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18、我要用实力
    18 我要用实力

    骨头和未记名并肩走着,暗中用眼角余光打量这个身上充满谜团的人物。

    他显然已经换掉了那套浸满鲜血的衣服,现在看起来和一个普通白领并没什么不同。白衬衣一丝不苟地熨好,袖口卷到手肘部位。领带松松垮垮挂在胸前,黑西裤也没什么褶皱。

    如果不看腰间的战术腰带,再提个公文包,就能直接去上班了,毫无违和感。未记名身上的那种攻击性完美地被隐藏起来。

    他学得很快。

    骨头看过未记名被国安局问话时的录像,那个时候即使透过屏幕,也能感觉到未记名身上那种机械感,是多年浸透在杀戮中的老兵,也无法磨炼出的冷漠。

    他恍惚间好像看见了第二个组织的洗脑战士。

    然而现在的未记名几乎像是个正常人了,只除盯着那双冰蓝眸子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危险,那种环绕他周身的硝烟味几不可闻,融入到某种若隐若现的朦胧状态里。

    上一个能做到这种隐藏的人,骨头想,大概是娜塔莉亚特工。

    “请问你是?”未记名出声打断了骨头的思绪,后者才突然发现自己还未作自我介绍。

    这真是个最低级的错误,明明想打好关系的,当然现在也不晚——像未记名这种战士,应当会更容易信任刚见面时疏远些的人。

    “不合格间谍·骨头,我是队长的作战小队队长,很高兴认识你。”

    “叫我未记名就好。”

    毫无意义的交换名字过后,又是尴尬的沉默。

    “我听说过你,能从突击者大厦逃脱,很不错啊。”骨头试图找些共同话题,可他真不知道未记名对什么感兴趣,只能干巴巴地扯出对方的“英雄”事迹来。

    “谢谢。”没什么谦虚,也不回避这个敏感话题,未记名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夸赞,随口问道,“队长说了他要找我做什么吗?”

    “不太清楚,”骨头笑道,“但其他的突击者也都在。”

    未记名脸色稍微有点变化。骨头仔细观察后,发现:他的表情,跟逃学打游戏匹配到了教导主任一样,相当精彩。

    两个人离突击者们所在的房间已经很近。

    “今天晚点时候,有空切磋一下?”在会议室门口,骨头问道。他觉得男人之间的友情,那必须得靠打架打出来的。

    “好——什么?”未记名敏捷地一侧身,避免了被门板砸脸的危机,但仍然被从房间内冲出来的、熟悉的红黑色人影撞了个满怀。

    条件反射地拔枪、开保险,等未记名反应过来这人是雇佣兵,枪口已经顶在了对方的额头上。两人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在门口“抱在”一起。

    “…哇哦。”

    哇哦。骨头暂时忘记了九头蛇伟大的计划,由衷地为基情拍起肚皮。

    “韦德?”未记名心虚地把枪收回枪套里,假装自己没有想要一枪崩了自己的好队友。

    “小甜心!”雇佣兵面罩上带出了惊恐的表情,“哥遭上大事了,这一定是个邪恶的平行宇宙,邪恶组织的间谍队长什么的,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天了噜,哥要回自己的宇宙去,带着小甜心一起!”

    “雇佣兵,你又在发什么疯?”安东故作烦躁的声音从会议室内响起。

    “这是邪恶版本的安东!哥怎么办?哥要为民除害——”雇佣兵说着,真的单手拔出了他的武/士/刀,就要往回走。

    未记名及时拉住他握刀的右臂,阻止了又一场惨剧的发生:无论是队长拿盾、安东拿掌心炮、还是娜塔莉亚拿致死的电击器,来让雇佣兵“冷静”一下,都实在不怎么有必要。

    “小甜心拉哥的手了,这一定是邪恶版本的小甜心,来诱惑哥,不让哥回去找真的小甜心!”雇佣兵嘴上这么说着,却没用力去挣脱未记名,倒转武/士/刀就要抹自己脖子,“死一死肯定就清醒了,这样真的很美好,但是对不起,哥想要真的小甜心,不要假的小甜心。这可怕的噩梦,我是在盗梦空间里吧?”

    “不行。”未记名伸手虚挡着雇佣兵的武/士/刀,完全不在意自己整只手暴露在锋利的刀刃下,可能觉得第一遍说得还不够严肃有力,就又重复了一遍,“不行。”

    “好吧,”雇佣兵一瞬间失去了节操,小心翼翼地把刀挪开,也不再装疯卖傻,“小甜心说不行就不行吧。”

    未记名没想到会这么简单,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把手放在雇佣兵头上揉了揉:

    “乖。”

    目睹整个事件的骨头恍恍惚惚地转身就走,并觉得单身狗受到了大约几万点暴击伤害。

    队长优于常人的听力,让他听到了全文,史蒂芬觉得他四十年代的大脑完全跟不上现在的小年轻了。

    这么奔放的吗?

    当然,突击者喊未记名过来不是为了看雇佣兵和他打情骂俏,最主要的目的是谈论今后的合作事宜。

    显然,国安局和突击者小队都希望与未记名保持合作关系。这一次的紫紫先生事件让他们意识到,更多盟友是必须的。地狱厨房的守护者早就是他们的合作伙伴,现在他们需要更多人才。

    “在必要的时候协助我们,”史蒂芬仔细解释合作条款,他怕未记名不能理解这些明细,就打了个他大概知道的比方,“基本就像守护者一样,我们平时基本没有来往,只有极大危机来临的时候,才会向双方求助。”

    “当然。”

    这大概就是临时组队?虽然很难定位这种临时队友的重要程度,但未记名觉得完全没问题。

    突击者们并不理解被未记名划入“队友”这一归类的真正含义,不然肯定一早就邀请他加入联盟了。

    对未记名来说,好友只是存在着,必要的时候可以杀死,但队友是真正值得信任的、可以交托后背的存在。

    这一点和雇佣兵大概很像,真正认同的战友在这位雇佣兵心中,怕是十分之稀有。

    会议圆满结束,史蒂芬惊讶于骨头居然会挑战未记名,这个可靠的特战队长平时完全没有特别好斗,大概是真的很想结识这个朋友吧。

    练习室,地上铺着软垫,靠墙的一侧是个武器架,各种未开刃的冷兵器都有,甚至有长/枪、骑士剑一类的古典武器。

    骨头挑了一根短棍,常说一寸短一寸险,但在这个格斗技巧格外高超的男人身上,完全没有效果。他可巴不得拉近距离,来一场搏斗呢。

    未记名取出了他保养得当的、最常用的近战武器。是的,他从背后卸下平底锅,握在手上。

    震惊之下,骨头甚至没掩盖住抽搐的嘴角。

    “这武器…真别致。”他艰难地评价道。

    “是啊,关键时刻还能挡子弹呢。”未记名堪称自豪地介绍道,当然,在场的除了雇佣兵没有一个相信他,只觉得他是在嘲讽朗姆洛,才选择了这荒谬的武器。

    雇佣兵嘛,他是见识过未记名一个飞来横锅把弓箭手从房梁上打下来的绝技,怎么也不敢小瞧这只平底锅的。

    “好了,既然这样,那么就开始吧,请点到即止。”让突击队长作为裁判,那是更公正不过了,而且国安局确实需要评定未记名的能力,用骨头作试刀石也无可厚非。

    本来一场用于拉近关系的战斗,变成被突击者全员围观的表演,骨头内心复杂极了。

    未记名可不会谦让这一套,游戏中先手往往就代表了胜负,因此他根本不客套什么,一上手就是一个简单至极、毫无任何技巧可言的跳劈。

    骨头很快领会到了未记名的战斗方式。未记名不会许多花里胡哨的格斗技巧,他所有行动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杀人。

    事实上,一旦开始打斗,未记名身上的硝烟味就开始凝成实质一般,让对手窒息在那双冰蓝眼睛中所蕴含的杀意里。

    骨头开始腹诽,这人为什么打架的时候老喜欢戴着那个铁头盔,如果没有头盔,光是这种可止小儿夜啼的目光,也不失为一种武器。

    他不能对未记名真正下杀手,也实在是技不如人,因此败得只会更快。

    “菜呀,”一锅将骨头敲翻在地,未记名将平底锅固定回后腰,和善地评价道。

    雇佣兵在旁边鼓掌,双脚内八字踩在地上,站姿十分少女,看见未记名的动作还遗憾地哼了一声,表达自己对看不到翘臀的不满。

    骨头趴在地上,生无可恋地想这两人怎么还不去结婚。

    他有点想念没有嘲讽天赋加点的洗脑士兵,好久没回邪恶组织那边了,明天就回去看看吧。

    以前怎么没发现洗脑士兵的沉默寡言这么可爱呢。对不起,洗脑士兵,离开之后,才发现你的好。