突击者大厦那灯牌上一跃而下,武/士/刀正对着紫紫先生。眼看他就要得手,气定神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紫紫先生开口了。

    “停下。”紫紫先生恶劣地拖长了声音,命令道。

    所有人都被石化了一般停下不动,除了被维斯屏蔽了听觉的安东。雇佣兵僵硬着身体,刚好停在紫紫先生面前,武/士/刀离他头颅只有几寸,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继续挥刀。

    完美的机会,未记名枪口正对准了紫紫先生,可他们中间隔着一个雇佣兵。紫紫先生露出了自得的笑容,仿佛在嘲讽未记名的顾虑。

    然后未记名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极短的距离内,子弹穿过雇佣兵的胸膛,击中了紫紫先生的肩膀。紫紫先生惨叫一声,跪倒在地。对疼痛毫无抵抗力的他尖声要求离他最近的突击者带他离开。

    弓箭手科林·小甜饼爱好者顺从地一把捞起他,借由箭矢上附带的绳索,直接从突击者大楼楼顶滑向旁边。所有有能力阻止他的人都呆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雇佣兵胸口的伤还在不停淌血,缺少了他的喋喋不休,周围很安静,稍微有点太安静了。未记名从来没感觉到这样的恐慌过。

    “我很抱歉。”地狱厨房的守护者伸手,准确无误地搭上了未记名的肩膀,他恢复了原本的声音,温润的男声听起来与他一身装备完全不搭。他第一次不带任何敌意与怀疑地“看”着未记名,嘴唇依旧抿紧了,却全是凝重和认真,再也没有那种作为守护者的威慑意思。

    未记名沉默地点点头,什么也没说。这不是他第一次击倒队友,以前也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有时候是实在忍受不了队友的谩骂,有时候只是不凑巧的一个翻窗。

    明明计算得并没有错误,雇佣兵也不会真正死亡,但他心里就是有点难受。只有一点。

    突击者全员站在稍远处,观望这边的情况,队长向这边迈了一步,却没继续走过来,语言苍白无力,未记名也没有心情去管他们到底是怎样看着自己,站在雇佣兵毫无生气的尸体边上,强迫自己盯着那一片血泊蔓延开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五分钟,也许要更久得多。雇佣兵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

    “小~甜~心!刚才干得漂亮!”雇佣兵尖叫着扑过来,未记名也没躲开,任由雇佣兵给了自己一个熊抱。

    雇佣兵制服上还未干涸的鲜血染红了未记名的白衬衣,未记名感受到肌肤上黏腻的血液,却忽然也笑起来。

    笑着笑着,他感觉面颊上有什么东西滑下去,滴落到雇佣兵制服上,隐没在血渍里,完全失去了踪迹。在三级头的遮掩下,未记名拼命眨着眼睛。

    雇佣兵的身体僵硬了一瞬,又放松下来:“嗨,小甜心——”

    未记名一下子说不出正常语调的话来,只能模模糊糊地发出一个代表疑问的鼻音。哪料得到雇佣兵话还未说完,突然伸手,将未记名狠狠从突击者大厦的顶层天台推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